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第一夜的蔷薇全文阅读

外国小说文学理论侦探推理惊悚悬疑传记回忆杂文随笔诗歌戏曲小故事
人人书 > 现代小说 > 第一夜的蔷薇

Chapter 13(3)

书籍名:《第一夜的蔷薇》    作者:未知
推荐阅读:第一夜的蔷薇txt下载 第一夜的蔷薇笔趣阁 第一夜的蔷薇顶点 第一夜的蔷薇快眼 第一夜的蔷薇sodu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一夜的蔷薇》Chapter 13(3),页面无弹窗的全文阅读!




“还真让我说着了,大少果然是为了潘亭亭的事情来的。怎么,森小姐担心潘亭亭会选择我的设计,专程请你来当说客的吗?没错,那次在餐厅里看到潘婷婷同你们一起吃饭,我就猜到了森小姐的意图。所以,我也偏偏要用同样的企划案,偏偏就是要同森小姐抢,怎么样呢?”

越惨面色沉郁。

“心疼了?”夜婴笑容妩媚,“可惜,就算是你来当说客也不行,我不会把潘亭亭让给森明美的。我就是要把森明美看中的东西全部一件一件的抢走!我就是心狠手辣!我就是喜欢伤害’无辜‘!我就是已经整个人都扭曲了!怎么样呢?!”

清晨的店内。

越璨的面容现在阴影里中,她的笑意盈盈却仿佛金黄色的晨曦点亮。她的笑容是挑衅的,他沉怒地咬了咬牙,极想伸出手来一掌捏死她,却又想就这样紧紧挨近她,看她睫毛的颤动,呼吸她身体的温热的芳芬。

“你答应越u什么?”

闭眼忍耐了一下,越璨声音粗嘎地问。昨晚,听到谢沣的汇报,他一夜无法平静,最终还是按耐不住,来到这里直接找他问个究竟。

“嗯?”

话题转的太快,夜婴愣了愣。

“昨天,越u让几天珠宝店的经理过去,”越璨深吸口气,直直逼视着她,“说是要挑选钻戒……”

“哦.”夜婴眨眨眼睛,笑了,“原来你是来问这件事情的。”

“你……”

他怒瞪着她。

瞅着他,她连眼角都是笑着的,轻飘飘的回答他说:“是的,我答应了越u的求婚。”

手指一紧,越惨的面色瞬时苍白。

“都怨你,越u应该是想要给我一个惊喜的,现在被你破坏掉了。”她埋怨似地说,回眸一笑,“不过,我会假装不知道,省的辜负了他的苦心。”

“你说的是真的?”

眼神有些恍惚,越璨想装作毫不在意,然而血色一丝一丝从他的面容退去。

“难道你以为是假的?”夜婴好笑的看着他,仿佛并不在意他无意思的双手一惊将她的肩膀握得咯咯作痛,“你不是说早就说过,我为了复仇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吗?既然如此,越u喜欢我,我答应他的求婚,有什么稀奇?”

“夜,婴!”

越惨目喷怒火

“谢谢,你终于喊对我的名字。”她笑得眉眼弯弯,“但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生气呢?”

“你――”咬牙克制住扼断她的喉咙的冲动,胸腔急剧的起伏着,他深呼吸,沙哑地问:

“你喜欢他?”

“谁?”

“越u!”

“唔,”她笑了笑,“喜欢。”

眼神阴厉,越璨不敢置信地瞪着她,随即“霍”地一声,怒火如同火山喷发般狂然全身,他面色铁青,对着她的面孔高高扬起右手!被禁锢在房门处无处可逃,她惊得刚刚闭上眼睛,耳边就掠过一阵凌厉的风声,脑中一片空白,脸颊却没有火辣的痛感。她正想略松口气,自头皮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她的十指插入她的发间,狂怒的纠缠拉扯着她的头发,痛的她整个人要裂开一样!

“咝……”痛的头皮要炸开,夜婴在他的双掌间挣扎喊:“痛!放开我!”

“你也知道痛?”

看着她惨白着脸疼痛的模样,越璨眼底狂怒,双手更加死死的揪着她!他想让她痛,他要让她痛!即使她再痛上千万分,也比上上他此刻的万分之一!乌黑冰冷的发丝在他的指间,他死死地揪着她,怒瞪着她,突然粗暴地凑上去,吻住了她。

那是野兽般的吻法。

她啃咬着她的嘴唇!啃咬着她的脖颈!啃咬着她的肩头!他用牙齿死死地咬住她!把她咬出血来!他让她痛,要让她哭,再让她再也不敢!鲜血的腥气在他口中的口齿间弥漫,如同满腔的怒意和沉痛有了发泄的出口,他从她的肩头又一路吻上来,死死吸允翻搅住她滚烫的唇舌,要将他体内所有的水分都吸干一般,危险愤怒如嗜血的野兽!

