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消费系男神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消费系男神

第278章 一网打尽

    三巡酒过,气氛自然而然的热烈起来。

    高叼毛捧着韩烈,东拉西扯有的没的聊了一大堆,终于慢慢转向预定话题。

    「韩老师,我有一个疑问,想请您解惑。」

    「您讲。」

    韩烈随口一回,态度看上去有些漫不经心,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种敷衍。

    而真实情况则是,狗东西在暗地里早已经把注意力提到了最高,只等着猎物冒头,然后一箭射过去。

    「是这样的。」

    高叼毛压低声量,谨慎的斟酌着措辞。

    「类似的abs项目,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我们在找不到单一出资方的情况下,把它弄成一个什么产品,然后分成一小份一小份的对广大群众销售......「

    「当然可以。」韩烈故意皱眉,「这是一种很基础的模式,但成本会更高。」

    高调忙精神一振:「那具体高在哪儿呢?「

    韩烈细细解释:「每一个abs项目都是单独的产品,它不像我的私募基金,有历史成绩做参考,可以很轻易的取信投资者。

    以我的判断,它不会比银行的理财产品更好卖,所以就需要一个非常厉害的销售团队。一般而言,应该给到销售团队2%左右的提成,才有可能保证如期卖出大半份额。

    而且,发起人很有可能需要对项目做一个结构化处理,才能保障销售。

    结构化那里又是一大块成本......」

    高叼毛听懵了。

    但是,越是如此,他越是觉得韩烈专业、敏捷、有能耐。

    「韩老师,请问,结构化处理又是怎么回事?」

    嘿,上套了不是?

    韩烈心里暗晒,表面上却是一副耐心用尽的样子,解释得言简意赅:「把产品做成双层结构,一部分是「优先级」,对外发售;另外一部分是「劣后级「,找资金托底。」

    高叼毛依然没懂。

    隔行如隔山,任他再怎么女干猾狡诈,在金融领域都装不满半桶水。

    眼看着韩烈一副懒得多讲的模样,高叼毛有点坐蜡。

    概念都没有搞清楚,怎么跟人家韩老师画饼啊?

    关键时刻,古甜喜滋滋的接口:「高叔叔,您可以这样理解一一优先级就是以强保障的形式,承诺固定利率。而劣后级则是非固定利率,但是要承担更高的风险。

    在实际操作中,一旦产生亏损,首先亏掉劣后级资金,然后如数支付优先级的固定本息。「

    哟?

    边鼓敲得很好嘛!

    韩烈正眼瞟了古甜一眼,暧昧肯定是没有的,不过依然让古甜顺杆子爬了上来。

    「韩老师,我学的虽然是管理,但也了解过国际市场上的常规操作。我讲的对不对?「「

    嗯,很正确。」

    幸韩烈轻飘飘点头,没有给她更多的回应。

    白玉雪不了解古甜的性格,所以忽然觉得韩烈其实非常挑剔挺高冷,那么漂亮的白富美都不愿意搭理。

    如此看来......我的姐姐们在他心里的分量还挺重的?

    她默默的又给韩烈加了一分。

    高叼毛终于理解韩烈的思路了,可是,这并非他想要的。

    他真正需要的方案是一一拿到散户们的钱,然后把自家公司的那块地开发出来,最终想办法把钱赖掉。

    至少也要赖掉一部分。否则平白多掏出20%左右的利息,还能剩下多少利润?

    只能说,走惯了歪路的人,真的很难再从正道上获得快乐。

    或者再直白点形容:狗改不了

    吃屎。

    所以。尽管高叼毛发家很早抢到了先机,可是在圈里厮混多年,却未能顺应时代脉搏真正做大做强,是有其深刻原因的。

    格局不大,经商能力不高,天赋都点在了溜须拍马歪门邪道上面,不配称之为企业家。

    一个心狠手辣的投机成功的小人罢了。

    韩烈不接茬,高叼毛没辙了,只好给儿子高申使个眼色,意思是让他接着往上面聊。结

    果高申理解错了,以为父亲是想让自己再给韩烈敬酒。好哄他高兴。

    小绿孩儿心里为难得很,暗道:韩老师正眼都不怎么看我,那么高冷,我哪里有那力度啊?

    算了算了,舍不得媳妇套不到狼......

