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冷宫里的皇子 > 第6章

第6章

书籍名:《冷宫里的皇子》    作者:孺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执废的病好了,回了太学院,少不了被几个皇子们冷嘲热讽一番,听得多了,也不在意了,倒是闻涵沐翱总是会皱着眉头回瞪他们,还好并没有造成剑拔弩张的局面。
  日子也就这样不咸不淡一天天地过,期间常夫子也检查过几次皇子们背书的情况,执废每次都能把书完整地背下来,虽然背得断断续续的。
  那是执废存了一点小心眼在里面,不能表现得太好,也不能表现太差让闻涵也跟着受罚,有了上次的经验,执废对待所有的课程都很用心,他的记忆力很好,加上前世的记忆,只要他用心的背了,什么文章都可以熟练地背下来。
  不能在这群皇子里面出头,要懂得隐藏自己,这样才能让自己和母妃她们好好活下去。
  摔了几次,执废也能骑马了,扎马步也可以撑到半个小时,身体似乎比之前的要好了些,大概跟他有认真做运动有关,但是跑步还是不行,好在宋景满师父不像以前的体育老师那样喜欢罚跑,最多是扎马步,以执废的身体情况,他也不适合习武,师父也没让他上过场。
  执清和执铸的武功倒是突飞猛进,他们性格本就活泼,上了场就跟两匹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宋景满很是高兴能有这两个弟子。
  入了七月,天气开始变热,执废的衣裳也从长袖的春装变成了薄袖的夏装,平时卷起来就跟短袖一样轻便,还是母妃的手灵巧,白色的棉布用紫色的棉线在袖口领口还有衣服的下摆上绣上了紫藤的图案,清雅又秀气,衬得执废的皮肤白皙水嫩,很是让冷宫里的那些姨姨们惊叫了一阵,个个见了执废都要上去捏捏他的小脸。
  有一次执废的脸蛋还被捏得有些红肿,让两个护主心切的小跟班急的差点跳起来,恨不得冲上去跟那些大妈掐架。
  进太学少算也有三个月了,执废还没见过所谓的父皇,他旁敲侧击地问母妃父皇是个怎样的人,母妃对他还有没有感情,母妃边笑边巧妙地避开了话题,每次都用柔软的手掌揉执废的小脑袋,“只要我的废儿开开心心的,管他当今的皇帝是谁呢?”
  执废有些惊讶,母妃竟看得这样开,让他惊讶的还不止这些,他有些感动,在母妃的心目中,自己的地位比那素未谋面的父皇还高。
  这天,太傅告假,皇子们都不用上学,一大早,绿芳就打发沐翱带着执废和闻涵出去玩,她洗了一堆春天的衣物被子要在院子里搭个大架子晾晒,怕小孩子毛手毛脚的蹭脏了她好不容易洗好的衣物。执废每天规规矩矩地过着“冷宫——太学院——校场”三点一线的生活,重生为孩子以后也变得有些耐不住性子,好不容易放了假,他也想在冷宫附近转转,看看从小生活的皇宫中自己没见过的景致。
  闻涵从前是没进过宫的,沐翱虽然在宫里生活了几年,但不允许出角逢殿,基本上两人都和执废一样,对宫里的路不熟悉。
  但小孩子就是招人疼,尤其是三个相貌清秀的孩子,一路上不少宫女太监帮他们指路,就这样一路来到了皇宫里必定会有的御花园。御花园果真是大,一望望不到尽头,还种满了各式各样的奇花异草,三个孩子奔跑穿梭在花丛中,很是惬意。
  “殿下!七殿下!……”闻涵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执废当做听不到愉快地向前跑着,小石径蜿蜒通向一座亭子,执废跟他们打赌,谁先跑到了亭子里谁就可以吃到母妃做桂花糕。
  这点距离还难不倒执废,他不能跑长跑,不代表他短跑不行,刚喊了“开始”还没等那两人反应过来,执废抬腿就跑,恍然间觉得像回到了上一世幼时无忧无虑的惬意快活。
  执废边跑着,边回头催促他们,闻涵沐翱怕执废跑快了会摔跤,都不敢跑在执废前面,可苦了两人。不过,见到他们的小殿下笑得比阳光还灿烂,就觉得来这御花园是值了。
  今天的太阳很明媚,下了朝,皇帝回到他的寝宫光涯殿,看到那团软软赖在龙床上的温香软玉,嘴角噙着笑意走过去,掀开了丝绸质地凉滑的被子。已经睡醒了的小美人半眯着星眸嗔道,“不去朝云殿议事,回来做什么?”
