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冷宫里的皇子 > 第7章

第7章

书籍名:《冷宫里的皇子》    作者:孺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天是七月七,乞巧节。
  执废对于这个前世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居然也有七夕而有点惊讶,一大早就看见母妃和绿芳忙进忙出的身影,不由得笑了出来。
  母妃对自己提过,乞巧节不仅是情人、小女儿的节日,也是孩子们的节日,过这个节,小孩子是要吃“巧芽”的。就是在七月初时用水浸泡了谷物,长了芽就在七月七这天剪芽做汤,称为“巧芽”,吃了这汤的孩子就会顺顺利利的成长。
  这倒是没有听说过,好奇地看绿芳做汤,有绿豆芽、黄豆芽、黑豆芽……虽然豆芽长得都差不多,但绿芳就是能分得清,一样一样指给执废看。
  沐翱每天都要早起练剑,他寅时便起,现在练完剑用帕子擦了汗,和起身后便在院子里看书的闻涵一起有默契地凑了过去,与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的执废一道,围在炉子边瞧绿芳麻溜儿地切菜切肉合着新剪的豆芽下了汤锅。
  执废只觉得早上的汤鲜美可口,真恨不得天天都是乞巧节。
  母妃用绢子擦了擦执废嘴边的汤汁,眸里含笑道,“废儿要是想吃,让绿芳天天做就成了。”
  绿芳扁扁嘴,“奴婢才不要呢,做这汤好麻烦,光是等豆子发芽就要好几天呢!”
  对于绿芳的抱怨,母妃也不觉得僭越了,只笑笑,“那废儿想吃的时候提前告诉母妃,母妃让绿芳泡好豆子。”
  “好。”执废满足地笑了起来,一旁的沐翱闻涵只觉得今天的阳光又明媚了许多,早膳也美味了许多。
  过节也还是要上课的,卯时五刻进太学,皇子们早早在座上等夫子,今天是节,禁卫军要负责皇城的安全,宋景满师父是禁卫军统领,因此下午的骑射课不用上,皇子们都盼着夫子早点下课,好去相邀着玩耍,皇帝也说了这天皇子们可以出宫去玩。
  执废年纪还小,他不比那些有外戚保护着的皇子们,身边就只有半大的孩子沐翱和闻涵,虽然宫外的世界肯定比宫里的热闹,却不安全,如果他的灵魂不是三十几岁的成熟男人的话,说不定也和执清执铸他们一般无理取闹,吵着嚷着要出宫去玩。
  闻涵熟知小主子的性格,好奇归好奇,如果会因此让身边的人担心的话,他是决计不会去做的,会心地笑了笑,拿起书本温习昨日的功课,自上次被夫子鞭打了手掌后,闻涵没再落下任何功课,每日早起背书,尽管执废从来不会因为背不出书而让他顶包,但防患于未然还是必要的。
  他想起了那天沐翱说的话。
  他想要变强。
  常夫子破天荒的一来到就说了许多关于乞巧节的传统,说得津津有味,堂下的皇子们也听得兴致勃勃。常相离难得的露出一脸的神采奕奕,与他平日里板起脸孔的样子比起来不知可爱了多少倍。
  “不少少女夜深人静躲在菜瓜棚下,若听到了牛郎织女相会时的悄悄话,传闻便能得到千年不渝的爱情。”想不到严肃刻板如斯的夫子可以说出这样的民间八卦来。常夫子此刻的表情,只让执废想起了一个词:道貌岸然。
  座上掩着嘴笑的皇子们还不在少数,闻涵的眼里似乎也透出一丝兴致,爱听八卦的人真是无所不在啊,执废想。
  大概是因为节日的关系,就连执废也觉得今天的课很早就结束了,收拾了书本与闻涵一道出了太学院,沐翱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指了指朝云殿的方向,沐翱说皇帝陛下在朝云殿等着皇子们,传话的公公已经带着先出来的皇子们去了,没有等执废。
  沐翱骂了句“狗眼看人低”,就催促着执废快点走,莫要迟到了。闻涵和执废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之前御花园不甚愉快的面圣经历,心有戚戚,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向朝云殿走去。
  还好皇子们走的不快,没过多久就跟上了大部队。
  闻涵和沐翱留在殿外三丈处,所有的皇子伴读以及侍卫都是如此。
  皇帝在座上看了看从左往右按照年龄依次排开站好的皇子们,露出了慈父的表情,“今天乞巧,皇儿们可带上侍卫出宫玩耍,但要在辰时三刻前回来,不得违了,听见没有?”
  “是,父皇。”几位皇子低眉顺眼地答道,当中的几人已经跃跃欲试,整颗心都飞到了宫外。
  殷无遥摆摆手,身边得力的太监便扯着嗓子又说了一些出宫的注意事项,陛下埋头处理奏章,皇子们垂首听着宫训,过了三刻钟才从朝云殿出来,先前的那股子顽皮劲就快磨没了。
  散了后,执清和执铸奔到大皇子执仲面前,央着这个平日里挺宠爱他们的大哥带去玩,执仲只皱着眉头,“你们跟着我干什么?”
