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大师兄只会对镜梳妆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大师兄只会对镜梳妆

第115章 鬼玩人(下)

    东方溯光伸出手,  正想要抱住他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唐稚的手伸向身后,准备掏剑。

    东方溯光赶紧一把拉住他的胳膊,  按住他的脑袋,慌乱地将他塞到自己面前的桌子下面去。桌子是木桌,  但是铺了一块布,  勉强可以藏一个人。

    唐稚怎么说也是个成年男性,  身体被塞进去,  很不舒服,还差点没有蹲稳。慌张之间,  他的身体往前,不小心抱到了东方溯光的腿。

    东方溯光一紧张,一抖。

    他脚上的的铁锁链因此发出声音。

    唐稚这才发现他被锁起来了。

    “溯光。”一道甜腻的声音喊他,  随后门被推开。

    溯光。

    唐稚在桌子下面,  无声地阴阳怪气,  学那两个字的口型。

    同时,  他的手用力,  抱住了东方溯光的小腿。

    唐稚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抱别人的腿,而且东方溯光的腿型很好,  还怪挺好抱的。

    东方溯光的眼睛往下,  瞄了他一眼。

    唐稚正独自一人抖m,  想象被这只脚踢的时候,  东方溯光的另一只脚抬起来,  在他的身体侧边,  蹭了蹭他。

    唐稚……下意识心花怒放。

    这个混蛋真的很懂自己的品味。

    “溯光,  我来给你送我们成亲那天穿的衣服。”

    唐稚听到来人说话。

    东方溯光一声不吭。

    “衣服我放下了,  你记得试一试,  如果不合适的话,告诉小红就好了。”

    “嗯。”东方溯光姑且应一声,冷淡的模样和之前没有两样。

    若要说伪装,他不输任何人。

    他就是欺骗的某种代名词。

    她没有立刻走,而是来到东方溯光的桌子前面。

    听到声音往这边靠近,唐稚的眼神低沉下去。

    这是伏羲院人改变不了的本性,在危险的面前,首先想着铲除危险。

    “我会好好待你的,所以,开心一点吧。”

    从唐稚的角度,看到有一只手抬起了东方溯光的脸。

    东方溯光眯起眼睛看她,淡淡说道:“如果你帮我把链子解开,我会开始相信你的说辞的。”

    “哈哈,不可以。”她说,“我知道你会跑的。”

    她所言极是。

    “我还要去准备一下东西,那么,我先离开了。”她的语气中有淡淡的寂寥。因为东方溯光并不想和她聊天,待在这个地方,只会徒增失望。

    东方溯光果然没有反应。

    她叹息,随后放开手,离开了这个房间。

    待门关上,东方溯光松了一口气。

    他这口气还没有完全吐出来,在桌子下面的唐稚双手按着他的大腿,一下子钻了出来,凑到他的面前,压在他的身前。

    东方溯光身体微微往后退,他到现在都不能相信唐稚居然真的来了。

    “东方辰溪,话要说清楚。”唐稚觉得话还是要摊开讲清楚。

    “我现在脑子乱糟糟的,你要说什么,我未必能很好回答你。”东方溯光说实话。

    他很久没有这么老实了。

    “你要和她成亲吗?”唐稚单刀直入。

    “我若是愿意,还需要被人锁在这里吗?”东方溯光说话方式就是不惹人喜欢。

    “好的,第一个问题解决了。”唐稚对这个回答还是比较满意的。

    “嗯。”知道他不讨厌这个答案,东方溯光忍不住笑了。

    “第二个问题,你到底要不要改邪归正?”

    “我已经没有做坏事的理由了。”东方溯光真挚地说。

    “你当然没有了,石东临都死翘翘了,你自己一个人能掀起什么波浪!”唐稚吐槽。

    听到石东临已死,东方溯光有一瞬间的恍然。

    “第三个问题!”唐稚拍了一下他的大腿,让他回神。

    “我在听呢。”

    好友啊,世事如棋,风云变幻。

    “就是……”唐稚说,并且扭捏起来,“你死之前,我和你说的那句话,你觉得怎么样?”

