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春林晚全文阅读

人人书 > 科幻灵异 > 春林晚

第五百零七章 沈家人(中)

    眼看沈复神色不安、一副不知该怎么说的样子,周衡展颜一笑说道:

    “怎么,又觉得左右为难了?不必如此。”

    “阿复,这是我的真心话:都说三岁看老,前段时间我与阿荣也可说是朝夕相处,看得出来他是个沉稳的孩子,品性坚毅,往后你再悉心教导他,日后想必能担起与你一样的责任,此其一;其二,亲缘上来说,他与你素来亲厚,听说从小连骑射都想跟你学,你本就是他舅父,舅舅如父,让他以后承袭你的爵位未尝不可。”

    “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还有,我也是念着长姐的不易,她这般受苦,却还能咬牙为咱们着想。阿复,人非草木,她为了王府做了这般牺牲,如果阿荣的袭爵能安慰到她哪怕一点点,我觉得没什么不可以。”

    “当然,对我来说,还有一点原因:在我那个世界,儿子、女儿并无多大分别。我跟你说过,我们家就两个女儿,我姐姐也就生了一个女儿,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你和长姐都姓沈,她是靖王府的嫡长女,阿荣是她的长子,如今也姓了沈。既然都姓沈,那让阿荣承袭王位,差别也不大吧?”

    如今看来,这个世界的朝堂纷争波诡云谲,靖王府身处其中,要想保有既有地位,择其能者、当然也还是有血缘关系者做继承人,是一个挺好的办法。而且…周衡的心底,这时候正有一个隐隐的念头似乎在慢慢地往上浮现。

    眼看沈复一脸动容地把头埋在自己肩上借以掩饰眼中的泪,周衡微笑着摸摸他的耳朵:

    “不用这么感动嘛。你也可以理解为,我替你找了个很有资质的接班人好了!阿荣的亲爹这般无耻,你这舅父以后便是他的榜样和依靠了!刚才他也跟我说,定会好好学习本事,这样不是挺好?”

    “阿衡,”过了会儿,沈复闷闷的声音才从肩头传来:“之前让阿荣袭爵,是因为我那蠢念头,如今…咱俩以后要是…是我对不住你…”

    “哎呀,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嘛!”周衡觉得这种事还是先不要想了,这几个月的跌宕起伏告诉自己,还是先把握当下吧,别的不说,谁能想到,伏在自己肩头的这人,半年前还是多少京城少女的梦中人,一朝却被逼得差点要跟人同归于尽呢?

    “但行前路,莫问前程,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再说了,那个,阿复啊,就算咱俩以后有了孩子,万一,我生的是女儿呢?”周衡嘻嘻笑道。

    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啊,哪怕21世纪的科技已经很发达了,有钱的明星不也还有一口气生了三个女儿的么?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沈复也不好再说下去,何况此事于他确实左右难抉择,便打定主意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反正长姐刚才也是这般想法,便收敛了情绪,坐直身子转了个话题:

    “对了,还有一事,说起来也算是个好消息,只是我刚才跟长姐说起,本想让她高兴一点,谁知长姐却…”

    周衡见他有些说不下去,心知定是关于阿华的,便顺着他的话问道:

    “什么好消息?你先慢慢说来。”

    沈复应了声,随后握着她的手开始说道:“便是刚才所说、昨日早上宫门口之后的事情。当时在御书房,姓纪的被斥走后,那位沈太师却又说,威远侯府之事充其量只是侯府家事,如今还是趁着大家都在,议一议国事,也就是因着搜查侯府小公子而意外找到的太子之事。”

    “沈太师说,太子年幼,这些日子定是受了不少惊吓,可得着人好好抚育。朝廷虽有摄政王并内阁撑着,如今太子既然找到了,总得准备准备让他早日登基。如此,可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

    这沈太师厉害啊,周衡一边听一边暗自想道,看来也是有备而来,只不知这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事先得了沈复这边的一些示意。不过不管怎么样,对阿华来说确实也算是好消息,起码能保证他得到妥善的照顾。

    当下先按捺住心中好奇,只听沈复继续讲述道:

    “那贱人便说她会亲自抚育太子,沈太师却又摇头,说她作为摄政王整日里要忙于朝务不说,毕竟是尚未定亲的姑娘家,哪来的育儿经验?还是得找宫中有经验的宫妃来抚育小太子比较好。”

    “宫中有经验的宫妃?”周衡有些不解,忍不住问了句:“就是找那几个有公主的妃子帮着养吗?但是她们自己还有孩子,那不是…”

    就跟生了自己孩子的后娘一样,总免不了会顾此失彼么?

    “你不是也把阿瞒养得好好的?”沈复却不知在想什么,听她这么问还微笑了下,眼睛里更是温柔得似要滴出水来一般,随后甚至还轻声嗔了她一句:

    “刚才还心心念念着要早点赶回去。”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而且阿瞒不是你让我养的么,周衡选择回以白眼一记:

    “想什么呢!我这不是出来半天了嘛,阿瞒年纪小离不开我。说正事,万一宫妃被那贱人收买了呢?沈太师这主意岂不是…?”

    “好啦,是我想岔了,给你赔个礼,”沈复被她这一眼看得又笑了,为此还一边说又一边低头亲了下被自己一直握着的那双柔荑,随后才痛快告知了答案:

    “不过别急,你这顾虑,沈太师他老人家也想到了,是以他所说的有经验的宫妃,第一,并非是生养了公主的那几位,第二,也并非只是择一宫妃。”

    “当时那贱人估计也是没有防备,先提了一位有年幼公主的宫妃,说公主跟太子年岁相仿,两个孩子刚好可以作伴。谁知沈太师竟然又摇头表示不同意,说那位妃子位份较低,太子尊贵,并不适合。”

    “几番被驳,那贱人也顾不得了,冷笑着反问道:‘那依太师该选谁?想来您心里早就有人选了吧?’沈太师听了也没推辞,说他确实想了一个晚上,早上又跟几位阁老提了,就算没有威远侯府之事,本来大家也是相约要一起到御书房来商议此事的。”

    “沈太师这么一说,我看其余在座几位重臣也确实都在点头,那贱人脸色不虞,却也还是坐了下来,忍着气说了声:‘那本王就洗耳恭听太师之言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