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冷宫里的皇子 > 第18章

第18章

书籍名:《冷宫里的皇子》    作者:孺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一顿饭吃得浑浑噩噩,最后被公公七拐八拐地带回冷宫,直到见到了母妃绿芳她们,执废才有一点真实的感觉。
  被沐翱拉着问有没有哪里被为难了,陛下会不会话里有话,详尽到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几乎都要追究,生怕执废没有注意到帝王隐含的情绪。
  执废想了想,也并没有什么,饭桌上的两人几乎都没有说过什么话,基本上是皇帝问一句,执废答一句,问的问题无非功课啦,生活啦,喜欢吃什么啦,宫里发生的事情倒是一件都问。
  包括萧妃的那件事。
  执废想,既然连皇子们在太学里上课的一言一行都会进入帝王的耳中,那么像上次那样的闹剧肯定也瞒不过,不问自己,大概也是没什么好问的缘故吧,都被罚抄《礼札》了。
  想到还没抄完的那部分,执废搓了搓手,在掌心缓缓吐了一口气,入秋时节的晚上比较凉,掌心还能维持一点温度,但手指却会冻得冰凉,到了冬天恐怕这种情况会更严重的吧。
  但愿在下雪之前可以抄完,毕竟就算有皇子们的帮助,剩下的那些工程量还是不小的。
  闻涵也常常帮他抄书到深夜,沐翱小时候习过字,偶尔也会帮着写,不过他写字的速度远没有他挥剑的速度快。
  从怀里摸出那个小匣子,放到灯前,小眼瞪着匣子上面的花纹,边托着脑袋,执废叹了叹气。
  然后想起白天里的恭迎队伍,各个正在成长的皇子,皇辇,然后……
  小桥,流水,亭榭,院落,深不可测的父皇。
  像是想到了什么,执废眼里突然一亮。
  “不管怎么样还是问问看吧……”拉上被子,执废缓缓进入了梦乡。
  隔天下午的骑射课。
  “唔?我不认识什么浑身破烂的老乞丐啊,光听就知道脏死了!”扯过缰绳,踩上马镫,执清轻巧地翻上了马,夹了马肚子就奔向草场,留下马厩旁的执废和掀起的一片尘埃。
  不经意吸了些尘土,猛地咳了几下,执废只好失望地摸了摸怀里放着硬物的位置,无奈地牵过另一匹马,小心地踩上马镫。
  宫里唯一一个被唤作“小五”的应该就是五皇子执清了吧,可是他明明说不认识什么老乞丐。
  那个“小五”到底是谁呢?“小五”是不是很需要这个匣子呢?
  “殿下。”
  沐翱为执废披上一件衣服,执废道了声谢谢,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同样的句子已经写了不知几十遍,还差几十遍,执废有点厌烦,耐性也不似从前好了。
  谁能面对着同样的话几十遍地看还觉得新鲜有趣的?
  沐翱宽慰地笑了笑,从袖中摸出一块铜片,放在执废面前,“这是出宫的腰牌。”
  “嗯?”执废不解地看着对方,沐翱顺手抽走了执废手中的狼毫笔,随便扔在笔架上,“明天太学院没有课,出宫吧。”
  执废不免睁大了眼睛,他还从来没有出过宫,在宫里生活的这几年虽然沉闷了些,但从来没有强烈的愿望想要出去,比起宫里成天抱怨着不知何时能回乡探亲的宫人们,执废显得对出宫没有什么执着。
  其实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吧。
  活了两世的人不似那些对生活抱着不切实际幻想的男男女女,只要有个稳定的环境,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沐翱伸出手在执废眼前摇了摇,说这话都能出神的殿下真是可爱,挂上宠溺的笑,沐翱又重复了一遍,“怎么样,殿下想要出去看看吗?”
  确实也没见过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执废微微偏着头,烛光下的小脸带着淡淡的笑意,“……好。”
  宫外的空气比宫里的要清新,或许其实没什么分别,却总觉得带了些生气,离皇宫不远的巷子一大早就开市做买卖的店铺,为了拉拢客人的吆喝声,集市里的喧闹和茶肆酒楼中的人来人往,真的十分热闹。
  街上各种各样的人,跟宫里的很不同,宫里的人表情单一、说话单一,全然不同于街上的人们千姿百态,已经有多久没有上过街了,执废在心里小小地感慨了一下。
  沐翱像是对这些路很熟悉了一般,带着执废和闻涵,左转右转的,走在前面的沐翱英气勃勃,爽朗的笑着,“殿下可要跟紧了。”
  热闹的街上每天都上演着这样那样的故事,三个少年的身影渐渐隐在人群中。
  穿过了一条又一条喧闹的巷子,沐翱带着执废走进一间客栈,客栈上的匾额已经很残旧了,想必是年代久远的老字号,沐翱带着得意的目光看着那间不大不小的客栈,“只是我最近盘下来的,这些年剑斗会的钱攒了不少,殿下以后要是出宫也有一个可以去的地方。”
  不得不说,沐翱这样的人,也有如此细心的一面。
  闻涵似乎也知道这件事,微赧地看着执废,“没有及时告诉殿下,是想给殿下一个惊喜……”
  执废笑了笑,“这样很好,我很喜欢这里。”
  沐翱和闻涵也都笑了。
  走进客栈,却在干净的角落里发现了意想不到的人。
  洗刷地洁净的桌面放了一壶茶,白瓷蓝纹的,勾勒了几枝兰花,简单素雅,配上白瓷的杯子,也是同样的花色,小店里就多了几分儒雅,少了几分市井之气。
  坐在那张桌子旁边的两名少年一个在喝着茶,双手捧着杯子嗅着杯中的热气,另一个则时不时地从桌上的点心盘中拿起几块点心递给他,接过点心,圆圆的脸上泛着天真的笑意。
  两人在看到门口的三名少年的时候都愣了一下,随即圆滚滚的少年三两步跑了过去,“七皇弟!”
