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冷宫里的皇子 > 第43章

第43章

书籍名:《冷宫里的皇子》    作者:孺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轻轻唤了声执废的名字,回应他的是毫不意外的一片安宁,少年轻浅的吐息均匀有序,一呼一吸之间糅合着淡淡的体香,少年似乎做了什么好梦,嘴角微微弯起,长长的睫毛忽而微动一下,细致的眉眼蕴着恬淡柔和的感觉。
  确定身旁的少年已然熟睡,殷无遥恋恋不舍而轻柔地吻上那诱人的眉间,顺着往下,轻触鼻尖,唇上是少年肌肤的细腻触感,目光下移到两片淡色的唇,灼灼的目光仿佛燃烧了一把火,然后小心翼翼地轻轻触碰了一下。
  像蝴蝶的翅膀掠过,像蜻蜓点水一般。
  少年全然不觉,温热的吐息喷在殷无遥的脸上,暗淡的月光下,男子俊美依旧的脸庞比往日多了些许柔和。
  伸手将少年揽在怀中,下巴抵在执废的发顶,就听见殷无遥轻轻地叹着气。
  “……每日如此,让朕如何能睡得着?”眼里含着些微笑意,殷无遥认真地为执废裹紧了被子,压好了被角,手指贪恋地插进少年的发中,感受着柔顺温热的触感,指尖是少年的温度,心上泛起一片涟漪。
  账房的屋子很小,床也不大,同时睡下殷无遥和执废也只刚刚够,执废的睡相如他的人一般安静,几乎不怎么翻身,偶尔会往温暖的地方靠一靠,殷无遥也乐意将少年圈在怀里,低头看着那张怎么也看不够的睡颜。
  只是,砰然跳动的心,再不可能很好地控制下来了,有时整晚看着执废,帝王也不会觉得累。
  尤其是骄阳初升万物苏醒的时候,那双眼睛缓缓睁开,顷刻间就能让万物失色的眸子,最让人心动。
  想要了解他更多、更多。
  想要让这少年看他更多、更多。
  殷无遥发现,他已经控制不住这种或许名为“喜欢”的情感,生根、发芽、泛滥。
  一发不可收拾。
  “唔……”
  抬起沉重的眼皮,迷茫之间殷无遥放大的脸逐渐清晰了起来,眼里的笑意更盛,殷无遥低下头,额头抵着执废的额,在执废眼前投下大片的阴影,“醒了?”
  眨眨眼,适应了睁开眼后的光线,“嗯……”执废点点头,双手按在殷无遥胸前,想要起来。
  “还早,再睡一会吧,昨天走了这么多路,小七也累了吧?”拨了拨执废略有些凌乱的头发,殷无遥勾着唇角。
  上八洞的时候还是靠殷无遥神乎其神的轻功,去过墓地之后又兜兜转转去了溪边,然后在山路上看到推着刚置办好物资的推车,执废卷起袖子便过去帮忙了。
  殷无遥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执废,不上去帮忙,也没有嘲笑他,看着少年和一群壮汉打成一片有说有笑的样子,阳光下额上冒着汗水,身上衣衫也脏污了的少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忙完的时候,少年小跑着来到殷无遥身边,一边用袖子擦着汗,一边舒爽地喘着气,眼睛舒服地眯了眯。
  然后,少年便以不愿弄脏殷无遥的衣服为由,和帝王并肩走在山路上,表情比以往都要放松。
  执废摇摇头,蹭了蹭被子,虽然舍不得这份温暖,却还是挣扎着要起床,“……昨天十九来过这里,给儿臣留了张字条,父皇今日要到她的药庐去换药。”
  如果没有收到十九的字条,执废还以为殷无遥背后的伤和身上的毒已经全好了,昨天还带着自己施展轻功,伤口这么久都没好全,很大一部分是殷无遥自己不在意。
  帝王脸色微沉,書香門第“小七好像很喜欢十九啊……”
  “也说不上喜欢,十九很忠心,对父皇尽心尽力,可以信任。”执废垂着眼帘,淡淡地说。
  殷无遥的脸色更加黑了,“难道小七毫不在意十九对你做的事?”
