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费德鲁斯的遗言 > 第一章

第一章

书籍名:《费德鲁斯的遗言》    作者:紫煌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费德鲁斯的遗言(第二部)
  作者:紫煌
  世上只有一种生物会为良心所困惑,
  那就是共存了
  正义与罪恶的
  人
  孙在John的拥护下成为了Mores的继承者,一切都像个正待复活的帝国一样——皇子继承皇位,曾经群龙无首的智囊团们又寻着了主儿,再次围绕在他们的新君王身边。
  “可他们还没有完全认同他们的新王,毕竟他依靠的只是血统。”Kei抽着烟,在熄了灯的房间里望着窗外奢华的Mallarpa夜景说。
  他的脸被绚彩的灯光点缀得漂亮异常,但看向他的我却觉得心里一阵寒冷。他的眼睛很冷,冷冷地望着这个孕育罪恶与灾难胎动的城市。黑暗中,它是如此妖异。有些烦躁地别开目光,Kei的眼神令我觉得陌生。每当他提到孙与我,他的表情都会让人不寒而栗。
  Kei究竟想我变成什么样的人?我发现自己开始思考一些以前完全不会去想的问题,似乎并不是单纯地因为年龄的增长。
  “你比他强,我保证。”
  Kei这样说着,冰霜在他眼中转瞬话化成让我无力招架的温柔。烟火在美丽的蓝色玻璃缸中被掐灭。火星熄灭的瞬间,仿佛沉入深海的生命,万劫不复。
  美丽的天使吻着我,窗外的灯火像海边的烟花一样绚目,Kei的笑如阳光下的万花筒,令人着迷地在我视线中被等彩点缀。我有些仓皇,有些不知所措,Kei越发妖艳了,连同他的温柔,他的冷漠,他煽情的一举一动。失去了重心的眩晕下,我伸手拉住白色的窗帘,一声裂帛的断裂音。
  白布铺天盖地地扑面而下,如片失去了拥抱的白云,轻轻地,盖住了我们两人。
  Mores名下有家公司,叫“Phrealise”,做的是运输生意,但可以通过这个途径进口军火枪支。刚知道这件事时,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想想以前做小偷,现在居然又回来当起了军火走私。
  孙自然地接管了这家公司,而作为老板生前的指定辅佐人,我也被指定进入了那个不算大的运输公司。两个十六岁的孩子实在不懂管理商务,如何管理公司掩护下的地下组织以及像那些大人眼中的”领导者”一样有条不紊。Mallarpa的市场和黑社会一样,一天三变。熊牛股票与体育赌博相提并论,商战与火拼画等号,可见其针锋相对,你来我望的积极劲儿。不错,在这里,谁都想当有钱人——从别人的口袋里挖钱,毕竟不像从自己口袋里掏钱购物这样简单。
  于是,很多东西,我们开始从头学起,而John自然而然担当了这份“老师”的重任。看得出,John很讨厌我。我翻了翻白眼,借口上厕所,溜出了公司。一点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每天都被困在那个方方正正的写字楼里,面对大本大本处理不完的东西和John那家伙的白眼。与其看他的,我还不如溜回去看Kei的。
  白眼也要讲究艺术,像John,一辈子都翻不出Kei那样风情万种,让我俯首称臣。他虽然聪明,但总被我挖苦一点都不懂得人类美学的基本要素。
  被John关了几天,我像放出笼的鸟一样飞快奔回家,来不及喘口气就用力敲门。砰砰砰砰!!声音大得隔壁大婶每次都要探出头骂。我才不在乎这些,只要看见开门的是Kei,就立刻扑上去,紧紧抱住。
  “Kei!Kei!我好想你!!”
  第一次他还略显惊愕,第二次就干脆不开门了。我着急地敲着门,可他怎么都不回应我。隔壁的大婶探头骂街,我火大地回头瞪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马上就噤了声。
  “Kei!开门嘛!我知道你在家里!”
  没有回音,我有些生气了。
  “别以为我看不到你阳台上飘出的烟!”Kei 这烟枪,只要看他阳台上的烟就知道他在不在家,这早已经成为我的经验。
  门开了,Kei站在门口,我一下子高兴地抱住他。
  “回来干什么?Syou!下来!”他拉开我的手,似乎面带愠色地看着我。
  “我讨厌John!他处处刁难我!!在那种闷死人的空间里,我什么都学不进!”
  我赌气地赖在椅子上不肯走:“我受够了!那家伙的水平烂,只会强词夺理维护孙!!还不如回家让Kei教我!”
  “那种东西我不会。”Kei将热好的牛奶放在我面前。
  “胡说!我才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你不会的东西。”
  Ke i浅浅地笑了,灰蓝色的眼睛弯了个妩媚的弧度。
  “Kei……我讨厌John,他也讨厌我。我继续呆在那里,岂不是亏大了?”
  Kei撑着他漂亮的下颌,看着我:”那你想学什么?”
