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北宋大相公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北宋大相公

汴梁时月 第四百三十八章 化敌为友

    比武招亲擂台。被淘汰掉的黎成此时已经从地上站起身来,略带佩服的眼神看向了一旁刚刚给到自己一个背摔的大个子,自己已经算是完成了任务,既然能够确保拿到钱,黎成倒是现在对于方庄的这个队伍和大个子十分感兴趣。而大个子这边呢,之前陆垚和方庄他们进行商议的时候就说过,如果能在这次擂台大赛上认识一些功夫高手,之后加入到武馆当中来是最合适不过的一件事情了,所以,大个子觉得黎成此人功夫十分厉害,也是没有拒绝跟黎成搭话。

    这二人不聊不知道,原来他们都是同行,这黎成原来也是一名镖师,之前一直活动在河北沧州的地界。单就这个活动范围,大个子就已经知道,这黎成是镖师中较高等级的师傅了。

    镖师,最早始于北宋年间。在当时,随着商业的发展、财物流通的日益增多,保护流动、流通中的人员、财物安全的保镖行业应运而生。相当于快递和武装押运的结合。至明清,发展至鼎盛。那些身怀绝技的镖师形象仍让武侠迷们津津乐道。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行业曾一度消失了。

    古人运送贵重货物,为图保险,通常会雇用镖师一路护送以保安全,做镖师也不易,那是个刀口舔血的活儿,除了要有责任心,高强的武功,还要人脉广。

    走镖是件非常辛苦事,日夜兼程不说,还得风餐露宿,面临各种各样的险境。因此,镖师们在带徒弟时,会教给徒弟“三会一不”的技能,慢慢地便成了规矩。

    一要会搭炉灶

    因为走镖多会在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为了不至于饿肚子,就不得不自力更生,搭炉灶做饭菜,才可饱腹。

    二要会修鞋

    鞋在镖师的旅途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行走,没一双合脚的鞋,将会是件很痛苦的事。虽然可备鞋或沿途买鞋,但新鞋不一定合脚。因此镖师们都得会修鞋,以不影响行走。

    三要是会理发

    走镖有时一走就是数月,而且极有可能是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风尘仆仆,一副狼狈相,偶过城镇村屯,又免不了要去拜访地方势力,中国向来注重礼仪,拜访他人一般都会把自己修整干净和体面再去,这时镖师就得学会理发了,打扮自己了,这样一来,不仅自己不跌份,而且还可以显示镖局的实力。

    除了“三会”,就是“一不”了。

    这“一不”就是不洗脸

    在走镖的过程中,“洗脸”和“到家”是同义语,用镖师们的行话说“该洗脸了”,也就是该到家了。

    究其原因,不洗脸其实是为了保护皮肤,有过极限探险运动经验的人士就明白,在户外,冬季寒风凛冽,春秋风沙扑面,夏季骄阳似火,用土碱洗完脸之后,凌厉的风一吹,脸反倒很容易受到伤害,会如同被刀子割了一般,生疼。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各行各业都有着自己的生存之道和行规,保镖行业的江湖文化色彩,决定了他的行规的特殊性。

    从恰克图到武夷山,从张家口到老河口,从迪化到佛山,从蒙自到奉天,迤逦数千里的商道上,或车马,或舟楫,或驼驮,或肩挑,货物往来,钱财递送,皆离不开镖局的押运。列队之商,累百达千,首尾不相望,穿梭有卫犬,驼铃交奏,数里可闻,轱辘大车,重辎深辙,镖师几人,更番巡逻。商号开在哪里,镖局便设在哪里。想当年,晋商中的三合镖局、兴隆镖局、无敌镖局、长胜镖局的牌子曾是那么的烜赫声噪,闻名响亮。

