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黎明气象局全文阅读

人人书 > 玄幻奇幻 > 黎明气象局

第四百五十五章 病栋诡影(中)

    就在肩膀被拍的那一瞬间,江祈年的大脑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眩晕感,身上的精力如同被剥夺了个干净,连带着本身的轮廓都被淡化模糊了不少。

    他无法形容这种酸爽的感觉。

    就像……就像是要升天了一样,手应该还能勉强接触到一些东西,可如果是拿起些许重物的话,应该就直接穿过去了。

    强忍着那股昏昏欲睡的感觉,他趁着黑影还未消失的间隙,一脚踹翻了燃烧着的蜡烛!

    蜡烛倒塌的那一瞬间,头顶的白炽灯迅速亮起,可同时耳边还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哀嚎之声,似乎是承受了极大的痛苦一般。

    这种现象在刚刚是没有出现过的,因此江祈年推测应该是蜡烛被踢翻的缘故,蜡烛非正常熄灭,从而导致黑影受到了一定的伤害。

    但如此现象不仅没有让他感觉到任何开心,反而那眉头还不由得皱了起来。

    脱手能力对蜡烛无效,否则在刚刚他就不至于那么被动了。

    在蜡烛亮起的第一时间,他就挥手打出了一道剑气过去,但就在剑气即将触碰到蜡烛的时候,却忽然消失了去,就如同被一个看不见的漩涡吞噬了一般。

    要不他干嘛还直愣愣的跑过去?

    蜡烛本体并没什么防御能力,不过其摆放的位置却十分凑巧,正好坐落在黑影身后。

    察觉不到端倪的人根本就无法推断出蜡烛的作用,而就算推断出了,穿过那道恐怖的黑影去踹翻蜡烛也需要不小的勇气。

    一旦猜测错误的话,下场不论如何都不会好过。

    两大关卡,足以将大部分人拒之门外。

    而最后一个环节就是影子。

    在光亮的笼罩下,影子的速度奇快无比,根本就不是寻常人可以企及的,就连江祈年拼尽全力也仍旧是慢了一拍。

    最重要的是,蜡烛是黑影的弱点,但却不是它的致命点。

    根据刚才的情形来看,踢翻蜡烛应该可以让黑影沉寂一会儿,但用不了多久黑影恐怕就会卷头重来,直到杀死他之后才会继续那漫无目的的游荡!

    所以……究竟如何杀死黑影?

    即便是踢翻蜡烛也只能是伤到对方,而无法将其杀死,所以一直防守是不行的,黑影一旦盯上了自己,那么就不可能轻易放弃哦。

    这还是江祈年体魄足够强悍,倘若是换一个人来的话,恐怕连黑影的第一次袭击都撑不住。

    「要是想将对方彻底杀死的话,那么应该从对方的影子下手。

    可问题是如何攻击到对方的影子?

    玉之气没有任何效果,因为即便是有着未知力量的加持,可对方的本质仍旧是影子。

    而影子最大的特性就是可以看得到,但是无法触摸到。

    因此要是想触摸到对方的话,是不是就在它拍我肩膀的时候才可以?」

    江祈年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即使是影子拍自己肩膀的时候也不代表着它就是实体状态,那种接触感非常不真实,相比于正常的物体碰撞,那更像是冥冥中的一种感应,让人摸不着头脑。

    想了一会儿无果后,他便轻轻摇了下头。

    「算了,先找下线索吧,找到线索之后也许能摸索出对方的办法儿来。」

    黑影只是看不清面容,其余地方虽然非常模糊,可若是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看出些许端倪的。

    这次前来杀他的恶鬼穿着病号服,看样子应该是这家医院的一名病人。

    而在那件病号服的胸前位置,隐隐约约的缝着一张胸牌,上面写着344这么个数字。

    江祈年不知道这个数字是用来做什

    么的,不过若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代表着这只恶鬼所在的病房号。

    如果是病房号的话,那么顺着走廊找过去的话是不是能查到某些线索?

