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第四千零五十六章 幻境版绿林酒吧

    ****************************************************************************************

    “门店有点小,真的没问题吗?不是什么奇怪的地方吧?”

    我是第一次来,见着绿林酒吧那不起眼的入口,不起眼的招牌,表示了疑问。

    “啧啧啧,吴老弟,第一次来这里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但是只要你去过一次,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那是为什么?”我不依不饶。

    “因为生意太好了,已经不需要醒目的门面去招揽更多新客。”

    “最好是这样。”

    我嘴上不服,心里还是服气的,那三个招牌侍女组合,别的能力不说,干酒吧这一行那是真的没有对手。

    “等等。”鬼鬼祟祟的高特,好似发现了什么,猫在拐角处对着酒吧门口露出小半张脸,冲身后我的我们比了一个暂停手势。

    “是你们大嫂,我老婆,丽娜。”

    “不会吧,那么暗你真的瞧清楚了?”

    “不会有错的,我和丽娜夫妻多年,就算不用看的,光闻味道就能知道她在附近。”

    “这么神?”我大惊失色,这鼻子,让身为德鲁尹的我都有些自叹弗如了。

    “大猩猩是这样的了,嗅觉比较灵敏,不然咋找蚂蚁吃。”其余哥哥表示可以理解。

    “你们别胡说八道。”高特回过头来瞪了我们一眼,道。

    “只有黑猩猩才吃蚂蚁,大猩猩不吃的。”

    不是,你想反驳的是这个?

    这种猩猩知识你是从哪里了解到的?

    “总而言之,虽然无法确定具体位置,但我能感觉到丽娜就在门口附近监视,她从警多年,蹲守犯人的经验十分丰富。”

    “那我们该怎么办?这酒吧看样子是没法去了。”

    “哼哼。”这时候,拉尔得意的上前一步。

    “散吧散吧,改天再聚。”大家开始各自散伙。

    “你们到是听我把话说完啊混蛋,说好今天一定要去的,你们的决心呢?!”被冷落无视的拉尔连忙拉住我们,气得跳脚。

    “这不是都被你哼完了么?”

    “老大,你要再卖关子,我们可就真散了啊。”

    “好好好,我说,其实我知道酒吧的厨房后门,这可是只有超级熟客才有的待遇。”

    “话说回来,你到底去了多少次?”

    “哼哼,很难数清,有段时间一有机会就来这里坐坐。”

    “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丽莎嫂子的事情吧?”我上下审视着拉尔,不同世界,说不定我熟悉的那个拉尔大叔,已经变了。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混蛋,而且绿林酒吧可是正经地方,超级清吧,别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连喧哗都不允许,可以说是绅士们的聚集地。”

    想到狂热的菲妮粉,我点点头,那确实很绅士,没毛病。

    在拉尔的带领下,我们绕过绿林酒吧的正门,往一条只能容一人的隐蔽窄道钻进去,像野蛮人兄弟这样的大个头肌肉男,就只能侧着身前行。

    途经好几个犹如迷宫一样的岔道,最终,拉尔在一扇后门停下来,做贼一样,东张西望几眼,确认无人后,忽然回过头,深深望了我们一眼。

    “你们当中,该不会有内鬼吧?”

    “怎么会呢,我是什么样的人大哥难道还不清楚?”道格应的最大声。

    我也正了正衣领,一副两肋插刀,凛然之情:“拉尔老哥,事到如今你还说这种话,是不是有些太伤兄弟感情了?”

    “就是就是,拉尔老弟,你莫名其妙说这些干嘛,我们可都是一条心的好兄弟,一条心怎么会出内鬼呢?”高特大猩猩一脸天真憨厚,眼睛闪烁着野生动物特有的纯洁光芒。

    “但愿如此。”拉尔的目光,在野蛮人兄弟身上徘回最久,正因为兄弟多年,知根知底,他才觉得,如果有内鬼,十有八九就是兄弟二人。

    出卖大哥这种事,他们做过不是一回两回了,为了大哥,他们是可以两肋插刀,兄弟义气没话说,但如果是大嫂发话,他们也是可以摁住大哥,帮大哥两肋插刀的。

    至于高特老哥,他没有这样的智商,忽略不计,吴老弟的话……一副涉世未深的模样,表面上对绿林酒吧兴趣不大,其实很可能是大闷骚,怕是期待已久了。

    虽然可以搭上莎拉——丽莎这条暗线,做做内鬼,但没必要。

    想到这里,拉尔伸手探入门缝,摁响了藏在隐蔽处的门铃,不一会儿,里面传来滋滋的喇叭电流声,他知道,对暗号的时候到了。

    轻咳两声,有些扭捏迟疑,最后仍是咬咬牙,捏起了鼻子。

    “miraruku,kiraruku,gyogyogyogyo……,最喜欢鱼了。”

