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全能千金成了迟爷的心尖宠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全能千金成了迟爷的心尖宠

231 等我们回来就准备婚礼

    钟鸣山下的院子内种了不少的蔬菜,迟老爷子正儿八经的做到自产自销。

    将人留在这里之后老爷子就带着李叔换了衣服准备拔菜做饭,眼看着老爷子出门去了院子里。

    穆浅一把将人拽过来,“你是故意的。”

    老爷子刚刚的误会明明就是他故意的来着,一见面就闹出这么大的乌龙,以后老爷子还指不定怎么看她呢。

    “我们家里这么多年也没有女孩子出现,他老人家不知道怎么和小姑娘相处,  我要是不推这一把,到我们走他老人家都不会跟你说一句话。”

    迟肆太了解老爷子的性子,所以总得要想想办法。

    “我们出去帮忙。”穆浅推着迟肆出门。

    冰天雪地的让两个老人去菜园里拔菜,可真是不肖子孙。

    迟肆倒是十分听话的踩着雪进了菜地里接过了老爷子递过来的菜。

    不过在看清楚了身边人之后,迟老爷子一下子开口,“你进来干什么,  赶紧给我出去,别把我菜给我踩坏了!!”

    正儿八经的嫌弃,  穆浅站在台阶上,  听着老爷子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

    这可是和她想的不一定样啊。

    “赶紧给我出去啊。”老爷子十分嫌弃的赶人,还不忘记补上一句,“注意脚下别踩了我的菜!”

    迟肆只能听话的走出了菜地,不过手里摘下来的菜她送到了穆浅眼前。

    “爷爷,我们也帮帮忙啊。”穆浅对着迟老爷子开口。

    迟老爷子这才抽空看了眼他们,语气柔和,“你们也不熟悉这儿,让他带你去休息,女孩子还是不要冻着了。”

    老爷子紧跟着看向迟肆,语气一下子就不好了,“你还不赶紧带她进去,你别出来给我添乱,我这菜可是好不容易才养大的。”

    穆浅看着这画面说实话是有些震惊的,毕竟迟老爷子名声在外,他老人家在商场的杀伐果断可早就成为了神话。

    这样的人能够脚踩泥土种菜,潜心礼佛,是真的让人想不到的。

    不过老爷子既然吩咐了,他们也不好添乱,  迟肆牵着穆浅进了门。

    “老爷子,我看您还是挺喜欢这位穆浅小姐的。”李叔看着老爷子笑道。

    不然的话老爷子能舍得拔了这园菜给穆浅小姐做饭。

    这可是老爷子的宝贝啊,这是长得最好的一园菜,老爷子可骄傲了,平时都舍不得碰的。

    “是个挺务实的小丫头。”迟老爷子开口道。

    脚踩了泥土和施的肥料都没有半点的嫌弃,这帝都城里的千金小姐可都娇气着呢。

    能有这样的小丫头,已经是挺不错了。

    “那要是一会儿她说您做的饭不好吃怎么办?”李叔紧跟着问了句。

    老爷子一下子站直了身体,“我做的饭什么时候不好吃了。”

    李叔默默的闭了嘴,老爷子的厨艺,他委实是不敢恭维,每次不是少盐就是多盐。

    老爷子是个十分优秀的掌权者,可偏偏不适合下厨房。

    “我不跟您说,您一会儿就看看小少爷的表现吧。”

    光看小少爷对穆浅小姐的喜欢,恐怕也是舍不得让她吃老爷子做的饭菜的。

    四个人的饭菜,老爷子做了四菜一汤,纯粹的素菜,他老人家忙着的时候穆浅和迟肆在一旁打下手择菜。

    迟老爷子没让两个孩子进厨房,  自己和李叔一起做完的。

    快开饭之前迟肆取了湿巾给她擦手,男人低头擦的认真,  十分认真的跟他说。

    “一会儿吃不进去不要委屈自己,等回去了带你去吃好吃的。”

    迟肆这是提前给她打了预防针了。

    穆浅听了这话回头看了眼,李叔正在将饭菜往桌上摆,虽然都是素的,但看上去也挺不错的啊。

    “应该不会太差吧。”

    迟肆捏捏她的脸,拉着人在餐桌旁边落座。

    桌上的菜都是素菜,正儿八经的不沾荤腥,老爷子这礼佛是正儿八经的诚心。

    “都是些家常便饭,你别客气,多吃点。”老爷子看着穆浅开口。

    老爷子先动的筷子,迟肆坐在她身边,慢条斯理的将手边倒满的水杯放到穆浅手边。

    在迟老爷子看上有些殷切的目光之下,穆浅尝了口炒青菜,舌尖传来的苦涩的味道让她差点没吐出来。

    看着眼前人面无表情的咽下去,迟老爷子跟着问了句,“味道怎么样?”