  紧跟上来的卫曦皱着眉头拉住执默,“少爷!这里是宫外,小的之前跟您说的都不记得了吗,到了宫外不可以再提以前的称谓了。”
  执默有些苍白的小脸上却掩不住的高兴,拉起执废的手就带他到那张桌子处坐下,一盘盘的点心都往执废面前推,“七……七弟,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执废安慰性地握了握执默的手,“四哥没事就好。”
  泛着水汽的大眼睛看向执废,执默抿了抿唇,然后说,“我、我都听卫曦说了……七弟你,没事吧?”
  “啊,”执废想起前一阵子的事情,其实记忆也不确切,“没什么,伤也好了,病也好了,听说四哥离开地牢之前也受了不少伤,四哥怎么样?”
  说到这里卫曦就气得握紧了拳头,“七殿下倒下的那天,二殿下去地牢看四殿下,然后吩咐牢头只要不整死了,怎么弄都无所谓!年纪轻轻,想不到这么心狠手辣……”
  执默却不认同卫曦话,他在地牢的事情也记得不太清楚,送进去的时候被鞭打过,发了烧,所有的记忆都是断断续续的,也不记得执秦来看过他的事情,在执默心里,执秦还是那个有点冷漠却愿意对他笑,给他糕点吃的二皇兄。
  “你不要这么说二皇兄……”执默皱起了眉头。
  卫曦知道执默的心单纯地就跟白纸一样,只能停下不说话,眼里对执秦的愤怒还是没有消退。
  执默还想再说什么,沐翱就先打断了这个话题,“听说你们明天就走?”
  卫曦笑了笑,“皇城危险,还是尽早离开的好,殿下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幸好牢头没有下重手,他受了娘娘的贿赂,保了殿下。”
  也不知道执默的母妃最后怎么样了,因为曾经是重臣的女儿,又参与了夺权,大概会被处死吧,“不过,殿下跟他母妃的感情也并不深,娘娘关心更多的还是那个人人都想坐的位子,殿下不过是她的筹码罢了。”
  执默在默默地喝着茶,对他们所讲的话似懂非懂。
  执废看向沐翱,“明天我们能去送他们吗?”
  沐翱抱歉地笑了笑,“这个腰牌一次只能出宫一天的,规定时间内不回去的话,要被发现的。”
  只好作罢,好在卫曦和执默也不在意,“能在走之前见到你们,也很好了。”
  接近晌午,客栈里吃饭的人多了起来,沐翱简单地叫了几个小菜,闻涵和卫曦说着话,执默偶尔多吃几块糕点,就会被卫曦拦住,说快要吃中饭了,糕点不能多吃,大家看着执默一脸委屈的模样,不禁都笑了起来。
  小二上了菜,都是一些清淡的家常小菜,沐翱点菜的时候就是按照执废的口味来点的,卫曦也说清淡的食物对养伤中的人有好处,执默也不挑食,见到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的,他也觉得高兴。
  吃饱喝足,几个人提出要出去逛逛。
  执默兴奋地拉着执废说他这些天都去过哪里,哪里有捏糖人的地方,哪里是卖最有名的荷叶糕的,哪里有扎灯笼的,哪里又是最热闹的,站在路上左指右指,一会想去东边,一会想去西边,挠挠头,最后看向身后的三人。
  卫曦扯起一个无奈且会心的笑容,“少爷说了这么多的地方,我们总要一个一个地来吧。”
  然后带着他们去了最热闹的集市,人头攒动,确实繁闹,买卖很多,有好多民间传统工艺的小摊贩,执废每每好奇地走过去看,都会看到贩主们纯朴的笑容,殷勤地介绍着自己卖的东西有什么特色,制作得如何精良,听得执废和执默眼里忽闪忽闪的,有点明白又有点不明白,摊贩主们总是侃侃而谈的,把他们绕得云里雾里。
  不过,他们看上去都是好人,虽然有些夸张,吆喝的嗓音也很大,过了一阵子,执废也渐渐习惯了他们独特的推销方式,会心地笑着。
  第一次看到古代城市里的真正面容,跟迎接帝王归来的时候不一样,一点都不一样。
  那是活生生的生命,在各自的人生灿烂地绽放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