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冷宫里的皇子 > 第38章

第38章

书籍名:《冷宫里的皇子》    作者:孺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那么,帝王寿宴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执废眼里写着疑惑,还不待他说话,殷无遥伸出一指按在执废唇上,指尖轻触,便能感觉得到少年的微微颤动。
  殷无遥一觉醒来,不见执废,一股从未有过的慌乱席卷而来,不顾手脚僵硬行动不便,掀开锦被便急急忙忙翻下床,这一系列动作过于激烈,还生生扯开了背后已经结了痂的伤口,根本不在乎疼痛。
  只希望醒来看见的人是小七,像往常那般皱着眉,一张小脸写满了愁绪。
  然而听见响动而进来的人却是十九。
  看着跪在地上不敢逾越半分的红衣女子,殷无遥沉声道,“小七去了哪里?”
  十九如实禀报,四周寂静无声,只女子带着哭腔和害怕的细弱声音,断断续续地将一切都告诉了殷无遥。
  殷无遥如何不知道十九的私心,可方圆几百里,能解迷梦醉香的人就只有她一人,一时疏忽,居然让小七受了这样的苦。
  殷无遥抬头环视着简陋的小屋子,泥糊的墙,下雨天会漏雨的房顶,一方书案,两三把椅子,桌上是陈旧粗陋的茶具,几本厚厚的账册和笔架,简简单单一览无遗。
  虽然知道执废能吃苦,可是看到这样的情景,殷无遥还是被揪住了心一般,有些懊悔和自责。
  拔天寨上的探子不止十九,从药庐出来后,帝王召集了潜伏的旧部,从各人口中听到了目前所了解的这些。
  戎篱欲与拔天寨勾结,沈荣枯态度不明。
  十九也是这么转达执废的话的,那孩子不仅尽心尽力,而且心思细腻。
  ……越来越想将这个人留在身边。
  殷无遥看着执废,目光变得深沉。
  执废以为殷无遥会直接告诉他,却没想到对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小七还记得江左七策吗?”
  帝王的唇勾出完美的弧度,衣袍虽然没有在宫里时那般华丽,素淡普通的衣裳却被殷无遥穿出了王者之风,语调平淡,可从帝王的表情上却能看到身为王者的自豪。
  执废点头,看了看殷无遥,不明白他到底要说什么。
  “江左七策,是奇策。”殷无遥淡淡地说,目光又深沉了少许,望向执废,带了些探询的意味。
  想起挑灯夜谈的情景,记忆鲜明得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这七条奇策让觊觎大周的乱臣贼子们慌了手脚,本以为可趁我们天灾抢险乱作一团时改朝换代,却没想到朝廷还有条不紊,倒让他们乱了阵脚。”
  殷无遥轻声笑着,“所以他们打算先下手为强……乱臣加蛮夷,如今若再添个山贼,便是朕,亦要头疼不少。”
  可他一点都没有头疼的样子,反而乐在其中的感觉。
  执废暗自叹了叹气,“那天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帝王收起了笑,“小七那天,为何没有直接回宫?”
  “大殿里空气污浊,想出去透透风,和沐翱逛着逛着累了,坐下休息了一会。”
  执废张了张嘴,像是想到了什么,“该不会……”
  殷无遥伸手环住执废,下巴贴在他的发丝上,痒痒的,幸好执废犹自思考中,并没有注意到殷无遥的举动,“怎么在宫里没见到小七这般聪明呢……”
  想了想,殷无遥的脸色沉了沉,“秦儿来找你,怕是不知道已经被算计了,若非朕早你一步去了端居宫,只怕中毒的便是小七了。”
  “三皇兄为什么要对我下毒呢?”平日里执语对执废还算不错,温和有礼,君子谦谦,从下元节的灯会,到他送的花茶,执废都能感觉得到是出自真心,并非假意啊。
  如果这些都是假的,那只能说执语的演技实在太好了。
  殷无遥一边顺着执废的发,一边沉吟,“唔,大概沐家的事情他也知道,不希望你卷入其中吧。”
  执废闷闷地皱了皱眉,“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的么……”
  殷无遥笑着将手收紧了些,“这些,待我们回去再问你三皇兄吧。”
  门外一阵稀疏的声响,执废推开殷无遥,猛地站起身,却被对方一把扯回来,“先不要出去!”
  执废不解地看着他,只见殷无遥脸色沉重,双眸里写满了坚定,“戎篱非是易于之辈,力瓦没能谈成合作之事,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想起审讯力瓦时当年那个阴狠顽固的少年,殷无遥更是皱了皱眉头,为了不让执废担心,放轻了手上的力道,转过身背对着执废,偏过头对执废笑了笑,那笑容,邪魅中带着温柔,蛊惑人心。
  殷无遥缓缓扯开衣带,将单薄的长袍褪至腰间,一手从背后绕过脖子,将耳后的如墨般黑发捞起,拨至胸前,原本光洁匀称的背整个的露在执废面前。
  “这里的伤,朕只让执废包扎。”
  虽然皮肤白皙,却并不会让人觉得纤弱病态,光滑的背上,左肩往下三寸,鲜血混着旧痂,裂开的伤口泛着淡淡的血腥味,洞状的伤口看上去十分骇人,新长出来的肉呈淡淡的粉色,而结了痂的地方则是乌黑的疤痕,说不出的狰狞。書香門第执废有些难过地用干净的布条沾了温水,轻轻地触上去,殷无遥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仿佛那一抽动所承受的疼痛全过到了自己身上,执废叹了叹气,“怎么又裂开了……”
  殷无遥但笑不语。
  好不容易包扎完了,门外的声响也渐渐变小了些,执废收拾了一下,端着混着血色之水的铜盆走了出去,刚刚倒了水,就见一道黑影从眼前掠过。
  从执废所在的山头,可以看见不少的山头都燃起了狼烟,空中袅袅升起一道道浓烟,在连绵的山体上形成一种壮观的景色。
  那人有些不安地看着目光深远的执废,跟执废并肩站着,能感受到这些日子以来少年气质上的变化,武功还是没有长进,身高也没怎么变化,却让他觉得执废渺远了不少。
  毫不客气地屈起指节敲上执废的后脑勺,大大咧咧地扯了笑容,“小鬼!你在看什么?”