    他狠狠一咬牙,悄悄恳求白玉秋:「小秋,帮帮忙,你和小雪去陪韩老师喝几杯酒

    白玉秋刷的一下,柳眉倒竖:「你当我是什么人了?」

    高申又郁闷又欣慰,急忙服软:「我不是那意思,你想到哪里去了?大庭广众之下,喝两杯酒怎么了?亲爱的,别那么敏感嘛!」

    白玉秋似笑非笑地斜睨着他:「我面对韩老师的时候就是这么敏感,怎么着吧?「

    真的,一碰一股水......

    高申没听懂,嘀嘀咕咕的继续劝,后来白玉秋「不耐烦「了,张嘴就是一句:「我爸妈的房子又老又小

    「买买买!」

    高申大喜过望,能用钱解决的都不叫事儿,哥有钱!

    白玉秋这才作罢,憋着笑开始干活。

    她放开之后,劝酒的花样是真多,对着韩烈火力全开,小磕一套一套的。

    韩烈当然要给她面子,于是多喝了两杯、高叼毛一看,顿时向儿子投去了欣慰的眼神。

    不错不错,虽然和预想的不太一样。但是效果整挺好!

    韩老师开心了,咱们的计划才能往下进行,儿子,你终于找准办事的方法了!

    又喝了一阵,韩烈看上去有了五分醉意。

    高叼毛急忙继续「请教」。

    「韩老师,如果咱们的项目到时候不能如期归还本息,那会怎么样?「

    听到这样的问题,古勇和古甜也跟着支棱起耳朵。

    韩烈略显狂放的大笑两声:「哈哈!高总真爱开玩笑......怎么办?担保公司出面支付,然后处置你们公司的抵押物呗!」

    高叼毛不甘心:「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吗?」

    韩烈摇头:「担保公司都是什么背景?合同摆在那儿,你拿头去赖人家的账?「

    高申忽然插口:「那如果不用担保公司呢?」

    「增信不够。」

    韩烈不屑冷笑:「没有担保公司出面,人家投资人凭什么买你的产品?这东西可不是积少成多,千八百块钱随便买的公募基金,它和私募差不多性质。单份额度100万起。」

    高叼毛不愧是个搞歪门邪道的专家,几乎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其中的漏洞。

    「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如果发起人有能力把项目包装得很漂亮,然后销售团队又特别给力,其实我们是可以在没有国资担保公司介入的前提下,把项目做成?」

    韩烈皱眉沉吟片刻,点点头:「确实可以,增信是附加项,不是必须项。

    单一出资人一般情况下都是大型国企,所以必须得有担保公司做终极保障,才会愿意出钱。而对外发售的信托产品则不一定,如果给销售团队足够高的提成,他们是有可能把高风险项目销售出去的。」

    高叼毛顿时大喜过望。

    不就多点成本吗?

    老子惦记的是那群散户的本金,谁踏马在乎许诺出去多少利息?

    这事儿能行!

    韩烈看着眼睛里直放光的高叼毛,心中暗暗冷笑。

    钓你真容易啊......

    很显然,这正是韩烈故意留下的破绽,可他并没有主动提出来,而是放在那里让高叼毛自己去发现一

    降低一个人警惕心的最好手段,就是让他自己去察觉「真相」。

    这个过程越是隐蔽,那么对方就会越是坚信自己的判断。

    现在,高叼毛就已经沉漫在喜悦中。

    当然了,理论上可行不代表他能真正做成,他还缺一位「军师」,一个愿意出方案又有能力搞定一切的合作者。

    目标只能是韩烈、可是,要怎么把韩老师拉倒自家战车上呢?

    高叼毛沉寂了下来。继续悄悄观察韩烈。

    这人在大的层面上有缺,可是,在与人打交道的小术上,那是相当有一套。

    跟儿子去了一趟洗手间,再回来之后,高申又开始向白玉秋许愿:「你和小雪卖点力气,问韩老师几个问题。」

    「小雪怕是不行,算了,我去吧......真是欠你们家的!」

    高申笑开了花:「咱们家咱们家!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明天就去办!」

    「好,为了爸妈,我豁出去了!」

    白玉秋很不情愿的答应下来,然后找个机会和白玉雪换了座位,坐到韩烈身旁。

    呃,昨形容呢?

    孤狸掉进了鸡窝里?!

    女痴汉蹿进了男澡堂?!

