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虎豹之恋 > 第20章 归途 ...

第20章 归途 ...

书籍名:《虎豹之恋》    作者:三金如玉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突然听到亚米拉下了逐客令,安德雷呆了一呆,虽然他也想早点学成魔法去找莫瑞斯,但是突然要离开这个无忧无虑的生活学习了两年的地方,还是有些不舍。
  安德雷的发呆也不过是一瞬,他并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站起身真诚的向两位光明虎老师一辑到底,说了一番感谢的话,然后便洒脱的转身出了魔晶洞。
  安德雷离开以后,亚米拉叹了口气说:“这就要赶他走了,相处了这两年,还真有些舍不得这个小家伙呢!”
  帕拉迪斯眉头微皱的说:“无论如何,目前他的身份仍旧是一个兽人,我们不应该跟他太过亲密。”
  亚米拉白了丈夫一眼说:“都已经收做弟子了,还不够亲密?再说了,他的身份也不过是暂时这样而已,等他彻底的觉醒了血脉,那个魔兽种族不会赶着跟他亲近?”
  帕拉迪斯没有反对妻子的话,沉默了一会后,淡淡的说:“现在魔兽森林即将发生的事情,连我们都没有把握应对自如,他留在这里自然不方便了。”
  亚米拉听了以后,叹了一口气,两头九级魔兽一同陷入了沉默。
  对于安德雷的离开,最难过的莫过于迪亚哥了,因为安德雷可以说是看着他出生的,在它短短不到两年的虎生里,大部分时间都是由安德雷陪伴的,在它的心中,早把安德雷当做一个跟自己长得不一样的兄长,也十分的依恋,如今骤然分离,顿时让它感到难以接受。
  不过迪亚哥再难过也没有办法,安德雷终究是要走的,而帕拉迪斯和亚米拉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同意它跟去,所以在经过两天的食不下咽之后,它也只能垂头丧气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好在安德雷一直安慰说自己以后会常回来看它,才让它感觉好了一些。
  第三天,安德雷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告别了光明虎一家三口。
  他先是带着卡兰和小灰通过两天的赶路,离开了翡翠森林的中心地带,这才让卡兰化作青色的巨龙,载着自己和小灰向翡翠森林的外围飞去。
  很快安德雷就发现,这卡兰虽然战斗力不济了些,但是作为代步的工具确实是个极品。它一天之内便能够毫不费力的飞行七八万里,而且脑袋里就有青芯大陆的地图,方向感极强,有它在就根本不用担心会迷路。另外,正因为这个家伙胆子不是一般的小,所以他根本不会去接近那些可能存在危险的区域。
  翡翠森林距离莫瑞斯所在的兽人草原足有百万里,原本安德雷必须把实力提升到高级,才能够跋涉半年时间赶回去,这也是某无良神明为他安排的试炼。但是如今他实力并没有达到高级,却有了一头巨龙当代步工具,原本遥不可及的距离,细算之下不过十几天的功夫便能到了。
  这一天傍晚,一连飞行了三天的卡兰降落在一片魔法森林里。随后安德雷选了一块空地作为落脚点,让小灰去捕猎,而自己则和卡兰一起拾柴搭篝火。
  “我们好像已经到了人类的聚居范围,卡兰你确定在这里休息没有问题吗?”安德雷问一旁的卡兰。
  经过一年多惨痛的傀儡对战练习,卡兰如今在安德雷面前乖得像小狗一样,听见安德雷这样问,便连忙老老实实的回答说:“这一片魔兽森林叫做蜘蛛森林,因为有很多凶残嗜血的蛛类魔兽,所以很少有人类会来这里。我们现在所处的是这片魔兽森林的中段,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吧~”卡兰缩了缩脖子,安德雷知道它在害怕那些蜘蛛魔兽,白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不得不说,龙族的传承记忆真是个好东西,即使是卡兰这样的家伙,也能够凭着传承记忆了解很多有用的信息。听到卡兰这样说,安德雷就放心了不少,两人很快拾到了足够的柴火,一起赶往落脚点,却见小灰早已经猎取了三头比它身体还要大许多的魔兽,看到安德雷就跑过来在他身上蹭着表功。
  最近几天小灰可是十分开心的,因为少了个迪亚哥跟它争抢安德雷的宠爱,它可以尽情的撒娇,不用担心会被欺负。
  安德雷先在四周施展了一个光系镜反魔法,这个中级魔法施展成功以后能够持续一整天,作用是可以遮掩笼罩范围之内的声音和光线,非常适合用来隐蔽宿营地,可以避免篝火的火光引来森林里的魔兽。
  布置好了魔法,安德雷这才架起篝火,用几根粗壮的树枝穿起剥洗好的猎物来烤。然而就在猎物开始泛起焦黄的时候,就听一阵嘈杂的人声迅速的向这边接近了过来。
  听到噪杂的人声接近,卡兰顿时尴尬了起来,忙对安德雷解释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可不怪我,按理说不会有人来的呀~~”
  安德雷瞪了他一眼,低喝着说:“没人怪你,安静!”
