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圣师魔命全文阅读

人人书 > 武侠修真 > 圣师魔命

第两千零二十二章 握牢剑柄

    “放羊的,”紫苏愤恨不已地说,“你不是榆木脑袋,你根本就没有脑袋!”

    “我现在无法回绝他的要求了,”舒月用非常冷淡的声音说,“但我建议你马上离开。无论你会使用什么……办法……现在帐篷里有七位鬼子母,她们之中的四位凌日盟鬼子母最近刚从南方赶来,她们的目的地是嘉荣城。如果她们之中有一个人起了疑心……我只希望那种事情永远不要发生,快走吧!”

    “我不会使用……什么办法。”令公鬼解开剑带,将它交给紫苏,“如果我以某种方式影响了你和武泰大君,大约我能用另一种方式影响齐叔。”

    人群已经退开,让出了两根粗立柱间大约二十步的空地。有些人在看着令公鬼,许多人用臂肘彼此轻轻碰了碰,并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

    当然,鬼子母都得到了最佳的位置。谢惠连和她的两名朋友在一边;四名戴着红穗子长衫的女人在另一边。谢惠连和她的同伴望向令公鬼的目光中都带着未加掩饰的不赞同,和鬼子母允许程度的气恼,但那四名凌日盟鬼子母的注意力还是大多集中在对面的三名鬼子母身上。

    虽然她们站在对立的位置上,但她们至少能够做出忘记对方存在的样子。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轻举妄动。

    “听我说,表亲。”舒月压低的声音几乎要因为急迫的心情而碎裂了,她站在离令公鬼非常近的地方,仰起头直视着令公鬼,虽然还不及令公鬼的胸口高,但她却像是要甩令公鬼一耳光。“如果你不使用你的特殊办法,他很可能会重伤你,即使只是用未开锋的练习剑他也能做得到,而且他会那么做的。他从不喜欢看到他认为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触,他更怀疑所有跟我说话的年轻俊美的男人都是我的情人。我们还都是孩子时,他把他的朋友德罗文推下楼梯,摔断了德罗文的后背,这只是因为德罗文没问过他就骑了他的小马!快走,表亲,没有人会小看你,没有人会认为一个小子能与一名剑法高手对抗。嘉希……无论你的真名是什么……帮我劝劝他!”

    紫苏张开嘴,令公鬼却将一根手指挡在她的唇上。“我是我,”他微笑着说,“即使我不是我,我也不认为我能从他面前逃走。他是一名剑法高手吗?”解开长衫的扣子,他大步走进那片空地。

    “为什么他们在你最不希望的时候却一定要这么顽固?”舒月颓丧地悄声说道,紫苏只能同意地点点头。

    齐叔已经脱下了长衫,并拿出两把未开锋的练习剑,它们的“剑刃”是用数根细木条捆扎而成的。看到令公鬼只是将长衫敞开,他挑起了一侧眉弓。“你的动作会被衣服妨碍的,表亲。”令公鬼只是耸了耸肩。

    没有任何警告,齐叔扔出一把剑,令公鬼在空中抓住它的长剑柄。

    “手套会让你的手打滑,表亲,你需要握牢剑柄。”

    令公鬼用双手握住剑柄,稍微转动了一下,然后将剑锋指向地面,左脚迈到身前。

    齐叔摊开双手,仿佛是说自己能做的已经都做了。“好吧,至少他知道如何开始。”他笑着,当他吐出最后一个字时,他的身子已经猛然向前冲去,未开锋的练习剑在他的全力推动下直刺令公鬼的头颅。

    随着一记响亮的撞击声,木条和木条碰在一起,令公鬼则一动未动。片刻之间,齐叔只是盯着他,他也平静地回视齐叔。然后他们开始“舞蹈”。

    紫苏只能将他们的动作称作舞蹈。他们的动作流畅迅捷,木条四处闪现,或者画出一个个圆弧。紫苏曾经见过令公鬼与他能找到的、最优秀的剑士对战,而且经常是两三名,甚至是四名剑士同时对抗他。

    这当然不能使紫苏安心。只是他们的动作太美了,让人几乎要忘记如果这不是木条而是钢刃,大约现在已经血溅当场了。但紫苏又觉得那些剑刃似乎一直也没能碰到皮肉。他们不停地舞蹈着,彼此旋绕,刺击劈砍,连续发出木条撞击的巨大声响。

    舒月紧紧抓住紫苏的手臂,不眨眼地望着相互攻杀的两个人,喘息着说道:“他也是剑法高手,他一定是,看啊!”

    紫苏也在看,她将令公鬼的剑带和长剑紧紧抱在怀中,仿佛它们就是他。令公鬼的身姿是那么迷人。齐叔显然希望握在手中的是一把钢剑,炽烈的怒火从他的脸上喷发出来,他逼得愈来愈狠了,但他们的剑刃仍然无法碰到对方的身体。

    而现在令公鬼一直在后退,动作也全都是在防御。齐叔向前逼进,不停地攻击,眼里闪烁着凶狠的光芒。

    帐篷外传来一声恐惧的惨叫,突然间,巨大的帐篷飞向空中,消失在一片遮蔽天空的厚重阴霾里。浓雾从所有方向翻腾而来,里面充满了模糊的尖叫和呼吼,一缕缕烟尘如同触须般伸进了这一块仅存的透明空气。所有人都惊惑地彼此对望着————几乎是所有人。

    齐叔的木剑戳进令公鬼肋侧,发出一阵骨裂声,让令公鬼弯下了腰。“你死了,表亲。”齐叔冷笑着,高举起剑准备劈下。但他忽然停住动作,盯着头顶上浓重的灰雾,那团雾……在凝结,一段末端有三根指头的粗大手臂伸了下来,抓住那名矮胖的凌日盟鬼子母,转眼便将她提到了空中。

    谢惠连是第一个从惊慌中恢复过来的,她掀落长衫,双手一翻,两只手掌上各喷出一个火球,射进了那团浓雾。浓雾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剧烈燃烧起来,随着一声转瞬即逝的凶暴嚎叫,那名凌日盟鬼子母跌出浓雾,摔在令公鬼身边的地毯上。她的身子是趴在地上的,但她的头已经被拧转过来,两只无神的眼睛直视着空中的雾团。

    人群中的最后一点镇定也彻底消失了,暗影似乎拥有了肉身。尖叫着的人们朝所有地方逃窜,掀翻了桌椅摆设,贵族推开仆人,仆人推开贵族。紫苏用拳头和臂肘推开人潮,用令公鬼的佩剑殴打人们,拼尽全力朝令公鬼冲过去。

    “你还好吗?”她搀扶紧抱住肋下的令公鬼站起身。舒月这时出现在令公鬼另一边,让她吃了一惊;而舒月也显得有些惊讶。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