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冷宫里的皇子 > 第65章

第65章

书籍名:《冷宫里的皇子》    作者:孺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夜是寂静的,唯有桌上快要烧尽的蜡烛火焰在微微地跳动。
  视线凝在少年沉静的睡颜上,光滑的皮肤,尖尖的下巴,仍带着少年稚气的微红的脸颊,小巧的嘴唇和小巧的鼻子,眼睫毛长长弯弯的,偶尔微动一下如一把小刷子。少年的呼吸很浅,也很沉,应该是好多天没睡过好觉了,嘴角似乎微微弯起,像是做了什么好梦。
  殷无遥觉得,自己似乎没办法在少年的身边睡着,因为他的视线根本无法离开那张恬静的睡颜。
  就像一个瓷娃娃一样,恨不得用自己的所有去呵护。
  真奇怪,那种心情,那种心跳比战鼓还激烈的感觉,既陌生,又让他觉得好奇。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维持同一个姿势不愿错过一丝一毫少年梦中的表情。
  见那弯弯长长的眼睫毛忽煽了一下,毫无预警地睁开,漆黑如墨的眼瞳迷惘地看着天花,眨了眨眼睛,才迟钝地感觉到旁边热烈的视线,转过头。
  殷无遥的身子僵了僵。
  他侧着身体,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一手支撑着下巴,着迷般地看着少年,因不愿错过少年的任何一个表情,甚至在执废醒过来以后还陷在其中不能自拔。
  但他毕竟是自制力很好的帝王,轻咳一声,便做出慈父的样子,勾起一抹魅惑的笑,为执废掖了掖被子,“小七睡不好?”
  执废呆呆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睡不着了。”
  烛光活泼地跳跃着,两人之间的空气却显得有些沉默了,执废不由得想起了一个曾经相似的夜晚,如今时日不同,人却依旧。
  过了一会儿,殷无遥露出帝王般高深莫测的表情,笑了一下,“朕听说,小七曾在朝堂里跟执仲执语说了一句话,颇为有趣。”
  “有趣?”执废眨眨眼,还没习惯从睡眠中清醒过来,迷迷糊糊地回忆着那天发生的事情,他说了什么话,会让殷无遥觉得“颇为有趣”呢?
  回忆就像淙淙泉水川流不息,直到某一片花瓣轻轻巧巧地落在水面上,逐水而下。
  ——‘所以我正试着喜欢上他。’
  执废忽的一垂眼帘,嘴唇抿成了一条线,试图忽略越来越灼热的目光,甚至想要翻身背对对方。
  可是这点反应怎么能逃过帝王的双眼,深沉的眸子紧紧地锁在执废的身上,捕捉着他每一个尴尬的表情,像是在逃避什么,偏偏那孩子连耳根都红了。
  殷无遥笑着握住执废的手腕,力道不重却有种自然而然的魄力,仿佛那双只比自己略粗糙的手有某种魔力,一旦被握住,别说转身,连眼睛都不得不看向对方。
  执废觉得自己的心跳很快很快,快到无法支持呼吸了。
  殷无遥缓慢而小心翼翼地凑过去,直到鼻尖快要触碰到少年的鼻尖,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执废听见对方一声促狭的笑,似了然,似满足。
  “没关系,朕会等,只要小七愿意改变心意,多久都等。”帝王从来没用过如此温柔又恬淡的语气说话,仿佛将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东西郑重送给了对方。
  尽管这么温柔,却一点也没有低声下气的意味,反而给人以自信和从容的感觉。
  不容人拒绝,而能让人自动深陷其中,沉醉于他那双无情似多情的惑人眼眸,而一旦染上了深情,那双眼睛便是天底下最为美丽得难以描摹的。
