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穿成偏执权臣的白月光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穿成偏执权臣的白月光

第480章 安定伯府不需要一个这样的女儿

    众人唏嘘不已,都不敢将今儿个的事儿说出去,毕竟这也算是一件皇家丑事儿了,可宁大嫂心里总归不安,眼看着人们都纷纷出府了,她忍不住拉了罗婉儿道:“婉儿,你说咱们会不会被人清算,毕竟,看了不该看的东西。”Μ.5八160.cǒm

    宁大嫂觉得自己的脖子凉凉的,一时间,诸多酷刑从脑海里浮现过,她就更加害怕了。

    “没事儿的。”罗婉儿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脊背,又说了一些个安慰的话语,不多时,宁大哥就回来了。

    宁大哥如今是翰林院编修,庆帝那处用不上他这小小编修,他也正当闲,索性就和宁大嫂一起送罗婉儿回去。

    只是,他们没看到的是,不远处,安定伯正一脸震惊的朝他们这边看来。

    不,准确的说他是在看罗婉儿!

    想到自己适才看到的那张脸,他震惊的无以复加,嘴里喃喃的喊了一声:“阿殊!”一股巨大的喜悦又蔓延上了他的心头。

    婉儿,他知道,是他的女儿回来了!

    她还真是像极了阿殊,不,她长得比阿殊还要好看几分。

    他记得,她被葛氏发卖出府的时候,也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年纪,那时候的她还长得颇为稚嫩,几年不见,她的五官已经长开了,竟是说不出的美艳。

    一时间,他这生父竟还不敢轻易和她相认。

    安定伯高兴归高兴,他也没有追上去,更没有要和女儿相认的打算。

    因为他适才看的清楚,他的女儿是跟着那位翰林院编修来的,那位翰林院编修的发妻另有其人,那便说明他那女儿当了别人的妾!

    既是如此,这便也是她的福气,就这样安安稳稳过一生吧,也算他对她娘有所交代了。

    至于安定伯府······安定伯府不需要一个给人当了妾的女儿,他只需要一个即将嫁给平西侯的罗三姑娘。

    不管那罗三姑娘究竟是不是他的女儿,也无所谓。

    直到人群四散后,安定伯才缓缓出了府门,此时葛氏她们已经等了好一阵了,见他出来,葛氏忙迎了出来:“伯爷,你怎么这么晚才出来,可是生了什么事儿?”

    安定伯摇头,一脸怅然的上了马车。

    葛氏显然还不知道他心中所想,见他上来,就絮叨了起来:“伯爷,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啊,六公主说她见过。”

    她扭头看了看那位傀儡罗三姑娘,有些艰难道:“她说她认识咱们婉儿,会不会是真的?若是平西侯回来,她又站出来说这些话可如何是好?”

    安定伯回想着自家女儿给人当妾的事儿,心下本就存了一口怨气,又听到这话,她顿时没气道:“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晚了!”

    葛氏也知道自己不占理儿,立马软了口气:“伯爷,你就原谅我,原谅我们的轩儿吧,我们也就这么一个儿子,总归娇宠些也是正常的,这京中的纨绔何止他一个?”

    安定伯差点没被她气的跳脚,原以为她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谁知道,到了这种时候,她竟然还在偏袒那忤逆子。

    索性他也懒得听了,闭着眼正当听不见她说话。

    葛氏和罗宜笑对视了一眼,两人心里都很担忧。

    他们不曾说的是,他们又看到罗婉儿了!若罗婉儿不在上京,任她死在了哪个角落里,他们也不至于这样担心啊。

    如今,这人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六公主又说了那样的话,日后,若平西侯发现了其中蹊跷可如何是好?

    “让笑儿跟五皇子说说,探探口风。”许久,安定伯说了一句。

    葛氏一想,也觉得有道理。

    五皇子和六公主毕竟是亲兄妹,让五皇子帮着调节调节,定不会有问题。

    罗宜笑心下不悦。

    她这还没嫁给瑾哥哥呢,就一次又一次的劳烦瑾哥哥,也不知道瑾哥哥会不会不高兴。

    都怪她那没用的嫡兄,别家嫡兄都是百般护着妹妹,谁想他一样无用?总给她找麻烦?

    暗暗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蠢货,罗宜笑僵着脸扭过来头去。

    另外一头,宁大哥和宁大嫂将罗婉儿送回府里后,罗婉儿还约宁家夫妇进府喝了一会儿茶。

    另外一头,勤政殿里。

    杜国舅急急赶去时,张白圭他们已经等候多时了。

    杜国舅平日里仗着自己有个皇后胞妹,平日里也没少为非作歹,可也从来不曾惹出什么大事,今日这事儿一出,他惊的面无血色,跪着就膝行到了庆帝的跟前。

    “皇上,微臣错了,是微臣教子无方,你最好是狠狠罚一罚微臣,狠狠地给皇上你出一口气吧。”

    随后皇后杜氏也急急赶了过来,见此情形,她刚刚跪下,就见庆帝掀了掀眼皮子,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怎么,皇后想求情?”

