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穿书后我交了个反派男朋友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穿书后我交了个反派男朋友

第95章

    正文完

    沈氏的股市大跌,  亏损的地方需要大量金额填补,沈家已经变卖了多处豪宅和地皮,当然也用子公司的收益来填补那越来越大的亏损,  只是那深不见底的窟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上。

    这是沈氏成立后经历最震荡的一年,  经济亏损经济危机,内部已经被掏空,谣言四起。

    沈氏要破产了。

    比沈氏要破产更让沈家担心的是沈宋浩的病情,沈松浩住重症病房,  身上插满了管子,身为继承人的沈决站在窗前看着病房里的父亲。

    相比较面对沈氏内部的乱七八糟,  沈决还是比较喜欢到这里来看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老不死。

    沈氏不止是面对外敌,  还有内部想要分一杯羹的股东,他们见沈氏股市震荡大量收购抛出的股票,联合其他股东趁着这个混乱时期把他这个总裁逼下台,  从而把沈氏抢走。

    沈决虽然是沈氏集团股份占比最多的人,  当年他身上只有百分之四十的人,  而沈松浩身上还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没有转交出来,也不知道最后要交给谁。

    很显然老不死其实并不想给他,拖着这副身体硬是从国外回来,  想给谁可想而知。

    如果有人要联合他父亲和外面那些董事,  手上的股份比他占比更多,可以轻易拿走沈氏总裁这个身份。

    只是现在这个人不想要沈氏更想毁掉沈氏。

    沈氏并不是他的心血,只是病床上这个人一生的心血,  沈氏对于他来说单单是一个被迫临危受命的任务,那时候老不死的身体状况比现在还差,  把正在读大学的他叫回家,  一点都没有问过他的意见就沈氏这个担子压在他身上。

    他沈决对于沈松浩而言就是一个单纯的继承沈氏产业的继承人。

    这么多年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支撑,  重得他喘不过气,日复一日。

    现在身上这个担子要没了,他也许是开心的,因为他要解脱了。

    沈决隔着玻璃定睛看着病床上的人,口袋里手机震动了几下,他拿出来手机接听。

    赵柯激动的声音传来:“沈总,股票稳住了,已经没有往下跌了,城东那块项目被我们沈氏拿下,消息一传出来我们的股市稳住了!”

    沈决愣了一下,觉得有点不可置信,沈知轩收手了,放过沈家了。

    其实沈知轩收手的时机收得也很巧妙,这时候的沈氏正处在破产的边缘,留他一条命继续让他苟延残喘下去,现在想救起沈氏才是最艰难的时刻。

    宛如当年沈松浩想要救起沈氏,要了他半条命。

    赵柯还在电话那头继续说着什么,沈决握住电话的手垂了下来,意味不明地看着玻璃低声笑了起来。

    玻璃上的反光印上了沈决笑得有些疯狂的脸。

    一旁的路人害怕地躲到一边,正想叫医生护士的时候,这人又恢复了平静的模样,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像个正常人一样离开了。

    路人看着他背影小声说了一句:“神经病吧。”

    明天就要开学了,宿舍群里都是鬼哭狼嚎,三人组不想开学甚至有点想要摆烂,孙天启和丁荣已经提前一天乘坐高铁回到学校,而李越和俞奕在自己家里享受最后假期的最后一晚。

    孙天启拍了一个视频发上宿舍群里,是他们两个人打扫卫生的成果。

    李越和俞奕在群里充当夸夸群,夸赞两位。

    李越发来的一顿语音里出现了一段狮吼功,李越的妈妈大声喊了一声让李越收拾明天上学的行李。

    丁荣在群里发了一句:越子,收拾行李去吧,如果你还不动的话估计你妈要出动家法了。

    李越觉得丁荣说得非常对,他说一句再见后迅速下线。

    俞奕看着手机笑了起来,幸好他们家没有家长,没有人催促他。

    忽然沈知轩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明天要开学了,收拾好了东西没有。”

    啊,家里没有家长,但是有个爱操心的男朋友。

    俞奕故意装作听不到沈知轩的声音,继续躺在沙发上看手机。

    沈知轩也是了解自家小男朋友的性格,走出来一看,果然,还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俞奕点开张源发过来的员工面试资料,秉风现在需要的新血液的加入,张源和温舒负责最初的面试,明天是最后的面试,但俞奕这位老板明天开学,所以打算今晚先看一下的简历资料。

    可是偏偏有人打扰他的工作,沈知轩走过来将俞奕的手机给抽走,然后把人一把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俞奕觉得自家男朋友的体力越来越好了。

    他看着沈知轩因为用力而隆起来的手臂肌肉,叹气:“下班你不是去了健身房一趟吗,现在又在做负重练习不累吗?”

    沈知轩失笑:“只有你这个小懒虫觉得累。”

    俞奕拉长声音说:“我当然累,我开了一整天的会,坐了一整天,腰都快要坐散架了。”

    沈知轩嗯了一声:“可以试试。”

    俞奕不明所以地问:“试什么?”

