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重生的我只想专心学习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重生的我只想专心学习

第346章 只要你自己愿意辛苦,那么轻松往往会主动找你

    军训这件事,越到后面越水,到了中后段,无论是参训学院还是施训教官,都会产生深深的疲惫感,这种疲惫感不是来自身体上的,而是心理上的,每天数着日子过,觉得那么短短的十几二十天像一个世纪般漫长。続

    总需要一点调节的方式,才好继续坚持下去。

    除了组织了一些文体活动,训练的内容也变得丰富起来,野外生存、手榴弹投准、消防灭火、防爆盾操练,种种种种,每天来一点新鲜的东西,然后晚上再告诉你明天会有什么有趣的科目,拉升一点期待感,一点点地,终于将时间磨到了军训尾声。

    昨天下过了一场大雨。

    清晨,东方的天气刚刚露出微光,雾气升腾,远处的平原、丘陵,掩映错落,在一片片或薄或浓的雾气中,一支青年组成的队伍,便自远处穿行过来。

    军训已经到了倒计时的最后几天,这一天是行军拉练的日子。

    计划的行程有十八公里,算得上漫长了,但是一直都被关在营区里面,终于可以嗅一嗅外面的空气,走点路又算什么呢。

    “啊,一走出营区的大门,空气都是这么香甜,充满了自由的气息。”続

    “哈哈……”

    “军训实在是太痛苦了。”

    “还好还好,明天打个靶,后天汇报演出,就能彻底解脱了,我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不过,还真是羡慕你们班啊……实在是太爽了吧……”

    泉兴一边走着,一边跟一个朋友聊天,朋友说的“你们班”指的不是经管学院1班的那个班,而是部队里的班排编组的那个班,说白了就是他们宿舍。

    他嘿嘿笑了笑,说:“主要还是靠我们的班长。”

    他当然知道朋友羡慕的事是什么了。続

    这几天连续下了几天的大雨,大家的训练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但在下雨的前几天,却是连续的酷暑天气,分明已经9月中下旬了,气温却时常超过35度,更让人郁闷的是,这个温度下,人虽然难受,但又不至于需要中断训练,于是只能苦兮兮地熬了。

    而就是那对所有军训学院来说最痛苦的几天时间,他们一排一班却天天都在阴凉的食堂里玩水……

    咳咳,当然,说玩水有些过分了,官方说法是,打扫卫生。

    打扫卫生的时间,正是最严热的时间,刚刚结束了这个任务,就开始下雨了,大家都待在宿舍里整理内务,和室友下下棋,健身房里折腾一下,勾搭勾搭某个军训时搭讪认识的某个姑娘,时间就过去了,所以对他们班来说,这一次的军训不要太轻松。

    但是他们的轻松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泉兴远远地望了一眼走在前面的易阳,不能说是全靠他吧,但确实有绝大半功劳是靠他的。

    军营里面,所以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続

    前面的某一天夜里,吹了紧急集合的哨子,倒不是要捉弄大家,而是真的遇到了紧急情况……

    距离他们住宿楼的一个下水道堵住了需要清理,陈超问有没有人愿意出公差,需要六个人左右。

    大多数人是沉默的,甚至连泉兴自己都不愿意,毕竟这一次的公差和扫扫地擦擦桌子可不同,下水道的那个味道……实在是没有办法忍受。

    班里只有易阳想了想,举起了手。

    陈超在这里找人也是无奈之举,刚好遇到任务,人手不够,而这种事情又不能强迫,毕竟他们都只是学生,不可能以真正上下级的名义命令的。

    随后又有一部分人举了手,他随意点了五个,又特意点了易阳,便去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易阳回来了,拿上了自己脸盆又出去了。続

    那天晚上一直到深夜11点多,易阳才回宿舍,脸盆都缺了一角,问他什么情况,他却只是笑笑,说通了。

    后来跟人打听才知道,当时需要清理下水道里的污垢,只能容纳一个人,带的工具都不怎么方便,易阳二话不说回寝室拿了自己的脸盆,仗着身高臂长,舀了不少污垢出来,那味道让旁边的人都快要吐了,他却能面不改色地做这件事。

    之后的某一天,陈超又说需要出公差,而这一次直接点了易阳的名字。

    当时泉兴心里还有些不太高兴,觉得陈超是看易阳老实好欺负么?每次都叫他,于是便主动报告,申请跟易阳同去。

    除了泉兴,潘洋也蹦着高举手,还有我还有我。

    陈超看了看他们班的其他人一眼,又问:“其他人呢?”

