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冷宫里的皇子 > 第5章

第5章

书籍名:《冷宫里的皇子》    作者:孺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沐翱进屋的时候,就看见执废将头埋在被子里无声地哭,他颤抖着的肩膀似乎承受了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沉重,他想走过去安慰,却发现自己无法靠近一步。
  沐翱是个骄傲的人。
  他是士族出身,父亲是原工部侍郎,朝廷彻查六部一起复杂的贪污案时受到了牵连,全家被抄,父亲被流放,母亲被卖到了勾栏院,因大起大落悲痛过度药石无救,没多久就死了。家里还有两个哥哥也被送进军营里当兵,做的是最低等的步兵,而他看似还算好的,送进了宫,没有人知道他每天过的都是怎样的日子。
  四更起床习武,每天只有两顿饭,闲时不断被周围的人排挤也不断排挤着周围的人,一同接受训练的人有那么多,而皇子则区区几个,命好的就能得到皇子们青眼有加收做侍卫,命不好的只等十一岁一过就净身做内侍,也就是太监。
  沐翱过了这个冬天就是十一岁了。
  他去年被二皇子执秦看中做了二皇子的护卫,可没过几天就被遣了回去,相貌妖娆的二皇子根本没把他当做侍卫,处处软声细语地挑逗着他,用尖刻的言语讽刺着他,当个宠物一样玩弄着他,最后沐翱狠狠地骂了二皇子一顿又被陛下的影卫狠狠打了一顿扔回去。
  “留他一命,看在他那张脸上,”二皇子执秦珠圆玉润的唇流泻出一句这样让他求死不得的话,“要是过了十一岁还没有人要,就让他来我宫里伺候,以内侍的身份,呵……”
  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的长相,清秀俊美的脸上只有死人的惨白。
  然后他活着,就和死了差不多,每天都将自己投入过度的训练量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抵是不愿随了二皇子的愿吧。
  直到那个人带走了他,还给了他名字。
  思绪回转,沐翱走到执废的床边,将哭得昏天黑地的孩子抱进自己怀里,见执废只是愣了愣,并没有拒绝他,不知为什么,心里觉得有些高兴,于是就这样抱着那个孩子,坐了好久好久。
  沐翱也想过,如果执废问起自己当初被抛弃的过程,就全部都告诉他,如果他对这些好奇的话。
  哭花了的小脸终于扬了起来,执废泪眼婆娑地看着沐翱,道了声:“谢谢。”
  沐翱点了点头,他一向惜墨如金,也不怎么懂得安慰人的话,便不多说,只看着对方。
  执废粉粉嫩嫩的小拳头紧了紧又松开,“以后不会再这般哭了。”
  “殿下,你很难过?”沐翱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都算是上辈子的事情了,还一直耿耿于怀,套用一句夫子“大丈夫心怀天下”的话,执废只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坚强,他哭得狠累,背又靠在沐翱身上,想着自己以后要变坚强,想着沐翱的心结不知道解了没有,想着明天回太学的时候要检查背书,想着闻涵还没有回来,母妃和绿芳现在还担心着自己的身体……黑暗像沉沉的石头重重地压下来,迷迷糊糊之间,执废闭上了眼睛。