  执废颤了颤唇,想说些什么,在对上那样深情注视着自己的眼眸时,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如果在半年以前,他还会觉得这样的眼神很奇怪,这样的感情让他困惑,他虽然不排斥男人之前的情感,可父子……仍让他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可当他看着那张长得与周郁极为相似的脸心情却一点波澜都没有,甚至怀疑自己只是强行将某种怀念加诸在执语身上,他早已忘记了遥远的时代,也早已不是曾经的那个庄闲了。
  无论是冷宫里的执废,还是拔天寨的子非,似乎早就习惯了身边这个男人的存在,从形同陌路到情根深种。
  他亲眼看到男人为了他放下帝王的尊严,甚至是唯我独尊的占有欲,但最后,他放开了自己。
  为了爱,他选择尊重自己的意愿,宁可放手,转身离去。
  对于自己而言,放手是一件很自然也很符合他性格的做法,但对于有求必得的殷无遥而言,放手是他从来没想过的字眼。
  看到这些,他还能说什么呢,这个男人,不管自己爱不爱,早就无法单纯的用爱情来衡量了,他与自己,就像一个不能失去的存在。
  如果说来到这个世界,他只想好好活着,以活为目标,那么在遇见了殷无遥并真正认识他以后,他的目标就变得复杂起来。
  想为他做点什么,想站在他的身边,甚至想回应他的感情。
  时间还很多,总有一天会彻底爱上,殷无遥就是看准这一点,才如此肆无忌惮地露出邪魅的笑容,蛊惑人心。
  然后,执废被一个温柔又霸道的吻缠上,将他的呼吸扰乱,翻搅着他的唇舌。
  “唔……你、你说会等……呜!”执废努力眨了眨渐渐迷蒙的双眼,殷无遥放大了好几倍的俊脸让他有些恍惚不似真实的感觉。
  殷无遥低声笑着,磁性而性感的嗓音让执废的脸颊变得更红,“小七至少也要给朕一点甜头吧,朕会等,可朕不会什么都不做……”
  顺着被啃咬得红肿的唇往下吻着,在少年白皙的脖颈和胸膛上留下令人耳红心跳的印记,殷无遥一边尽其所能地挑逗着初尝情事的少年,一边不时抬起头观察执废渐渐染上情欲的小脸。
  “呜啊……”执废猛地抬起了身子,敏感的身体在殷无遥用手握上那脆弱的事物而微微颤抖着,白里透红的脸颊莹润可爱,殷无遥看着这诱人的表情,不禁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不……”在听到少年近乎求救般的声音,男人眼色一黯,低头吻了上去。
  缠绵又热烈的长吻结束,少年也发泄了出来,瘫软了身子任由男人抱着,身体还在轻颤,而皮肤也染上了淡淡的粉色。
  尽管很想就这样将执废压在身下,但殷无遥还是忍住了,得寸进尺往往造成反面效果,只随意用抹了抹手上的粘液,轻柔地吻着执废的眼角,或许是劳累过度,执废又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的时候,殷无遥已不在身边了。
  眼中一抹失落一闪而过,接着缓缓撑起身体,比想象中的还要更无力些,毕竟是这个身体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想起殷无遥低声而魅惑的笑,心脏又止不住地飞快跳动着。
  早已在门外候着的沐翱敲了敲门,然后走进来,“殿下……”
  一面说着,一面靠近床榻,然后在略微凌乱的衣襟下看到了泛着红印的白皙肌肤。
  “什么事?”执废眨眨眼,刚才沐翱脸上一瞬间的怔忪还是落入了执废眼中,半年不见,沐翱似乎长得更高了些,模样也更有少年将军的气势和俊美,微微泛白的嘴唇或许是昨夜没有睡好的缘故,但是他总觉得他们之间已不复小时候那般亲密了。
  “陛下在朝云殿,吩咐等殿下一醒来就过去。”说着沐翱伸手想要像小时候那样帮他整理衣物,却见执废低头自己动起手来。
  就像无声的拒绝,心中的酸楚,让曾经少年意气而留下的疤痕再度被揭开,隐隐的痛,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沐翱怔怔然地看着执废穿好衣服,纤细的手指形状好看,骨节分明,动作的时候仿佛能撩拨人心,让人移不开眼。
  这是他从小到大看着的,呵护着的。
  如果他没有轻易受到帝王的挑衅,是否今天,一切都不会发生?
  然而没有更高的武功,他又如何从那心思莫测的男人身边保护他,又如何给他一个安稳的生活?
