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敛月芳菲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敛月芳菲

第一百卷 魔血之灵,幻梦陨灭

    柳泠,芳菲殿,院中。

    “怎么办?小晚,你怎么可以离开我?要离开也是我先离开。”扫视了一下四周。“她的仙体也快散了……”抽噎着,泣不成声。“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保她仙体不散也好……”

    亓渊他们面面相觑,纷纷无奈地低下了头。

    “让我来。”桑棘凑上前来,双手在面前挥洒几下,两束青色光束随之游动,他双手向粟晚那儿一推,一道青色光束钻进粟晚怀中的那个花蕾吊坠里……

    一股黛粉荧光水波从那花蕾吊坠中流向她全身上下,他破涕为笑。“好像成了……”

    突然,一道血色光束从她体内闪现而出,击打在桑棘身上,他被击退了,跌倒在地,口吐鲜血。

    “上官冰月,我保住了她的仙体,却无法为她注灵。”桑棘捂着胸口,紧锁眉头。

    “能保她的仙体,也好。”他抱着粟晚,失声痛哭起来。“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亓祎凑上前来,扶着冰月,含泪一笑。

    “来,冰月哥哥,你别伤心了,她已经死了,她不会再回来了。冰月哥哥,你振作一点……”

    “振作?”冰月抬起头盯着她。“她就这么离我而去,你开心了吧?”冲亓祎一声呵斥,五味杂陈,激动不已。

    “……”欲言又止。“冰月哥哥……”

    “这不就是你所想的吗?你现在如愿了,我的小晚死了,被你害死了。”他失魂落魄,抱起粟晚,径直走了出去。

    “冰月哥哥,你要去哪里?”拉着冰月的手臂。

    “滚——”甩开亓祎的手。“与你无关。”径直走了出去。

    亓祎凑到亓渊身旁,蹙蹙眉头。“哥…哥哥……”

    亓渊斜眼瞥了瞥亓祎,然后走了出去。其他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亓祎立在原地,泣不成声,一声一声抽噎着。

    “为什么……我从小就喜欢他,我错了吗?我只是想赢得他的青睐而已!!”仰天大声嘶吼起来。

    圣月界,圣月殿,侧殿。

    冰月抱着全身冰凉的粟晚,将她扶到床上,给她盖好被褥,强颜欢笑,泪眼朦胧。

    “小晚,我们回家了…回家了……我…姐姐知道,小晚累了。但是,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睁眼看看姐姐,就看一眼,一眼就好。”局促不安,失魂落魄。

    “对,是姐姐不好,姐姐就应该在芈花界陪着你,在芈花界陪你。如果我在芈花界的话,若亓就不会受重伤,你也不会……为她所害。”泪流满面。

    “上官冰月,粟晚她…她已经死了……”若亓闻声而来,搂着冰月。

    “不,若亓,你骗我。”推开若亓,上前整理床铺。“我小晚还在的,她只是……只是累了。”

    “上官冰月,她的确已经死了,你别再自欺欺人了,接受现实吧。”激动不已。

    他一愣,回眸,上前拽着若亓,激动不已。

    “你一定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救她的,对不对?”他的手急促不停地颤动,含泪一笑。“若亓,你一定知道的对不对?你有办法的对不对?”

    “上官冰月,情花乃是魔界之物,魔界尊主都尚未找到方法,我怎么可能会有办法呢?”内疚不已。“对不起,她救了我,而我却毫无办法救她……”

    冰月失落地走到粟晚的床前,坐在床沿上,目视着粟晚,一会儿失声痛哭,一会儿破涕为笑,一会儿又傻笑起来,自言自语。

    “小晚,姐姐知道,姐姐知道,你还在生姐姐的气,是姐姐离你而去,没有在芈花界,是姐姐不对……你如果真的生姐姐的气的话,你就应该起来,哪怕……你吼姐姐一顿……”失声痛哭,不断的抽噎着。“姐姐也不要你躺在这里,一声不吭。”

    “小晚,你起来呀,不要不理姐姐——”撕心裂肺地呐喊着。

    ………………………………

    亓渊他们一行人,站在门口,失声痛哭起来。

    亓渊目视着冰月的背影,内疚地俯下头,美人儿,是亓渊疏忽大意,才害了你。他默默无语,转身离去。

    花雨转头目视着亓渊的背影,随后,转身就走,跟了上去。

    “亓渊,亓渊……”花雨上前与亓渊并排行进。扭头目视着他,心疼不已。“亓渊,你别难过了,这不是你的错,你无需内疚。”

