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冷宫里的皇子 > 第10章

第10章

书籍名:《冷宫里的皇子》    作者:孺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满座的皇亲国戚大小官员原本说说笑笑的,见了出现在门口的两位俊美皇子,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看过去,月光洒在两人身上如一层轻薄的纱,以夜幕星空为背景,倒更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童,殿上蓦然安静了下来,众人目光随着一大一小两少年从容相携进殿、落座,才恍然回过神来,继续喝酒聊天。
  大殿的座位以皇帝上座,皇座之下分设左右两席,皇子们根据年龄依次在左右两席坐下,单数皇子在陛下右边,双数的在左边,然后是妃嫔、百官。
  殿上的人都没注意到,先到的大皇子的脸上闪过一抹阴郁,随即回复平常,他看向刚刚落座的三皇子,举起杯盏向隔座的三皇子敬酒,执语迎上执仲的目光,透着一抹自信,弧度完美的唇勾起优雅的笑容,“皇兄,执语身体不便,只有以茶代酒,敬皇兄一杯。”
  执仲颔首,举起酒杯仰脖而尽,目光却看着不远处执清旁边的执废,微微眯起眼来,执废正低头吩咐他的侍卫,眼里闪烁着某种明亮,那侍卫偏头听着,刚毅英俊的脸上露出些许疑惑,但还是点头应下,匆匆离开大殿。
  不知是殿上灯火明媚的缘故,还是喝了酒神智有些不清明的缘故,执废的小脸白皙中透着红润,粉莹莹的,让人移不开眼。
  宫女们一个接一个的上菜,一碟碟精致的菜肴摆在面前的案几上,等宫女们忙完,就听见太监的通报声,说是信王爷来了。
  信王爷一身浅黄的着装,而立之年,看上去却很年轻,只是面无表情的脸上有着与世隔绝的默然,执废想了想,大概就是木偶的感觉吧,没有喜怒哀乐一般,眼神也是黯淡无光的,除了一举一动不似木偶似的僵硬,执废几乎就觉得信王爷不是活着的人了。
  身边的执清咧嘴朝对面座位上的执铸挤眉弄眼,大概在笑这位硕果仅存的王爷,执铸也回以贼兮兮的笑容,执废暗自摇了摇头,不再看他们,转头望着殿门口,沐翱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不会是迷路了吧,还是在哪个宫里被别人刁难了?
  担心地看向站在身后的闻涵,闻涵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一般,温和地笑了笑,“殿下放心,沐翱不会有事的,平日里为难我们的人不都在这殿上?”
  执废环顾四周,嗯,确实……也有不在的,执秦和皇帝还没来,不过此刻他们应该在光涯殿穿衣打扮,不可能会遇上沐翱。
  闻涵轻轻咳了声,“殿下,闻涵不知殿下需要那些东西做什么?”
  执废神秘地笑了笑,脸上难得的得意与自信,“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执废的话音刚落,门口就响起了鸭子般的扯着嗓子的声音,“陛下到——二皇子到——”
  百官起身,齐刷刷地跪下,皇帝一身金黑相间的衣袍,器宇轩昂,身后一步半的执秦一袭紫色华贵的锦衣,腰间垂着一块雕工精细的蟠龙玉佩,浅笑着,媚然天成,只可惜群臣跪着看不到他略带嘲讽的表情,玉人儿一般的皇子,眼眸里流转着狡黠的光华。
  就在众人心里不安地打着鼓时,皇帝落座,慵懒磁性的声音缓缓道,“众爱卿平身。”
  夜宴算是正式开始了。
  宴会上莺歌燕舞,醉意微醺,不知是哪位使节率先站起来,道句恭喜,然后呈上为陛下准备的精美礼物,接着又有不少使节纷纷上前道贺,送上礼物,有妖娆丰满的异域美女,有巨幅的《山河秀丽图》,有送宝剑的……从衣食住行到风月兵马古玩奇珍,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皇帝殷无遥兴致缺缺,他半倚在软垫上,修长而指节分明的手掌支着下巴,挥挥手让太监们将礼物带下去,目光环视群臣百官,最后落在自己最宠爱的儿子身上,“不知秦儿为父皇准备了什么礼物?”
  百官都不禁捏了把冷汗,齐齐朝二皇子看去,执秦嘴角含笑,笑得妩媚不已,“父皇应该先让皇兄贺寿,执秦怎敢僭越了。”
  执仲看也不看执秦,悠然起身,唤了侍卫取来宝剑,朝殷无遥道贺几句,飘然落在殿中央,宝剑出鞘,一曲华筝响起,音乐与剑舞相得益彰,一套剑法舞得正气浩然,隐隐间还有帝王的霸气,执仲板着脸,又飘回了座上,百官先是瞠目结舌,最后齐齐道好,就连帝王也点点头,“仲儿武艺精进,父皇很高兴。”
  说罢又看向执秦,执秦咯咯地笑了起来,佯作无奈起身,动作媚惑到了极点,十岁的少年纤细婀娜,款款走到殿中,抬手之间悠扬的乐曲乍现,接着袖中滑出一条淡紫色轻纱,曼妙的舞姿吸引了全场人的眼光,皇帝嘴角勾起笑容,满意地看着向自己献舞的执秦,连说了三个字,“好,好,好!”