    就是他想要和他约个小会什么的那件事情。

    东方溯光一愣,然后细想,他想了半天,最后抱歉地告诉唐稚:“其实我最后,已经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人死前的感受,东方溯光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

    落日的余晖,身边人的温暖,以及,他怎么努力都听不清的声音。

    意识飘远,什么都消散了。

    唐稚闻言,露出凶狠的表情,觉得自己现在就该掐死他。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你怎么突然来到这里。”东方溯光温柔地告诉他,“活人来到这里,会折阳寿的,而且可能会被鬼主捕获,在这里成为苦力,很危险的。”

    唐稚说:“看到你本人这副样子,我是很后悔来的。”

    “你是为我而来吗?”东方溯光笑。

    唐稚很想嘴硬说不是,但是他平生最看不起傲娇,可不想因为这个男人,让自己变成自己以前鄙视的人。

    他的沉默,让东方溯光知道了答案。他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抱住唐稚,亲了上去,粗暴地抓着他的头发。

    唐稚是个抖m,所以他很爽。

    和蛇妖待了一会儿,唐稚一脸虚脱地爬窗回房间。

    东方溯光实在是太大方了,知道自己喜欢摸他的腿后,十分慷慨地裤子一扒,随便他摸。唐稚还没有上本垒,差点就死在了他的身上。

    “你回来啦。”宋玉秋在整理被子。

    “我还行,还行。”唐稚虚弱地扶着墙壁,在擦鼻血。

    “话说,我刚才听到外面有声音,所以跑出去了。”

    唐稚没有很认真在听他说话。

    “有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在角落哭,说她要成亲的人不想和她成亲,所以很伤心。我安慰了一下她,告诉她,那也比要和不喜欢的人成亲好。我原本是想要用自己悲惨的故事安慰她,但是她就很生气,问我是不是在讽刺她。我说我没有,然后她就大哭。我好不容易把她哄好了。”宋玉秋在诉说唐稚离开后,他的故事。

    唐稚根本没有听他说话,他摸着椅子,坐下,然后平心静气。

    宋玉秋这才发现了问题,问他:“你没事吧。”

    “肾虚。”唐稚说。

    宋玉秋觉得,他应该是脑子有点虚。

    若唐稚想要带着东方溯光逃跑,时间就必须选在大婚的当天。

    因为那天鬼门关开,恶鬼一开始也是这么说的,那天吃完宴席,他们就可以离开了。

    现任鬼城的鬼主喜魅,发现了一件事情。

    她那一位不愿意和她成亲的未婚夫,东方溯光最近心情不错。

    此人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很少见他开心的样子

    她当然不会自恋地以为,东方溯光是因为要和她成亲而开心。

    虽然……她已经是个绝世美人。

    鬼之一族,成年之前丑陋恐怖非常,而且容易控制不住理智,去伤害别人。

    喜魅第一次见东方溯光的时候,他只有十岁出头的模样。那一天,她的母亲告诉她,她以后的丈夫要来了,她还很高兴的。但是东方溯光第一眼看到她,就吓得哭着逃跑。

    后来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原因也是因为他不愿意娶她。

    但是她现在已经成年,蜕化,变得如此美丽,比起母亲,也更加美丽。

    为什么他还是不愿意和她成亲呢?

    “我是真心尊敬鬼主。”东方溯光坐在椅子上,态度淡然自若,“但是我非鬼主良配。我是一个非常恶心、狡猾和卑鄙的人,无法和你成为眷侣。”

    喜魅说:“我觉得你挺好的。”

    “会觉得我挺好的。”东方溯光笑,“只有不涉世事的少女,和□□熏心的笨蛋。”

    喜魅听不懂。

    “不过我很感谢鬼主,帮我实现了我的计划。”

    他说的话,喜魅都听不懂。

    反正就是,这个人不愿意和她在一起。

    她是如此不讨人喜欢。

    这么想着的喜魅,离开他的房间后,躲起来哭了。

    “我听到哭声,果然又是你。”一道惊喜的声音传来。

    喜魅抬起头。

    宋玉秋拿着一块手帕递给他,眉眼弯弯,笑道:“漂亮的小姑娘不能老是哭鼻子。”

    “你觉得我漂亮吗?”喜魅接过他的手帕,非常粗鲁地擤鼻涕。

    宋玉秋的脸一红,随后认真地说:“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姑娘。”

    “我喜欢你。”喜魅说。

    宋玉秋闻言,脸更红了,虽然他知道喜魅的喜欢不是那个意思。

    “我允许你最近陪我一起玩。”

    “谢谢你哦。”宋玉秋和她蹲在一起,随后说,“但是我过两天就要回家了,以后应该没有机会过来了。我想了想,不能总是这么任性,还是回家,按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没有见过面的人成亲吧,起码这样,他们会安心一些。”

    喜魅的手一顿。

    “不要老是为了不喜欢自己的男人伤心。”宋玉秋说,“你那么好,不用担心找不到喜欢自己人。”

    “但是,他是注定了要和我成亲的人。”

    “娃娃亲嘛,我懂!”宋玉秋太懂了,“我没有机会反抗,但是如果你有机会,就试着去找更适合的人吧。起码不能和一直让你哭的人在一起啊。”

    喜魅不懂,“为什么你没有机会反抗。”

    “哦,这个啊……”宋玉秋想起母亲的话。

    反正你也没有喜欢的人,又没有什么本事,还不如听我们的话,趁有几分姿色,去当倒插门。

    “算了不谈那些了。”宋玉秋觉得说那些东西没有意思,“我们去……逛街吧!”