  执废回了回神,看着身旁的男子,一身精神的黑色短打,再见故人,执废高兴地笑了笑,“丹鹤!”
  “老子东躲西藏地走避沐家的追杀,你倒好,上山落了草,做了逍遥的山贼?”丹鹤虽然这么说着,大手揉着执废的话,眼里满是欣慰,“躲得这么深,可让老子好找!”
  执废想起屋内的殷无遥,躲过丹鹤的手就回头看去,只见殷无遥已经穿好衣服站在了门边,看向两人时皱了皱眉头。
  “这是谁?”丹鹤指着殷无遥,转过头问执废。
  执废挠挠头,不知该如何向丹鹤解释,看到丹鹤越发疑惑的眼神,执废不自在地笑笑,“他是……”
  瞥了眼殷无遥,那人正看好戏似的看着执废。
  “我父皇。”执废的声音不大,已经足够让丹鹤听见的了。
  只见丹鹤的笑容僵脸上,神色复杂地看了眼殷无遥,见殷无遥好整以暇地回看了他,刚毅的脸上多了些厌恶,“小子,他不是去祭山吗?”
  执废摊了摊手,“你看我也没去祭山啊。”
  而且,殷无遥也跟丹鹤相处过一段时间,只是丹鹤没发现而已。
  执废正想着要不要告诉丹鹤,其实殷无遥就是马夫,可看到丹鹤本能地对殷无遥产生的排斥,摇摇头还是算了。
  恐怕在丹鹤眼里,殷无遥是那个抢走了姐姐的男人吧。
  果然,丹鹤冷笑一声,“会把姐姐打入冷宫的,也只有这种冷血的人才做得到!”用身体隔开了殷无遥与执废,丹鹤一手护着执废,一手在袖中缓缓蓄力,“那晚我能如此顺利地潜入皇宫,如果没有他的默许,老子又如何能劫走一个大活人?!”
  执废扯了扯丹鹤的衣袖,眼里平淡无波,再看看殷无遥,也是一副这样的表情,丹鹤不可置信地看着执废,“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一点都不生气!为什么你还能这么平静!”
  双手扣住执废的双肩用力地摇了摇,丹鹤的呼吸变得紊乱,执废被晃得有些晕,就见殷无遥挡下了丹鹤的双臂,顺势将执废揽在怀中。
  “朕与小七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插手。”
  执废看着帝王一脸的坚定,原本也有丹鹤一般的疑惑,现在执废却想听他对自己说出来。
  殷无遥低头对执废笑笑,“小七……也并不是这么讨厌朕的吧?”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随朕来。”殷无遥一挥衣袖,运起了轻功,带上执废,起落间仍然十分轻巧,丹鹤紧随他们,神色复杂。
  三人来到一处长长的草丛遮蔽住的洞穴,殷无遥点燃了一支火把,将执废护在身边,帝王低沉而不容抗拒的声音在紧窄的洞穴中响起,“小七,朕是默许了沐丹鹤闯入宫中,却并没算出他会劫走你……你信不信?”
  执废看着殷无遥手中火焰跳跃着的火把,缓缓点了点头。
  看着执废虽然疑惑却仍相信他,殷无遥勾起唇,边走边回头看了眼脸色铁青的沐丹鹤,“小七怎么不问,你舅舅是如何进了寨的?”
  特意加重了“舅舅”二字,殷无遥故意让丹鹤难堪,触及丹鹤不愿回想起来的往事,满意地看到丹鹤僵了僵,“我……”
  接触到执废的目光,丹鹤原本的气焰全消失无踪,“山下乱成一片,老子趁乱摸上来的。”
  还想说什么时,眼前一亮,山洞到了尽头,三人拨开杂草,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十九的药庐了。
  执废抬头看了看殷无遥,却没见到殷无遥脸上有任何表情,十分淡漠的样子。
  十九的药庐前站着许多汉子,不似以往的互相调笑,每个人脸上都笼罩了一层灰色,有的人轻声啜泣着,有的人低下头,看不到他们脸上的表情。
  有几个是第八洞的兄弟,好几具人体躺在药庐前,身上盖着薄薄的草席。
  哭得最凶的是韩大力的得力部下,短短的眉毛都要皱到一块去了,尖嘴猴腮的脸扭曲到了一起,哇哇地哭嚎着,身边的人见了,犹自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并没有人上前安慰他。
  那安详地躺在地上血迹斑斑的脸,棱角分明的轮廓,怒睁的双眸,让执废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人曾经对执废说,“子非!等哥回来!哥有话跟你说!”
  那人曾经热情地带着执废去吃寨主的筵席。
  那人曾经豪爽地答应执废带回笔墨纸砚。
  那人曾经红着脸,只想多看执废一眼。
  ……
  然而现在,他回来了,却再也听不到他说的话了。
  “啊……”执废脚下一软,往后倒去。
  “小心!”殷无遥和丹鹤一起叫出声来,但是殷无遥的动作还是快了一些,将人揽在胸前,大手按住执废的脑袋,牢牢地贴着自己的胸,殷无遥慌张地安慰着,“不要看……没事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