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费德鲁斯的遗言 > 第五章

第五章

书籍名:《费德鲁斯的遗言》    作者:紫煌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天,稻喜没有回家,第三天也没有。
  第四天,叩响门的是信士——他放假了。
  我对他没有特别深厚的感情,只当他是个和我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他刮了满脸胡子,看起来年轻不少,不然我怎么都不信会是个18岁的少年。
  Kei上班了,他不要我跟班,我只好呆在家里。
  “Syou,最近好么?”
  招呼和平常一样,他傻傻地笑着,放下手里的帆布包,将它搁在角落里。灰灰的,只适合那样的角落。
  “老样子。”我叹了口气,走到郁金香前拨动花瓣,有些已经枯萎了,可我还是插着,一点都不舍得丢掉。这可是我最喜欢的,第一次拿到的花。Kei送的,感动得让我大哭一场。
  绒质的花瓣磨擦着指腹,有种细致的触感,就像Kei的皮肤一样,像春风拂过冻僵的脸。
  “什么时候买的花?”信士问。
  “Kei送的。”
  “那是谁?”
  “我朋友。”
  “日本人?”
  “白人。”
  “白人?!”
  “见鬼的,这和你有关系么?”
  我不耐烦地躺回床上伸展四肢。
  信士和我不同,他只是个很普通的男人,胆小怕事,只能当个凡人,一辈子。或许会做做小生意,开个小餐馆,这是他对我说的所谓“理想”。
  “Kei是我带回来的,和我们一起住。”
  我们之间的话题总是很少,年龄似乎并不是主要问题,而是我们之间的差距太远了,思想走不到一起。他胆小,怕事,在工厂里吃了亏也不敢吭声,我对此总是嗤之以鼻。
  他是个胆小鬼,我不屑和对自己的人生没有理想的人说话。但,这次他却没有沉默。
  “Syou!你疯了——他是白人!你知道代价吗!你想被拖出去宰了吗?他——在哪里?让他离开这里!”
  “他有工作!也没有混混找他麻烦!”我恼怒地坐起来,“去你的,你这胆小鬼!”
  “怕是没人敢找他麻烦!Syou,他可能是危险分子……”
  门开了——从外面打开的。
  信士呆立。
  “我好像每次都在你与别人吵架时出现。”
  Kei拎着包淡淡微笑。
  “或许我该回避一下。”
  我从床上跳起来,拖住意图出门的Kei,“有什么需要回避的?信士!这个——就是Kei,我朋友。”
  信士死死地盯着Kei,一脸青白错愕。
  “你好,我是Syou的朋友——Kei,初次见面。”
  信士的嘴唇死灰一片,脸却涨得通红,他一把推开了比他矮小的Kei,直直地冲出了房间。那样子,简直像颗快要爆炸的炸弹,但我知道,他就算真炸了也不会透半点气——他什么都不会说。
  胆小,平庸的男人,这就是我哥哥。
  信士那夜也没有回来——他大概吓坏了。我不在乎,因为他终会回到我身边。他离不开我,因为他没有那个自己承受孤独面对现实的勇气。
  我发现每做一件令人吃惊离经叛道的事情,内心都会得到一丝满足,这种满足扭曲着在心底成形,使我更得意于当初将Kei带回家的行径。他就像我的战利品,摆在那里,好好展示——我的勇气,我的思想,我的财富,我不同于Mallarpa。
  现在,我靠在Kei身上,静静听炉火噼啪,听Kei讲他一天的工作,这是我们的必修课。Kei的味道很清爽,没有一点杂味。我问起他为什么没人找你麻烦了?他笑着回答:因为我很厉害,没人打得过我。我不服气:你不是吸血鬼么吸血鬼该是咬脖子的吧?你该咬死他们!他的脸色变了变,轻拍了下我的后脑说哪有大白天出门晒太阳的吸血鬼?我回头看了看镜子里,Kei的侧脸在暗光下显得相当美丽。
  “Syou,你当真喜欢郁金香?喜欢郁金香的人往往都是很孤独的。”Kei突然扭转了话题对我说。
  我移开几乎胶着在镜像之上的视线:“为什么?”
  “郁金香一个球根只开一朵花。生于一根,却只有孤独一朵。即使它和伙伴组成花海,可它还是一个孤独的存在。高贵、矜持、孤单。它的高贵注定了它的孤独。”
  他闪着灰蓝色的眼睛对我笑,我回头看看瓶中快要枯萎的红花。
  “Kei也喜欢,对吧?”
  “你又知道什么了?”
  他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知道Kei现在有我,所以不会孤独;而我现在有Kei,也不会孤独。”
  我看到他明显地一愣。我笑了,难得自己能想出这么深奥的句子,我得意地大笑,故意搞得很夸张,在床上蹬腿翻滚。原以为他会揍我嘲笑他的失态,可是Kei只是看着我的反应淡淡地笑了,浅浅地将嘴唇抿了个美丽的弧度。
  “我们不是同类,Syou,同类不可能走到一起,他们只会相互排斥,而不同的人最终也会因为差异而分开,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我默默地看他望着天花板,他长长的睫毛,细细长长一排,排在那双美丽的眼睛上,形成一道迷朦的弯弧。
  “那你为什么那时候不杀我?你放手了。”
  “我看到了自己——在你的眼睛里,我看到了自己。”
  我皱眉,不理解他的意思。而他也无意再作解释,翻身看着我。
  “有些人天生就是狮子,是狼,是豺,而有些人天生就是兔子,‘弱肉强食’是组成这个社会食物链的基本规则。当狼吞食兔子,注定也会被更强大的力量吞没。历史就这样轮回,一年接一年,一代接一代,可规则永远不会变。其实,人也不过是一种动物罢了,一种人形的动物,披着外皮,可灵魂和那些动物并无差别。”
  “那我是什么?”我问,“我是哪种动物?”