    亓渊苦涩一笑,泪如雨下。“花雨,你还跟着我干什么?我就是这四海八荒,最没用的魔尊。”心如刀绞。“我就连我心爱之人我都保护不了。”

    他大声嘶吼一声,从他全身冒出一股股黑烟,他面相凶神恶煞,他张开嘴,一声凄凉的哀鸣之后,一条条小蛇从他全身钻出,纷纷向四面八方袭去……

    花雨惊慌失措,大声尖叫一声。“蛇啊……”手忙脚乱地闪躲,惊慌失措地左顾右盼。“亓渊,亓渊……不要啊……”

    “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我救美人儿之心——”亓渊仰天撕裂破碎的嗓音大声斥责。

    他拿出清浅琉璃盏,琉璃盏四周一股黑紫之气,黑烟缭绕,他泪眼朦胧,喜上眉梢。

    “清浅琉璃盏?”花雨大惊失色。“亓渊,你要干什么?”抽噎。“住手啊,不要啊……”

    亓渊左手将琉璃盏置于面前,右手食指伸出滴了一滴血在琉璃盏上。趁鲜血融入琉璃盏,散发出一道血色光束之际,他左手举着琉璃盏,一道血光从中闪现而出,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我的族人们,请你们各自献出你们的一滴魔血之灵,助我为她注灵——”

    “亓渊,你疯了吗?”花雨上前抱住他。“魔血之灵注灵会要你半条命的——”

    他右手甩开花雨,花雨跌倒在地。

    “那就让魔血之灵摧残我吧……”他左手举起琉璃盏,一滴一滴血滴纷纷从那些蛇的体内钻出,密密麻麻的血滴钻进琉璃盏,融入其中。

    他松手,琉璃盏悬于半空之中,琉璃盏中那道血色光束喷洒而出,直射进他胸膛,他止不住大声嘶吼一声,痛苦万分。

    “亓渊,不要……”花雨无力地抬起头仰望着他。

    只见琉璃盏中闪现一道血光四射,击倒了亓渊,他跌倒在地,琉璃盏悬于半空之中……

    “亓渊,亓渊……”花雨艰难地撑起身子,一步一步地爬过去,缓缓地撑着身子,坐起。把他扶在怀里,心疼地目视着他。“亓渊,亓渊,你醒醒啊,亓渊——”

    “亓渊……”失声痛哭起来。

    亓渊微微睁开双眼,一口鲜血从他口中溢出,他扭头注视了琉璃盏一眼,又转头目视着她,蹙蹙眉头。“琉璃盏……”话音未落,他昏睡过去。

    “亓渊……”

    半晌,那道血光消散,琉璃盏陨落,花雨放下亓渊,艰难地撑着身子,大跨步上前,终于接住了琉璃盏,她拿着琉璃盏,过去扶着亓渊,缓缓而行,离开了圣月界。

    圣月界,圣月殿,侧殿。

    枝桠上前,跪在躺着粟晚的床的床前,泣不成声。

    “主人,你回来好不好?我再不跟夷天烬吵架了,你回来好不好?”

    冰月失魂落魄,无精打采。他扭头注视着她,梨花带雨。“枝桠,你也来看小晚了。”转头目视着粟晚。“枝桠,你看,我们小晚特别好看。我告诉你,我们小晚睡了,我们要静静的看她,不要打搅她,不然她会不高兴的。”抽噎。“她只要一不高兴,她就醒不过来了。”失声痛哭起来。

    “梦主,你别这样……”泣不成声。“你这个样子,主人怎么心安啊——”

    “枝桠……”

    “梦主——”

    枝桠和冰月相拥而泣,失声痛哭起来。

    …………………………………………

    …………………………………………

    魔界,衔樾宫。

    亓渊睁开双眼,环看四周,花雨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我怎么……”眉宇间泛起褶皱。“回来了?”

    花雨睁开双眼,含泪一笑。“亓渊,你醒了?”

