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费德鲁斯的遗言 > 第二章

第二章

书籍名:《费德鲁斯的遗言》    作者:紫煌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那时的Mallarpa美得很另类,像一本被熏黑了脸的畅销小说——所有的传奇,所有的刺激,都为金钱与鲜血熏染过。
  我没有父母,来到这里是个纯粹的偶然,显然这里过度膨胀的移民使它的血统变得愈加复杂起来。六岁的我被赶出教会的救济院,在这里寻找自己的生路,却发现在那个世界里,除了自私与冷漠,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我相信神甫的的教义:顺从上帝,无论是喜是悲。从没见到过父母的我时常猜想,或许他们已是百万富翁,已是子孙满堂,更或许他们已经死于非命——不得而知。我对他们没什么特别的感情。父亲、母亲这两个词在脑海中也只是老男人和老女人的代名词罢了,他们总会对孩子们喋喋不休,总是在孩子做错事时指责别家孩子的不对,总在孩子嚎啕大哭的时候用尽所有金钱物质哄骗,这就是至今为止看到的父母——一对愚蠢的男女。
  我只相信自己,还有稻喜,我唯一的朋友。我和他每天分头行动,偷了钱维持生活。我们两个一起生活在这里的阴暗角落中,躲避巡警的追捕。为了不被关进那些恐怖的所谓“市立救济所”,我们费尽了心思,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一个“家”——一家被炸毁的工厂里的一个小棚子。经过这个城市的人都能听见上帝絮叨他的遗憾:我赐予这里的人们巨大的财富,却在忙碌中丢失了他们的灵魂。他们带着毕生的淘金梦来到这个后来被世界成为“富裕天堂”的混沌世界,如电影一样在这片荒蛮之地开拓自己的命运,但却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按着自己的理想走下去。
  我坚信理想的存在,往往不相信命运的推动。然而,是一个无人知道的相遇,一个纯粹的偶然,让我从此相信了所谓“命运”。没有电影中的美丽风景,也没有小说中的做作巧合,只是一个十月底的傍晚,天空已经阴暗得看不见月亮,冷空气突袭,什么东西都陡然降温,连同人的脸。
  旧Mallarpa的巷子,阴暗、潮湿。蒸气管的热气在冷空气中凝成了水珠,成群结队顺着管子落到垃圾积聚的地上。泡面盒、快餐袋,甚至肮脏的针筒和带血的针头。滴水声清脆,即使这世界如此浑浊。野猫偶尔踏过,轻盈跳跃。因战火而燃烧的城市在黑夜中断断续续地喘息,喷吐出悲怆无奈的气息。
  我慌张地跑着,手中揣着刚刚从那个西装男人腰中掏来的钱包,明知身后没有人追我,可我还是跑得飞快,跑了很久,直到跑不动,才弯进这条破巷。喘息在这盈满了水气的巷子里显得湿淋淋的,白雾从口腔里喷出,便义无返而顾地冲进了冷空气,白浊得仿佛也能凝成“滴嗒”的一滴水。如此沉重,这便是Mallarpa。
  在这城市中,很多人都活得很累。Mallarpa的贫民与落魄者,在哪里都是一样。不同的只有每个人心里所抱的理想。
  巷子中的水声异常清脆,仿佛召唤着我。我看向巷子深处,一个转角,不知通向何方。
  手指触及的墙面冰冷油腻,年迈的藓类和油污黑乎乎一层层盖着,我摸索着向里走去,水滴声依旧清脆透明,在我的耳朵中引起一种奇怪的共鸣,急促了呼吸。走到拐弯处,我犹豫了,心中似乎预感会遇到一个恐怖的东西,心提到了嗓子眼,我下意识捏紧了手里的钱包,真皮的,摸起来和蛇一样阴冷。探出了头,我扫视四周,在一角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身影。他靠在那里,我看不见他的脸。隐约看到那头金色的长发,湿湿的、一缕缕搭在肩上。
  水滴声还是很清晰,很清脆,配合着这蜷作一团的身影,一种平静的吸引力如涟漪般慢慢散开,吸引着我,让我慢慢走了上去。
  一切都从那时开始。回想,或许,我该说自己是幸运的:我遇上了他。但有时候,我又想:或许我那时不该走上去,更不该将Kei带进我的生活。可,他却是那样美丽——对我,对一个从不曾拥有任何美丽东西的孩子来说,他是一个奇迹般的出现。
  他是一个白种人。在Mallarpa,无业白人的尸体很多见,谁也不会多管闲事。他们活该死在角落里。但,即使那是一具尸体,也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尸体。
  当我想撩动他的发丝的时候,他醒了,睁开灰蓝色的眼睛,一把将我摁倒在地。我在看见他冷酷的眼睛后尖叫。和一般人没有区别,我也感到恐惧,并且拼命挣扎。踢飞了脚边的易拉罐,推到了倚在墙角的扫帚,声音混乱且狼狈,吓得差点就尿了裤子。我为本能而挣扎,可都没用。我哭叫得很凄惨,却看进他的眼睛时,让那片灰蓝色的虚空一下如被催眠了般定住了神,那是一种在抛弃一切后,孑然一身的孤寂。他怔怔地看着我的眼睛,看了许久——一句话都没说,放开了我。我带呆呆地看他别开脸,不再言语。一切都像忽然发生,又忽然停止,谁都说不出为什么。
  “为什么……放了我?”我问得胆战心惊。
  他冷漠地瞄了我一眼。
  “我不吸胆小鬼的血。”
  我瞪大眼睛,摸了摸残余他冰凉体温的脖子,随后一股不服窜上心头:“挑剔的家伙,有的吃就很不错了!”
  他回望我。我咬住嘴唇拼命掩饰脱口而出后的后悔,死瞪着他。后来Kei说:其实我那时就是在等待死亡,是你打扰了我。我说:不是,我,只是让你又活了下去,而你,只是恰当地屈服给了本能。他浅浅地笑了,很满意我的答案。是的,我记得很清楚。以我的角度来说,是我救了当时的他——我没有跑成,恰巧给了他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起初我单纯觉得Kei是一个吸血鬼,会因为贫血而痛苦并且最终死亡,失血是他唯一死亡的方式:他的一切对孩子来说都是种另类的童话。他并不像普通的吸血鬼那样在我的脖子上咬伤两个小洞吸食血液,因为他说自己没有那么长的牙齿。日后开起玩笑来,还说吸血鬼的犬齿其实是暴牙。他的犬齿的确有点尖,但我想那是天生使然。
  他在我的手臂上割了一条口子,尖锐的疼痛使我瑟缩了一下,但随后的景象便麻痹了痛感——他跪下,仰头,张嘴,承接自手臂上流下的血液。我感到自己的意识也在随之抽离,随着血液流进那两片微张的苍白双唇间。Kei对血液的索取犹如一种神圣的膜拜。跪着仰望生命。
  灰蓝色的眼睛仿佛带着魔力,光线让明亮的一侧显出海般沉静的透明色调。
  结束后,他拉住我的手想给我包扎。我挣开他的手,躲开了点距离。手臂上的血已凝固,结成了痂不再出血。“奇怪的孩子。”他挑起右边的眉毛说,声音低沉而有力。
  “先生,你应该知道在这个城市里,游荡街头的孩子普遍都很奇怪,连你也是一样。”
  他看着我的脸,似乎微笑起来,那汪灰蓝色朦朦胧胧如片迷雾。
  “你叫什么名字?孩子?”
  “Syou,我叫Syou。”
  “Syou。我叫 Kei。”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