    看着有些殷切的目光,穆浅只能咬了咬牙,“挺好吃的。”

    李叔没来及阻止就听到了穆浅说出这话,他下意识的扶额,这下不是彻底完了。

    老爷子这人挺执着的,从商场上退下来之后就开始钻研厨艺,奈何吃过了那么多的山珍海味,他老人家却的的确确是没有任何天赋。

    所以迟老爷子和做饭杠上之后,最喜欢听到的就是别人夸他做的饭好吃。

    果不其然,老爷子已经开始给穆浅夹菜了。

    穆浅看着碗里的菜,她忽然有些后悔说了好吃这两个字,现在好了,有种止不住的感觉。

    “别看他啊,你多吃点。”老爷子冲着穆浅说道,“小姑娘看上去实在是太瘦了。”

    “爷爷,您什么时候见过吃蔬菜能长肉的。”迟肆慢条斯理的将穆浅碗里的菜给夹到了自己的碗里。

    听着他的话,迟老爷子不满,“这虽然不长肉,但是健康啊,这可是纯绿色无公害的蔬菜。”

    老爷子紧跟着还往穆浅碗里再夹了几块,还不忘记警告自己孙子,“你别碰啊。”

    穆浅在老爷子的关照下吃完了这顿饭,的确,她真的不得不承认,迟老爷子在做饭上毫无天赋可言。

    就五个菜,她嘴里什么味道都吃出来了,酸甜苦辣咸一样不落。

    最后坐在沙发上吃水果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舌头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小丫头,得空的时候多过来坐坐。”迟老爷子看上去挺喜欢穆浅的。

    李叔回头看了眼,能把老爷子的饭菜给彻底吃完,可不是能得到他老人家的青睐的。

    “我以后会常过来的,只要不打扰您的话。”穆浅礼貌道。

    迟肆给她倒了果汁之后到一旁去接电话了,迟老爷子见状对着穆浅开始询问。

    “小丫头,你老实的告诉迟爷爷,你是真的喜欢那小子,想和他结婚?”

    穆浅对这个问题倒是挺诧异的,这也不是常规的剧本啊。

    难道老爷子不是应该恶狠狠的盯着她开始威胁,给你一个亿离开我孙子。

    “这小子从小就离经叛道,他父母过世的早,家族错综复杂,他被迫成长了挺多,他和很多女孩子梦想的温柔体贴的情人是不同的,或许不会很懂女孩子的心思。”

    提到这里其实迟老爷子是早就做好了这小子终生不娶的准备的。

    他也从来想象不出来自己孙子能有温柔体贴的时候。

    “我想好了,我会陪他一生一世。”穆浅异常坚定的开口。

    看到她这副样子,老爷子心里也明白,看样子这小丫头是真的也喜欢他那个冰冰冷的徒弟。

    “这小子也许不会太温柔体贴,甚至脾气有些暴躁,你也多担待,两个人相处总是要慢慢磨合的,但如果要是他真的对不起你,你也别忍着,告诉我,爷爷给你做主。”迟老爷子提前打了强心针。

    穆浅听到这话笑了笑,“爷爷,他对我很好,很温柔的。”

    老爷子只当她是在帮迟肆说话,但这小丫头他也是真的挺喜欢的,没有架子不娇气,看上去是个识大体的。

    “这样最好,你年龄也还小,我也不会逼你进门,只要你什么时候松口答应了嫁给他,我马上上门同云家提亲绝不耽误。”

    老爷子这也是做出了承诺,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三天两头的闹分手,有什么不高兴的是可以说出来的嘛。

