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虎豹之恋 > 第42章 以少胜多 ...

第42章 以少胜多 ...

书籍名:《虎豹之恋》    作者:三金如玉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次冲出来的兽人士兵多是陆地种族,有牛头人,有毛熊人,也有羊身人,这些陆地兽人种族虽然行动速度不如有翅膀的飞行兽人,但是却胜在力气大。只见一个手持铁棒的牛头人,一棒将一个骑兵连人带马拍飞出去,又砸倒了四五个人,气势无人可挡。
  安德雷这边,却是感觉自己遇到了劲敌,那位不知名的魔法竟然能够跟上他瞬发魔法的速度,他所释放的一个个魔法都被对方的魔法拦截,而此时他经过这一天的战斗,魔力已经不多,这样长时间比拼下去难免要成败局。
  于是安德雷放弃了远距离的魔法攻击,取出九月刀,瞅准自己感应到有魔力波动的位置,冲进了战团之中。
  安德雷重生以后,身体里融合了八级武士的浑厚斗气,这使得他的肉体力量十分强大,单凭肉体力量就能与六级力量型魔兽肉搏了。此时他全力冲进战团,顿时好似一股旋风一般刮过,等闲敌人的刀剑根根本无法沾到他的边儿,再加上手持着传奇级的武器九月刀,凡遇到阻拦,一刀斩过去就能断人兵刃,所以整个人所向披靡,就好似一根钢钎一般,狠狠的捅进了敌军深处,迅速的接近了那个魔法师所在的位置。
  安德雷感觉那魔力波动一阵凌乱,似乎正在移动位置,就知道对方发现他过来了,正准备要逃,他连忙奋力一跳,跃出五米多高,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窄袍的精瘦中年人,手中拿着一卷青色的卷轴,正惊慌失措的催马后撤。
  安德雷认准了这人,当即一脚蹬在一位骑兵的背上,整个人像炮弹一样的朝那魔法师掠去。
  那精瘦的中年法师一脸惊骇,慌忙将手中的卷轴一抖,冲着安德雷放出一道风刃。安德雷暴吼一声,一刀将风刃砍散,眼看就要接近那魔法师,却见三个武士扑了上来,将他拦住。
  安德雷不想被他们缠住,冲着最前头的一个武士当头就是一刀砍去,那武士不知道厉害,连忙用手中的钢刀防御,结果九月刀砍上那钢刀以后,就听“咔!”的一声,钢刀好似豆腐一样断成两截,九月刀趋势不竭,一刀砍开了这武士的胸腔,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另外两个武士此时也知道了安德雷手中的宝刀厉害,不敢再与他硬抗,只以斗气攻击纠缠不休。
  这两个武士都是中级实力,斗气攻击虽然不如高级强者犀利,但是他们的武技却都十分精湛,两条身影就好似泥鳅一般滑不留手,安德雷连杀了几招都没有伤到他们。
  眼见那魔法师已经快要再次隐没在骑兵群中了,安德雷心中一横,运起自己体内所剩不多的魔力,整个九月刀忽然爆发出明亮的白光,两道凝练好似白玉一般的光带从刀尖上飞射而出,击向了那两个武士。
  这两道光带迅猛的好似雷霆飞电一般,只是光华一闪就掠过了两个武士的脖子。
  光带消失以后,安德雷看也不看两人便冲向那个准备逃走的魔法师,而等他一阵风似的掠过之后,那两名武士的头颅才缓缓的从脖子上掉落了下来。
  安德雷追至,又有一个武士拦路,他挥刀砍人,眼看那魔法师就要窜入人群,连忙又一掌打向那个魔法师的后背。
  “嘭!”安德雷一掌打在魔法师的背上,顿时触发了对方的魔力护盾,不过那护盾在安德雷的巨力之下只支撑了不到一秒钟就如同肥皂泡一般的破裂了,安德雷的手掌带着余力在那魔法师的背上轻轻一触,“啪!”这人便好似炮弹一般的飞跌了出去,沿途喷血若干。
  打飞了魔法师之后,安德雷也没有功夫去探查对方是死是活了,因为他此时已经深入到了敌军的中心,四面八方都有敌人的刀剑利刃向他斩来,饶是以他武力强大,一时之间也被迫得手忙脚乱。
  所幸九月刀犀利无比,凡是被它斩中的兵器都会折断,杀起阵来无人可挡,因此才让安德雷渐渐于敌阵中站稳了脚跟。
  这一队人类骑兵中并没有高级强者存在,而且力量强大的陆地兽人近战实力又远高于飞行兽人,所以双方交战之后没过多久,那些人数占有极大优势的人类骑兵就开始呈现败局,整个骑兵的队形被厮杀的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然而这时,却听美迪斯大声喝令说:“全员后撤,退守尖嘴山!”