  习惯了这小野猫的没大没小,娇纵他的皇帝低头亲了亲执秦的樱桃小嘴,心情颇好地压着声音道:“就不许父皇也放假?”
  “许,怎么不许!父皇最大,说什么就是什么~”听了殷无遥的话,执秦娇笑着,缓缓坐起身来,他本就白皙的皮肤经过殷无遥的一番挑逗透着些许粉色,绝色的面容多了刚睡醒的慵懒惺忪,美得惊心动魄,举手投足间高雅叛逆的味道更是让殷无遥爱不释手,当下倾身将执秦的脸都吻了一个遍,又扫遍了执秦的口腔,才心满意足地站起来整了整龙袍,“听说御花园里新栽了几株绿侯(绿色绣球花的称谓,朕想去看看,秦儿陪着朕?”
  执秦慢慢地一件一件的穿好衣服,一旁的殷无遥将他全身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个够,眼神是毫不遮掩的攻城掠池的挑衅,仿佛要将眼前的妙人儿一口吞入腹中,越是这样的人才越能激起他的征服欲。执秦穿好衣裳后从屏风绕了出来,两个宫女本分地端上热水给他净脸、帮他梳理头发。
  这么多年来,能在陛下寝宫里过夜的人就只有眼前这位美丽的殿下,她们哪里敢怠慢!
  执秦望着镜中出落得越发标致的面容,得意地笑了笑,“父皇,绿侯固然好看,只怕父皇更想看那些徘徊在花园里盼君一顾的美人吧?”
  头发梳得差不多了,殷无遥挥手让两个宫女退下,自己为执秦绾了个髻,用红玉的簪子固定好,从身后环住娇小可爱的人儿,“秦儿可是吃醋了?父皇现在却只想要你啊。”
  执废在亭子前不远处见到有几个侍卫,都是银甲带刀的,品阶只怕不低,他小心地向那里面望去,只见二皇兄和一位身着以黑黄为主绣着龙纹衣袍的男子坐在里面,男子看上去弱冠之年,他正拿着一枚精致的点心喂进二皇兄的嘴里。
  二皇兄嘟着嘴巴不大情愿地张口,刚要咬住点心就被男子恶意地抽了回去,自己咬下一块送进他的嘴里,顺便偷个香接个吻。
  执废当场愣住,等他回过神来想到了男子的身份和眼下这两人分明“调情”的互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转身就走。
  沐翱和闻涵也在远处看到了,见执废快步往回走,都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一吻结束,有些意犹未尽的执秦张开星眸,眼角瞥见那抹白色的小身影就快消失在花丛中,哼笑一声,“七皇弟,这么急着要去哪儿?没见到父皇也在这里么?”
  执废只能硬着头皮僵硬地转过来,拖着步子走到亭前,慢慢跪下:“儿臣见过父皇、二皇兄。”
  “喔,你是小七,执废?”殷无遥搂着执秦,玩味地看着他。
  沐翱和闻涵一看不好,立刻跑上前跪在执废身后,“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的眼里露出些许不耐,“行了,都起来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执废在心里小小地舒了一口气,好在他的父皇没有为难他,虽然母妃常常提醒他宫里的礼节问题,但他从来没留心听过,今天是走了什么好运竟撞上了那个传说中的父皇,还差点得罪了他。
  道了几句恭维二人的吉祥话后,执废拉着沐翱和闻涵离去了。
  正如殷无遥所说,该去玩耍的去玩耍,该调情的继续调情。
  那日在御花园,除了意外地见到了亭中的人以外,执废总体来说过的不错,玩得很开心。
  夜里,母妃坐在灯前为执废缝补破了的衣衫,摇晃着的淡薄的烛光映着母子二人的脸,慈祥温和的母妃一针又一针,纤纤白净的手指捻着针线,执废撑着下巴,若有所思,“母妃……父皇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母妃抬起头,看了看略有困惑的执废,微微一笑,“他大抵是这天下间最无聊的人。”
  “为什么?”执废看着母亲年轻的脸庞,不解地问。
  像是陷入了回忆一般,母妃露出了与年龄不相符合的成熟和通透,过了好一会儿,才用牙齿咬断了线,揉了揉衣裳试了下缝线的韧度,“好了,补好了,下次可不许这么皮了,摔一跤把小翱小涵吓得不轻。”
  “母妃,您还没有回答儿臣的问题呢……”
  “呵呵……等你见多了你父皇,自会明白的。”母妃高深莫测地笑着说。
  那个毫不在意父子乱伦的父皇啊,执废想到以后还会见到他,就不免一阵说不出的头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