    沈知轩说:“做一整天,看看是有多累。”

    俞奕想跑但是跑不了,只能趴在沈知轩的肩膀上说:“明天开学了,我要收拾东西。”

    不住校的人能收拾什么东西,沈知轩其实也是让他收拾一下背包,带上该带上的东西,明天早起肯定会赖床。

    听到小懒虫主动说收拾东西,沈知轩抱着人走进卧室,将人放到椅子上。

    俞奕不情不愿地把一旁的背包拿过来开始收拾。

    沈知轩看着俞奕委屈巴巴的脸揉了一下他的头发:“我出去给你做好吃的,你乖乖的。”

    又是哄小孩的语气,俞奕得寸进尺地说:“我不想吃青菜。”

    沈知轩哭笑不得,拒绝了这个请求:“不能。”

    俞奕抿了下唇:“哦。”

    沈知轩捏住俞奕的两颊:“不许捣乱。”

    俞奕仰头亲了一下沈知轩乖乖应下:“好。”

    沈知轩出去继续做晚饭,俞奕则趁着这个时间收拾明天的开学用品。

    在云城的时候他买了一台新笔记本,打算旧的那台上课,新的那台工作,这个时候他把旧电脑里的文件全部传到新电脑里。

    蓝牙传输有点慢,俞奕打算双管齐下,用USB把其中的资料放进去然后再传到新电脑。

    USB在沈知轩那,俞奕到沈知轩的房间找了圈都没看到。

    他探头朝厨房里沈知轩喊话:“沈知轩,你的USB放在哪里了?”

    沈知轩说:“如果不在桌上的话可能在行李箱里,去云城的时候王助理把USB带上了。”

    俞奕听闻忍不住冷哼了一声,果然是工作狂魔,来找他的时候还不忘记工作。

    俞奕把放在衣柜旁边的行李箱拿出来,打开行李箱后坐在地上找了起来。

    行李箱里的东西已经被沈知轩收拾好了,剩下一些小物品,俞奕在小隔层里找到了USB,刚打算把行李箱关上的时候他在里面又找了一个没见过的小盒子。

    看着像装饰品的盒子,俞奕好奇地将盒子打开,一打开他就看到了内盒里面那个偌大的CR品牌标志。

    盒子里放着一个孤零零的戒指。

    和现在他戴在手上的戒指是一对的,当时沈知轩把戒指戴在他的无名指上,之后他就没有摘下来过。

    从云城回来后一下子就进入忙得不可开交的阶段,然后他就忘了一件事,沈知轩在他手上戴上了戒指,而他并没有帮沈知轩戴上戒指。

    现在的沈知轩在这个家有名无分。

    俞奕把戒指拿了出来打算在今天把戒指给沈知轩戴上。

    给他戴戒指的时候沈知轩一上来就把他按在了沙发上,一言不发就给他戴上了戒指,还很霸道地和他说不准摘下来。

    只是那个场景当时他的感受确实不太好,那个时候他被吓得够呛,以为沈知轩要对他做什么,不过确实是做了什么,把戒指戴在他的无名指上把他给绑住了。

    他得想想怎么吓一下沈知轩然后再把戒指拿出来,他那时候受到的惊吓可不能白受,他受过的沈知轩也要来一次。

    沈知轩已经把菜做好了,进房间叫俞奕,进门就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俞奕在洗澡。

    他床上看到了睡衣,不用想都知道是俞奕从衣柜里拿出来忘记拿进浴室了。

    沈知轩将睡衣拿起来意思性地敲了一下浴室的门。

    里面传来俞奕的声音:“怎么了?”

    沈知轩说:“给你拿睡衣。”

    俞奕喊了一声:“站住别动。”

    沈知轩听俞奕的话就这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抬手拎了一下门把手,发现浴室的门锁了。

    沈知轩觉得奇怪,俞奕洗澡的时候从来都不会锁门。

    下一秒从浴室里传来打翻的声音,还有俞奕的一声喊叫。

    沈知轩没想到这么多,开口问:“怎么了?”

    俞奕带着哭腔的声音传了出来:“没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沈知轩听闻皱着眉连忙到柜子里找浴室的钥匙,不知道被俞奕放到哪里了,好一会儿才找到。

    沈知轩打开浴室门的时候里面一片漆黑,他刚想打开灯光就被人给抱住了。

    沈知轩下意识地单手揽住怀里的人,俞奕一身干爽不见摔倒的狼狈。

    俞奕笑着问:“你是不是被吓了一跳?”

    沈知轩松了一口气,沉声道:“以后不可以再开这种玩笑了。”

    俞奕不觉得委屈,抱着沈知轩的同时把人抵在了墙上,然后抬手开了浴室的灯。

    俞奕在壁咚沈知轩,这看着比沈知轩霸道多了。

    沈知轩看着俞奕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他看到盒子的时候,心猝不及防像是被人敲了一下,停滞了一秒。

    俞奕一脸严肃地将戒指戴在沈知轩的无名指上,整个过程郑重而庄严,俞奕的手还有一丝丝颤抖。

    戴上后他抬头看了一眼沈知轩。

    对方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手看,如果俞奕不是看出沈知轩是在假装镇定的话,真以为这人这么平静地看着自己戴上戒指。

    都是装的。

    沈知轩很少激动,只有熟悉亲密的人才知道他表现出激动是什么样的。

    就是这样定定地看着对方,眼眸底下带着波涛汹涌,喉结滚动像是想把对方吃下去一样。

    俞奕知道,这是沈知轩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激动,也是对他唯一的激动。

    俞奕抬手抱住了沈知轩听到从胸腔里传出来的跳动,比平时快了很多很多,像是下一秒就要跳出来的一样。

    他问:“你没有什么和我说的吗?”

    上方传来一句:“开学快乐。”

    提起这茬俞奕咬了咬牙:“你……”

    “我爱你。”

    声音带着点点颤抖。

    俞奕顿了下,笑了起来:“我也爱你。”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

    -这篇文的正文就到这里结束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订阅和支持,接下来还有几个番外。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