  卡兰立刻闭上了嘴。
  这时候,就见十几个浑身狼狈,脚步踉跄的人类,吱哇乱叫着穿过了树丛,出现在了安德雷等人的面前。
  “天啊,太好了,这里有一块空地!”
  “快,快节阵,把那些该死的蜘蛛拦住!”
  “用卷轴,快用卷轴!”
  “哎呀,我受伤了~”
  。。。。。。
  一群人好似受惊的鹌鹑一般慌乱,几乎耗费了多一倍的时间,才结成了一个简单的圆阵,在圆阵内部的,是三个气喘如牛,正把魔杖当拐棍用的年轻法师,而外部则是十四个手持兵器的武士,这些武士倒是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
  不过最令安德雷注意的,却是一个站在武士队伍里的中年人,他相貌平凡,穿一身灰布衣,手里只有一根黑不溜秋的铁棍,虽然很不起眼,但却给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不过还好,或许是因为光明虎一族的魔法十分精妙的缘故,那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安德雷他们这边,只是隐隐的护持着圆阵中央的三个年轻法师。
  安德雷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的人类,虽然他属于以前那个兽人的记忆里有不少信息,不过第一次亲眼看到还是让他产生了不少的兴趣,毕竟他曾今也是人类的一员——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类。
  这时候,忽然有一阵沙沙的摩擦声从四周传来,间或还有一些犹如老鼠一般的嘶嘶叫声,非常的嘈杂刺耳。此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但安德雷却可以凭借兽族人特有的锐利视觉清晰的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空地四周竟围了一大群墨绿色的蜘蛛魔兽,每个都有二尺多长,粗略估计一下,足有二三百头之多!
  安德雷判断这些蜘蛛魔兽应该都只是一级,少数达到了二级,单个来说并不构成什么威胁,不过在数量如此众多的情况下,却够让人头痛了。
  只见这些蜘蛛魔兽浑身密布着墨绿色的绒毛,头部长着两排一共八只圆溜溜的眼睛,冒着狰狞凶残的暗红色光芒,正气势汹汹的向空地这边围拢了过来。
  由于那些人类将圆阵结在安德雷他们身边不远处,所以安德雷也就很不幸的被牵连着落入了蜘蛛们的包围当中。
  这时候,就见三个年轻魔法师中的一个,举起了手中的白色木质魔杖,在一阵短暂的吟唱过后,向前方的树林里投放出一颗白色的光球。
  安德雷眼睛一亮,没想到这家伙也是光系,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除自己以外的光系魔法师呢!不过仔细观察以后他就发现,这个年轻法师身上的魔力弱小的可怜,程度只跟他初学的时候差不多。
  这法师释放的光弹并没有攻击,而是悬浮在树林上方,照亮了黑暗中的情况。看清四周情况之后,被围住的人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另一持暗红色金属法杖的年轻法师连忙从怀里取出一只半尺长的小巧卷轴来。不过这时候,那些蜘蛛魔兽纷纷向他们冲来,有一些还弯起了鼓囊囊的腹部,喷出一股股绿色的粘液。那位年轻法师被吓得手一抖,卷轴竟从手中滑落了下去,他“哎呀!”一声,连忙俯身去捡。
  倒是最后一位手持青色法杖的魔法师表现的最沉稳,一顿手中的法杖,顿时从法杖的顶端射出三道青色风刃,击中了冲在最前面的三只蜘蛛魔兽。犀利的风刃划过三只蜘蛛魔兽的身体,毫无阻碍的破开了它们的防御,绿色的汁液泼洒了一地。虽说风刃十分犀利,但由此也可见这些蜘蛛魔兽的防御能力并不好。
  这位十分风刃的法师体格修长身体清瘦,他在一击斩杀了三只蜘蛛魔兽以后,立刻对一旁那正捡卷轴的年轻法师大喊:“修米,不要紧张,和平常一样释放卷轴就好!”
