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大唐:长乐请自重,我是你姐夫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大唐:长乐请自重,我是你姐夫

该章节已被锁定

    最新网址:www.qishuta.org

    “好!五哥好身手!这帮吐蕃的武士也不行啊……”

    萧锐竟然还在一边叫好?太可恶了吧?

    禄东赞眼睁睁看着己方的武士一个个被砍倒,虽然己方人多,但战场上的形势却越来越不占优势。

    转头对身边之人小声叽里咕噜一阵。禄东赞是个二多岁的年轻人,对方是个脸色黝黑的中年人,远处看去还以为是禄东赞的长辈呢,现在才知道,原来身边之人是个随从。

    听完禄东赞的吩咐,黝黑中年人点头走了出来,气质一变,从刚才的平平无奇,转眼间变得杀气四溢,让人不敢直视。

    萧锐心头一突,惊呼道:“五哥小心,有高手偷袭!”

    李君羡杀的正欢,哪里能反应过来?情急之下萧锐随便扯掉腰间一个挂件,朝着那人扔了过去。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个不会武艺之人的胡乱投掷。

    那人本以为自己可以一击必杀,没想到对面一个文弱书生模样的人,竟然还有这么一手?自己如果继续进攻,就会被砸中脑门露出破绽,这特么是运气吧?不是高手,谁能算计的这么精准?可那家伙,没有一点高手的模样。

    无奈,此人只能放弃这一招,随手接住了那‘暗器’。

    李君羡也摆脱身边几人的纠缠,立刻退出战圈,挡在萧锐身前,警惕的盯着那人。

    “公子,此人很危险。”

    后半句没说,意思是,对方像个武林高手,甚至是刺杀高手,自己这种战场武将不一定打得过。

    萧锐虽然武艺尽失,但眼力仍在,点了点头没说话。

    对方截住了李君羡,正要继续进攻,禄东赞却叫住了他,示意他把手上的东西送过来看看。

    禄东赞接过一看,是一块金牌,上面写着如朕亲临。

    “阁下是皇室之人?”

    萧锐戏谑道:“行嘛,还有点眼力,认得金牌。”

    “是皇帝让你们来的?”禄东赞猜测道。

    “你太小瞧我们陛下的胸怀了,他如果想为难你们,你们根本就走不到长安城。”萧锐嘲讽道。

    禄东赞点了点头:“明白了,这么说,阁下是长乐公主的兄长,是为了这件事来的……等等,没听说长乐公主有这个年纪的兄长,最年长的是大唐太子,也不过十四五岁。”

    “除了皇子,在大唐还有这块牌子的年轻人……除非是、是……你是萧锐?冠军侯萧锐?”

    哟……这么聪明?凭一块牌子就猜到了我的身份?

    萧锐也表示有些惊讶,不由得高看了这人一眼,看来对方脑子很好使呀。

    “不错,本侯萧锐。”

    李君羡提醒道:“侯爷,不对劲,他一个吐蕃人,为何如此熟知我们大唐的事,肯定有内应。”

    萧锐笑着摆手道:“正常,周边各国,哪个不在长安放暗桩?回去问问老赵,当年他可是突厥的情报头子,除了咱们萧家庄他进不去之外,就是宫里的情况他都掌握了几分。”

    李君羡小声说道:“那现在他能活着真是命大。”

    “可不是嘛,你没看他整天躲在我们那里不敢出去吗?”萧锐两人竟然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

    禄东赞懵了,听到对方是萧锐的时候,还挺紧张,心说这位爷在大唐可惹不起,这次出使最怕撞见,可真的面对面了,怎么感觉对方跟个纨绔一样,没有一点传说中的模样。

    “咳咳,冠军侯阁下,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我们吐蕃是诚意来求亲的,您有什么误会,还请找大唐皇帝陛下,这般直接打上门来,不太好吧?有损阁下的声誉。”禄东赞还是很忌惮萧锐的。

    被打断了聊天,萧锐转过头来,冷哼道:“本侯的声誉,还用不着吐蕃人操心。奉劝你一句,老老实实带着你的人回去,就当没有求亲这回事,那本侯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否则的话,敢继续留在长安纠缠,本侯保证,你吐蕃会成为下一个突厥,你那什么国主松赞干布,就是下一个颉利!”

    禄东赞没想到,初次见面,对方竟然怀着如此大的敌意?而且听他的口气,似乎不是因为今天,好像本来对我吐蕃就没什么好感?这是为什么?

    你仇恨突厥我们可以理解,因为突厥以前欺压过大唐,可我们吐蕃不同呀,我们吐蕃可从来没得罪过大唐。

    “侯爷,可是我们吐蕃以前得罪过您?”禄东赞试探着问道。

    萧锐笑了,“和聪明人讲话就是省事。几年前,本侯遭遇过一场刺杀,想必相国也查到过。但是具体的情况,呵呵,知道的人不多。”

    禄东赞问道:“是当初颉利花重金买凶的刺杀吗?”

    萧锐点头道:“不错!其中围杀本侯的刺客之一,就是吐蕃人。”

    什么???

    禄东赞惊呼道:“侯爷,误会,这不可能,我们根本就不……”

    萧锐摆手打断了他:“不用解释,吐蕃国家不大,能参与围杀我的顶尖高手更是珍稀,说你丁点不知道,本侯是不信的。是不是你指使的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人是吐蕃人。”

    “他自己承认的,说是潜入蜀中,随蜀中高人学艺,最后学成回到了吐蕃。呵呵……”

    萧锐的笑容,让禄东赞感到了无比的寒意,不,应该说是带着厌恶的敌意。

    禄东赞解释道:“侯爷,这件事绝不是我们干的。几年前,我和赞普正在忙着统一吐蕃,根本没来得及关注外面,而且我们跟侯爷您无冤无仇,吐蕃跟大唐一直交好,怎么可能参与刺杀?”

    “许是民间绿林高手,为了一些金银红了眼,私自参与的,您一定……”

    萧锐摆手道:“行了,本侯说了,不重要了。”

    “原本呢,本侯的规矩是睚眦必报的,见着吐蕃人可没有好脸色。但今天看相国是个人物,给你个面子,带着你的人回去吧,别再提求亲的事,本侯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至于两国邦交?本侯不参与,是交好还是交恶,你们自己跟陛下去谈。”

    “行了,金牌还我,走了。”

    啊???

    什么、什么就走了?我们还没答应呢,这也太强势了吧?

    禄东赞连忙打断,带着为难道:“侯爷,这、这不行啊,下官也是奉命行事,我们赞普真的仰慕贵国长乐公主久矣,临行前下了死命令……”

    萧锐脸色一沉,“这么说,本侯的话,你是一点也没听进?一点面子也不给?”最新网址:www.qishuta.org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