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冷宫里的皇子 > 第47章

第47章

书籍名:《冷宫里的皇子》    作者:孺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晚风吹来,有种能令人清醒的冷。
  执废就这么站在窗边,看着古城星空下的夜景,秋高气爽,天上繁星一片,很久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星星,以前总觉得不过是种放松的方式,更早的时候,还是上辈子的时候,只会觉得矫情。
  指尖渐渐变得冰冷,执废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肩膀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按住,身体微微一震,等那暖意离开后,肩上便多了一件长衫,微微转过头,执废看见殷无遥已经让人收拾好房间,屏风后是结实的木桶,袅袅冒着热气。
  见帝王已经离开房间,微微笑了下,关上窗,走到绘着花鸟虫鱼色彩瑰丽的屏风后,站在桶边,将手伸进木桶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拨着里面的水。
  温温润润的触感让人忍不住索取更多,执废一件一件褪下身上的衣服,分门别类地搭在屏风上,手指一件件摩挲着比起住在拔天寨时细腻了不知多少倍的衣料,然后抬腿迈入桶中。
  满意地将身体沉入水中,被温暖包裹着的身躯泛着淡淡的粉红,执废轻轻闭上眼睛,享受着任何人也无法拒绝的温暖,疲劳和忧虑被驱赶出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懒洋洋、什么都不想再去思考的怠意。
  等执废洗好的时候,帝王也在隔壁的客房处理完公务了。让影卫们将叠好的文书带下去,独自斟了几杯温好的酒,让酒液缓缓流入咽喉,普通店家自酿的酒没有宫廷御膳的那么香醇,却别有一番滋味。
  喉咙像被小火烧灼了一般,微弱的辣,却感觉鲜明,烧得正好,让他觉得心痒,目光复杂地看了看隔在自己与执废之间的那道墙,终是轻声叹了叹气。
  随手抄起一本装订简单的书,根本什么都看不进去,却仍一页页地翻。
  直到隔壁的房间已经听不到任何动静了,殷无遥才将视线从枯燥无味的书页上移开,却失了目标一般,茫然地盯着那堵墙。
  有一把声音一直在说,说的是什么具体听不清楚,只是一直在脑海里盘旋着,那种不断地、不断地要说出来的感觉。
  室内的烛火明灭不定,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带着凉意的风灌进房内,越是感觉到冷,风就越是肆虐,头脑也越加清醒,最终心底一直不断在嚷嚷着的,那种令人心烦的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
  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双手握起来关节鼓动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再不说,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说了。
  执废是没有睡着的。
  回到客栈的时候就已经睡了一觉,沐浴之后更是感觉不到疲惫,夜晚又太过安静空旷,以至于虽然没有翻来覆去辗转难眠,眼睛合自然地合着,头脑还是依然清醒着。
  他能感觉到,那人小心翼翼地触碰着自己,蕴藏着无限力量的手臂牢牢地揽着自己的腰,并不过分摸索,只是搭在那里,手掌温暖的温度从衣料传递到皮肤,比执废偏低的体温高了一些,不喜欢有人触碰自己,却本能地觉得舒服,似乎身体已经很习惯了这种触碰。
  尽管心里有点慌,但执废仍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心跳,幸好背对着男人,看不见他黑夜里充满了矛盾的表情。
  那人有些仓促地张了张嘴,空气里有轻微的呼气声,然后用很细微而低沉的声音,声音里是执废少见的温柔,说,“……我喜欢你。”
  如果不是那惯有的低沉魅惑的嗓音,执废恐怕会以为这是别人,那么轻柔易碎的话语,像一个初涉情场急于表白的孩子,惶惶不安着。
  他从来没听过对方自称“我”,甚至说出“我喜欢你”这样的话。
  那人说着不像他会说的话,露出了不像他会露出的紧张。
  执废这才后知后觉地体会到话里的含义,心脏突然一紧,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要被这句话抽掉,仿佛牵带起某种不可回忆的东西,猛地张开了眼。
  但他却不敢回头,他不敢去看殷无遥的表情,不敢面对他还来不及思考清楚的突如而来的事情。
  脑子嗡的一片空白,那只搭在执废腰上的手似乎很沉很沉,压得他连骨头都痛了。
  “小七,你没睡,对不对?書香門第”殷无遥带着些焦虑和欣喜,又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手臂下意识地收拢,执废能感觉到那只手的强而有力,能感觉到两道灼灼的目光正要穿透自己的身体要直视他的内心。
  “……小七,小七,朕……”压抑已久的话好不容易吐了出来,那份一直死死按捺的心情也得以舒展,帝王恢复了几缕冷静,刚要为自己那没头没脑的话做一些诠释的时候,他看见执废僵硬着的身子转了过来。