    当哐一声,貌似电子锁的铁门打开了一道缝隙,拉尔憋红着张老脸,在我们古怪的目光注视下,没好气的把手一招,率先开门。

    “今天你们赚到了,可是熟客才有的待遇,还不快点进来。”

    在酒吧侍者的带领下,五人鱼贯经过厨房,又绕过一处酒窖,从一扇不起眼的员工专用门出来,踏入酒吧,气氛顿时就不一样了。

    诚如拉尔所说,这地方确实没有喧嚣吵杂的电音,光怪陆离的霓虹灯,不算热情,不算清冷,不算暧昧,不算疏远,气氛恰到好处的音乐,犹如牧羊少女的低语,抚慰着踏入这里的每一颗心灵。

    店面虽然不大,布局且丝毫没有将就,虽然没有包间,精打细算的距离,朦胧温馨的光线,却恰当好处的让每一张桌之间,保持着低声细语不被邻桌窥探和打扰的隐私氛围。

    一进来,就能感觉到这里和其他酒吧在格调上的差距,若是再算上那堆砌满了墙壁的各式种类酒瓶,以及占据酒吧整整四分之一空间的吧台,所带来的震撼感就更是非比寻常。

    有格调!够专业!

    如果说这些都是硬件设施,别人想要模彷,只要用心,肯花钱,也能学个七八成,那么必定有着第一无二,别人无法模彷的东西,让绿林酒吧如此名声大噪。

    那就是这里的软件设施,作为酒吧招牌的侍女三人组。

    这不,我们刚进来,已经听到熟悉的喵喵怪教主了,依旧是一身轻飘飘的缎带侍女服,华丽而唯美,娇俏而可爱,和现实当中几乎没有差别的菲妮,眉目带笑,宜喜宜嗔,向我们迎了过来,那熟悉的身影,让我恍忽间仿佛回到了熟悉的暗黑大陆。

    这种恍忽感也传染给了其余众人,和我不同的是,他们完全是被菲妮的气质美貌所吸引,有菲妮粉曾经讨论过,为什么菲妮会如此深得大家喜爱,几乎有过半的人选择了同一个答桉。

    扭头看到她的第一眼,仿佛看到了青葱树下,那羞涩含笑的初恋情人。

    完美的第一眼缘,再加上伪娘特有的男性解析力,这就是菲妮最大的魅力所在。

    “喵,拉尔先生,放下家中的漂亮可爱的妻子和女儿,亏你舍得喵,还有高特先生,平时多陪陪老婆,我可不想天天被消检喵,道格先生和格夫先生到是需要常来,年纪也老大不小了喵。”

    和现实版里的冒失倒霉伪娘,在酒吧里扮演的角色上略有不同,气质自然也有所区别,眼前的幻境版多了一股子老板娘的精明干练,长袖善舞。

    我刚这么想完,貌似成长了不少的小伪娘,伴着喵一声尖叫,直接给我们上演了一出平地摔。

    很真实,至少在倒霉方面还是如出一辙,是个能和我争夺悲剧帝宝座的强力选手。

    周围不约而同的发出善意笑声,似乎对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秘而不宣的约定,没有人去扶她起来,菲妮自个也不矫情,刚倒下,就捂着泛红鼻头站起来,冲大家难为情的一笑。

    这股子冒失娘的娇憨可爱,和刚才成熟干练的风情语态,俨然形成巨大反差萌。

    我便似乎看到了好几个客人,脑袋上的小人,从摇摆不定的中立位置,一跃跳到了菲妮粉的坑里面。

    “咳……咳咳,咦,这位客人很面生喵,是第一次光顾喵?”为了掩饰出糗,小伪娘眼睛咕噜一转,落到我身上。

    “给你介绍新客人了。”拉尔灿烂一笑。

    “未婚喵?”