  结果,无论他做什么,都是错。
  沐翱悲痛地闭上了双眼。
  “沐翱?很累么?早点去休息吧,我自己过去就行了。”执废拍了拍沐翱的肩,感受到对方身体刹那间的僵硬,只以为沐翱是没休息好,然后对他温和地笑了笑。
  沐翱勾起一丝苦笑,缓缓点头。
  看着执废离去的背影,他只觉得,或许此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执废来到朝云殿,里面只有两个人。
  高高在上表情漠然的帝王,和露出玩味笑容眼神妖孽的执秦。
  在见到执废以后,执秦的笑容变得更为灿烂,他抬头对帝王说,“父皇,儿臣突然改变主意了。”
  “哦?”殷无遥挑了挑眉,眼睛却看着没将领子拉好而露出脖子上那道印记的执废,眼神黯了黯。
  执秦认真地想了想,“成为帝王确实是儿臣的野心,可是儿臣不会白要送上手的东西。”
  这句话简直是对帝王权威的挑战,就连执废也不曾用这种口吻说过,执废愣了愣,然后慢慢坐了下来。
  殷无遥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就在执废还搞不明白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苦恼的时候,只听见殷无遥略沉的嗓音说道,“说,有何条件?”
  执秦一双眼睛晶亮晶亮的,冲身边的执废露出妖媚一笑,“儿臣要执废答应儿臣一个条件。”
  “不行!”帝王立刻反驳,语气不容置喙。
  执废听了半天好不容易理清了一点头绪,大概是帝王也找二皇兄商量了一下退位的事情,可是和自己当时谈的结果差不多,二皇兄不肯接受。
  知道帝王是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想早日找到解决二魂一体的方法才着急想退位,又或许是早就厌倦了权术游戏,不过执废还是很高兴见到维护自己的殷无遥,那种认真严肃的表情一扫平日慵懒华丽的印象。
  于是执废淡淡笑着,“皇兄不妨一说。”
  “小七……”帝王一旦用威严十足的口吻说话,那便是谁也无法违抗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才短短半年时间,不仅小七不怕他,就连执秦那小子也敢跟自己讲条件了?
  殷无遥冷冷一笑,却在看到小七那自信的笑容时不禁愣了愣。
  “没关系,说出来看看,如果我能接受的话自是再好不过。”执废淡淡地说。
  执秦也勾着唇,用无比惑人的声线说着,“很简单,小七一定能办到,就是——常写信,把你们的游历经历都写下来。”
  已经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了掌握二人行踪还是单纯的蓄意报复,殷无遥的脸色越来越冷。
  没想到执废连想都不想便点头答应,“好,我答应你。”
  执秦愉快地笑了下。
  那天在驰骤宫喝茶的时候,执废已经听说过二皇兄曲折的身世。因为他的母妃地位并不高,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他,偏生幼时的他长得如仙童一般,让帝王对他多留了几分心,然而若不是在学会说话不久后第一句跟殷无遥说的话是“父皇救我”,或许帝王还没有想要保住他的意思。
  无论是用娈童的方式让他在宫里有了立足之地,还是用严苛的方式锻炼他的身手,在许多执废不清楚的地方,或许执秦过着比自己还要糟糕的日子。
  这些年来,执秦精心地“以色事君”,更扮演了一番受到冷落的皇子。
  在某些方面,执秦与执废有着相似之处,可执废却觉得,执秦更像殷无遥。
  不愧是父子,忍耐度都异常惊人。
  除去这些,执废还是打从心里觉得二皇兄是个妖孽。
  三个月后,天下平定,殷无遥以身有恶疾为由退位,皇位让与二皇子殷执秦。
  而下落不明的太子,依旧下落不明。
  半年后,江左瞿县的某个客栈里。
  灯火摇曳中,少年铺平一张白纸,抓起狼毫笔匆匆地在纸上写着,高大英俊面带魅惑笑容的男子推门而入,手上端着几盘点心。
  男子进门后,将点心放在桌上,拨了拨灯芯,低头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字,微蹙着眉道,“在写什么?”
  “信啊,当初跟二皇兄说好的。”少年头也不抬,专心致志地写着。
  男子不甘心,即使是一封信也不能让小七冷落了他。
  于是弯腰,伸手,从身后揽住少年纤细的身子,感受到少年身体一僵,满意地将头埋在少年的颈窝中。
  温热的气息喷在敏感的肌肤上,满意地听见少年喉间微不可闻而压抑的呻吟,将少年的头转过来,对上那两片勾人的唇瓣便吻了下去,啃吮品尝。
  “唔!……”少年终于浑身无力地掉落了毛笔,身体顺势靠在男人身上。
  有力的臂膀将少年带向了床榻,很快,只见床榻上两具交叠的身影,伏在上面的男人魅惑一笑,顺手放下了帘帐。
  微风吹进,掀起桌面纸张一角。
  男人低沉的笑容,充满了磁性与性感,让少年深深沉沦其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