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费德鲁斯的遗言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书籍名:《费德鲁斯的遗言》    作者:紫煌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他干了什么?”
  几个同样装扮的保安走过来,好奇地打量我。这是他们的休息时间,上帝,是放风溜狗的时间!那个乔装打扮的情报处混蛋咧着嘴笑道:“没事,抓了一个小贼。”
  对,我是一个被枪顶着屁股的倒霉小贼。
  见鬼!Kei!你去哪里了!
  那狗娘养的摁的很是用力,胳膊几乎都要被拧下来了。
  “臭小子,看你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小小年纪就抽烟,不做贼还能做什么?”他大声地训斥我。
  “去你妈的!”我抬起身体挣扎。
  那混蛋看快要制不住我,便招呼另外几个不知真情的傻瓜将我推按在墙上,用力顶着我的头,其中一人将我的腿踢开了搜身。我咬牙切齿地扭动身体反抗,甚至为此后脑勺挨了一下。Kei还是没出现。我开始绝望,他一定是离我很远了。
  这个情报处的家伙在中转站隐藏着身份等候我们,那火车上一定也有爪牙! Kei——你这混蛋!你究竟打算怎么样!你这独断独行的混蛋!狗屎!
  这时,门口快步走进来一个保安,说起了那具尸体。
  “被关在厕所里,真是可怜的倒霉蛋!如果不是有人抗议活人也会给尿憋死,这家伙可能要在下一站才被发现。居然被人溺毙在洗脸池里!凶手先大力撞击他的前额,趁他头昏目眩之际把他的脑袋塞进了水里——目前只能这么判断。手法太厉害了!”他轻松地陈述完后,再把视线投在我身上。“喂,他怎么了?”
  “偷了别人的东西,小贼一个。”
  “我没偷!”我大叫。
  “先生,先生们,”叙述谋杀的保安举手让骚动的对峙安静下来,“我想我们该先应付那块死肉——他现在就横在那里,等待警察来验尸。我们得送他到天堂门口,至少。把他关进牢房吧,”他这着我,“我们可以待会再处理他。”说完,他看了我一眼。
  这个理由听起来完全符合情理,即使是隐藏身份的假保安也无可奈何,“算你幸运,小子,我会亲自把你送进那个狗班房。”
  我哑口无言,或者说,那时我正在一点点地吞噬反胃上来的恐惧。没人告诉我那时该怎么办。是的,火车中途Kei去了厕所。是的,死者之前一直都和我们一个车厢,然后他的尸体被关在厕所里。是的,Kei也说我们已经被跟踪了!
  火车忽然发出了轰鸣,喷出了一溜白雾后,开始慢慢移动。上帝!他准备走了!
  “我的兄弟会料理那个家伙的,”那家伙又在我耳边轻轻说,“听着,那个金发的小个子逃不了。”
  “金德文不是我们杀的。”我说,“我不知道是谁杀了他。”
  他将我别过身,似乎想将我带进班房,“哦,是的,或许不是很重要,但Mallarpa的混蛋折杀了联盟老头子的面子,知道么?这很致命——如果不‘捉弄’那么一两个人的话。”
  我趁他说话之际不注意,奋力挣开禁锢,一拳打倒这狗娘养的直冲出去,翻身跳出栏杆冲出休息室。他们吆喝着在我身后追赶,而我顾不及他们的开枪警告,追着那辆火车奔跑。
  Kei在火车上,身陷危险,还该死的扔下我——说什么也要给个说法!
  他别想甩掉我!
  站台上的人发出了惊呼,我甩倒一个企图阻止我的自杀行为的家伙,拉住了门柄跳了上去。这时,那个情报处的混蛋开了枪。
  “上帝!你在做什么!他只是个孩子!只是偷了东西!”
  枪被拦下,子弹落空。该死的情报员被摁倒在地。尽职的保安们努力不想再在自己的站台再出现一具尸体。
  火花在我身边溅开,在冷风中迅速熄灭。我用力攀着车厢,差点被加速的风吹下去。我叫着他的名字,但是很快火车的轰鸣掩盖了声音。车内旅客们瞪大了惊恐的眼睛看着车外的疯子——他仅用脚趾的力量攀着车厢,一只手拽着门柄,整个人半悬在空中摇摇晃晃。
  火车驶进了黑暗中,我感到绝望,他听不到我的声音,而手臂又已经疼到麻木。喉口在吃力的挛缩,被黑暗吞噬的瞬间里,我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车厢内的光映照出地面,火车的速度足以让我摔裂脑浆。
  “Kei!!!”我几乎哭叫出来!