    几人想了想,也表示愿意跟易阳一起去。続

    陈超说,那好吧,既然你们愿意把自己当做一个集体,那就一起去吧。

    大家都抱着有累一起受的念头去了。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到了地方才发现这一次的公差分明就是休息,愣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而陈超什么都没有说,便直接走了。

    于是,当其他人都在炎炎夏日下痛苦地站军姿,走队列的时候,他们站在食堂楼上,一面喝着冰矿泉水,一面从玻璃窗看他们军训。

    泉兴想,只要你自己愿意辛苦,那么轻松往往会主动找你。

    不过,回想着易阳不仅在面对腥臭肮脏的下水道污水时可以面不改色,还能坦然从容地用自己的脸盆去疏通下水道,还是十分让人震撼的。

    自然还不太方便直接问易阳的家庭情况,但他观察过易阳,无论是谈吐,还是平时用的手机,偶尔跟女朋友聊天时不经意被人听到的一些话,都显示出,他的条件应该不错,所以能够屈身去做那样的事,就更加让人感到惊讶了。続

    一开始只是觉得易阳这个人跟自己有相同的兴趣爱好,打交道的话应该合得来,所以才接触多一点的,但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发现了他身上一些很不错的品质和特点,为人低调谦和,但又有自己的想法,不会人云亦云,成熟稳重,情商还很高。

    很舒服,而且对他更好奇了,想跟他再更多接触一下。

    队伍行进了很长距离,逐渐大家自营区出来透气的兴奋劲过去了,长时间的步行,还是让人有些疲惫了,不过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军训,自然不至于吵吵闹闹要休息什么的,哪怕体质稍微差一点的学生,也都咬牙坚持着。

    每一个人身上有一个挎包,包里装了一瓶水和一块压缩饼干,如果饿的话可以拿出来吃,除此之外便没有更多携行物资了,相比真正的军人,都不能说是轻装上阵,应该说是无装上阵。

    他们的“排长”其实并不是军官,而是一个个年龄可能比他们也大不了多少的军士,此时回归本来角色,带队的同时也承担着警卫的任务,遇到有路口的地方,便会提前过去站好跨立,这片区域人烟稀少,行驶的车子也很少,偶尔有路过的车辆,看到他们走过,停下了,讲脑袋探出车窗,好奇地看一看……遇到退伍军人驾驶员,鸣着长长的笛声示意。

    易阳抱着游玩的心态拉练。

    长期坚持跑步,走走路这样的事情自然算不上特别辛苦,至少相比于其他人,这种强度不足为道。続

    军营是郊区,但没有完全脱离人烟,有几条公路自附近通过,还有火车道,走了一段距离以后,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镇,镇上鲜有年轻人,一些老人站在不远处好奇地打量他们,偶尔有跑来跑去的小孩子,看到他们,突然停下脚步,立正敬礼。

    照理说这种时候是应该还礼的,但是学生们大都没有这个意识,而且总觉得自己不算军人,考虑敬礼是否妥当到问题,一时间走过的几个学生看到了小孩子,也只是对他们笑笑,这时候潘洋主动停下脚步,站直了身体,给几个小孩子标准地还了一个军礼。