  执秦挑衅地看了一眼执仲,执仲铁青着脸色,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目光。
  接着是执语的礼物,他送的是一幅标注明细的地图,皇都的全貌跃然于纸上,皇帝也十分高兴地收下。
  执清执铸则两人一起演了一套拳法,虽然与执仲的节目有些雷同,但这两个活泼可爱的儿子也深得殷无遥的欢心。
  帝王的目光顺着座位看过去,就见到执清座位旁边的孩子,垂着眼帘,似乎在等自己宣名,老老实实的、温顺的模样,抿住的双唇红润欲滴,一张脸勉强还算过得去,能从其中找到七八分沐妃的影子。
  是不是只要不宣他,他就一直将自己隐在别人的光芒之中呢?
  殷无遥恶意地想,儿子已经够多了,少那么一两个也不会怎么样,何况一开始就放弃了的废子,就算他再怎么挣扎,自己也不会多看他一眼的。
  那张脸吗?殷无遥讽刺地笑了笑,他已经有执秦了,可不想再落实了一个强占幼子的恶名,比执废好看很多倍的娈宠宫里也多了去了。
  一个那么普通的孩子,一个废弃的儿子,放任在冷宫那么多年,居然还活着……
  带着些许冷意的声音自皇座传来,“彦儿,你准备了什么礼物给父皇?”
  三岁的小儿子乐颠颠地上前,紫玉的笛子凑到唇边,悠扬清远的笛音响彻大殿,一曲吹毕,满座皆惊且静,过了好久,此起彼伏的赞扬、吹捧,有的说八皇子是神童,恭喜陛下虎父无犬子,有的说曲子“余音绕梁,不绝于耳”,执彦甜甜地笑着,“父皇,儿臣奏得如何?”
  殷无遥让执彦上前,将小儿子抱到大腿上,“今晚父皇很高兴,呵呵……接下来是谁?”
  不少人恶毒耻笑的目光盯着执废,执废依然垂着眸子,碎发掩住了的表情,略显苍白的脸色更让他们指指点点心中好不鄙夷,有自告奋勇的小公主上前献礼,接着是妃子们的献艺。
  幸而沐翱没有回来,不然一准要把肺气炸了,闻涵的脸色也很不好,身边抱着常相离那张琴的小太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按大公公的说法,每位皇子都要献礼的啊,可,这是怎么回事,皇帝陛下一个心血来潮直接选择忽略了那个不受宠的七殿下,那琴怎么办……
  执废默默地思考着,沐翱要赶在寿宴结束之前回来才行,献不献礼的于他而言倒没什么,只可惜了常夫子的一番好意和教导,回去不要被他骂得太惨才好。他微微抬眼,对上执秦那戏谑的目光有些怔然,然后感觉到一道霸道冰冷的目光刺了过来,执废稍侧过头,皇帝阴沉的眸子一瞬而逝的杀意。
  执废收回目光,感到有些冷,月上中天,宴席也差不多了,皇帝看了一会歌舞,便起身回光涯殿,按祖上的规矩,帝王寿宴结束后,是要在当晚沐浴焚香祈福念经的,经文只是简短的一个篇章,但过程繁琐,有这样那样的规矩要求,而这些都是皇帝一个人的事。他俯身对执秦说,“秦儿便留到想回去的时候吧,父皇还有事。”
  皇帝离席,大臣们也不再拘束,放开了畅谈,歌舞也更加奢靡,不少大臣借着敬酒攀谈的名义讨好各个皇子,原本无心宴事的几位皇子为了各自的阵营,不得不硬着头皮迎上,一时脱不开身,执废没有任何价值,座前冷冷清清的,闻涵为他披上一件外衣,两人踏着舞乐离开了令人压抑的大殿。
  隐身于夜色的沐翱一身黑色短打,精壮的臂膀露在外面,他微微躬身,“殿下,都办妥了。”执废微笑着点点头,“那我们回家吧。”说罢却看到沐翱一脸疑惑的神色,执废抬头看向那圆而明亮的、象征团圆的月亮,映得执废的眼眸更加清亮,“我记得,那时父皇对他们说:‘方才与郑将军谈的事,不得泄露半点风声’……父皇,大概是真的想要杀我。”
  执废想起座上那人猎人般锐利的眼神,不禁将身体缩了缩,夏天的风吹起来也是寒冷无比,身体里的温度一点点被风带走,不作一丝留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