  身边的车窗忽然被人拉起,逆着光我看到那头金发在风中翻飞,我瞪大眼睛,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激动而颤抖。
  “Kei……”车轮带起的风刮得脸颊生痛。我明白,要是这时被火车甩下,会被碾得粉碎。可当我看到他的脸,却又生出一股怒气,扯着沙哑的嗓子大喊起来。
  “你干什么!疯子!你要害死我吗!!开门啊!快!”
  看到他的出现,我其实欣喜若狂。片刻里,没有恐惧,没有痛苦,只有用言语说不尽的狂喜。
  一会儿,车门开了。Kei刚伸出手把我拽进车厢里,便立刻被我按在墙上。无视一边手拿钥匙吓的浑身发抖的列车员,我咬牙切齿地用冰冷的手掌抓住他的肩膀,用力推到一边,狠狠地捶了一拳墙面。拳头在他的头侧五公分的距离发出闷响。气道像风箱一样呼啦啦地喘息着,我瞪视他冷静的眼睛,半晌,问:“为什么?”
  该死的,我应该让他也了解一下这种恐惧和疼痛!该把他扔出去!
  “回座位上再说。”
  “去你的!”我松手推开他,“给我一个现在就能让我理解的理由!”
  身后列车员手忙脚乱的锁好车门,拉扯衣物的烈风终于不见。我感到周围忽然安静下来,侧目看去,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我们。我大声咒骂一声,随Kei的指示向车厢里走去。他并没有带我去信士的座位,而是列车上的厕所。
  该死的,又是厕所!
  他反锁了门。
  “你想把我也溺毙这里吗?”我怒气冲冲地质问,这里臭气冲天!老天!这让我情绪极具恶化。
  “这里不安全。”
  “我知道!情报处的人早就盯上我们了!中转站的猪头被我打落了门牙!”
  他转身看我,“既然你知道,就该乖乖地呆在那里,这里不只有联盟情报处的人。”
  “那些猪头只是为了交差!”
  “收起你那该死的正义感!事关生死!”他的语气也糟糕起来,“情报处的人不足为奇!只要他们没证据不会拿你怎么样!他们要的只是被窃走的情报——可这里还有更可怕的家伙!为什么你不死回见鬼的中转站!”
  “你疯了!”
  “你才是疯子!”他转身对我说,听得出来他很生气,“总是破坏我的计划,就不能放聪明点,或者听话一点,至少这样可以让你活的久一点!你这该死的!”
  “什么计划!就是让我被人当成一个小贼被人撇开两腿搜身?你他妈的怎么不试试?”我凑上前,看着他的脸说,“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该死的——你的脑子在想什么!你只告诉我一句话,跟踪?这该死的句子能说明什么?”
  “Mallarpa有人要杀你。很明显,要杀的是Syou。”Kei沉声对我说,“从我们住进M市开始就一直有人暗中监视我们,不错,你说我们是情报线的掩饰品。你没有说错。现在我们没用了,却要回去妨碍某人的前途,他就要借联盟情报的幌子干掉我们。从我们上车开始就一直被人跟踪,但那家伙不是杀手,我想是我们的突然离开导致主使者只有时间在第一中转站安排杀手,”Kei说着,仿佛仅仅是在作一次报告,“不幸的是出了意外,杀手没有出现——我不知道为什么。跟踪我们的线人上了火车却久久等不到接头的人,他感到害怕,躲进厕所里慌慌张张打电话联系上头。我跟了过去,听到了部分内容,然后在他开门的时候将他推了进去,杀了他。”
  “但是——”他吸了一口气,“我想,杀手其实已经上车了……”
  我直直的看着他,那双灰色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也以一样的角度直视我。我能感到他的鼻息和胸膛的起伏,很平静。
  “所以你就要把我扔进情报局的牢房?”
  “他们要的毕竟只是情报。”
  “见鬼!你怎么会知道!他们要真把我干了怎么办!”
  “情急之下,我想不出更好的方法。”
  我一时气结。
  “有人不想你回Mallarpa,或许老板为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导致有人希望你不要出现,借着M市的乱子除掉你。”
  我定定地看着他,仿佛能感到我们之间空气的对流。
  “那你怎么办?难道你想把信士作替死鬼扔在下一个中转站?”
  我快气炸了。他却沉默不语。
  “我怕你出事!才拼命逃出来!”
  “你站在这里,对我没有一点帮助。”他奇怪地回眸看我,蹙起眉,看来心情不好,“我要干的是杀人,杀人!大少爷!你敢吗?你连一只鸡都不敢杀!”