  圈着少年的双臂微微收紧,执废难过地动了动,“……在意,可是她做的这些也没有什么错,人总是会尽力维护自己喜欢的人,儿臣就算是被十九怀疑也是正常的……”
  那双眸子里闪动着些许怒意,是对殷无遥的话语,还是对十九的痴狂,执废不知道,只能抵触地挣脱殷无遥的禁锢。
  莫名而来的一丝窃喜让帝王放松了手上的力道,转眼间,执废已经坐起了身,披上了外衣。
  黑如曜石的眸子里染上的那一丝怒意,看上去竟是如此灵动而美丽。
  执废皱眉看了一眼还慵懒地侧躺在床上的殷无遥,转身出了外间。
  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殷无遥勾着唇翻身坐起,缓慢而优雅地披上衣服,随着执废的脚步走了出去。
  两人用了早膳,便沿着上次的密道赶到十九的药庐。
  十九还是一身似火的红衣,桌上排放着各式各样的药草,面露欣喜地迎上前,眸光流转,是生气勃勃的喜色,晶莹的肌肤上还染了淡淡的红,粉盈盈的。
  自从踏进药庐,帝王就一直面无表情,周身的煞气也只有迟钝的执废才感觉不到,十九刚上前走了几步,便被这种无形的压力逼得不敢抬头,怯生生地看着帝王的鞋尖,有些不知所措。
  帝王摆摆手,“十九,药留下,你先下去吧。”
  说完径直走到桌旁坐下,边伸手解开衣带,边对执废说,“小七,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帮朕换药。”
  执废看着十九落寞离去的身影,叹了口气,解开殷无遥的衣裳,露出大半个背。
  左肩下方一个洞形的伤口结了狰狞的痂,结痂又裂开,血液再凝固,如此也不知道反复了多少次,比起执废先前看到的样子竟是恶化了不少。
  “就是父皇一直拖着,这伤才好不了……”执废略带抱怨地说,手上包扎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清洗了伤口敷上了药,拿起桌上卷好的柔滑丝绢,一层一层地将伤口包裹住。
  指尖掠过肌肤,带起一阵阳春三月微风般的触感,略带凉意却并不冰冷的温度,让殷无遥呼吸一窒。
  幽幽的目光看着忙前忙后认真包扎的执废,殷无遥忍不住伸出手,抚上了执废的脸颊。
  少年的动作一僵,不解地看着帝王,纯净的眼神就像尚未绽放的骨朵,透着淡淡的馥郁香气,更让人忍不住摘下的欲念。
  “父皇?……”
  殷无遥迅速敛了那抹深沉的目光,“小七……你,今年多大?”
  执废奇怪地看着殷无遥,半晌,还是回答道,“十五。”
  如果算上前世,就不止这个岁数了,不过,再世为人,终于不再做个旁观者,让执废也渐渐有了一个十五岁少年的心性,这是前世不曾体验过的。
  执废想到这里,淡淡地笑了笑,那笑容,带了点释然。
  从药庐出来,两道黑色的身影便从树上跃下,全身只有眼睛露在外面,整齐而恭敬地跪在帝王面前,是训练有素的影卫。
  帝王看了眼执废,“无妨,有什么便说吧。”
  影卫们犹豫了一会,将一封信呈上。
  殷无遥展开了信,看了一会,手一扬,信便碎成了雪花,手缓缓握成了拳状,殷无遥眼里闪过一丝杀意,没多久,眼里又是平静无波,帝王挥了挥手,两名影卫立刻消失得毫无踪迹。
  “小七,在这里等朕,不要走开。”
  说着,帝王足尖点地,一身轻盈地飘了起来,被风吹起的衣裾伴着俊雅的身姿隐没在葱郁的树林间。
  执废看着地上散落的雪片,默默拾起了其中一张写着半个“沐”字的纸片。
  察觉到身后有人,执废顿了顿,来人并不掩饰脚步声,鞋子摩擦着落叶带动沙沙的声响,转过身,眼前是一抹红色的身影。
  十九咬着下唇,缓缓走过去,然后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扑通一声跪在执废面前。
  “请殿下求求主上,让属下跟你们走吧!”双膝落地,响起骨头和地面撞击的闷声,女子倔强而悲伤的眼神,恳切地请求,带着苦音的腔调,让见者无不心疼。
  执废想去扶起她,可十九就是一副你不答应我不起来的样子。
  “沈荣枯早就怀疑属下了,拔天寨也表明了态度,就让属下跟着主上吧……”
  执废露出为难的表情,他知道殷无遥不希望他跟十九有过多的接触,或许是多少了解了帝王的心思,在这种时候,殷无遥是不可能将着个爱慕自己的人带在身边的。
  想着想着,执废发现,似乎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殷无遥真正钟情的人……无论是后宫的妃嫔,还是二皇兄,都不过是他眼里的玩物,手上的棋子。
  没有任何感情的人,是不是就没有任何弱点了?
  殷无遥也是没有弱点的吧。
  执废看着十九,那双倔强的明眸仍是不依不饶,执废索性坐在十九旁边,淡淡苦涩地笑着,“十九,父皇的为人,你比我更清楚吧,他不会让自己有任何弱点或是威胁……書香門第”想了想,又叹了口气,“君王还真是寂寞啊……”
  十九盯着执废看了一会,皱紧了眉,当眉头松开时,执废正看着天上飘浮的云朵,就听见十九冷哼了一声,“如果是殿下,或许主上会允许这个特别的弱点存在。”
  “什么?”执废微微睁大了眼睛,十九的表情有些扭曲,却带着某种得意。
  “主上不容许弱点,所以,请殿下快点变强吧,不要成为主上的弱点。”
  十九潇洒地站起身,抖落了沾在衣袍上的落叶沙泥,嘴角是悲伤的笑意,虽然悲伤,却依然坚强,“太子殿下,属下会好好看着沈荣枯,不让他中途变卦的。”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十九真是个特别的女子,执废想着,缓缓闭上了眼睛,将头埋在膝盖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