  灰蓝色的眼睛瞄向我:“狮子,小狮子。”
  “狮子?”我不满地皱眉,为什么不是更酷点的?比如鹰啊什么的。
  他伸手揉乱了我的头发,笑了:“你以后会是个‘王者’般的英雄,我知道。”
  “瞎说!”我拉下他的手,“你凭什么这么断定?”
  “直觉。”
  “敷衍!”又是直觉!直觉能当饭吃么!Kei要是算命的话一定是三流的!
  “那你是什么?!”我问。
  他笑了:“我是鱼。”
  “鱼?!”
  “一条离不开水的鱼,呼吸不了太多现实空气的鱼。很多东西,比如说我对某种东西——想努力保留的东西。它们在我脑里从开始到结束最多只能保存十二年。但——”他苦恼地耸了耸肩,“你看,我的脑子本来就很乱了,像个老头子一样常常忘事情,很多东西还来不及回味就被抹杀了。除了变成吸血鬼之前的记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Syou,”他看着我,“如果你对我的影响力最大,那我就会最先把你忘记。这几乎是一个正比。”
  我愣了看着他:“那说十二年后你就不认识我了?从十月的那天开始?”
  他苦笑,摸我的头:“可能会更早,这太糟糕了,不是么?我的小英雄。你必须习惯我糟糕的记性。”
  怔愕中,我忽然想到,他会在某天早上突然说不认识我……
  “要成为英雄是不能哭的。”
  他一定是发现我的眼圈红了。我忍不住哽咽和泪,咬牙切齿地说:“这是不是该算是一次威胁?”
  心里不甘心自己会和那些无用的东西一样被Kei忘得一干二净,连同那个圣诞夜,那束郁金香!!他全都会忘记。回到最初,他看着我,就和看着无生命的东西一样。
  他笑了笑:“只是无法预见的未来罢了。”
  也许那时,我早已成人,一个成人。Kei说到那时我就会因成熟而坚强,人会因为发育而改变。也许可以不再像这样轻易掉泪——为了Kei而掉泪。
  可我不信,即使到了鹤发鸡皮的年龄,我也会哭,因为不管人怎么变,怎么成长衰老,有些记忆总是鲜明的,犹如昨日光阴般刻骨铭心。当时,我就是这样倔强地想着,拼命地要挤眼泪给Kei看,大声说你要是真把我忘了我就用眼泪淹死你!!Kei无奈地哄我说不忘不忘,一辈子都不忘。这种看似洒脱的愚蠢!!
  一辈子……Kei已经活了多久了?Kei说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感情——牵挂?爱情?早久的因为时间而模糊,后来却随记忆被抹杀。你知道这种感觉么?每次,我都觉得自己在摸索——感情,对我来说,犹如被洗过的一样,一次次漂白。”
  他的记忆是一种“人性化的遗忘”,每天都有积累,可每天都有消失。或许这两部分并不重叠。但是,作为一个人来说,最关键的感情却怎么都是残缺不全。后来有人跟我说那是种自我保护,有些事忘了总比记着好,因为一些人特别容易记着悲伤的事,而他们终究还是要活下去。我想Kei就是这种人,他给每个人一个垃圾桶,把那些信息倒在里面,装的最快的,最先被清空——懒惰的脑子,为了闲空,或许连同交叉信息也会一并清理。他的感情不属于他,仿若是什么人借用了他的躯壳。时间,只给了他这点空间——甚至,有时来不及哭泣。
  我问Kei你为什么从来都不掉眼泪。他的坚强仿佛是个神话,我从未见过有人能一辈子不哭。
  Kei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哭泣’和‘落泪’是不同的。”
  我看着他,他总是忧郁而淡漠地笑着,是因为他每天都能抛弃些旧伤疤么?
  “Kei,眼泪是又涩又苦的。”
  “……我忘记了……”
  Kei认定我将会是个英雄,他像个预言家般指示了我的路,也像个君王般安排了我的人生。他捧着我的脸,用灰蓝色的眼睛定住我的魂魄,一字一顿对我说:
  “英雄是不能哭的,Syou!”
  我不是英雄,也不想当英雄!
  这个世界上不会哭的,只有Kei一个人!
  可到最后,在我完全失去他的时候,在我真正成为人们口中的“英雄”的那刹那间,我才明白——“哭泣”和“流泪”之间,是没有等号的。
  英雄,真的就不会哭么?
  如果他走错了路,如果他爱错了人。
  如果,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价值……
  如果Kei说他是只想飞的鸟,那我就愿意成为广阔的天。
  如果Kei说他是条离不开水的鱼,那我就愿意成为无际的海。
  如果Kei说他是个无助的弱者,那我就愿意成为英雄。
  他一个人的英雄。
  可Kei从来就不是弱者,他坚强如金石般,我从不知道什么东西才能敲碎他那张淡漠的笑脸。
  所以我也从未想成为英雄,Kei不需要英雄,他只是觉得这个世界定要诞生这样一个人,重新洗刷天空,被人歌颂。
  “英雄”着两个字,其实比什么都空,只有它的外表,是雄壮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