  武功高强的人往往夜视力很好,殷无遥看到执废双眼幽深如深潭,心底的那种火热突然就被浇息了一半,再看时,执废已经面无表情地坐起身子,皱着眉头看向他。
  执废能将自己的情绪掩饰得很好,但他那已然错乱了的呼吸却骗不了人。
  他的心,和自己的一样乱。
  殷无遥想着,不由得要更靠近执废一些,出于本能的,希望他听完自己的话,“朕是真的,朕对你,不是父子之间的……”
  他还想继续说什么时,执废略带冰冷和质疑的眼神已经足够让帝王说不下去了。
  “可是……”执废确定了眼前的人是殷无遥以后,表情十分困惑地看着他,“我对父皇,不是那样……”
  刚才还想问帝王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父子乱伦这个词,就是放在几千年以后依然得不到社会的认同,可是转念一想,便想起帝王寿宴那晚,太子端居宫的寝宫里香艳旖旎的画面。是啊,眼前的男人,不同寻常,就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他看来,可以理所当然。
  由衷的感到厌恶。
  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如果有人对你说“我喜欢你”的时候,虽然心里不一定喜欢这个人,但至少也不会产生强烈抵触的情绪。
  不知道为什么,执废能感觉到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战栗,每一次呼吸都无比艰难。
  殷无遥虽然头脑发热,却不是真的失了该有的理智,看到执废那全身戒备的样子,眼里全是厌恶的情绪,他觉得原本奔腾在身体里的沸腾的血液已经凝固,剩下的,是不知该如何去面对的尴尬。
  他试探性地往前凑进一步,执废也相应地裹着被子往后缩了一步。
  他还想再往前一点,却听到执废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他说,“我不喜欢你。”
  带着些倔强,带着些恐惧,带着些慌乱,却无比的坚定。
  帝王不禁苦笑着,终于没有再往前,而是坐在床沿,背对着执废,那个背影,很孤独。
  执废陷入了打破既定认知的恐慌中,没注意到,此时的殷无遥,背影里还带着决绝。
  双方各怀心思地坐了好久,帝王突然低声笑了笑,“吓到你了吧……”然后叹了叹气,“朕虽然是认真的,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强迫你。小七,如果……算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还是朕的太子,朕还是你的父皇。”
  语气里多是无奈,还有执废所不明白的悲凉。
  然后,执废看到殷无遥自然而然得有些无赖地躺在外面的半边床上,虽然看不清表情,眼睛却很明亮,似乎还带着些微笑意,“这些天,朕习惯小七在身边睡了,离了小七,有些不惯……最后一次,小七就当做还是在光涯殿的时候吧。”
  在光涯殿养病的时候,执废也是和帝王睡在一张床上,皇帝睡的床虽然很大,有时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和帝王靠得很近,张开眼是放大的俊雅不凡的脸,似乎感受到执废的视线,帝王随后也睁开眼睛,眸色微淡,却因为没有朝堂时的那种威严莫测而显得好看。
  执废终于抒了一口气,不再战战兢兢的,也缓缓躺了下来,跟殷无遥之间空了一道不算宽的空隙,明白这是小七下意识地远离自己,殷无遥还是有些失落,失落之余,他又有些后悔。
  不说出来就好了,不捅破它,就可以永远将少年揉在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体香。
  那不是凡事会深思熟虑后采取最有效手段的殷无遥,那只是个刚明白内心渴望又在举棋不定时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的,男人。
  从来没有经历过一段酣畅淋漓的情感的,普通的男人。
  他记得第一次为了皇位的延续进入一个女人的身体时的感觉,带着随便而敷衍的态度,难以避免的年少轻狂,他看到身下的女人献祭般膜拜的眼神甚至在心里嗤笑。
  他也尝试过男人的滋味,周国的贵族还是不少有好男风的,清秀明眸的少年要多少有多少,他从未对哪个特别留意,不过都是泄欲的工具。
  他甚至还在百般无聊的时候猥亵过自己的儿子,反正那时的周国已经在他铁腕的统治下走向昌盛,他的功绩是任何一位帝王都无法媲美的。
  他的理直气壮,如今都为他内心的不安增加了一块块沉重的石头,就连面对执废那清澈幽深的眼眸时都会感觉到那股无法磨灭的罪恶。
  他凄然一笑,如今再回头去看这些,又有什么用?
  长叹一声,不做多想,殷无遥还是起身,不带任何留恋般地下了地。
  “……你要去哪?”静默中似乎响起了这么个声音,有些清脆,却是地地道道的属于少年的声音。
  殷无遥没有回头,他不敢回头,怕这一回头就真的再走不出来了,他不是害怕爱情,不是害怕自己会做出什么超乎理智的事情,而是单纯的,不想让自己再次后悔自己所做下的决定。
  抖开衣袍下摆的声音,然后是再次的沉默,就在殷无遥一只脚迈出了门槛的时候,执废冲着他的背影说,“你刚才说的‘最后一次’是什么意思?过了今晚,你要去哪里?是去对付沐家,对不对?丹鹤其实没有走,他在那边等你,是不是?”
