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第六百一十八章 回乡

    周澜:“舅舅那边,表兄同我成绩相当,怕是如今也在为表兄盘算呢。”所以顾不上他的。

    先生点点头,满意的是弟子,能想到这里为自己多打算,没有假清高。

    至于李府,三人都没有提,  那就是有的关系能走,有点关系想都不会想。

    先生在书房里面背着手转圈,琢磨着自己这点人脉:“倒是可以从书院那边试试。打铁还需自身硬。”

    周澜觉得自己实力还可以:“先生的意思是。”

    先生:“自从到了京城,你一直闭门读书,在江南游学的时候,好歹还能以文会友呢,到了京城这样文风鼎盛之地,  怎能空手而归,很是应该长长见识的时候了。”

    姜三老爷深以为然,到了该扬名的时候了。

    周澜挺不好意思的,说的太实在了:“这个,京城之地,藏龙卧虎,弟子怕要拖累先生跟着丢人了。”

    先生同姜三老爷,瞧着周澜的态度,就觉得挺好,知道要丢人也要试试,敢拼就成。

    虽然说时间上挺紧迫的,不过人家周澜第二日就按部就班的陪着先生去拜访好友了。

    当然了先生的友人们,不是在学院教书的先生,那就是一方大家,坐在一起,除了喝酒,  谈天,  那就是拼徒弟呗。

    往日里先生都是带着小弟子常乐出门的,小弟子自幼聪慧,早就给先生长了许多的脸面。

    如今人家大弟子进士及第了,  立刻带出来显摆。这些友人们,心里就不太舒服。

    不用先生特意撺掇,那些友人也不会放过周澜这个弟子,到了他们找场子的时候了。

    琴棋书画,文章,诗作。一轮轮的下来的,周澜虽然不说样样出彩,可文章,同书法两样能够博得掌声,那已经是不错了。不得不承认,人家文斋先生的弟子,各有千秋呀。

    席间就听到先生朗朗笑声了,可见周澜表现的不错。他们师徒出来扬名的,不怕这些找茬的。场面弄得再大一些才好呢。

    吃过人家周府酒席的友人:“你这弟子挺扎实呀,还以为你就冲着人家府上吃食过去的呢,没想到真有俩下子。”

    先生可傲娇了:“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我这弟子练习书法,日日不坠,聪慧提不上,  可勤奋那绝对是一等一的。”

    听听人家夸的,让别人都不想答茬了。一个聪慧的神童,一个靠勤奋读出来的进士。哈。

    友人们哼哼两声:“你这小弟子聪慧,大弟子勤奋,竟然被你占全了。”

    先生那神采都要遮不住了,情绪相当肆意飞扬,这人分析的还挺正确:“弟子吗,在精不在多。”

    我还有半个弟子专攻人情世故,银钱往来呢,我骄傲了吗?我都没显摆呢。

    所以说,这不是周澜在扬名,这是先生在给弟子拉仇恨。

    然后周澜就感觉自己好像不太受长辈们欢迎,而且临别的时候,长辈们都说了:“你家那菜色当真不错。”

    竟然没有人说,他的文采呢。这算是成功了,还是没成功呀?

    先生光撸着胡子傻乐了,今日就是他文斋抬头挺胸子时,比弟子他老人家完胜。

    周澜在自我怀疑,师徒二人出来走动了两天,竟然是四处受敌的吗?

    徐小郎君同周澜告辞,人家高中进士,要回乡祭祖,待到从保定府回来,怕是吏部的任职安排也就下来了。

    所以徐小郎君拉着周澜这个三姐夫依依不舍,很是伤感。他还没有同三姐夫亲近够呢,就要各自奔赴前程了。

    万一不巧,两人任职天南海北的,谁知道下次见面什么时候呀?

    周澜也被带的有点伤感:“六妹夫不必如此,咱们连襟的缘分在那呢,说不得能在一块呢。”

    徐小郎君想想自己的名次,同三姐夫差的太多,这个真的不敢想的。

    姜常喜过来,把离别的气氛给搅合了,给六妹夫准备了一个大大的箱子:“这个是送给六妹妹的,同六妹妹说,我不能参加她的婚礼很是遗憾,这是给六妹妹成亲的礼物,希望六妹妹喜欢。”

    徐小郎君脸色通红,人家这次回乡,主要就是成亲的,府上都已经准备好了,待他回去立刻成亲,然后不管天涯海角,人家要带着媳妇上任的。

    腼腆的说道:“多谢三姐姐,若是可以,我定然带着六娘过来三姐姐,三姐夫身边。”

    他想要抱大腿的心,那是非常真诚的。

    姜常喜:“定然能够心想事成的,到时候咱们姐妹在一起,家里长辈都会放心许多。”

    然后指着另一个箱笼:“还有给二姐姐的箱子。还要六妹夫费心。”

    其他姐妹的也都有,可同成亲的六妹妹肯定不能比。

    徐小郎君表示,分内之事,何况,三姐姐有自己的商队,说是让他捎带,他不过是到了保定府给亲眷们带句话而已。

    李郎君会试,殿试的成绩都不算是理想,可那也是进士老爷,最近有些许失落,每日里都是在同新认识的友人们一起攒告别宴。这几日都是沉浸在伤感的气氛中的。

    今日同徐小郎君一起回乡,身后的友人一群,相比之下,周澜同徐小郎君这边显得冷清多了,竟然多一个外人都没有呢。不得不说,他们连襟似乎有点独。

    徐小郎君扫一眼三姐夫,才说道:“若是能同李兄这般结交,结交如此多的友人,不在榜上也无遗憾的。”

    然后不着痕迹的说道:“听闻李郎君对殿试的成绩耿耿于怀。”

    周澜点点头,针对前一句,给予李郎君肯定:“李兄性情豪爽,咱们多有不如,还是好生读书吧。”

    徐小郎君笑眯眯的:“我听三姐夫的。”

    徐小郎君觉得一同从保定府来的,李郎君乡试的成绩,同三姐夫不相伯仲,如今会试成绩差了些,而三姐夫依然如故,李郎君耿耿于怀的未必是成绩如何。

    徐小郎君在提醒三姐夫,嫉妒挺可怕的。

    周澜叮嘱妹夫:“一路上要小心行事,可以起早,莫要贪晚,早早的找到宿头才对,更不能贪玩,二姐夫把你交给我,定然要一路平安的回去保定府的。”

    (本章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