    他是很高兴自己孙子找到了好人家了,但他也不能逼婚逼的太明显了,毕竟人家穆浅年龄还小,要是被吓跑了可怎么办。

    “谢谢您,我们会很好的,不光他认定了我,我也认定了他,除了他之外我是不会嫁给其他人的。”穆浅十分郑重其事地承诺。

    迟老爷子被这么一番话说愣了,他也明白了这两孩子的感情不错。

    况且两个孩子之间的默契不是演出来的,迟肆是真的疼爱她,两人对视之间就是真心的情感流露,不带任何虚假的成分。

    “只要你们好好的就成。”老爷子说着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递了出去,“你们小姑娘应该都挺喜欢首饰的,这个你看看喜不喜欢。”

    穆浅双手接过来,打开就看到了里头水色极好的镯子,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这是长辈送的礼物,不能拒绝。”老爷子补了一句。

    这话是将她拒绝的路都堵上了。

    一听这话,穆浅只能将镯子收了起来。

    “谢谢您,我很喜欢,这镯子很漂亮。”

    老爷子见状点头,这小丫头的品质不错。

    每天早晚老爷子都要诵经,只简单的再和穆浅聊了一会儿之后老人家就到旁边供奉着佛像的房间去诵经了。

    穆浅捧着镯子查看,这东西看上去是有些年头了,并且保管的很好。

    迟老爷子虽然看上去不太温柔,但也是力所能及的照顾她的情绪了。

    “老头子给你的。”迟肆打完电话过来就看到她手里的镯子。

    穆浅点头,顺便晃了晃手上的红包,“还有这个。”

    迟肆看到她开心的样子,在她身边落座,“能把这个给你,说明爷爷很喜欢,以后你得多来陪陪他老人家吃饭什么得。”

    一听到吃饭这两个字,穆浅差点没忍住,只能控制住音量小声道。

    “可以不吃饭吗?”

    看到她的样子,迟肆抬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耳垂,起身去和老爷子道别。

    房间内正在潜心诵经的老爷子听到后面传来的脚步声,头也没回的说了句。

    “岸上有本佛经,你带回去,正月十五之前抄好给我送过来。”

    迟肆低头看了眼,十分听话的开口,“我要启程往北州去,估计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如果顺利的话倒是能够挺快转回来的,但如果不顺利,后面恐怕就不好说了。

    老爷子没有太大的情绪浮动,“自己注意安全,如今南北两州局势紧张,别人没回来命搭在北州了。”

    “我刚接手迟家的时候您就告诉我别把集团给败了,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您还不了解我。”

    他这样的人,一旦招惹上,就是生不如死。

    “回去记得抄佛经,从前是我强迫你,现在你也应该是心甘情愿的了,哪怕是为了那小丫头呢。”

    迟肆挑眉,听了老爷子的话将佛经拾起来翻看几眼。

    “等我们回来您就准备婚礼吧。”

    总得有人要去云家提亲。

    “等人家小姑娘答应了嫁给你再说吧。”老爷子哼了声。

    人现在可还没松口呢,虽然感情是挺好的。

    迟肆也没有再同他老人家斗嘴,只掀开珠帘走了出来。

    沙发上,穆浅正和李叔说话,比起老爷子不知道如何下手的亲近,李叔显得要自然亲近很多。

    看到他出来,穆浅十分自觉地起身到了他身边。

    “我们这便要走了,下次再来看您啊。”穆浅同老人说再见。

    李叔有些依依不舍地样子,好不容易这冷清的院子来了这么多人,他老人家是真的挺想两人在这儿住下的。

    “我要不要再去和爷爷说句再见。”穆浅对着迟肆问道。

    就这么走了是不是不太礼貌。

    “不必了。”

    迟肆牵着人走到玄关,外面的雪下大了,他低头仔细地给穆浅整理围巾。

    “穆浅小姐以后可要常来啊,我们这儿等到秋天的时候可不少水果呢。”李叔跟在两人身后说道。

    穆浅笑着点头,同他老人家说再见,“我会的,您放心吧。”

    李叔冒着雪站在门口将人送走之后回了屋子,老爷子还在诵经没出来。

    他也十分自然的到了老爷子身边的案桌前面落座,拿起了笔开始抄写经书。

    这些年陆陆续续的也抄写了几万卷了,老爷子依旧对这件事情心有执念。

    大雪纷飞之下,山下的小院内依旧灯火通明。

    (本章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