  过不一会,沐翱轻手轻脚地扳过执废的小身子,确认他已经睡熟了,才放心地将他放在床上,伸手去拿过被子来给执废盖,触手却是一片湿湿黏黏的感觉,回想起进屋时看到的那一幕,心脏就像被什么揪紧了似的,沐翱换下那床被子,又重新拿过自己的被子给执废盖上,细心地为执废压了被角,手指不经意滑过执废白嫩的颈子时,还能感觉到孩子特有的温热气息。
  驰骤宫是个大园子,园子里有多处小院子,每一处都没有名字,冷宫里的女人们相互称呼的时候也只会说“沐妃的院子”“XX妃的院子”,在母妃和执废的院子里,有个种菜的小后院,母妃托宫里的小太监们带了些瓜菜的种子和御膳房的一只老透了的母鸡,那只母鸡来的时候还是奄奄一息的,经过绿芳的悉心照料,居然还能再下蛋,每天还会学着公鸡早晨叫唤几声报时,真是够新鲜的。
  母妃则说,万物都是有灵性的。
  沐妃和执废的院子里,除了那个小后院,还有三个房间和一个小厅堂,沐妃平日里的绣工就是在厅子里做的,一家人吃饭也是在那里。一间书房,执废上学以后就搬离了沐妃的房间,到书房去住,绿芳和沐妃一间房,原来绿芳的房间则收拾出来给闻涵和沐翱,生火做饭都在空旷的前院,几个人合力搭了一个小棚子,用泥土围了个炉子。
  等执废再次醒来的时候,闻涵已经回来了。
  闻涵立在厅子里,双手背在身后,苍白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脸色也是煞白的,单薄的身躯仿佛一碰就会倒下,沐妃和绿芳劝了好久都不见他说话,没办法才叫起了执废。
  执废一听,马上下了床,鞋子都来不及穿便跑到了厅子,见闻涵一身的脏污,双肩还在颤抖,像是极力隐藏着什么,看见执废,眼里闪过一丝光,随即双眸又垂了下来,见执废光着的一双白玉足,不禁皱起了眉。
  执废小喘着气走过去,越走越急,闻涵还来不及退后,就被执废一把扑了上去,两人都差点站不住,闻涵下意识地伸出手来接住执废,才好不容易稳住了小主子,两人重心朝后坐了在地上,在闻涵检查着执废哪里受了伤的时候,只见执废抓着自己的两手,摊开了手掌。
  一双原本好好手此时遍布一道道赤红的痕迹,有的结了痂,有的还在簌簌冒着血珠子,执废两条眉毛都纠到一起了,闻涵立马将手往回抽,可哪里想到执废小小年纪这么大的力气,一时间也挣脱不开,那双乌黑明亮的眸子紧紧盯着闻涵手上的一道道鞭痕,抓住闻涵的手又不自觉地加了些力道。
  “殿下……臣、没……事。”闻涵忍着痛楚,还不忘扯了个笑出来。
  大大的桃花眼里氤氲着水汽,执废有些心疼地想到,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竟下得去这个狠心的手,第一次见到身边的人受了伤,执废很是生气,他自己受伤生病倒还没那么大的火气过,这才被怒意蒙了双眼,胸口剧烈地一起一伏,沐妃担心地上前,柔声安慰着两个孩子,命绿芳去屋里取来金创药,细细地为闻涵上了药,一双好好的手只怕三天不能握笔了。
  执废抿着唇一语不发地看着沐妃为闻涵上药,沐翱去房里取来了鞋子为执废穿上,看到执废愿意乖乖地让自己动作,沐翱舒了一口气,怕执废想不开的心终于放下。
  药上好了,沐妃还不忘帮闻涵吹了吹,让药性充分渗透。忙完这些,沐妃看了看日头,已经接近晌午了,便唤了绿芳去做饭,绿芳好奇闻涵受伤而归的事,可又任务在身,只得一步三回头般看着厅子里的三个孩子,沐妃笑着点了点绿芳的鼻子,“都多大的人了。”
  绿芳吐了吐舌头,“娘娘不也好奇么?”