  “Kei认为我该学的。只要是你教的,我都愿意学!!”见事有转机,我高兴得站起来。
  “我可是比John还严格的。”他眨着眼睛冲我笑。
  “但至少你的白眼比John好看。”
  我耸了耸肩,恶作剧地看Kei在怔愣中微微涨红了脸。我得逞了,Kei甩了我一个美丽的白眼。
  我相信Kei的博学。自八岁起,他对我的种种教育无不体现其学识。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这么多东西。Kei的记忆能力是惊人的,但也是局限的,所以他说我还是靠我自己。
  “我只庆幸你对生活常识的记忆没有混乱。”我喝着Kei煮的咖啡看着面前堆得摇摇欲坠的东西,黑压压的一片压在我面前。
  “市立图书馆里的资料,这就是大城市的好处。”Kei说。
  我站起来,方能看到这堆堆在书桌上摇摇欲坠的书的最上一本。深黑色的大字立刻跃入眼帘——《君王论》。
  我皱了皱眉,回头看看抿唇浅笑的Kei,还要学这个吗?这几年里Kei都把这本书里的东西给我讲了个遍,更甚于马基雅维利亲自授课。书里写君王应当掌握一切,不容所谓”第二人物”出现。我对这有点反感,Kei说你以后就明白了。权利这东西,不比金钱。
  世上的财富每天都在变换主人,而只有权利,掌握者不会容他人触碰。
  当我对John提出要自学时,他欣然答应。我们彼此都急于摆脱彼此。
  “Syou。”临走前孙叫住我,”为什么要回家?”我冲他笑笑,看他眉头都能皱出个结:“等下次测试的时候,我就能赢你,打不打赌?”
  他一愣,但旋即又皱起了眉。唉,何必呢?我有点伤心,我又不及John一半的坏,干嘛这样看我?我都为他俊秀的眉毛惋惜。
  “赌什么?”他问。
  “赌和Yiqai共进晚餐。”
  他吃惊地看着我。
  “赌不赌?”我扬起自认为史上最欠扁的笑脸给孙看,这招果然有效,他立刻一口答应——赌就赌!!
  我的小阴谋得逞了,在肚子里奸笑着一路跑回家。砰砰砰砰!用力敲门。
  隔壁的大婶都没有出来骂街,我认为前几天的那用力一瞪已经起了我所期望的作用。
  昼夜替换,也许我与孙过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Kei对我非常严格,即使有时我会恶作剧地用吻打断他的责骂,但他很少给我这样的机会。慢慢,我发现自己完全在Kei的掌握中,从来都没逃出他的五指山。他的每一个表情,有时候甚至能影响我一整天。叼着笔看着窗外一天比一天茂盛的树叶,我想自己终于是真的恋上一个人,并且正向无药可救的痴恋迈进。我不懂这份心情是焦虑还是偷乐。天气逐渐开始热起来,春天已经走到了尽头,绿华已是郁郁葱葱,夏虫已开始在傍晚夕照下的草丛里鸣叫,一声一声叫着,呼唤那七月流火。
  我和Kei坐在孙和Yiqai对面,我们共进晚餐——因为孙在测验中输给了我。
  头顶的风扇扇着阵阵凉风,而这回得意的人换成了我。吃着Yiqai亲手烧的饭菜,大声叫着孙私藏这么好的手艺在家一个人享受简直太不够朋友。Yiqai偷笑着,我喜欢她的笑容。孙像个护花使者一样用眼神瞪着我。
  清凉的家常小吃,特别适合春末夏初的微热气息。醋溜排骨,凤尾鲜虾……我们四个人坐在一起,三个男人的声音中只有我和孙的响个不停,为了一只最肥大的虾而争吵起来。已把这种争吵视为日常的Kei和Yiqai只是在一旁偷笑。那时的每一个少年少女都带着青春单纯的馨香,何像日后,看着满目创痍,惟有感叹人生居然就是如此。
  多么美妙,Kei用手撑着漂亮的下颌,看着我笑。Yiqai不时换上饮料和点心,柔美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小小的酒窝充满了女性的柔媚。
  柔和的灯光,凉凉的风,清新的小菜,新鲜的水果,空中浮动着夏夜的清新浮香。无意间,虫鸣的时刻,夏天就这样来到了我们之间。带着如同红酒般醇厚的风。
  我喜欢夏天,因为夏天可以每时每刻都看见Kei肩膀上的翅膀,露个尖尖的翅儿——凡事只露半点,那才是致命的诱惑。
  那年夏天特别开心,我作尽了让John翻白眼的事情,还总拿Yiqai煮的晚餐作赌注,起先只是偶尔赌赌,后来每天大事小事都要赌,于是那整个夏天的晚餐都是在孙家里蹭来的。
  人的需求其实很简单,那时我便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缺——有Kei,有信士,有孙,有Yiqai。以前经常远眺的Mallarpa的苍茫天空早已经完全不愿再去留意。半夜抱着《君王论》跳到Kei床上,由看书变成接吻。最后书掉到了地上,可惜了写书人的心血。
  “Syou。”Kei捧着我的脸,”你比我想象中要来的完美,这令我有点意外。”
  我得意地笑着,睡在Kei胸口,倾听他的心跳与呼吸。
  “因为我是个天生的英雄。”我闭上眼听他的心跳,”可是如果需要牺牲的话,我宁愿牺牲全世界的人也不会牺牲你。”
  他有些吃惊地看向我。
  “Syou是因为Kei而产生的,就像太阳创造了阴影一样,如果没有了阳光,阴影也就没有了。”
  “Syou……”
  “英雄也是个需要信念才能生存的人,如果失去了Kei,那‘Syou’就只能是具空壳。”
  我看着Kei的眼睛:明白么?明白么?Kei,你在我心中的重要性,胜过我所知的任何东西。
  “Kei,即使是君王,也有他想保护的东西吧。不然,他拿什么战斗?”
  即使是英雄,是君王,也有不能牺牲的东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