  或许是这一句话真的起到了作用,那个叫修米的法师终于成功捡到了卷轴,深呼吸了一下,将卷轴托在掌中,开始凝聚魔力。
  只见一团红光渐渐将卷轴笼罩了起来,卷轴缓缓的自动打开,只见这卷轴内部正有许多犹如血管一般流淌着红色光芒的脉络,散发着浓郁的火系魔力,就在修米低沉呢喃的咒语声中,这卷轴忽然化作一道红光从他掌中飞射而出,红光落处,顿时“轰隆”一声巨响,强大的魔力倾泻而出,乍起一片火光迅速的向四周吞噬而去。这明显是火系魔法爆炸的威力。
  修米法师施展的火系魔法卷轴正落在蜘蛛魔兽最多的地方,炽烈的魔法火焰覆盖了方圆三米的范围,瞬间便将十几只蜘蛛魔兽吞噬,巨大的魔力冲击又把靠近的数十只一起掀飞,顿时缓解了被围困的人们的压力。
  “咻!咻!”数股绿色的粘液喷射过来,守在最外围的武士们纷纷用武器格挡,在魔兽森林这种环境复杂的地方,自然不可能犹如带了重型大盾,他们手中的武器虽然能够隔开大部分的粘液但总有一些飞溅起来,落向四周。有一些落到人身上,顿时发出“呲!”的一声轻响,原本正常颜色的皮肤顿时变得焦黑起来。
  “啊!”被溅到的武士纷纷痛苦的闷哼起来,不少人手脚已经开始慌乱。
  正在这时,先前释放风刃的那个魔法师再次出手,法杖一挥,当空刮起一股旋风,旋风化作一股推力向四方扩展,顿时将所有飞射过来的粘液都击退了回去。
  这时候,那位名叫修米的火系法师发现蜘蛛魔兽们似乎对火焰很畏惧,便开始不断的释放出火球来攻击远处那些喷射粘液的蜘蛛,而另一位光系法师则把一片片白光洒向四周的武士,收到白光笼罩的武士们顿时精神一振,那些四处飞溅的粘液也不再能够危害到他们。
  “手法小巧,魔力运用很精准。”安德雷给出这样的评价。他学的是魔兽的魔法,与这些人类法师施展的魔法风格很不同。用做菜来比喻的话,前者好似钢斧剁排骨,厚重霸道,利落有力。后者则好似精工雕花,讲究设计精巧,细致入微。
  这两种魔法形式也说不上孰优孰劣,只是因为个人的掌握程度不同才会分出高下。
  在三位法师渐渐发挥出实力来的情况下,人类一样渐渐稳住了阵脚,将蜘蛛魔兽们死死的挡在空地边缘,尤其是那个叫修米的火系魔法师,不时的释放出一张卷轴,便能杀死一大片蜘蛛魔兽。
  安德雷在镜反魔法的保护之中观察的战况,发现原本实力看上去极弱的人类一方竟然渐渐有了取得胜利的趋势。心中也不由得生出感叹,人类最大的优势,果然是会施展各种工具,在这些攻击的辅助下,原本孱弱的人便能够以弱胜强,稳稳的站在所有大陆生物的霸主地位上,就算是强大的龙族也难以遏制。
  眼见一群弱小的人类竟然凭着各自的协作抵住了大群蜘蛛魔兽的围攻,卡兰惊奇的睁大了眼睛,充满了好奇和兴趣,尤其是看到那个火系魔法师使用的卷轴,更是露出了垂涎之色。要不是安德雷严令不许出声,只怕他早就喊叫起来了。
  安德雷一直关注着场中的情况变化,看着那些人渐渐取得优势,他却不停摇头——这些人竟敢在魔兽森林里跟大群魔兽打持久战,这不是找死吗?要知道,除非是深入某头魔兽的领地,否则在魔兽森林持续战斗便极容易引来其他魔兽的围攻。所以在魔兽森林遭遇到魔兽群围攻的话,如果不能速战速决,最好的办法就是且战且退,往森林外围退去。