  “皇兄你见多识广,我们以前都没出过宫啊,不知道该去哪里玩……”两个男孩子撅着小嘴,一人一边拉扯执仲的袖子,执仲的伴读和侍卫见到自家主子那张绷得紧紧的脸,都暗道不好,奈何执仲是大皇子,不能公然拒绝两个弟弟,侍卫和伴读的身份也不够格去拉开皇子的,“带我们去嘛~带我们去嘛~”两个活泼天真的皇子不依不饶。
  执废走在他们后面,因为长廊的宽度是有限的,而他们又挡在面前,想要退回去走别的路又很远,沐翱和闻涵还在走廊那头等着他……
  只听一声清脆如银铃的声音响起,“大皇兄,五皇兄,六皇兄。”
  三人齐齐向声音的源头望去,穿着一身浅蓝色长衫的执废站在他们身后,不卑不亢,一双明亮的桃花眼教几人都愣了一下。
  执清执铸两人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是七皇弟!七皇弟也想出宫去玩对不对?我们一起跟着大皇兄好不好?”
  两人秉持着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的原则不由分说地将执废拉到了他们的阵营。
  执仲还没怎么好好打量过这个他从来看不起的弟弟,迎着光,只见执废柳叶般的眉毛皱了皱,小嘴抿了抿,看了看一脸期待的执清和执铸,虽然眼里满是不情愿,还是小小地“嗯”了一声。
  这下子,两只猴子蹦跶了起来,“皇兄皇兄~你看七皇弟也想要去耶!”
  执仲捂着额头,叹了口气只好应下。
  嘴角弯起的弧度,却是为了那个明明不情愿却又不忍拂了别人的意的,那个玉人一般的小人儿。头一次,执仲觉得那个弟弟也并不是那么卑贱。
  只是,夜幕降临之时,执仲没能在皇宫门口等到执废,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了下。
  回冷宫的途中,执废还经历了一段啼笑皆非的小插曲。
  那是在出了朝云殿,穿过精致的小花园后踏上镂空木栏的长廊,在红漆的柱子背后藏了一个锦衣的小小身影。软软糯糯的怕被人瞧见了又有点期待地朝他们叫了声,“七皇弟……”
  执废走过去,躲在柱子背后的正是四皇子,一张圆圆的小脸上顿时绽开了笑容,沐翱闻涵跟在执废身后也瞧见了四皇子执默,两人恭恭敬敬地朝他问安,执默只略点了点头,拉了执废到角落里。
  他从怀里拿出一个与上次相似的小布包,绣面的丝绢里躺着一块金色的桂花糕。
  执废有点哭笑不得,上次就是吃他四皇兄的点心闹了肚子,害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惊掉了魂,他哪里敢再接过执默的东西吃啊?
  执默却一如既往的天真表情,还期待地看着他,“七皇弟……你、你怎么不吃……”
  不远处的沐翱和闻涵担心地看向这边,他们还不知道上次执废肚子疼就是吃了执默的点心,担忧却又不敢靠近。
  “殿下!您怎么在这里!不是说了不要乱跑吗……”远处一个急匆匆的身影闯入了执废执默的眼帘,比两人都高了许多的清瘦少年带着一脸怒容毫无避讳地站在他们面前,眼睛却是直直盯着表情尴尬又害怕的四皇子,“要是您被坏人拐了去,要小的怎么跟您母妃交代?”
  特别加重了“坏人”两个字,执默的伴读卫曦瞥了眼执废,不怀好意。
  执默一下子就躲在了比自己还要矮小瘦弱的执废身后,期期艾艾地看着卫曦,“我、我只是想拿糕点给七皇弟吃……”
  这下哭笑不得的人轮到了卫曦,他原是极不愿意见到四殿下接近执废的,现在却同情起执废来,“殿下……您怀里的点心少说也超过半个月了,七殿下不是小猫小狗小兔子,吃坏了怎么办?”
  一句话听得执废冷汗涔涔,没想到四皇子竟将他当做了实验室里的小白鼠,幸好还只是过期食品。又想到执默那天真无比的笑容,暗自摇了摇头,这事不怪执默,他是被父母宠坏了,不懂得人情世故,原也正常。
  一听到七皇弟也会像小猫小狗一样吃坏,四皇子执默登时哭了出来,吓得执废和卫曦慌了手脚去安慰他,闻涵和沐翱也不顾君臣礼仪围了上去,娇生惯养的小皇子一边哭一边拽着执默的衣服,“呜哇!……我不要七皇弟坏掉不要七皇弟坏掉!”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安慰了好一会儿,执默才抽抽泣泣地安静了下来,沐翱和闻涵只觉得莫名其妙,当中的一切只有执废和卫曦清楚,卫曦略带歉意的看看执废,微微颔首,领着四皇子回寝宫去了。
  晚上一家人围着一张小桌子吃了七夕饭,菜式简单却应了节日,房子小却胜在温暖。这年执废三岁,他第一次和两个小伙伴一起过乞巧节,比起和母妃绿芳在一起的三年,现在更有了像家一样的感觉,不仅有亲人,还有朋友,知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