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非正常三国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非正常三国

第六百七十六章 私仇、大义

    “颍川,郭嘉,见过玄德公!”江陵,衙署正堂,郭嘉见到刘备一行人后微笑道。

    “颍川郭奉孝,也是祖有余荫之辈,昔日亦是大汉之臣,不想却助纣为虐,实在可笑!”见到郭嘉,孟建虽已决定于楚南结盟,但还是忍不住出言讥讽,他是看不起那些投奔楚南的士人的。

    但可惜的是,如今天下,投奔楚南的士族越来越多,不畏强权这句话,如今看来着实有些可笑。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公威亦是饱读之士,应当知晓这天下非为一家一姓而存,否则若依公威之理,大汉开国功勋,多为叛逆。”郭嘉微笑道。

    “秦行暴政,致使天下民不聊生,纵然始皇有大功于天下,然秦灭亦是天理。”孟建冷哼道。

    “公威所言,未免有失公允,我主出仕之前,关中千里无人烟,白骨露于野,中原连年兵祸,致使瘟疫横行,加之蝗灾处处,于公威所言民不聊生有何区别?”郭嘉一拍手,微笑道:“对了,公威是士人,祖有余荫之辈,大概也如那袁术一般,不知民间疾苦,所以只看吾主屠戮士人,却看不到天下万民因吾主而生,看不到中原民生因吾主而兴!”

    孟建看着郭嘉,突然道:“或许他有功于万民,但于我而言,却有灭族之恨!”

    郭嘉闻言点点头道:“依存新法,吾主并无针对公威之意,但若不如此做,新法不利。”

    楚南做法或许有激进,在新法推行中,确实比较不讲理,但换个角度来说,如果楚南选择柔和一点的手段,那就做不到讲基层牢牢掌握在手中,地方豪族在盛世是辅左朝廷治理地方的最佳伙伴,但在乱世,这些占据着基层话语权的地方豪族就是新政最大的阻碍。

    因为新政本就是在争他们的利,所以楚南新政推行的过程中,过往的地方豪族几乎是被连根拔起,尤其是徐州、豫州、兖州这中原之地最盛。

    而如今的事实也证明楚南当初的做法是正确的,正是当初楚南将这些地方势力根除,楚南的政令才能下达地方。

    当然,新政最大的问题就是加大了治理成本,原本只要几千人就能执政,如今致使九州各地基层官员,就达到八万有余,这还是不算县府、郡府以及朝廷中枢各级官吏,若将这些都算进来的话,楚南如今光是上下官吏,就接近十万,平定天下后,还会更多。

    如果楚南没有将这些基层势力根除,那现在管理基层的,就是一个个地方豪强,新政形同虚设。

    至于这过程中,像孟家这样被灭族的家族,不一定都有大罪,但对新政来说,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罪!

    而这,也是楚南受天下士人诟病之处,杀得太狠,而且很多时候都不问对错,直接野蛮解决,而其导致的结果就是大部分士人迫于生存,向楚南低头,也有一部分刚烈的或者像孟建这样全家就剩一个的,不顾一切的站在楚南的对立面,要跟对方死磕。

    若非此番天庭之事,孟建大概率会跟刘备一起死战到最后。

    “是啊。”孟建惨笑道:“他手握大权,俯瞰天下,又怎会在意我这蝼蚁?”

    “奉孝先生来此,不会只是为寻衅而来吧。”诸葛亮看着郭嘉,笑问道。

    “这位先生是……”郭嘉看向诸葛亮,有些疑惑,根据楚南这边的情报,刘备身边之人他都有了解,此人并无记载。

    “琅琊诸葛亮,一山野村夫尔,不足挂齿。”诸葛亮笑道。

    “在下曾闻,水镜先生有言,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卧龙者也叫诸葛亮。”郭嘉看向诸葛亮笑道。

    “水镜先生过誉,不过应该是在下!”诸葛亮笑道。

    “失敬,我主曾在隆中遇奇门阻路,也想过拜访,可惜在下于奇门一道只算粗通,未能破阵,实在汗颜,先生于奇门之上的造诣,着实令人钦佩!”郭嘉肃容道:“不想先生已出仕于玄德公账下。”

    “玄德公于我有些恩情,此番出山,乃是助玄德公渡劫尔,并未出仕。”诸葛亮摇了摇头道。

    “难怪玄德公能从钟山归来,原来是得先生之助!”郭嘉点点头,看了看刘备,又看看孟建道:“如此,玄德公应当已经知晓那孙权所做之事。”

    刘备点点头道:“今日先生既来,备也有一事相询。”