    镖局里的镖师定是武艺高强、功夫过人的硬汉子,绑腿护腕,缁衣马裤,中缠一条腥红腰带,手提一把七星弯刀,狼牙镖旗上绣着镖师的姓氏。一看这金字大旗,镖囊未解而劫匪盗贼闻风畏忌,兵不血刃而山寇绿林退避三舍。塞外九月,大漠朔风,戴镖师一马当先,威风八面;岭南暑日,丛林瘴气,车镖师跑前护后,张望四周;黄云白雪,枯木衰草,张镖师风餐露宿,寒衾冷卧;鸡声茅店,日赤正午,安镖师推燥居湿,草行劳瘁。当年祁县大盛魁、复盛公商号往来蒙古途中多有被劫事件的发生,每一失事,钱财损失动辄巨万,人员呼救无求,屈殒沙野无数。后其请出隐居乡间的戴氏心意拳传人戴奎出镖,才在一次遭劫时将声震一时的匪首“流矢儿”及其同犯制服,铲除消弭了为害一方的恶霸势力,茶叶之路、皮毛之路由此通畅。若遇歹人草莽,铤而走险,拼死冒犯,镖师便会奋不顾身,赴汤蹈火,而就此以身殉职、横死非命者不乏其人。超群绝人、出类拔萃的武功技艺加临危不惧、万死不辞的职业品格,是镖师的信誉所在,名望所在。当然,过人胆识、深远谋略也是不可或缺的。除此之外,每遇有河无桥之路,涉水前行,常有驼倒车翻、货物沉没之不幸,于是人畜水冲,生死无卜。每遇朔风呼啸之日,飞沙走石,路填人埋,方向迷失有日,水源数日不寻。每每疾患暴病、瘟疫伤害,就只得听天由命,徒唤奈何了。商队冬春已出发,秋末尚未返还,离开时齐整足数,凛凛抖擞,归来时残缺凋零,形容枯槁。镖师路途半生死,商号家中哪可知。

    货箱里放着什么,驮匣中价值几许,镖师是不清楚的,只需货主的一纸封条,便是铁定的合同,货主也从未质疑过镖局是否会将细软调包抽换,是否会把银锭遗失走漏。有了出生入死、舍生忘死的升华,还有什么不可信任的。经商无非诚义,走镖不过忱义,皆守义之人也。

    道光年后,票号业兴起,两地资金往来只需一纸书信即可,如此不仅降低了运送费用,缩短了往来时间,且更加安全可靠,于是镖局的作用有所降落。之后到来的一次次大的社会动荡不仅使镖局无补于事,也使商号损失殆尽。镖师镇小盗,商兴赖国运。正如再高的围墙也挡不住官府的抄家查没一样,再强的镖师也抵不住群寇的奔袭偷营,镖师保的是一己一家之利,群寇揭杆为的只是有口饭吃,有件衣穿。匪盗四起,民不聊生,内忧外患,国无宁日,百万军兵尚且以卵投石,杯水车薪,几个镖师岂有回天之力,万能之用。

    镖师这一行业从宋朝发展至明清,而最后的明清时期也是其发展的巅峰。

    那时有财力求人送镖的大多是大户人家,运送的物品也十分贵重,这些镖师们肩上的担子之重也是可想而知的。而镖局作为古代的特种服务行业,其目的是要通过走镖来赚钱,既然是要赚钱,自然是不能只靠武力来打打杀杀。负责走镖的头目,他的社会关系显然也是一个重要的部分,这也是流传下来的镖师说走镖要靠面子的重要原因。

    古代的镖师们每次出镖都是长途跋涉,一路上除了要面对危险保护运送物品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如何保证休息。

    当时的镖师们在押镖的过程中一般会选择走大路,林间小路是基本不会触碰的,因为这样可以将遇到歹人的风险降到最低。

    当时官路的两旁会有众多客栈,从低档次到高档次,鳞次栉比,而一般的旅客都会选择看起来更加豪华的旅店,但镖师们则不同,他们会用一个“三不住”原则先进行筛选,符合要求的入选之后再做最终的选择。

    这个所谓的三不住原则指的是:“不住新店,不住易主之店,以及不住娼店。”

    古代镖师出镖的时候一般会选择几名老镖师压阵,这些人对于沿途的客栈都十分熟悉,与客栈老板相处甚欢,也有一些固定的落脚点。

    他们在做事的时候一般十分谨慎,会排除所有不确定的危险因素, 因此他们对于那些不了解底细的新店是不敢轻易选择的。

    易主的店和新店大同小异,虽然店可能是老店,但是随着老板的变更,里面的伙计往往也都是新面孔,而这些新面孔的善恶是不能当即区分出来的,存在一定的危险。

    再加上当时歹徒劫店霸店的事情时有发生,说不定其中的某一个店员就是劫店的土匪,所以在没有弄清情况之前,镖师们是不会住进这种旅店的,以免自己在睡梦中被人做成人肉馒头。