    这声音冷冷沉沉,听得杜皇后心惊。

    这时,庆帝挥了挥手,那才人和杜家公子就被拉了上来。

    “皇上,臣妾是冤枉的,臣妾不知被谁敲了一棍子,一醒来便在那间屋子里了。”那才人哭的梨花带雨,偏庆帝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杜国舅眼看着儿子还傻愣在那处,又伸手拧了他一下,咬牙道:“你还愣着干什么,皇上问话,你还不赶紧交代!”

    “皇上,我也不知,我,我不过是去如厕,竟就遇上了这事儿,我也是被人给敲了一棍子的!”

    庆帝冷声一笑:“如此说来,倒是有人在专程算计你?”

    太子掩在袍服下的手死死攥成了拳头,他如何也不曾想到,自己今日有心设计,却反而被人来了个计中计。

    那房间里的人明明该是老五和赵怀安那位夫人才是,好端端的,怎么就变成了他的表兄?

    难道是老五早有动容,是他在背后暗自算计着一切?

    太子不动声色的看了五皇子一眼,就见五皇子不知何时已朝他看了过来。

    五皇子嘴角凝着一片浅笑,太子却觉得此刻他笑得格外诡异,一时间,心绪翻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

    “皇上,微臣已经让人查过那间屋子里了,那间屋子里还燃着熏香,那香有催情作用,我让人一一排查了丫头仆人,未发现蹊跷之处,倒是听府上小厮说,亲眼看到杜家公子和才人曾在一处说话。”张白圭及时站了出来。

    这原本被当事人一口咬定是被冤枉的事儿,陡然转了方向,竟成了早有了。

    耳旁响起了那位才人和杜家公子的喊冤声,随后,那才人又怒声喊道:“分明是杜家公子挡了我的路,在路上纠缠于我,圣上不信,我大可以死明志。”

    说完,只见那娇俏的身影直直望殿中红柱上撞去,饶是有人阻止,她的额头还是撞出了一个血窟窿。

    见此情形,太子无力的闭了闭眼。

    昏暗潮湿的矿道中,陆叶背着矿篓,手中提着矿镐,一步步朝前行去。

    网站内容不对,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正确内容。少年的表情有些忧伤,双目聚焦在面前的空处,似在盯着什么东西。

    外人看来,陆叶前方空无一物,但实际上在少年的视野中,却能看到一个半透明的影子。

    那像是一棵树的影子,灰蒙蒙的,叫人看不真切,枝叶繁茂,树杈从树身三分之一的位置朝左右分开,支撑起一个半圆形的树冠。

    来到这个叫九州的世界已经一年多时间,陆叶至今没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只知道当自己的注意力足够集中的时候,这棵影子树就有几率出现在视野中,而且别人完全不会察觉。

    真是悲催的人生。少年一声叹息。

    一年前,他突兀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醒来,还不等他熟悉下环境,所处的势力便被一伙贼人攻占了,很多人被杀,他与另外一些年轻的男女成了那伙贼人的俘虏,然后被送进了这处矿脉,成为一名低贱的矿奴。

    事后他才从旁人的零散交谈中得知,他所处的势力是隶属浩天盟,一个叫做玄天宗的宗门。

    这个宗门的名字听起来炫酷狂霸,但实际上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宗门。

    攻占玄天宗的,是万魔岭麾下的邪月谷。

    浩天盟,万魔岭,是这个世界的两大阵营组织,俱都由无数大小势力联合形成,互相倾轧拼斗,意图彻底消灭对方,据说已经持续数百年。

    在陆叶看来,这样的争斗简单来说就是守序阵营与邪恶阵营的对抗,他只是不小心被卷入了这样的对抗大潮中。

    历年来九州大陆战火纷飞,每年都有如玄天宗这样的小势力被连根拔起,但很快又有更多的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占据各处地盘,让局势变得更加混乱。

    矿奴就矿奴吧陆叶自我安慰一声,比较起那些被杀的人,他好歹还活着。

    能活下来并非他有什么特别的本领,而是邪月谷需要一些杂役做事,如陆叶这样没有修为在身,年纪尚轻的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这一处矿脉中的矿奴,不单单只有玄天宗的人,还有其他一些小家族,小宗门的弟子。

    邪月谷实力不弱,这些年来攻占了不少地盘,这些地盘上原本的势力自然都被覆灭,其中一些可用的人手被邪月谷送往各处奴役。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特点,还没有开窍,没有修为在身,所以很好控制。