  这时候,安德雷侧耳倾听了一会,脸色忽然微微一变,暗想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有魔兽被这边的战斗动静吸引过来了,而且似乎是个大家伙。
  那个叫修米的火系魔法师怀里好似有用不完的卷轴,一连扔出去十几只威力强大的火系卷轴,炸得蜘蛛群四分五裂,死伤惨重,攻击威力也大大降低了。没过多久,死伤大半的蜘蛛们就开始溃退。
  三个青年魔法师发出劫后余生的欢呼,法杖一扔便毫无形象的坐到了草地上喘息起来,而战场的扫尾工作则都交给了那些武士。
  然而他们屁股还没坐热,就听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不远处传来。三个年轻的法师循声望过去,顿时骇得面无人色,只是不远处的树丛里突然探出一根长矛一般的青灰色蜘蛛腿,锋利的蛛腿尖端将一位武士当胸刺穿,那武士的血流了一地,四肢抽搐的挂在蜘蛛腿上,眼见是活不成了。
  那蜘蛛腿拖着武士缩回了茂密阴暗的树丛,接着就从里面传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听到这声音,武士们倒还好,虽然惊慌却并不混乱,还能勉强的集结到一处,而那三个年轻的魔法师却吓得手足发软,一时之间站都站不起来。
  这时候,先前就引起了安德雷注意的那灰衣中年人却从武士们中间走了出来,看着那发出恐惧咀嚼声的树丛冷哼了一声,然后将手中那一人高的漆黑铁棍当空一挥,顿时发出“呜!”的一阵破空声。
  那些武士看到这模样普通的中年人出面,顿时都露出了喜色,脸上的惊慌恐惧立时消退了不少,似乎都对这中年人有很强的信心。
  只见那中年人将铁棍狠狠的在地上一顿,不知用了多大的巨力,竟然震的地面也跟着一阵颤抖,然后那铁棍触地的部分黄光乍现,瞬间绽放出一道明黄色光刃,贴着地向那树丛里斩去。
  “呯!”明黄色光刃在树丛里斩中了某物,听声音好似刀剑砍在了岩石上,然而树丛里却传来一阵嘶鸣的痛吼,随后黑影一闪,就见一头足有两米多高的巨大蜘蛛从树丛里窜了出来,八只锋利而有力的蛛腿抓着空地的草皮,一对漆黑的眼珠冒出冷光来。
  这头蜘蛛魔兽浑身青黑色,楔形的脑袋前段长着一对锋利而粗壮的黑色啮齿,而这一对啮齿上,此时正滴着鲜红的血浆,从那挂在其上的衣服碎片不难判断出这些血浆的来历。那三位才刚站起来的魔法师看到这魔兽,不由得又是一阵腿软。
  “吼!”这头两米多高的巨大蜘蛛魔兽此时愤怒异常,细看之下就会发现,它那包袱一般鼓囊囊的腹部一侧,竟被撕开了一条一尺长多长的伤口,此时正汩汩的往外冒着淡蓝色的血液。想来这正是那中年人刚刚发出的明黄色光刃所取得的战果了。
  这头蜘蛛魔兽因为受伤而暴怒,才刚出现就浑身冒出青光,然后只听一阵凄厉的风声响起,一张由上百道青色风刃组成的大网从它的背上冒出来,向着那站在最前方的灰衣中年人击去。
  根据安德雷的判断,这头蜘蛛魔兽应该拥有六级的实力,它暴怒之下释放出来的魔法威力绝对是远超普通中级魔法的,就算是安德雷自己应对起来也会十分棘手。然而那灰衣中年人却面不改色,手中的黑色铁棍迎上兜头罩下的风刃大网,粗沉的铁棍被他舞得好似轻盈的画笔一般,当空画出一个奇妙的圆圈儿。
