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冷宫里的皇子 > 第25章 沐翱番外上 …

第25章 沐翱番外上 …

书籍名:《冷宫里的皇子》    作者:孺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院落里的几株桃树上点缀了稀稀疏疏的花朵来,粉色的花瓣上莹莹的反射着阳光,看上去煞是可爱,其中一棵桃树下,是少年笨拙纷乱的脚步,明眸中流转着疑惑和无奈,长衫穿在身上已是被脚下不听使唤的步伐踩得脏兮兮。
  沐翱摇了摇头,旋即走了过去。
  “殿下,祈暝之舞不是这么跳的。”沐翱蹲下身子,将执废那沾满灰土的长衫下摆捞在手上,轻而易举地挽了个结,露出执废仅穿了里裤的一双小腿,接触到外界干冷的空气时,执废不禁缩了缩脖子。
  然后沐翱站起,在执废面前迈开步子,跃、踏、转、点,无不准确精妙风生水起,一曲舞毕,风水枝摇,粉嫩的花瓣星星点点随风飘飞,落于沐翱肩上,少年越发成熟的身材高挑挺拔,配合着祭天的古舞的舞步,竟是如此的相得益彰。
  执废犹在恍惚中,沐翱已站在了他面前,“把手给我,殿下,我带你跳。”
  略微黝黑的脸上温和的表情,沐翱站在阳光下,常年握剑的手心里磨出了一层褪不去的茧子,却不会令人生厌,手依旧是温暖而有力的。
  还有十天,距离太子正式祭天继任还有十天。
  太子祭天昭告祖宗天下,要跳上古流传下来的祈暝之舞,舞步繁难复杂,虽有师傅教导辅以经纶书册图卷,执废就是学不会。
  他两辈子活了四十几岁从来没有跳过舞,再怎么绞尽脑汁那身体的协调能力也不是轻易能提升的。
  明明就是个幌子,还要如此大费周章举办劳民伤财的祭典。
  执废叹口气,沐翱领着他慢慢走着。
  衣裳下摆被挽起,脚上也没有了累赘,迈开步子显得轻松了许多。
  每一处需要注意的步伐沐翱都细细点出,这些步伐还有类似武功秘诀一般的口诀,念着念着身体也渐渐地跟了上去,不自觉地露出笑容,心里烦闷的感觉一扫而去。
  “沐翱,你如何会跳这舞的?”
  沐翱脸色掠过一丝不快,眼色沉了些许,“从前在月华宫见过……”
  说到“月华宫”三字的时候,沐翱似乎不大愿意地快速掠过,手脚并没有闲下来,继续指导执废的舞步。
  执秦从前是学过这舞的,大抵是他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被作为储君而教习了这支舞吧,当时皇帝对二皇子的宠爱宫里人是有目共睹的,就算如今,两人的关系也扑朔迷离。
  当然,也有可能是帝王一时的心血来潮,这宫里,有谁不是他的玩物,他的棋子呢?
  “沐翱,二皇兄对你不好?”执废略抬起眼,对方清俊的侧脸映入他的眼帘,有些不自在地偏过头的沐翱听后身体一震,随即没什么感情地点点头,“宫里的皇子们哪个不是自小专横跋扈,骑在奴才们头上的?”
  “当然殿下除外。”沐翱又补充一句。
  “就连温和恭谦的三皇兄也是如此吗?”
  “……臣不知。”
  沐翱前日被皇帝亲封东宫近卫,大小也是个官了,只是不知道他每月俸禄多少,新授的制服是薄铜的软甲,穿在身上很是英武不凡。
  想起从前读过的史书,执废叹了声,“吃人的皇宫啊……”
  “这点,殿下不是早就知道了?”沐翱眼里有些责问,这几日执废的心不在焉让他自内而外的那种疏离感变得愈发浓厚清晰,有时候沐翱站在发呆的执废面前,执废要辨认一会才认出他来,这是相处了十年的殿下吗,沐翱很想揪住那人的衣襟狠狠地问清楚。
  听到执废那答案显而易见的询问,沐翱额上的青筋暴动,他皱着眉,盯着执废的脸,“自从陛下钦点殿下做太子,殿下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我知道你不愿做太子,不愿卷进宫廷权斗之中,但生在天家,哪有不染纤尘的道理?你是皇子……”
  看着执废那张脸在阳光下显得脆弱而彷徨,沐翱心中不忍,又道:“殿下,可有想过:不能抗拒,不如顺从。”
  “顺从?……”执废迷茫地看着他。
  沐翱苦笑,如果那诱人的表情不是在这种时候为他展露而出的该有多好,手指轻轻抚着执废略皱的眉梢,指尖下的那张脸的主人却并没有注意到这暧昧的动作,眸子里对答案的渴望已经盖过他的任何思绪,就像一个勤勉的学生在追问一道繁复的题目。
  沐翱轻柔得仿佛怕把对方惊扰了的语气,渐渐融在风中,混着桃花清新的香味。
  “活着本身,就是希望。”
  那一年的春天,似乎也有如此绚烂的芬芳。
  坐在庭院中一针一线仔细纳着鞋垫的的母亲微笑地看着院子里奔跑嬉戏的孩子,三个活泼可爱的男孩子如今也到了上私学的年纪,最小的儿子性子好动,常追在父亲身边耍刀弄剑的,伤了小胳膊小腿的又会跑到自己面前哭得眼泪汪汪,好不可怜,是个爱惹祸又爱哭鼻子的小捣蛋鬼。
  杨夫人伸手对正爬上老槐树的小儿子招了招,年近四十的妇人容貌尚在,虽然爬了几道皱纹,但仍能看出曾经的美丽面貌。
  小男孩屁颠屁颠地咧着嘴跑到她面前,母亲就揽着他抱到了大腿上,用手绢擦擦他汗津津的额头和脖颈,然后脱下他的鞋子,用手在他的脚掌比划了一下,孩子咯咯直笑,扭动着身子,“娘!娘!好痒……哈哈哈……”
  “别闹,娘给你量脚长,给你做鞋垫呢!”好笑地看着男孩难受得又哭又笑,妇人手上动作放轻放缓,搂着儿子继续纳鞋垫。
  天伦之乐也不过如此,有个能干的丈夫和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杨夫人再无所求。
  可惜天不遂人愿,祸事如洪水般涌来,一发不可收拾。