    九州大陆有一句话,妖不开窍难化形,人不开窍难修行。

    想要修行,需得开灵窍,只有开了灵窍,才有修行的资格。

    开灵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普通人中经过系统的锻炼后能开启灵窍的,不过百一左右,若是出身修行家族或者宗门的,有长辈指点,这个比例可能会高一些。

    陆叶没能开启自身的灵窍,所以只能在这昏暗的矿道中挖矿为生。

    不过矿奴并非没有出路,若是能开窍成功,找到管事之人往上报备的话,便有机会参加一项考核,考核成功了,就可以成为邪月谷弟子。

    然而矿奴中能开窍者寥寥无几,在这昏暗的环境中整日劳作,连饭都吃不饱,如何还能开窍。

    所以基本九成九的矿奴都已经认命,每日辛苦劳作,只为一顿饱饭。

    陆叶对玄天宗没有什么归属感,毕竟刚来到这个世界,玄天宗就被灭了,宗内那些人谁是谁他都不认识。

    他也不想成为什么邪月谷的弟子,这不是个正经的势力,单听名字就给人一种邪恶感,早晚要凉。

    但总不能一辈子窝在这里当矿奴,那成何体统,好歹他也是新时代的精英人士,做人要是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所以这一年来他一直在努力开窍,原本他以为唯有自己能看到的影子树能给他提供一些奇妙的帮助,可直到现在,这影子树也依然只是一道影子,莫说什么帮助,有时候还会影响他的视力。

    陆叶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转过一道弯,远方出现一点微弱的光芒,那是矿道的出口之一。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今日收获不错,将矿篓里的矿石上缴,应该能得三点贡献,算上前几日积累的,约莫有十二点了,两点拿来换两个馒头,剩下的十点刚好够换一枚气血丹。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气血丹是一种很低级的丹药,并非辅助开窍之物,但是想要开窍,就必须得气血充盈才行,气血丹虽然低级,却正适合陆叶这样没开窍的人使用。

    邪月谷之所以愿意拿出气血丹,也并非善心发作,而是他们深谙人心之道,这最廉价低级的丹药可以让心怀希望之人愈发努力挖矿。

    比如陆叶每日就很勤劳。

    距离矿道出口还有三十丈,陆叶的目光不经意地瞥过左前方的一个角落,那里有一块巨石横亘。

    他脚步不停,继续朝前走着,直到十丈左右,才将背负在身后的矿篓放下,紧了紧手中的矿镐,又从矿篓里取出一块大小适中的石头,稍稍掂量了一下。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下一刻,他朝着那块巨石奔跑起来,临近巨石前,侧身滑步,一脚踏在矿道的岩壁上,整个人借助反弹的力道对着巨石后方俯冲而下,犹如一只矫健的猎豹。

    两道身影正半蹲在巨石后方,借助巨石遮掩身形,浑没想到来人竟会发现他们的踪迹。

    听到动静,再看见陆叶想要起身已经来不及了。

    在两人惊恐的注视下,陆叶抬手扔出了手中的矿石,正中其中一人的鼻梁,那人当即啊呀一声惨呼,仰面倒在地上,面上鲜血直流。

    陆叶另一手的矿镐再度出手,却没打中第二人,那人反应不错,偏头躲过了。

    然而陆叶已经冲到他面前,一脚踹下,正中对方小腹,那人顿时满面痛楚,跌飞出去,跪倒在地,一口酸水吐了出来。

    陆叶迈步上前,一手揪住了对方的头发,看清了对方的面容,冷笑一声: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们兄弟两个!

    这两人他认识,是一个刘氏家族的弟子,刘氏所在的地盘被邪月谷攻占之后,刘家一些年轻的弟子便被送到这里来充当矿奴了。

    严格说起来,陆叶与刘氏这两兄弟也算是同命相连。

    网站内容更新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我有没有说过,别让我再看到你们,否则宰了你们!陆叶说话间,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下砸的不轻,刘氏老二只哼了一声,便直接被砸晕过去。

    陆叶又朝之前被他打伤的刘老大走去。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刘老大额头都被打烂了,鲜血模糊了双眼,隐约见到陆叶朝他行来,吓得连滚带爬:饶命啊,我兄弟二人不知道是你过来了,还以为是旁人饶命啊!