    和宋玉秋一起玩很有意思的,喜魅的本质还是小孩子天性,她立刻忘记了东方溯光给自己带来的痛苦,和宋玉秋一起跑了。

    东方溯光一个人待在宽敞的房间里。

    他已经不知道独自一个人,过了多少这样的日子。

    他面无表情,脚无力地放在地板上。

    他抬起手,原本是想要整理一下掉下来的头发,但是尾指却碰到了自己的嘴唇。

    唇上还留有唐稚的余温。

    他一抹嘴唇,随后将手指塞进嘴巴里,露出了可怕的笑容。

    所以我才教你,千万不要对他动恻隐之心。

    “唉。”东方溯光叹息,然后脑袋躺在桌面上。

    你可真是一个阴暗的卑鄙小人。

    他这么唾弃自己,那一双早就荒凉了的眼睛,透出一丝的自厌。

    就在东方溯光心思活络的时候,一只手伸向他的脸,抚摸着他的头发,来人问他:“你在想什么呢?”

    东方溯光蹭了蹭他的手。

    “怎么了?”

    说来可笑,唐稚最喜欢的就是他那双年老了的、苍凉了的眼睛。明明早已经没有了一丝希望,却还抱着飞蛾扑火的壮烈。

    “我有一种悲观念头。”东方溯光说。

    “你什么时候乐观过?”唐稚露出了一脸的问号表情。

    “唐稚。”东方溯光说,“是否有些小鸟,天生就飞在天际,有些小鸟,天生就困在牢笼。”

    锁链的声音响起。

    “若我命中有宿命,这辈子注定得不到自由……”东方溯光的眼中出现了一丝火光。

    “在笼子中的小鸟有笼子困住。”唐稚说,“在天地间飞翔的小鸟,也被世界这个笼子困住。人人都在笼子中。但是我现在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

    “你可以选择和我待在一个笼子里。”唐稚的语气和开业大酬宾,现场八折的语气是一样的。

    东方溯光看了他一眼,微微笑着,然后继续趴在桌面上。唐稚的手,从他的头发,往下摸,到触摸他裸/露的皮肤为止。

    “我真是罪大恶极。”

    “已死之人,莫要追究前生之事。”

    东方溯光现在已经是鬼魂,不存在脚被折断的事情,双脚不能动,只是因为被喜魅他们用困魂锁套住了。唐稚试了各种办法,都没有办法撬开这把奇怪的锁。

    他是在什么时候发现这把锁打不开的呢。

    就在他们准备逃跑,东方溯光要和喜魅成亲当天。

    唐稚用法术变出了一个穿着喜服的假人拖时间,然后准备捞着东方溯光和宋玉秋一起走的时候,他发现,东方溯光脚上的锁打不开。

    唐稚蹲在东方溯光的面前,沉默了一会。

    他的老师说过一句话,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创新!

    所以唐稚放弃打开这把锁,独辟蹊径,背着脚上有锁的东方溯光跑了,顺便让宋玉秋自己跟上来。

    三人避过所有的恶鬼,鬼鬼祟祟地往鬼城的出口跑。

    唐稚早就安排好了路线,所以一切都很顺利。

    但是在还有一条街道的时候,东方溯光双脚铁链上的铃铛,突然响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呼天喊地,提醒着众鬼,猎物在这里。

    一瞬间,鬼城的灯笼全灭了,路上美貌的女子化为狰狞的鬼,涌了过来。

    他们要抓回鬼主要的人。

    “小宋!跟上来!”唐稚朝着出口狂奔。

    东方溯光乖巧地趴在他的后背。

    身后是数量庞大,滚滚而来的恶鬼。本应也是恶鬼中一员的东方溯光,无心去看顾危险。他趴在唐稚的后背上,看着他的侧脸,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就在他们三个人到达出口的时候,鬼主终于追了上来。

    “竟敢玩弄我!”她的声音恐怖,身躯庞大丑陋。

    宋玉秋听到这个声音,觉得有点耳熟,忍不住在离开之前,回了一个头。

    看到了宋玉秋的脸,喜魅一愣。

    大门就在面前了,三人一同迈步,就要离开这个地方,回到凡间。

    “站住!!!”鬼主伸出了手。

    她只需要轻轻一勾,就能抓回她想要的人。

    东方溯光趴在唐稚的后背,脸上依旧带着喜悦的笑容。他的眼睛已经看到了那只靠近的手,但是都无所谓了。

    “啊。”发出声音的是宋玉秋。

    鬼主的手毫不犹豫,抓住了他。

    唐稚显然也是愣住了,他早就准备好了鬼主要来抓东方溯光,但是喜魅的手却转向了宋玉秋。正是因为意想不到,唐稚来不及拯救宋玉秋,而脚又踏出了边界,离开了鬼城。

    “不要走!”喜魅变回人形,将宋玉秋压在地板上,她低头俯视他,眼泪和头发一同落到他的身上,“不要走,和我一起……和我永远在一起……”