  “见鬼——你让我气恼的原因太多了!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就此把你扔在那里一辈子都看不到你!”他气恼地想推开我开门出去,却被我一把拽住臂膀。Kei回头惊怒的脸在凌晨阴暗的灯光里仿若支离破碎,火车的铁轮发着振聋发聩的巨响,脚下的地平线在使劲地颠簸。理智在这般混乱的世境里得不到冷却,我死死地将这个混蛋按在墙板上。火车让我们的身躯摇晃不已——视线,肢体,碰撞,厮磨。
  Kei恼火地想推开我,但无济于事。我把他的双手按在头边,顶开双腿,全身把他压住。他挣扎不得,只有恼怒地扭动动弹不得的身体。他的嘴唇如他的人——冰凉单薄。第一次,我故意狠狠地咬了一口。
  我在初尝禁果之后透了口气,看着他的脸只觉得内心的某种情感正在急速膨胀,眼看就要崩溃。这个自私自利的混帐!
  “见鬼的——”似乎一时气结,他居然忘记了下文,“他妈的!放手!Syou!!”
  见我毫无反应,他更是恼怒。
  “放开我!Syou!不然小心我一脚废了你!你这混蛋!”
  那张漂亮的脸在我眼前随着光影的摇动而狰狞不堪,Kei似要气疯了一般恐吓我。我再次把他手摁在墙板上,砰的一声,他感到了疼痛,皱起了眉毛——我得意洋洋地报复着。
  “你想过,我一个人看着火车开走时的心情,还有知道你身陷危险时的担心么?Kei!你他妈的才总是独断独行!你只考虑你自己!混蛋这个词应该送给你!”
  他抬眼怒瞪我,灰蓝色的眼珠似乎有火焰在内燃烧。我不再理睬他的挣扎与专横,低头死死堵住他的嘴——这张恶魔的嘴!它有两瓣苍白的唇瓣,有迷人的唇线,能发出好听的声音和最难听的话语,轻易地颠覆人的理智!我现在把它堵上了——靠!上帝!我他妈很早以前就想这么干了!
  我感到一阵泄愤的舒爽,欲望有点蠢蠢欲动。
  忽然一阵闷痛在身体内部炸裂开来,欲望被生生遏止,痛感自下而上冲进大脑扫荡出一片空白,整个人泄了劲儿往下滑,意识如坠深渊。我怎么也没想到,他妈的——居然来真的——
  他似乎觉得这样还不解恨,非要加上那么一拳头。于是我的右脸颊很惨烈地迎来一次痛击,一阵头昏目眩地领走了我的奖章。
  满脑子的脑浆都在经历大地震,我捂着痛处蜷成一团甚至无暇去照顾肿胀的脸颊。Kei的喘息,我的呻吟,还有该死的铁道共鸣在这个肮脏的厕所里伴随恶臭一起搅拌。这真是地狱……那时我这么想着,觉得全身都在剧痛中飘忽不定。这家伙还真能下狠手,我差点以为他也要像对待那个倒霉蛋一样把我的脑袋塞进水池里——或者,更糟糕的,他会用我的头刷马桶。
  但他没有这么做。
  我听到了Kei打开厕所门的声音,然后传进了埋怨的人声。他弯身揪住我的衣襟,将几乎不能走路的我拖了出去,力气之大仿佛在杀人。他毫不在意周围惊愕的眼光,一路上蛮横地推开占道的家伙们,把我从那些臭脚上拽了过去。我被一群惊愕的视线前后夹攻,头昏脑胀地被Kei扔上座位。坚硬的车厢墙板迎接了我的额角,很大一声撞得连信士都瞪大了眼。妈的他又在听那种无聊的流行乐,完全没注意到Kei的脸色。头痛,脸痛,他妈的还有那里——我诅咒所有的神灵!
  “别再给我闹事,那个杀手还在火车上,他还没走——直觉告诉我。”Kei坐在我身边,将我往里推了推,拿一件风衣把我全身都盖住,将我对他直觉论的嗤之以鼻完全屏蔽在听力范围外。他压在我身上与我说话,压得我不能呼吸。我感到腰间有什么东西顶着我,搁着肋骨。忽然,我意识到——枪。他竟然藏在身上!他有枪!他用枪指着我!
  我惊恐地瞪着眼睛看他直起身子,离身的瞬间仿佛再次嗅到了那股熟悉的硫磺味。我看向信士,那个噩梦般的晚上,我以一个孩子的身躯从死神手里夺回了哥哥,第一次嗅到了真正的枪火味,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杀戮。现在,这个黝黑的炮筒正顶着我的腰——Kei的手正握着他。
  “安静,Syou,给我安静。”
  信士还在听他的流行乐,闭上眼睛。
  Kei单手点了一支烟,视线越过我飘向黑洞洞的窗外。东方已经能看到一点鱼肚白。
  “或许,再过一会儿就能看到海了……”
  他喃喃自语,把枪慢慢移到我的背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