    不怎么好听,但意思指定没错,自玉秋差点没乐死。

    她把鞋子一脱,直接就在餐桌底下悄悄对韩烈上jio了。

    一旦有机会,手也不老实,抓着韩烈的大腿又按又揉的,那叫一个刺激。

    高申别的不行,赔笑绝对是专业的,自己媳妇儿敬酒,他就在那捧哏,很快就把韩烈捧得开开心心」。

    再加上高叼毛整理的几个问题并不显眼,很快,他就在韩老师的主动配合下,得到了答案。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韩老师最近在忙什么?」

    把韩烈都问乐了。

    到我表演了是吧?

    影帝烈下线,逼王烈变身!

    韩烈特别随意的回道:「瞎忙,正事不多,应酬不少。今天陪浦发的黄行和国资城投的领导打了一天高尔夫,明天还得去魔都见金行长......

    其实都是一些大同小异的合作,可是每个山头都得反复去拜,赚点钱真不容易

    古勇和高叼毛顿时肃然起敬。

    以他们的体量,想请黄行长都得提前预约赶时机,根本够不着金行长和更高级别的领导。

    韩烈讲得谦虚,但是地位明显不同。

    「韩老师能者多劳,看来今年就要腾飞喽!「

    高叼毛羡慕极了,都是搞房地产的,一听城投就知道,这明显是有大生意要处理。

    看来,韩老师比自己预想的更受追捧啊......

    只可惜,今天的场合,再往下深聊明显不方便了,古勇父女在呢。

    不过高叼毛仍然在卖力讨好,主要是想把韩烈单独约出来再「腐化「一次。只有在没有外人的环境中,才方便聊真正的谋划。

    高叼毛以为这个机会需要再等等,结果却没成想,儿媳妇嘴甜又会来事,居然再次哄得韩烈多喝了几杯,兴致高涨。

    于是,在酒局快要结束的时候,高叼毛按捺着激动。向韩烈发出邀请。

    「韩老师,我看您喝得差不

    多了,待会儿不如到犬子家里喝杯茶,醒醒酒?」

    高申一下子楞住了。

    不是吧?

    喝茶醒酒我能理解,但是为啥要到我家里啊?

    白玉雪指望不上,那岂不是得让我她妇去伺候他?!

    小绿孩儿自己那方面不太行,所以对白玉秋的占有欲强烈而又扭曲,并且十分敏感一一他一看亲爹的眼神就知道,这是真敢拿自己媳妇行贿!

    高申非常愿意请韩烈到家里做客,但前提是,得由他自己掌控局面,不能出问题。

    所以。他非常抗拒亲爹的提议。

    您没按好心!

    高申期待的看向韩烈,心想:韩老师那么做气,应该不会同意吧?

    结果韩烈碎醺醺的大手一挥:「好!今天开心,给你个面子,带路!「

    高申:一_一..

    高叼毛可没功夫理会儿子那点小心思,他已经被意外之喜冲击得眉开眼笑了。

    在他看来,正常状态下的韩烈非常难约。今天难得有机会,说什么都得把握住了!

    「韩老师慢点,小秋,去扶一下韩老师!「

    白玉秋「敢怒不敢言」,满脸不情愿的搀住了韩烈的一边胳膊。

    然后冲着高申一瞪眼睛,呵斥道:「帮忙啊?愣着干嘛?!「

    可怜的小绿孩儿都没有来得及吃醋,就懵哔的扶住了韩烈的另一只胳膊。

    不是,我怎么感觉这么憋屈呢?

    另一边,古勇用韩烈能够听到的声音,「鼓励「了白玉雪几句。

    「小雪你是个有灵性的孩子,但是再好的玉都需要高手的琢磨,韩老师在很多领域都是那种拔尖的出色,如果有机会跟他学习,千万要把握住机会。」

    然后,跟高叼毛握手告别。

    「老哥,韩老师就交给你照顾了,以后如果你们成了亲家,别忘了兄弟的贡献!

    」高叼毛志得意满,哈哈大笑。

    「借您吉言!放心吧,魔都那么大,一个人怎么吃得完?今日之助,哥哥定有厚报!您等我消息!」

    「醉醺醺「的韩烈心里忽的一动——

    咦?

    古勇也动心了?想跟着掺和一下?

    我去,你们这是非得逼着我一网打尽啊......

    欢迎加入本作品书友群

    消费系男神群(所有人可申请)

    196996104,申请加群

    消费系男神v-ie(粉丝值5000以上可申请)

    593***995,申请加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