    而所谓的娼店,指的是那些既像普通旅店一样接待正常旅客,也承接嫖客的旅店,靠着妓.女招来大量的嫖客。

    当时部分客栈距离城镇的距离较远,附近也没有青楼供旅人消遣,于是他们就做起了联合经营。

    这种娼店虽然是老店,但是来这里的人一般都不是什么善茬,敢来嫖.娼的,要么是大富大贵之人,要么是有权有势之人,为了避免风险与不必要的麻烦,镖师们自然也不会选择住在这里。

    更何况有的时候镖师们还需要护送客人家中的女眷赶路,这就更加不方便住在娼店里了。

    因此镖师们一般只会选择那些知根知底的老店,或是对老板深信不疑的店,不过即使这样,他们在进店之前也都要进行细致的检查,如同选店一样,需要三条规矩,即所谓“进店三要”。

    他们进店之后,要检查店内的客人有无异相,长相凶残奸诈者不要;店外街道有无异味,街道上有异味的不要;以及厨房中有无异味,饭菜有异味的。

    这三件事分别是为了保证店内没有面相凶恶之人,店外没有埋伏的恶徒,以及饭菜内没有被人下药。

    在确定周边环境基本安全之后,镖师们才会去到店内进行休息。

    在镖师入住的时候,他们会专门选出一人在外看管马匹和车辆,为的就是在发生意外情况的时候能够直接逃离现场,可见镖师们非常的小心谨慎,对走镖也极其负责任。

    那些上楼休息的人也和其他旅客不同,首先他们在睡觉的时候,头是靠着窗户而不是炕沿的,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能够听到窗外的动静,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反应。

    而且,在遇到贼人攻击的时候也可以直接起身,不需要翻身下床,省下了一定的时间与力气。

    为了能够在发生突发情况时更快反应,镖师们的鞋子也是鞋头冲外摆放的,这样方便他们在应对突发情况时,迅速起身。

    除了独特的睡觉方向之外,镖师们在睡觉的时候还有一个“三不离”的要求,即武器和衣服不能离身,马匹不能离院。

    这些规矩的定制都是为了让镖师们在紧急情况下具有反抗和逃离的能力,降低了镖师们受到性命威胁的概率。

    古代运镖除了走陆路之外,在一些特定的线路里还有较长的水路要走,而镖师们在坐船的时候不像在陆地上的那些原则,但也有一些不成文的规矩。

    比如镖师们一般会选择在白天休息,在傍晚开始活动,因为如果有人想要劫镖,那么一定会等到夜黑人静的时候下手,这样既可以保证对方不会清楚自己是谁,也不会将事情闹大,而镖师的这一举动就是为了能够在夜里防御敌人来袭。

    在押镖的过程中,镖师们除了要时刻保持警惕之外,他们还有一些独特的禁忌,如果谁触犯了这些规矩,不但会惹得同行的镖师不快,还有可能受到严厉的批评甚至实质性的处罚。

    镖师们运送的是货物还好,如果有人在运送“客镖”的时候触犯禁忌,就有可能捅下大篓子,客镖就是指这次走镖运送的是人而不是货物。

    前面我们提到了古代有能力请保镖的大多都是达官显贵,而他们的身份一般都是高度机密,不可宣扬。如果哪个镖师对客人的身份产生好奇并频频追问的话,就有可能招致客人的警惕,这不但对镖局的名声不好,更有可能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这是万万不能做的。

    其次,古代贵族往往都有三妻四妾,如果是需要保贵族客镖的话,他的妻妾儿女一般也会跟随保镖的队伍一起行动。

    一些年轻的镖师见这些女眷生得貌美,有时会做出一些挑逗的举动,而这一切必然会惹怒贵族雇主,这显然也是有违于镖师的职业道德的,甚至会对镖局的名声产生不好的影响。

    因此有经验的镖师一般都只和男性客人接触,尽量避免和女眷的交流,连眼神的碰撞都会尽可能地避免,因为这不但可以减轻雇主的顾虑,也能避免给自己惹出大.麻烦。

    在保镖的过程中,镖师队伍们经常会遇到一些山贼强盗的骚扰,虽然镖师们一般都能够将这些人击退,但是他们却是万万不能向客人邀功的。

    因为这会让客人觉得那些强盗山贼都是他们请来的演员,目的是为了讹诈他们手里的钱财,这显然会破坏雇主对于镖师的信任,对后续的工作显然是十分不利的。

    况且当时只要能够将雇主成功送到目的地,这些人一般都会拿出一笔钱来犒劳这些一路护送他们的镖师,因此镖师们领赏也不必急于一时。

    除了这几个禁忌之外,镖师们在走镖的时候也很有讲究,一些实力强大的镖局喜欢在走镖的时候升起镖旗,并让镖师们敲锣打鼓地前进,这便是所谓的武镖。

    因为走镖时,半路上难免会遇到一些土匪强盗劫镖,而这些强盗窃案劫镖时都要看一下镖旗,如果是厉害师傅保的镖, 他们断然是不敢轻易下手的,久而久之,镖旗就成了镖师出镖的标志。