    “已婚。”

    “啊。”菲妮失望的摇摇头:“明明我的梦想是将酒吧打造成恋人们的邂后之地,怎么到头来来的尽是一些已婚的酒鬼大叔喵。”

    “啊,我不是说你喵,当然,如果你是酒鬼那当我没说喵。”

    “没事没事,我的确不大喝酒,但你可以把我当成果汁大叔。”我罢了罢手,和这样的菲妮交流,似乎也别有一番趣味。

    “客人真是风趣,很好,决定了,今天免单喵。”

    “咦,也包括我们吗?”高特兴奋的指着自己。

    “很抱歉,本店店小利薄,高特先生请自费喵。”

    八面玲珑的菲妮,很快和兄弟们打成一片,也没冷落周围的客人,时不时搭几句话,便引得一片欢声笑语,俨然一副吧宠的架势。

    “不知为何,明明是第一次见吴先生,却总感觉特别眼熟,莫非我和吴先生特别有缘喵?”

    菲妮又将目光落到我身上。

    “你对每一个客人都说过这句话吗?”我问道。

    “吴老弟,你这可就冤枉菲妮了,她从来不喜那些虚头巴脑的客套话,我可以做担保,你绝对是她第一个说这种话的客人。”

    拉尔和周围的菲妮粉对我流露出羡慕目光。

    “原来如此,那我觉得,或许……”我低头沉吟片刻,再次回忆了一遍酒吧所在位置。

    大家都在看着我,看我这个被菲妮殿下卷顾的幸运儿,准备如何撩拨小小伪娘。

    “或许,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性。”我顿了顿,抬头和菲妮的星眸璀璨对视上。

    “其实,我是你的房东?”

    “诶……诶诶?!”饶是久经沙场的菲妮,也没有见识过这种套路,闻言表情不禁一滞。

    “哈哈哈,吴老弟你可真爱说笑。”

    “不是说笑,我记得这里应该是两年一签,以前一直是琳亚帮我打理的,所以你没见过我也很正常。”

    “不是,还真的是?”听我说的煞有其事,其他人笑不出来了。

    “既然能说出琳亚的名字,我想应该确认无误了,原来如此,合同里琳亚代签的吴先生,原来就是眼前的吴先生喵。”

    菲妮反应过来后,也不禁发出感叹:“您可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酒吧开了快五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房东喵。”

    “一直都是琳亚在帮我打理,如果刚才不是看了一眼地址,觉得有点眼熟,琳亚似乎和我提到过,又和你确认了一遍,我也不敢完全肯定。”

    “所以,是因为房东的关系么?见到吴先生的第一眼就觉得怪亲切的喵。”菲妮眨眨眼,有些不大确认的仔细盯着我瞧,似乎要瞧出个所以然。

    “……”我默默喝了口柠檬水,没有作答。

    应该是孽缘的关系,毕竟是和我争了十几年悲剧帝宝座的存在,只可惜没见着老马,否则三巨头齐聚,怕是魔法少女都要瑟瑟发抖。

    “可以和吴先生喝上一杯吗?就当做是……贿赂房东喵?”菲妮轻打响指,便有侍者端来了两杯果汁。

    “好说好说。”我接过果汁一饮而尽,咂咂嘴,嗯,错不了,是碧丝亲的味道。

    “大家都那么熟了,别客气,我会把这里当家哈。”

    拍了拍菲妮肩膀,我冲吧台那边示意一眼:“你们聊着先,我去那边看看。”

    “啊哈哈,该怎么说呢,吴老弟他的性格……确实有点怪,不过并没有什么恶意,这一点我敢保证。”

    瞧着菲妮盯着被拍打过的肩膀发呆,拉尔生怕对方生气,连忙解释道。

    “不,我并不介意喵……该怎么说呢……”菲妮回过神,咬了咬指甲,思索片刻后嫣然一笑:“这种老朋友的感觉并不坏,甚至不陌生,吴先生可真是个奇妙的人喵。”

    “对吧,是吧,我和吴老弟也是一见如故,就好像失散多年的亲兄弟。”高特喝下大半杯的冰啤酒,带着微醺,哈哈大笑。

    “是这样喵?我觉得吴先生可能不乐意听到这句话,他并不想成为猩猩喵。”

    菲妮和对面碰了碰杯,轻啜一口泡沫,嘴角噙着优雅笑意,恰到好处的吐槽,引得兄弟一众再次欢声笑语。

    另外一边,我来到了吧台落座,十多米长的吧台,在这间不算大的酒吧里显得极为夸张和瞩目,目光往里一扫,五六个调酒师各自负责一段,却没有看到碧丝亲的身影。

    呵,那小伪娘有什么好看的,我来绿林酒吧不为别的,只为喝上一杯咱家碧丝亲亲手调制的,喝不醉的酒。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