    他无意地应了一声,他四下打量,眉宇紧锁,冲她厉声呵斥。“谁允许你来我衔樾宫的?”指着殿外,激动不已。“滚,滚出去——”

    “……”欲言又止,起身。“我…我这就走。”转身欲走,忽然想到什么,又转身目视着他。“那个……一会儿桃沂会端给你一碗汤药,你受了重伤,那碗汤药里全是滋补之物,你记得喝完。”

    “桃沂?”激动不已。“桃沂回来了?”

    花雨点了点头,拿出琉璃盏,含泪一笑。“这是琉璃盏,我还给你。”放在床头的柜子上,转身缓缓朝门口而行,梨花带雨。

    亓渊蹙蹙眉头,注视着花雨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又把目光转移到柜子上放着的琉璃盏,心里不免心生内疚感。

    犹豫片刻,在花雨即将踏出殿门之际,叫住了她。“等等……”

    她停住了步伐,立在原地。

    “谢谢你。”亓渊抿了抿嘴。“以后,除了这衔樾宫以外,你都可以进。”

    一听此言,她回眸,一下子跑过来一头扎进亓渊怀里,抱住亓渊。“亓渊……”委屈、不甘、辛酸随着这一声呼唤涌上心头,五味杂陈。

    亓渊眉宇紧锁,无精打采地盯着前方,伸出右手,在她身旁停留片刻,又收了回去。

    圣月界,圣月殿,侧殿。

    亓祎端着饭菜走上前来,强颜欢笑。“冰月哥哥,吃点东西吧。你不吃东西,都消瘦了好多。我看着你这样,心里也不好受。”

    冰月目视着前方的粟晚,自嘲起来,面无表情,苦涩一笑。“你心里会不好受?”抽噎着。“小晚现在变成如今的模样,怕是最欣喜的就是你了吧。”

    “不是这样的,我……”欲言又止。走到桌前,将盛放饭菜的木盘放在桌上,然后舀了一碗饭菜,凑到冰月身旁。“我来喂你吃吧?”舀了一勺饭菜放到冰月面前。

    “拿开。”面无表情。“我吃不下。”

    “冰月哥哥……”俯下头目视着手中端着的饭菜,递给他。“你吃点吧?”

    他扭头注视着她,眉宇间拧起褶皱。“你是听不懂人话是吗?”怒气横冲。“我让你拿开。别用你那脏手碰过的东西给我,我看到就一肚子火气。”

    “……”欲言又止。目视着前方躺在床上的粟晚。“她都已经死了,你还对她念念不忘?”扑扑自己的胸腹。“是,我承认,是我害死了她。我就是想留你在我身边,我就是想让你陪着我,我错了吗?”

    冰月咬牙切齿,大皱眉头。“是,你没错。是我错了。”眉宇间拧起褶皱。“我错在不该离开小晚半步,不该让你得逞,不该认识你。”

    一听此言,亓祎潸然泪下。“你说什么?!是不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比不上她分毫?”

    “是。”扭头盯着她,恨得牙痒痒。“你就算死过千万次,也抵不过小晚伤及一根毫毛。”

    “我已经很努力的去弥补了……”咬唇哭泣。

    “弥补?你要弥补是吗?”痛哭流涕。“好啊。”激动地拽着她的衣袖,厉声呵斥。“你把小晚还给我,你把小晚还给我啊——”

    亓祎手中的碗打碎了,饭菜洒落一地。

    冰月一把甩开她,转身迎上前去,抱着粟晚,痛哭流涕。

    亓祎抹了抹眼角的泪,转身离去。

    半晌过后,先是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行渐近,随后就传来一个声音——

    “上官冰月,上官冰月,我有办法了,我有办法救美人儿了。”亓渊匆匆而来。

    “什么办法?”冰月先是一愣,而后又十分惊喜,转身目视着他。

    “用这个。”亓渊拿出琉璃盏。

    “琉璃盏?”大惊失色。“你要干什么?!”

    “我已收集了我魔界蛇族族亲所有的魔血之灵……”

    “你要用魔血之灵为小晚注灵?”不等他说完,打断他。

    亓渊点点头。

    “你疯啦?你就算不考虑你自己,你也得为她考虑吧?”怒斥。“用你魔界的魔血为她注灵,那她就彻底入魔了。你有没有考虑过,她承不承受得住——”

    “可如今…只有这个办法可行……”低下头。

    冰月一把夺过琉璃盏。

    “琉璃盏还给我。”

    “你要再如此,我就砸了这琉璃盏——”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