    而那些实力稍逊的镖局就会将隐藏起来,偷偷走过一些危险的路段,这就是所谓的偷镖。

    但无论什么镖局,在经过沧州地界的时候都会不约而同地收起镖旗,悄无声息地前进,这主要是因为当时沧州习武之人众多,其中大部分人也都曾经做过镖师,是这行的老前辈。

    如果在沧州地界镖的话,会被认为有逞强的嫌疑,而且一旦真的惹怒老前辈的话,后果当真不敢设想。

    而黎成此人能够在河北沧州地界做镖师,他的功夫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而且人脉和情商都应该是非常高的。

    一番交流下来,黎成和大个子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黎成提出,现在自己的小队已经都被淘汰了,他想请大个子出去吃饭喝酒,交个朋友。大个子看了看台上的方庄和陆垚,他知道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也就是只能当一个观看者,没有办法帮助到方庄和陆垚,倒不如抓住这次机会,能够给黎成队伍里的五个人搞好关系,到时候武馆开业他们五个都能成为参与者,有了黎成的加入武馆一定生意兴隆。拿定主意的大个子接受了黎成的邀请。

    黎成这边十分开心,接着他示意已经被淘汰掉的四个人还有大个子在这边等他一会儿,而自己则是转身直接上了阁楼。

    自然,他要找的就是曹国舅。当时曹国舅答应给到他的报酬,前期支付了一半,另一半双方约定是等到比赛结束之后找到他领取,此时黎成上到三层来,就是找曹国舅要钱的。

    虽说现在自己安排队伍,还有富绍隆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特别是这三层当中都是自己比较熟悉的官员,但是曹国舅也不想正面跟黎成有沟通和接触,毕竟自己还是要为自己的形象考虑的。见到黎成上来,曹国舅这边给到曹评一个眼色,曹评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便叫来了曹府的管家,接着,管家找到黎成,去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当中,将另一半的费用支付给了他。黎成拿了钱也不多话,直接下去带着大个子和其他四个队员离开了擂台赛的现场,走得那叫一个潇洒。

    “爹,你觉得他们已经完成任务了吗,我总觉得有些不值当。”曹评看着离开的黎成,转头对曹国舅说道,虽说没有明说,但是曹评话语中的意思,就是觉得他们给到黎成的报酬有点太多了,虽说这比赛进行到现在,黎成他们淘汰掉的人也已经上了两位数了,但是,最重要的对手方庄的队伍,黎成他们拼尽全力最后也只是淘汰掉了一个人而已。在曹评看来,最起码要淘汰掉方庄队伍一半以上的人,这黎成队伍才算是起到了作用。

    对此,曹国舅倒是觉得无妨,本来,这次的比赛就是四十个人参赛,而这方庄队伍的五个人还有其他的五个参赛选手,都是后来发生的变故,才增加的参赛选手,黎成他们能够面对这种变故之下还能淘汰掉高手方庄队伍当中的一个人,作为黎成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结果了。在这方面,曹国舅还是比较公平公正的。

    当然,之所以这么想,也是因为曹国舅对于富绍隆的小队的功夫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他相信在方庄队伍有一个人被淘汰掉之后,四个人对上富绍隆的队伍,是完全没有胜算的。

    见到曹国舅的态度如此坚定,曹评也就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这层还有韩永合等人的存在。

    场上,方庄队伍的人也都注意到了大个子的举动,不过作为朝夕相处的伙伴,他们明白大个子不可能是想要投靠黎成,那家伙就这么走了一定是有自己的目的,更何况他继续留下来确实也是除了喊喊加油之外没什么作用,而自己这边,还是要把目光放到眼下的比赛才是重点。

    于是,方庄将剩下的四个人聚集在了一起,大家虽说消耗了一些体力,但是都没有怎么受伤,看样子对上富绍隆的队伍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接下来就看富绍隆他们和那十七个人交手的结果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