  安德雷心中一愕,心想此时不应该乘胜剿灭这一队骑兵么,不过随即他便反应了过来,心有所悟的看了一眼那些骑兵的后方,然后毫不犹豫的与其他兽人一起撤退了。
  那些人类骑兵还剩下一千多人,原本被兽人们分散了队伍压着打,眼看是败局已定,只有被绞杀的份了,结果对方却忽然撤退了,留下幸存的士兵们惊诧不已的呆在原地。
  人类一方重新整顿队伍,与退守尖嘴山的兽人们遥遥相对,退也不是,攻也不是,而兽人们则在美迪斯的指挥下登到尖嘴山的顶上整顿休息,双方一时之间竟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僵持局面。
  安德雷到现在才算是明白了美迪斯的计谋,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人,但是心中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敬佩之意。
  原本以兽人一方仅有两千人的兵力,对上一万五千人的人类骑兵,如果硬拼的话,绝对是鸡蛋碰石头,但是美迪斯却巧妙的运用战术,改变了双方的局势。
  因为人类骑兵的队伍是分作三队的,每队有五千人,所以他首先将两千兽人士兵分作两部分,一队伏击第一支骑兵,另一队则埋伏在位置稍后一些的尖嘴山上。
  美迪斯对于敌我双方的战力预计十分精准,第一支骑兵虽然拥有一位高级强者最为难缠,但是他们之前刚刚被海因等人伏击过,损失了一部分的人手,所以用一千行动迅速的飞行兽人进行伏击,付出一定代价之后,就能将之击杀,不过随后便会遇到第二支骑兵,这时候就正好可以整顿残军以逃命的方式将敌人引到尖嘴山下,由另外一千人进行第二次伏击!
  骑兵最大的优势便是势不可挡的冲锋,而美迪斯的两次伏击,却完全不给敌军冲锋的机会,利用兽人个体战力强大的优势突然发动攻击,将骑兵的队伍冲散,这样一来即使人类士兵的数量是兽人的五倍,也一样是可以战胜的了。
  而在解决掉两队人类骑兵之后,兽人一方的兵力肯定会损失许多,绝对无法战胜第三支骑兵了,所以现在美迪斯才会选择放弃乘胜追击的机会,让大家退守在尖嘴山上,借助尖嘴山的地势,防守自然会比攻击容易的多,这样或许便能将最后一支人类骑兵也成功的拖住了。
  果不其然,当兽人们在尖嘴山上结成防御之后,随着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第三队骑兵也到了,而当他们看到尖嘴山下第二支骑兵的残军时,顿时大吃一惊,随后也跟着围在了尖嘴山下。
  安德雷坐在队伍的最后方,兽人们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山下的敌军,四周除过粗重的喘息声外,竟显得格外安静。
  许多受到重伤的兽人士兵都被摆到了安德雷的面前,他一手握着一颗光系高级魔晶,不断的吸收其中的光系魔力,恢复自身的消耗,同时又不断将恢复过来的魔力化作治疗魔法释放出去。
  然而在经受过连番大战之后,如今存活下来的这近千名兽人战士,几乎人人带伤,他这样的治疗频率,也只能是杯水车薪而已。
  人类骑兵在经过短暂的休整之后,立刻开始了对尖嘴山上的兽人们的围杀。这第三队人类骑兵,恰好拥有许多弓箭手,于是纷纷开始向山上的兽人们射出羽箭在一波接一波的羽箭攻击之下,又有不少兽人受了伤。
  不过幸运的是,弓箭手们的攻击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经过这连番的大战,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夕阳落下地平线以后,天色迅速的暗了下去,弓箭手们都无法再瞄准了。
  “希望他们会主动撤退。”正在接受安德雷指教的美迪斯口里喃喃的说了这样一句。安德雷神色一动,他注意到美迪斯苍白的面孔渗出一层细汗,也不知道是因为伤痛还是紧张。