被他这样地吻着。

她痛极了。

那如火山喷发般的灼热,黑发的头颅在她胸前、肩颈狂烈的吻着,他仿佛在痛意地燃烧,也燃烧着她,连周围的空气都燃烧起来!被他死死按压在房门上,他的身体紧绷火热,呼吸中是万物焚烧的气息,她的呼吸也开始紊乱,就像少年时,就像那蔷薇花盛开的深夜,她的双臂渐渐拥上他的颈背,他吻着她。体温烫到极点,他紧紧得贴在她的身上,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她身体某个器官的变化!

“你是故意的……”

极力压抑的喘息着,越璨挣扎的拉开一点同他的距离,理智渐渐回来,他眼神古怪地瞪着她那被咬肿的双唇,低低自嘲地说:

“你是故意说这些话来刺激我,对吗?你以为我会上当?你以为――”

手指用力的揉搓着她滚烫的双唇,他眼底翻涌出残忍地戾气。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害怕?就会妥协?就会屈服?你以为我还喜欢你?你以为你撒这种谎,我就会心神大乱,从而任由你摆布?夜婴,你也未免自视太高了?”

晨曦映亮店内的空间。

玻璃橱窗外,清洁工人已经开始打扫步行街,街面上的地砖还染有夜间的露水,深深浅浅的湿痕。

面对着越璨。

胸口还有隐隐的起伏,双唇残留着暧昧的红肿,夜婴却眼瞳幽黑,仿佛刚才那个被激烈吻住的人并不是她。她细细地打量着他,如同在欣赏他此刻的表情。

“我哪里敢这样想,我还没有那样自做多情。”

夜婴随意地笑了笑。

“我当然知道,大少早已经将过去忘得干干净净,只是嫌我碍了你的眼,才一心只想将我赶走。不过你也不用那么生气,即使越u跟我订了婚,也未必会回到谢宅。我不会出现在的眼前,让你想起……”

“够了!”

越璨怒声喝断她。

“你究竟要怎么样?”声音仿佛从干哑的嗓中挤出来一般一般,缓缓地,带着令人窒息的威胁感,“你为什么这么固执,你为什么要一直逼我,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不清楚?”夜婴嘲弄地说,“大少,你不帮我,还不允许别人帮我,天底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越璨盯紧她,面无表情地问:

“你只是想让他帮你?不是因为喜欢他?”

夜婴没有回答他。

“好。”思忖良久,越璨下了一个决定,眼神沉黯地说,“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来赌一把。”

“赌?”

她抬眼看他。

“就以潘亭亭这件事。”低头看着她,越璨缓缓地说,“劳伦斯颁奖礼上,如果潘亭亭走红地毯的时候没有穿你设计的礼服,那么,你就离开这里,走得远远的,放下一切。”

“这么想让我走啊……”夜婴嘲弄地说。

“如果潘亭亭穿了你的礼服,”沉沉吸了一口气,他的双唇在她的发顶,“那么,我会认输。”

不再阻止她。

不再试图让她远离这一切。

“你以为有我有多蠢?”

勾了勾唇角,夜婴回答他说:

“无论是潘亭亭是否会选择我的礼服,越u都会支持我。我为什么要冒风险,来跟你打这个赌吗?”

“那你赌吗?”

继续将她压紧在房门上,越璨鄙视着她的眼睛问,他的声音极轻,充满了危险的胁迫感。

“嗯。”

回视着他,夜婴点一点头。

“好,虽然没有这个必要,但是,我跟你赌了。”

看着夜婴挑衅般地朝他勾出小指,越璨审视着她,缓缓用自己的手指勾住她那根洁白的手指,于是赌约生效。

越璨声音暗哑地说:

“你输定了。”

“未必。”推开他的胸膛,在万千金黄色的晨曦中,夜婴对她灿烂一笑,“但请你记得,愿赌服输。”

(全文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我的精神家园 九州・华胥引 出梁庄记 宇宙第一初恋 你懂我多么不舍得 大漠谣1(风中奇缘1) 大漠谣2(风中奇缘2) 棕熊的故事 妖孽重生 五年之痒(婚姻之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