    “玄德公请讲。”郭嘉抱拳道。

    “天人之争中所述,可是真实?”刘备沉声道。

    “九成是真。”郭嘉点点头道:“天外战场,乃是在下亲自追随丞相经历,这练气之术亦是得自于始皇帝,也因此,我两军才能彻底拉开差距,否则襄樊之战,不会这版顺利。”

    楚南虽然势大,但若没走天外这一趟,楚南军和荆州军的差距不会像现在这么大,在刘备占据地利的情况下,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高歌勐进。

    “至于天人之争的历史,却是丞相自轩辕秘境所知。”郭嘉将轩辕秘境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当时经历这场秘境的人很多,如今天下各处流传着各种版本,郭嘉是通过楚南等人的讲述知道其中大概。

    再后来,楚南准备出天人之争,查阅了大量的宫廷资料,以及结合各处秘境所述,最终串联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脉络,其中有一部分因年代久远,难以查阅,是虚构的,但大多数,都是有据可依的。

    “但在下有一事不明,既然玄德公安然归来,为何那孙权还能开启天门?”郭嘉不解道。

    “玄德公体内龙气已被夺去大半,余下的如今也已消散,此外当时随同玄德公去往钟山的,还有曹家之人,那曹家兄弟身上,应该还有一道龙气。”诸葛亮解释道。

    “曹家?”郭嘉目光有些复杂:“那他们……”

    “天门既开,恐怕凶多吉少。”诸葛亮叹道。

    对方要的是龙气,而身怀龙气之人,一旦备剥夺龙气,就算不死也会脱层皮,而且就算不死,诸葛亮想不出江东有什么理由再留下那兄弟四人,可惜他能力有限,能将刘备和陈到救出已经是极限,而且若救曹家兄弟,江东必不会罢休。

    在江面之上跟江东水军作战,诸葛亮可没那个信心。

    郭嘉点点头,有些怅然,没想到曹家最终竟是连一丝香火都没留下。

    “玄德公。”郭嘉看向刘备,抱拳道:“在下来此之前,丞相于我说过,昔日徐州时,丞相时真想投玄德公,哪怕时光倒转,再来一次,若有机会,丞相还是愿选玄德公,当年张将军之死,我主亦有遗憾,但沙场之上,刀枪无眼,既然上了战场,生死本该各安天命,如今天庭已入我人间,意图再度谋夺我人族气运,我主真的希望能与玄德公并肩作战而非沙场死拼,望玄德公为天下苍生,为我人族万年之计,可以放弃此前双方成见,共伐天庭!”

    刘备闻言目光复杂,他偶尔也会想,若当年楚南来投,自己能够及时见到,今日楚南之势会否是自己的?

    可惜,时光无法回朔。

    “奉孝先生就不担心玄德公与天庭合作?”诸葛亮笑问道。

    郭嘉摇了摇头:“丞相说了,玄德公心怀仁义,纵然恨他,也断不会在这大是大非面前选错。”

    张飞之死对刘备来说,固然遗憾,也有足够理由恨楚南,但就如郭嘉所言,战场之上,生死各安天命,没理由只能你杀人不能人杀你,乱世之中,这样的痛苦太多,至少楚南做事向来堂堂正正,从未做过背刺盟友之事。

    当然,楚南也没什么盟友,袁谭算是半个,但楚南对袁谭也不错,袁家血脉如今也只有袁谭还存留于世,而且还位列九卿,虽无大权,但也算是保住了袁家的体面。

    就从这点上来说,楚南比之孙权,那可是厚道多了。

    刘备目光复杂的点点头,长叹一声道:“备有一事相求!”

    “玄德公请说。”郭嘉神色一肃,躬身道。

    “备与楚南之仇,公威与其之仇,倾尽江海不可绝。”刘备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郭嘉道。

    郭嘉心中一沉,点点头没有说话,静待下文。

    “然就如奉孝所言,此番伐天,乃义之所在,若丞相愿放我二弟他们归来,备愿与丞相共伐江东,然此事之后,备不愿侍奉仇敌,愿带二弟以及公威等愿随备离去者去往天外迎敌,既无法中兴汉室,便代表我汉室去天外守卫苍生,不知丞相可否答应?”刘备肃容道。

    “玄德公高义,在下会将此事告知丞相,我想丞相不会拒绝!”郭嘉抱拳道。

    “好!”刘备道:“只要丞相愿意答应,且愿意信我等,备愿助丞相破敌!”

    荆州现在是不可能自保了,不管哪种选择,都非刘备所愿,但眼下对刘备来说,却只有这两种选择,必须选一个,刘备更倾向于楚南。

    “在下这便起身,前去说于丞相!”郭嘉起身,对着刘备告辞道。

    “慢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