    刘氏兄弟二人鬼鬼祟祟埋伏在矿道出口前,自然是没安什么好心。

    这两人在被抓来之前,俱都是娇生惯养之辈,哪怕成了矿奴,也不愿吃苦,可是矿奴身份低贱,邪月谷的人根本不把矿奴当人看,没有矿石兑换贡献的话,根本换取不到吃食。

    所以这两兄弟便经常蹲在矿道的某个出口前,打劫那些落单的矿奴,不少人因此倒霉,不但每日辛苦开采的矿石被劫走,还被打个半死。

    看最新正确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

    上次他们就是想打劫陆叶,结果不是对手,被教训了一顿。

    不曾想,这才没几天,又碰到这两兄弟了。

    一样米养百样人,矿奴中有如刘氏兄弟这般好吃懒做之辈,也有如陆叶这样心怀梦想之人。

    这一年来,陆叶通过矿石兑换到的贡献,除了保证每日的温饱之外,皆都换取了气血丹服用。

    林林总总他服用了不下三十枚气血丹。

    这就造就了陆叶强于绝大多数矿奴的体魄,虽然他的体型不算壮硕,可身躯内蕴藏的力量,已经胜过普通人。

    对付两个好吃懒做的矿奴,自然不在话下。

    刘老大还在告饶,陆叶只当没听见,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扬起另一手的石头,狠狠砸了下去。

    一年多的矿奴生涯,陆叶见过太多惨剧,早就明白一个道理,在这人吃人的世界,任何怜悯和同情都是没有用处的。

    矿奴们也不是一片和睦,来自不同势力的矿奴注定没办法团结起来,为了一块上好的矿石,矿奴们经常会打的头破血流。

    矿道中每天都会死人,每走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具散落在地上的枯骨。

    因为被人打劫而饿死的矿奴不在少数。

    刘老大应声而倒。

    陆叶捡回自己的矿镐,重新背上矿篓,迈步朝出口行去,他没有杀刘氏兄弟,倒不是心慈手软,而是受伤的矿奴在这里一般都活不了多久。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才走没几步,出口处忽然慌慌张张冲进来一个人。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完整内容

    滚开!那人低喝着,一巴掌朝陆叶扫了过来。

    这一瞬间,陆叶遍体生寒,只因他看到对方掌心中有淡蓝色的光芒流过。

    那是灵力的光芒,换句话说,对他出手的是一个修士!

    开启灵窍才有修行的资格,才有资格被称为修士。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修士的灵力是一种极为神奇的力量,陆叶曾见过邪月谷的一位修士出手,虽没有太强的威势,但那人只是轻轻一掌,便拍碎了一块矿石,正是见过那神奇的一幕,陆叶才下定决心,一定要开启自身灵窍,成为一名修士。

    他也曾暗暗评估过,哪怕邪月谷修为最低的修士,也能轻松吊打十个自己。

    所以在察觉到朝自己出手的是一位修士的时候,陆叶便知自己要大难临头了。

    生死危机关头,他硬生生止住步伐,猛地往后跃去。

    胸膛一麻,骨折的声音响起,陆叶应声倒飞,跌倒在地。

    剧烈的疼痛让他头脑清醒不少,在意识到自己还活着之后,他立刻起身。

    咦!出手的那个修士有些惊讶,刚才那一掌他虽然没有用全力,只是随手拍出,但也不应该是矿奴能够承受的。

    借着微光看清矿奴的容貌,脱口道:陆叶?

    陆叶此刻已经摆出转身逃跑的姿势,听得声音之后也愕然至极:杨管事?

    这个姓杨的修士是矿上的一个小管事,陆叶时常会与他打交道,因为气血丹就是从他手上兑换来的,所以彼此间也算熟稔。

    杨管事很看好陆叶,毕竟如他这般能吃苦耐劳的矿奴很少见。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完整内容

    不过看好归看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待,一日没有开窍,陆叶这样的凡人与修士之间都有难以逾越的鸿沟。

    在认出陆叶之后,杨管事对于自己一掌没能拍死对方的事就释然了,陆叶这一年来从他手上兑换了不少气血丹,身体素质本就比一般的矿奴强,再加上他只是随手一击,没有要刻意杀人,对方能活下来并不奇怪。

    杨管事对面处,陆叶心中直打鼓。

    邪月谷的修士一般不会理会矿奴的死活,他们也知道矿奴在矿脉之中会经常发生打架斗殴的事,除非被他们碰见,否则基本不做理会。

    陆叶这边才把刘氏兄弟打的头破血流,昏倒在地,转头杨管事就拍了他一掌,在陆叶看来,这分明是杨管事在教训自己。

    看最新正确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不过很快他又觉得不对,因为杨管事冲进来的时候神色慌慌张张,不像是在为刘氏兄弟出头的样子。

    下载爱阅小说看最新内容

    网站内容更新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app,阅读体验更加。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杨管事已经露出惊喜的神色,似乎在这里碰到陆叶是什么好事,欺身上前,一把抓住陆叶的肩膀:跟我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