  铁棍刚刚开始画圈的时候就遇上了风刃大网,只见那棍身忽然绽放出一股凌厉的黄色光芒,所过之处的风刃大网都被这股光芒势如破竹的撕裂,一个圈儿画完之后,原本来势汹汹的风刃大网就被完全破去了威力,化作一股淡淡的清风,向四周散去。
  灰衣中年人一棍破去了巨型蜘蛛魔兽的魔法攻击,随后身形忽然一窜,竟然拖着铁棍主动向那狰狞的魔兽冲去,速度奇快无比,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这头两米多高的巨型蜘蛛面前,拖在身后的铁棍绽放出明亮的黄光,轮出一个大大半圆,势如万钧的当头砸下去。
  这头六级蜘蛛魔兽反应也不慢,一见铁棍砸下,顿时抬起两条粗壮犹如成年人大腿一般的蛛腿,绽放着青色的魔力光芒抵挡起来,同时还有一根蛛腿隐在身下隐蔽的向那中年人刺去。这一招快如闪电,狠毒无比,显然是这蜘蛛魔兽用惯了的绝招,专门用来偷袭杀敌的。
  然而那灰衣中年人却好似根本没有看到偷袭而来的第三根蛛腿一般,依然是那一棍,毫不迟疑的砸向了迎接上来的两根蛛腿。
  “轰!”铁棍砸在了两根被魔力保护着的蛛腿上,就听“咔!咔!”两声脆响,那看上去防御力极强的蛛腿竟好似两根麦秆一般被轻易砸断。而那被黄光包裹的铁棍砸断了蛛腿以后去势不竭,“咣!”一声又砸中了这头蜘蛛魔兽那楔形的小脑袋。
  “啪!”整个蜘蛛头就像一颗熟透的西瓜一般被砸成一滩稀烂的蓝白色浆液,一头强大的六级魔兽就这样毙命了,而那根被用来偷袭的蜘蛛腿刚好被刺到灰衣中年人的面前几寸处,却再也无法靠近一分一毫了。
  “轰!”巨大的魔兽尸体倒在地上,惊醒了原本呆滞的看着这场战斗的众人,三个年轻的魔法师惊讶不已的看着面前的灰衣中年人,又看了看惨死的六级魔兽,似乎很难相信眼前的情况。
  而此时隐藏于镜反魔法中的安德雷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虽然他早就发现这个灰衣中年人不简单,但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强大,能够这样轻易就击杀一头六级魔兽,绝对是一位高级强者了。
  这样的强者绝对不是现在的安德雷能够对付的,就算他有诸多强大的保命手段,但那些终究是外物,面对这种差距太大的强者,他也不敢确定这些手段能够真的派上用场。
  “如果卡兰不是这么胆小就好了。”安德雷哀叹的用余光看了旁边一眼,此时卡兰正一脸慌张惊恐的看着那灰衣中年人,显然被对方击杀魔兽的凌厉手段给惊吓住了。反倒是身为七级魔兽的小灰,警惕的守护在安德鲁的身边,没有什么害怕的表现。
  不过安德雷转念又一想,如果卡兰真的有一般巨龙的强大实力,又怎么可能成为他的魔兽?有这样一个速度超快的坐骑已经很不错了,还是不要贪心不足的好。
  当安德雷胡思乱想的时候,却见那灰衣中年人来到三个年轻魔法师的面前,淡淡的说:“三位公子,将军让在下保护你们此次历练的安全。”