    啊,原来要在今天成亲的人是你啊。

    宋玉秋笑着,然后抬起手,擦去喜魅的眼泪。

    当唐稚背着东方溯光踏出鬼城,两人立刻出现在一片草坪上。

    天色依旧一片黑暗。

    唐稚愣愣地转过头。

    宋玉秋怎么办?

    一双手紧紧环住唐稚的脖子,唐稚立刻回过神。

    “我现在是鬼,不能晒长时间太阳,所以要赶紧带我离开这里。”东方溯光提醒他。

    唐稚立刻就慌了心神,他手忙脚乱地脱下外衣,盖到东方溯光的头上。

    东方溯光坐在草地上,抱着膝盖,将自己的身体都缩进唐稚的衣服里。

    “你没事吧?”唐稚担心地看着他,“哪里不舒服吗?我带你回伏羲院,里面会有人帮你……搞七搞八?”

    唐稚对伏羲院的信任感是百分百,伏羲院的人一定能完成任务,同时,一定会在完成任务的时候,折腾死你。

    “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东方溯光担心。

    他缩成一团的模样,实在是太可怜了,唐稚心生怜惜,告诉他:“你放心,挨打有我在。”

    东方溯光看向他的眼神很微妙。

    “咳咳,不是我故意想被别人打的意思。”唐稚澄清,“是我很心疼你的意思。”

    东方溯光姑且先点头。

    宋玉秋的事情,暂且是解决不了了。

    唐稚决定先带东方溯光回伏羲院,处理他的问题。再让伏羲院的人去和鬼城交涉,救出宋玉秋。

    背着盖着衣服的东方溯光,唐稚漫步走在草地上。

    微风拂面,草木茂盛,天际出现一丝光亮。

    唐稚想起了一件事情:“等回到伏羲院后,我能先打你一顿吗?”

    他想揍这个人很久了。

    “不可以。”东方溯光贴着他的耳朵说,“我怕疼的啦。”

    他这一辈子,还未曾如此理所当然地向什么人撒娇。

    唐稚很受用,他就喜欢美人黏黏糊糊的声音。

    “唐稚。”东方溯光喊他。

    “嗯?”唐稚回应。

    “谢谢你来接我。”

    听到他认真的语气,唐稚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是我选择来找你的,不需要谢谢我。”

    不。

    东方溯光看着唐稚的侧脸,双眼阴沉。

    你以为我不知道自己要死了吗?

    你觉得我为什么最后要去找你?

    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死后会归去何处吗?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看到我死去后,一定会想办法打探我的消息吗?

    我在鬼城等着、等着,等着你来,已经等很久了。

    东方溯光趴在唐稚的后背上,用力捏住他的肩膀。

    “你的胸口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唐稚问。

    “我藏起来的菁髓珠,我知道我的阵法不足以引出菁髓珠所有力量,所以将一些用完了的菁髓珠藏起来,死后带来这里,继续研究。”东方溯光坦诚,“如果你没有来找我,在今天婚礼上,就是我引爆所有菁髓珠,和鬼城同归于尽的时刻。”

    唐稚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东方溯光一眼。

    他面无表情,双眼坚定,就像是扑火的蛾。

    “你的心理好阴暗。”唐稚摇头轻叹。

    “对不起。”东方溯光趴在他的后背上,也不知道是为了哪件事情道歉。

    为我其实还在算计你?

    为我无论如何都改不了卑鄙的本性?

    这是一场游戏与豪赌,鬼把人玩在掌心之中。

    唐稚的脚依旧坚定地踩在草地上,头顶出现迹象的太阳。

    东方溯光的手从他的肩膀上挪开,改为抱住他的脖子。

    世上千千万万人,落笔万万千千字,无一愿意写我与面前人的故事。

    那我就亲自写这个故事。

    唐稚一边走着,一边背着沉重的负担,一句话被风吹散。

    听到了唐稚的话,东方溯光一愣,随后流出眼泪,收紧了手。

    “这就是故事的结局,我和你在世界的大笼子里,永远在一起。”

    两人一同往前。

    阴暗的天空突然出现明显亮光。

    唐稚告诉东方溯光,说:“你看,是晨曦。”

    东方溯光微微一笑,不看晨曦,只看他,“是的,真漂亮。”

    如果你也同意,那就让这个故事这样结局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