  殷无遥扯了扯嘴角,“小七,你问了这么多个问题,朕要先回答哪一个……”
  “不错,朕是要返回西北了,将你留在信都比较安全,必要时,向信王府亮出你太子的身份,得到信王府的庇护也不是难事。”帝王顿了顿,手指不可遏止地微微颤抖着,“至于沐丹鹤,他确实与朕有约,不过却非共同对付沐家,而是要与朕相杀。”
  似乎想起了什么,殷无遥嘴边勾起了自信的弧度,“天底下唯一一个给朕下战书的人,说好听点叫有胆识,说难听点,是自寻死路。”
  执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丹鹤会做这种事,丹鹤就算再怎么鲁莽也好,定然不会做这种以命拼命的事来。而且丹鹤还曾让执废小心帝王,以长者和友人的身份让执废顺从的同时也留个心眼,丹鹤也坦承过,面对殷无遥,他没有胜算。这样的人,就算再怎么冲动,也不可能会跟帝王下战书……
  “为什么……”那种不可置信的语气和眼里流露的惊惶,不用回头,殷无遥也能感觉得到执废此刻的无助。
  殷无遥自嘲地笑了笑,“在别的客栈投宿时,朕也不止一次像今夜这般深夜进入,天明前走。沐丹鹤自然知道朕对小七的心思……”
  沐丹鹤会知道,与殷无遥没有刻意隐藏行踪也有关,他知道身为执废的舅舅,或多或少也对少年抱着类似于他的感觉,他听过执废毫不客气地责骂沐丹鹤,也知道执废的话对沐丹鹤内心常年的煎熬有多重要。殷无遥是这样一种人,不管他的猎物有没有到手,都不能容忍别人的觊觎。
  虽然对于这位霸道的帝王而言,执废不是猎物。
  再说下去,恐怕会让执废对自己的厌恶感更深,会用那般卑劣的手段来宣示所有权,殷无遥真的觉得自己有些混乱了。
  不再是那个英明神武、操控全局的殷无遥了。
  “为什么……”还是那句带了些急促的话,执废想问的为什么有很多,他最开始想问的,并不是丹鹤与帝王之间的相杀,诚然,那也是他迫切想问的问题之一,可是他没能说出口的话,已经被帝王及时的言辞堵在了喉间,看到那道决绝的背影,突然就问不出来了。
  他想问,为什么,要将他留在信都,独自一人承担风险?
  在那令他惶恐的表白之后,那段沉默,让他有了点时间理顺自己的思路。
  那样迫切的表白,恳切地期待,仿佛错过了这次机会就再也不能够说出来了一样,或许是没有胆量说,或许是没有机会说。
  殷无遥从来那么自信,绝不会是前一种人。
  然而他只能看着殷无遥消失在视野里,忽然就觉得已经没有资格问他了。
  一整晚,执废都没有睡着,裹着被子呆呆地看着天花板,鸡鸣鸟啼,街上也渐渐多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在耳边的却不是小贩扯着嗓子的叫卖声,而是那句淡到几乎听不见的“我喜欢你”。
  真诚、情不自禁、斗争了许久的,那句话,当时的执废并不了解它所代表的含义,那对于殷无遥这样的帝王而言,有多沉重。
  他用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回想着殷无遥说过的每一句话,居然心里微微泛着疼。
  平心而论,执废并不喜欢殷无遥,他对帝王,更多的是对强者自然而然的信服和崇拜,不曾产生过爱恋。
  像十九那样的,明知会被对方讨厌,依然要为对方做最有利对方的打算,独自躲起来舔舐伤口也无所谓,只要能多看那人一眼,便知足了。
  正如曾经的庄闲对周郁不求回报的、近乎疯狂的奉献,正因为爱着,才会有这般常人觉得不可思议甚至不可理喻的执着。
  不可否认的,有一些怅然和懊悔。
  被一个人爱上,并不意味着就要爱上对方,但被表白而后拒绝了告白者的一方,总会觉得有些亏欠。
  心里不好受。
  特别是知道殷无遥为他做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之后,心里很不好受。
  哪怕知道帝王的手段堪称卑鄙。
  但是心脏却像是被人开出了一个大洞,眼看着那伤口在滴血,却不知道如何去弥补。
  就连根本不清晰的铜镜也照出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执废无奈地笑了笑,扯动嘴角时感觉唇上有些干裂,快到冬天吧,皮肤对风的触觉也变得敏感起来。
  他不敢去殷无遥住的客房,因而也不知道早在出了执废的房间以后帝王便连夜离开了信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