  那个风系的魔法师最先反应过来,他喜悦的说:“原来阁下是保罗叔叔派来的强者,多谢阁下刚刚出手相救!先前一路上我们几人多有冒犯,还请阁下见谅!等回了家里,我们一定会报答阁下的。”
  灰衣中年人对这位风系魔法师的话无动于衷,神色威严的沉声说:“将军早在一月以前就下令让三位公子准备到蜘蛛森林来试炼,获取足够多的蜘蛛毒液,支援前方军队的消耗。有一个月的时间,三位公子是如何做准备的?竟然稀里糊涂就越过了低级魔兽的领地!蜘蛛森林中十三个大型的蜘蛛群聚居区域都没有记住吗?三个低级魔法师带着这么一点人手就敢贸然的擅闯!?明知道蜘蛛魔兽大多有剧毒,为什么不准备大量解毒剂?”
  中年人的话音中没带半点怒意,却让三个年轻的魔法师都有一种战战兢兢的感觉,他们本是习惯颐指气使的贵公子,平日哪里会允许别人用如此恶劣的态度跟他们说话,但此时他们早已被恐怖的魔兽森林吓破了胆,哪里还敢有半点脾气,都低着头,好像做错了事情的小学徒。
  灰衣中年人一通话刚刚说完,就有两个脸色发青的武士摇摇欲坠的晃了晃身子,然后“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紧接着又有三个人先后倒地,他们都是先前被带毒蛛丝击伤的人,虽然那个光系魔法师对他们进行过治疗,不过光系魔法并不是万能的,尤其不擅长解毒这种事,所以这几人拖到现在便开始毒发了。
  一脸冷漠的灰衣中年人对那五个中毒的武士视而不见,只是对三个公子说:“记住,他们都是因为你们的愚蠢而死的。”
  随后那灰衣中年人命令剩余的武士去收取四周蜘蛛尸体上的毒液、魔核,自己却来到五个中毒的武士面前,轻轻的用手指在这些痛苦挣扎的武士颈上一点,这些人便立刻没了声息。
  三个年轻的魔法师看得不寒而栗,好似受惊的鹌鹑一般,老老实实的聚在一起休息。过了一会,倒是那个看上去年纪最小的光系魔法师鼓足了勇气跟沉默的灰衣中年人说起话来:“请问阁下叫什么名字?”
  “伊尔。”中年人看了这光系法师一眼,似乎很给他面子,简短的做了回答。
  “伊尔阁下。”年轻的光系法师咽了口唾沫,努力的笑着说:“保罗叔叔让我们采集这么多的毒液做什么啊?”
  “多吗?”伊尔瞥了他一眼,说:“除过你们之外,还有一百支真正有经验的佣兵小队接了这个任务,源源不断的向将军的军队供应各种剧毒毒液。至于这些毒液的用途,自然是用到那些卑贱的兽人身上了,将军的毒箭击杀过无数肮脏的兽人奴隶!”说到这里,那一直表情淡漠的伊尔不禁露出了一种自傲之色。
  三个贵公子察言观色,纷纷开始夸赞那位保罗将军的战功来,而这种投其所好的隐蔽马屁果然十分奏效,一时之间竟缓和了尴尬的气氛,让双方的关系渐渐热络了起来。
  “听说保罗叔叔一战下来,击杀的兽人头颅割下来就能够堆成一座小山!”
  “这算什么!保罗叔叔有十几张张兽人皮毛织成的地毯,每一张都是采取上千兽人身上最好的一点皮毛拼出来的!”
  “嘿嘿!叔叔虐杀兽人俘虏的手段那才是让人津津乐道呢!”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