    走过小镇,休息,空隙里男生和女生拉歌比赛,活跃气氛,陈超的表情也不再像刚刚见到他时那般严肃,在起哄中上去唱了一首歌,竟然十分好听,随后坐下随意聊聊天,讲了一些有关自己的故事,笑着说他当年高考分数有多高,但是家里太穷了,有一个三个妹妹还在读书,要照顾,父亲脑瘫在床,母亲除了照顾父亲,还要照顾有糖尿病的奶奶……所以选择了军校,因为一入校就有工资拿,也不需要学费,衣食住行全包,很适合他这样的寒门子弟。

    陈超的形象也在大家都眼中逐渐清晰了。

    层层叠叠的云逐渐散去,阳光照射了下来,但因为前几天的雨,此时的阳光不再毒辣,反而暖洋洋的。

    大家坐在地上休息,吃着压缩饼干,喝着矿泉水,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看看天上的云,感受着吹来的风,感受到了凉爽,大家突然意识到……

    夏天已经过去了。続

    他们成大学生了。

    军训也要结束了。

    莫名有些感伤。

    回到学校以后,晚上的操课没有组织看新闻,而是把大家带到足球场上,玩团队游戏,人椅游戏,大家围城一个圈,前一个人坐在后一个人的膝盖上,相互借力,总在失败,总在翻车,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成功了几秒钟,随后人椅结构轰然倒塌,大家躺在足球场上哈哈大笑,感受着快乐的氛围。

    随后,大家也不挪动位置,上去表演节目,展示着大学生的青春风采。

    不知道哪个军士搬来了一台大音响,还弄来了几台乐器,热歌劲舞,东海大学卧虎藏龙,长相甜美的女孩子,脸上带着羞涩的自信,跳一段热辣的舞蹈,个子矮小的男生,一串空翻入场,来一个激情的街舞,这样的氛围下,几个军士起哄,没有出节目的学院就显得没有面子,挨个来,轮到经管学院了,易阳听到旁边有人在催某个女孩子,女孩子说:“哎呀不行啦……我只会钢琴,这里没有呀。”

    易阳笑了笑,见一时间没有人上去,便自己上去,抱起吉他。続

    这样的氛围里,任何一项才艺都足以引得下面欢呼不断,他弹了一首许巍的《故乡》,一首苍凉的歌曲却被唱出了温柔的味道。

    那晚上折腾到了熄灯前,大家才有些恋恋不舍地被带回休息,此时漫长的军训时间终于要被划上尾声了,一些感性的姑娘哭唧唧,甚至主动去要某个教官的电话号码,被无情拒绝了……“我们有纪律!”

    甚至陈超说:“谁敢留女学生的联系方式,就给老子滚蛋!”

    所有的难熬,到了收尾的时候,成了依依不舍……只是呢,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没有遇到过几次这样的分别,所以每一次都撕扯心情,但将来经历得多了,这样的场面便也就麻木了,就像易阳,他就没有其他人那般深沉的感触……也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倒数第二天,打了靶,一切顺利。

    易阳也是第一次打靶,这玩意儿对男生来说,无论多少岁都不会失去兴趣。

    安全员压好了弹,上好了膛,他们什么都不需要做,直接趴下去打就好了,易阳按照教的方法瞄准,深呼吸,有意识瞄准,无意识击发……続

    “啪!”

    声音比想象中还要大,他的耳朵嗡嗡嗡,这一嗡就嗡到了军训结束。

    ……

    结束军训以后,新生的学生气一下子褪去不少,回到学校,换上自己的衣服,竟然都很难被发现是大几的学生了。

    可惜还没来得及好好体验一下真正的大学生活,匆匆收拾一下东西,就放国庆节的假了。

    易阳必须要回汉宁市,有两件事需要去办。

    第一件事是林耀地业倾注心血的城北溪谷工业园区附近的林耀广场项目,正式启动。続

    作为股东,易阳需要出席这一次的活动。

    这个项目对他来说十分重要,哪怕侯林不说,他也会过来一趟的。

    第二件事嘛……

    自然就是跟姐姐约会了。

    他不由得想起了上一回姜黎黎说的,要给自己的“奖励”。

    嗯……实在是很难不兴奋。

    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