  杨家一日之间被抄,一家人流离失所,丈夫充军,儿子们也离离散散,年纪较大的两个儿子收编入军,干的是最低等的步兵,托了多方关系才将年纪尚小吃不得苦的小儿子被送进宫中。
  一想到儿子那天真可爱的面容,杨夫人心如刀割,家产全被没收充公,她一个妇人和家中的女眷也随之成为被官府拍卖的官眷,身入勾栏,身不由自。
  没过多久,含着泪的杨夫人在对丈夫而儿子的思念中久病不愈而辞世。
  那起牵连甚广的贪污案,也在沸沸扬扬的流言中告一段落。
  在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时,沐翱已不是杨府的小公子了。
  没日没夜的残酷训练,使他从最初的震惊与不能接受,到如今的心如死灰,他苟延残喘着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抢到了为数不多的干粮,吃着干巴巴的面饼,面对不远处畏畏缩缩地在阴暗处对他手中吃食两眼放光的孩子们,他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宫里的训练,就是要将人培训成没有感情的生物。
  他的眼泪已经流光,虽然生不如死,但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道理,沐翱还是知道的。
  活着,就是希望。
  被抄家的那一天,母亲哭喊着自己的名字,被迫分开的母子二人声嘶力竭,母亲最后说的话尤在耳边:“好好活着!”
  那四个字,对于年幼尚且不了解世事的沐翱来说,弥足珍贵。
  适逢二皇子入太学,要挑选伴读和贴身侍卫,训练他们的内侍吊起鸭嗓子在他们面前强调了好几次,要想作为男人活着走出角逢殿,只有成为皇子的侍卫,才是出路。
  沐翱的运气很好,他一眼就被执勤看中,那张天生妖孽的脸在他面前笑了笑,随即带着他回了月华殿。
  只是皇子娇纵的脾气和阴暗的性格沐翱无法容忍,时而甜腻腻地叫他“杨哥哥”,时而心情不爽了用鞭子招呼,只要执勤嘴角若隐若现的笑容不再,沐翱就直觉他又会对奴才们做出什么泄愤的举动。
  而这些,身为父亲的皇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事态不严重,从不过问。
  终于有一天,沐翱再也忍不住起身反抗。
  抓住二皇子挥下来的手,沐翱冷冷地看着他,爽快地骂了几句,宣泄出胸中积压下来的怒气。
  当然,痛快的代价就是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被扔回了角逢殿,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遇见七皇子之后,他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新的人生,执废从不追究他的过往,对他的过去丝毫不感兴趣,小小的年纪已是极有主见,有时候根本不像个孩子。
  那是七殿下六岁的时候,陛下二十五岁寿辰,传唤的太监有意为难他们,让执废他们早到了一个时辰。宫人们忙忙碌碌也没有人去理会被晾在了一旁的小皇子,他们漫无目的地在附近走着,然后误入皇帝讨论军事的重地,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
  沐翱回忆起那时候执废的表情,紧紧拧在一起的眉,轻咬着下唇,似乎在思考什么,在影卫发现他们之前快速拉住闻涵和他离开那处,回到宴会大殿里又附耳对他吩咐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竹子、铁线、宣纸、烈酒、棉布捻成灯芯……扎一盏灯放在光涯殿帝王的案几上。
  殿下的想法有时异于常人,但沐翱还是照做了,趁宫人们为了宴会而分身不暇,侍卫们守卫松懈的时候,一身灵动的轻功翻越宫墙,黑暗中换下了帝王案几上原本华丽的灯。
  沐翱对他的身手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十三岁的沐翱,不似成长在官家至少被母亲护着的闻涵,尽管带了一身的不羁,却也是见惯了宫里的黑暗的。
  七殿下会误入军事重地,本就不是一个巧合。被皇帝发现的话,他会死。
  沐翱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那盏灯,黑暗中那盏灯白色的纸糊灯罩也被染成了黑色,他很好奇为什么执废要这么做。
  所以灯放好了以后,他将余剩的材料收入怀中,才回到了绛霄殿。
  宴会后,三人从绛霄殿走回冷宫,沐翱听见执废淡淡的、若无其事的口吻说出“父皇,大概是真的想要杀我”这句话时,沐翱的心里被狠狠一撞。
  他没见过有人对生死如此不在乎的,感觉谈论的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样,虽然执废做了一些事情来保证几人的安全,但以殿下的年纪,实在让沐翱感到困惑。
  他不由得想到了更多。
  从他认真看书温习功课,时不时出点小主意应付针对他们的宫人,到无意间地听到了军中机密,执废所做的事情,与其说是自保,不如说是在保护他们。
  用同样的手法做出那盏奇怪的灯并点燃时,沐翱的视线顺着缓缓升起的灯,与闻涵满眼的震惊不同,沐翱的眸子里敛聚着令人看不明白的愤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