  此时兽人士兵的人数,还有不足八百人了,而且大多筋疲力尽,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而敌方却拥有六千多骑兵,如果这个时候,他们选择进攻的话,自己这八百人绝对支撑不住。
  “他们深入我们兽人的领地,必定不能持久,想来撤退的可能性会比较大吧!”安德雷给美迪斯的翅膀施加好了光膜术,淡淡的说了一句。
  虽然他有些佩服这人的领军能力,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不喜欢这个人。
  就在此时,安德雷忽然眉头一挑,看向尖嘴山的背后,美迪斯似乎一直在观察安德雷的表情,一见他神色有异,也跟着看了过去。
  只见那山后出现一道朦胧的灰影,悄无声息的向这边飘过来。美迪斯正要招呼士兵们警戒,却被安德雷拉住:“不用紧张,那只是我的魔宠。”
  那道灰影却是小灰。之前安德雷安排它去保护海因等人,此时它终于回来了。而等小灰走进以后,安德雷却发现它的背上只驮着两个血肉模糊的人,身后也没有其他人跟着,顿时心中一紧。
  小灰悄无声息的飞掠过来,轻轻落地,毛茸茸的脑袋上沾了许多血迹,纠结成一缕一缕的,它略带疲惫的用脑袋在安德雷身上蹭了蹭。
  安德雷顺手安抚了一下小灰,然后小心翼翼的解下那两个人,发现这两人正是之前跟海因一起去引走追兵的鹳族士兵,他们此时浑身都是狰狞的伤口,气息十分微弱。
  安德雷一面进行治疗,一面沉声问小灰:“海因他们。。。都。。。死了?”
  小灰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耳朵,对于安德雷的问话只是蔫蔫的点了个头。
  安德雷一时之间说不清自己心中的滋味,实在难以相信,那个一脸憨厚又暗藏狡猾的大叔,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现在却消失了,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安德雷什么都没说,强自忍耐下心中难言的滋味,对于死亡这种东西,即使见过很多次,也始终无法适应,所以很多人都用麻木自己的方式不去想不去感受,以免心灵遭受太多承受不起的折磨。
  安德雷不想变得麻木,可是他的心却越来越沉重,感到十分压抑。
  他还没有来得及处理好两个鹳族士兵的伤势,下方的人类骑兵就又开始行动了,美迪斯张望了一眼,苦笑着对安德雷说:“看来你只会魔法,没有什么预知能力,他们进攻了。”
  安德雷默不作声的完成了自己的治愈魔法,耳边听到山下不断接近的马蹄声,站起身来,带着小灰一起加入了兽人们的战阵。
  尖嘴山的坡度大大的降低了骑兵们冲锋的速度,兽人们严阵以待,就等着在对方接近以后打一场惨烈的攻防战,然而就在这些骑兵冲上半山腰的时候,只见骑兵的队伍里忽然扔出了一只青色的卷轴,这只卷轴在半空中爆发出浓烈的青光,转眼间化作一道十几米高的青色风卷。紧接着,只听“呯!”的一声瓶子破裂的声音,一股墨绿色的烟气在风卷之中迅速蔓延开来,将原本还算正常的风卷魔法化作了一条墨绿色的怪物。
  看着朝山顶上刮过来的墨绿色风卷,美迪斯脸色一变,大声招呼所有兽人立即用布条蒙住口鼻。
  安德雷脸色黑了下来,这股魔力波动他认得,正是之前被他拍了一掌的那个人类魔法师,按照人类魔法师孱弱的体质来说,中了他那力道十足的一掌之后,不死就已经是命大了,怎么还会有余力释放这么大规模的魔法?
  另外,安德雷好歹也是学过一段时间炼金术的,虽然目前水平不高,但眼光还是有的,他看得出来这种墨绿色的风卷中蕴含的肯定是一种十分烈性的毒药,不是区区布条就能够抵挡的!
  安德雷拍了拍身边的小灰说:“能用你的魔力将那股旋风刮回去么?”