  沐妃顺着绿芳的视线看过去,露出欣慰的笑,“反正迟些废儿也会跟我说的,不急于这一时。”说罢提起裙子去后院摘瓜果。
  闻涵站起身,恭恭敬敬地低着头,一语不发。
  执废难得的火气不仅没消,反而更盛,他等着闻涵说话,可对方跟一块木头似的,有什么都往心里埋,僵持了好一会儿,实在没办法,执废只有问他,“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闻涵垂下眼帘,避开执废的目光。
  沐翱站在一旁,脸色如常,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是夫子打的,对不对?”清脆的童音里隐隐透着几分生病时落下的沙哑和对怒火的隐忍,执废目光灼灼地盯着那双握起拳头的手,掌心是伤痕累累的,根本不应该这么用力握拳,那是多大的委屈,让一个有些木讷的孩子硬是倔强地忍了下来。
  果然,在执废说出了“夫子”的时候,闻涵的眼神出现了一瞬间的动摇,虽然短暂,还是被执废看得清清楚楚。
  “为什么?”执废盯着闻涵的脸,闻涵明显地动摇了,眼里闪过犹豫,嘴巴也张张合合,想要说出来,却又固执地把到了嘴边的话再吞回去,将执废良好的耐心磨得一点不剩,“你不说,我自去找夫子,让他告诉我。”
  “不!”闻涵猛地抬起头,对上执废那双坚定的黑曜石般的眼眸,叹了口气,用手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露出一双红红的兔子眼,才道,“臣去、为殿下告假……夫子说今日要检查背书,既然、既然七殿下不在,就由他的伴读……”
  说到后面,竟是泣不成声,闻涵咚的一声跪了下来,“殿下!殿下……闻涵背不出来丢了殿下的面子……您惩罚小的吧!您对小的这样好,小的却……小的已经没有任何颜面再留在您身边了……”闻涵一边说,一边又在地上磕了几个头,根本不敢去看执废的脸。
  经过闻涵断断续续的自我检讨一般的叙述,执废总算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无非是夫子故意刁难执废的伴读,见他背不出来就狠狠地惩罚了他,用教鞭使力抽了闻涵的掌心几十下,然后痛心疾首地让闻涵回去敦促七殿下用心学习云云,自然,闻涵挨打称了不少人的心,那些瞧不起执废的皇子和他们的伴读们无不幸灾乐祸落井下石。
  执废很生气,他生气有这样一个偏心的夫子,背不出书来的并不止闻涵一个,闻涵整夜为了照顾自己哪里有时间去看书,分明是存心刁难,可碍着对方是夫子,是长辈,闻涵又是一个不受宠的冷宫里的皇子的伴读,有谁会给他好脸色看,他又怎么能在那群人面前抬起头来?
  但是让执废更生气的是,闻涵这小子竟然什么都揽在身上,不逼问他,就不打算说出来,他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这样隐忍?
  所以执废并没有马上扶闻涵起来,他冷冷地看着地板,小小的拳头紧紧捏着。
  “殿下……”一边的沐翱出声提醒执废,再不阻止闻涵,这固执的小子就要就要自己磕晕了。
  执废这才蹲下来,双手压在闻涵的肩膀上,用力推倒了他,闻涵猝不及防,仰面倒下,睁着一双惊讶又不解的眼睛,“你让我惩罚,我都还没动手呢,你自己就惩罚自己了,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执废这一吼,让闻涵沐翱两人同时愣住,他们的小主子一向温和安静又恬淡,从来没见过殿下这么生气的样子。
  闻涵动了动唇,脸上的泪痕从横交错,哭得稀里哗啦,执废又推了他一把,因为他从来没有对别人动粗的经验,不会打人,情急之下只能推搡,“你再哭,再哭我真的不要你了……”说着说着,执废竟也动了情,声音里多了几分哭腔。
  闻涵听了马上止住了哭意,他虽然嘴上求执废赶走他,实际心里是不愿意离开他的,小主子那么好,他这两天待在驰骤宫里的日子比在家还要快活,他又如何舍得看见小主子哭呢。
  见闻涵不哭不闹了,执废满意地点点头,用袖子擦了擦闻涵脸上的泪痕,“不要哭了,你没有错,以后我不会再让夫子打你了。”
  眼珠子转了转,执废又板起面孔佯作生气道,“说了我们没有主仆之分,转眼你就忘了,我很生气,你好好反省反省。”说完转身回了书房。
  沐翱弯起嘴角在闻涵旁边蹲下身来,“想要保护好他,就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强到不会让他担心,你确实该反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