  小灰瞪着一对大眼睛,看了看那股旋风,它从安德雷那郑重的语气中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当下便不顾疲惫的腾起风系魔力缓缓飞了起来。
  小灰在空中咻咻的叫着,浓烈的犹如烟气一般的青色魔力从它身体里飘出来,融入到了空气当中。在魔力的作用下,空气瞬间凝固,随后又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搅动一番,纷纷聚拢过来,汇聚成一股大风,呼啸着向山下刮去。
  那道墨绿色的风卷才刮到山顶,没有来得及接近兽人士兵们,就与大风相遇了,一转眼就被呼呼的倒卷了回去。
  一见怪风倒刮回来,那些人类骑兵顿时骇然变色,连忙调转马头后退,不过由于后面的骑兵还在前进,前面的这一后退,整个队伍顿时乱作了一团,一阵人仰马翻之后,谁也没逃得了,墨绿色的风卷兜头罩了下来。
  只见那怪风所过之处,顿时就惊起了一片惨叫,凡是触及的人皮肤上都会出现一种类似烫伤的燎泡,惨叫着在地上不停翻滚,只一转眼就死了。
  饶是兽人士兵们勇武胆大,远远的看到之后,也被这种恐怖的毒素骇得直冒冷汗。
  怪风刚刚肆虐过骑兵队伍的前端,就见队伍中间再次飞出一道卷轴,卷轴破碎以后化作一股旋风,一阵狂吹便将墨绿色的怪风给吹散了,不过此时已经有数百名骑兵中毒身亡,剩余的骑兵无心恋战,一阵呼喝,纷纷催马向山下奔去。
  兽人士兵们目瞪口呆,这些人类在干什么?急吼吼的冲上来,放了一股毒风,结果杀了许多自己人,然后便一窝风的跑了!这哪里像是在作战,简直就是开玩笑!
  于是兽人们对着骑兵撤退的身影哈哈大笑起来。
  事实上,这些人类骑兵原本也确实准备撤退了,他们深入敌境自然不敢久留,被安德雷他们这一伙兽人拖延了这么久,已经算是任务失败了,所以只有撤退一途,然而临要撤的时候,几个军官又不甘心,他们一万五千人的精锐骑兵,竟然被那么一丁点的兽人给杀伤近半,这太让人憋屈了,走之前定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才行!
  于是便有人把注意打在了那个从安德雷掌下逃得性命的魔法师头上,出计策让他放毒风杀死一帮兽人。
  魔法可是人类最具有优势的军事力量,对付起兽人来往往就是一杀一大片,非常好用,军官们都觉得这方法可行,虽然如今兽人的队伍里奇异的出现了一个会魔法的虎族,但那虎族是光系的,也并非高级强者,所以肯定无法拦截这一股毒风!
  于是他们以冲锋为掩护,在冲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发动毒风,希望能够一举毒死所有的兽人,但是谁也没有想到,那会魔法的虎族虽然不是风系的,但却有一头风系高级魔兽恰到好处的回来了,于是他们都悲剧了。
  原本就有了撤退之心的军士们,被自食其果的毒风一惊,顿时纷纷掉头退走,军心已散,兵败如山倒,突如其来的溃散让那些什么监军、将军一类的军官完全收管不住,况且他们自己也是怕了,于是索性大家一起跑了。
  安德雷笑看着那些原路逃回去的骑兵,心中可惜己方人手太少,不能乘胜追击一番。然而这时他眼中一亮,忽然转头问美迪斯说:“阁下可知道以这些人类骑兵的速度,从此处到峡谷的地段,需要多长时间?”
  美迪斯此时也是笑得畅快,听到安德雷这样问,眼睛精芒一闪,想了想便说:“如果他们逃得够卖力,估计半夜的时候便能穿过峡谷了。”
  “半夜啊,也不知道会不会长出来。。。”安德雷皱着眉嘀咕。
  美迪斯好奇问说:“怎么,阁下有什么打算?”
  安德雷也没有隐瞒,当下就把针毛草的事情说了,兰斯走的时候说那些针毛草过一晚上才会有攻击力,只是不知道半夜的时候会不会有效。
  美迪斯听了以后拍手大笑,随后对安德雷说:“我可不会放过每一块能吃口的肉!怎么样,我们一人挑一百名还有战力的士兵跟过去,如果那什么草真的有用,就趁机再干他一票!”
  安德雷咂舌:“一百人,去追人家六千骑兵,真够疯狂的。。。不过,我喜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