    也许有,也许没有。

    不过现在的他没有选择,假如344病房没有他想要的信息的话,那么他只能靠冥河的力量来抵挡恶鬼的袭击了。

    想到这儿,他不禁加快脚步,快速寻找着344病房。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想象中没有344病房的情况并没有发生,不过是三四分钟的工夫,他便在一条走廊的角落中发现了目标。

    没有任何犹豫,他直接推开门向屋内走去。

    刚一进门儿,阳台上晾着的一件一件病号服就让他紧张了一下,这诡异的医院都快把他弄得神经衰弱了。

    虽然是被吓了一跳,但江祈年也知道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因为那件病号服的大小和刚才的黑影差不多大,当然,这也只是一个猜测而已,毕竟相同尺码的人不在少数,至于有没有找错也只能是看命了。

    隐约间传来的第六感告诉他,他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用不了多久,黑影就会开始进行最后一次袭击!

    他走到病床旁边儿,在那床头柜里面不断翻找着什么。

    没过一会儿,便是从中找到一张比较模糊的黑白照片来。

    照片当中是一名面容和蔼的妇人和一名看起来大概有七八岁的女孩儿。

    女人身上系着一件儿破旧的围裙,身上的衣服也很朴素,不过由于照片是黑白的缘故,所以无法辨别衣服的颜色。

    不过通过那衣服上到处可见的补丁来看,这个家庭的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

    虽然面容饱经风霜,可女人脸上的笑容却很灿烂,哪怕是一张照片都能感觉到她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至于女孩儿看起来也显得十分高兴,即便是身上的衣服明显不合身,但她仍旧对着相机露出最甜美的笑容来。

    二人的身后是一栋小房子,看起来有些年头儿了,不过却被收拾的很干净。

    照片正面儿的信息就这些。

    江祈年将照片翻至背面儿,不经意间发现照片儿的背面写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

    「陈芳与陈晓晓家乔迁之喜。」

    「乔迁之喜?」

    他跟着轻声念叨了一句,然后就低头思考了起来。

    陈芳指的应该是那名中年妇人,而陈晓晓指的就是那名精灵古怪的小女孩儿了,从照片后背的字迹来看,这对母女刚搬到了新家中。

    「只有母亲和孩子,却没有父亲,莫非是……单亲家庭?」

    是的,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这是一个单亲家庭,而且生活还很拮据,但通过照片不难看出,这对母女对生活仍然保持着乐观与希望,虽然没有大富大贵,可是却没有因此抱怨。

    照片中能看到的信息也就这些了。

    江祈年将照片的内容记载脑子里,然后就继续往抽屉下面翻找起来。

    在搜寻无果后,他就翻开第二个抽屉继续寻找着线索。

    打开抽屉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件几乎被撕碎的校服,而在校服上面则涂鸦着大量的字迹。

    而这些字迹无一例外,全部写着不堪入目的话语,别说念出来了,就光是看一眼就觉得双眼受到了污秽。

    这样的情况江祈年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妥妥的校园霸凌。

    否则就算是再熟的朋友之间也不会开这么过分的玩笑,言词中甚至还掺杂许多对陈晓晓母亲及过世父亲的辱骂。

    看的

    他恨不得马上出去教训那些人一顿。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在校服的口袋中摸出一张泛黄的纸条儿。

    「给妈妈写的一首诗:

    我有一个小小的梦想

    那就是快快长大

    长大后的我就可以帮妈妈一起赚钱养家

    让那额前的银丝再度变成乌黑的秀发

    我坐在窗前懵懂的问着月亮,我为什么还没有长大?

    月亮没有说话

    可温柔的月光却给了我答案

    如果我还没长大,那就让高高的影子先陪伴妈妈……」

    影子?

    文笔非常稚嫩,但是江祈年却能够从中感觉到陈晓晓对妈妈的爱。

    不过「影子」这两个字……不禁让他想到了很多事情。

    这么说来的话,刚才遇到的黑影难道是陈晓晓?

    一边儿想着,他一边继续摸索着抽屉。

    「这是……录音笔?」

    此时他手中拿着一支录音笔,看样子还能继续使用,不过从那不断闪烁的红光来看,手中的录音笔已经快没电了。

    接着,他又寻找了一会儿,可是并没有找到充电线,因此无奈之下也只能是先讲究着听一听。

    按下开关之后,首先是一阵刺啦刺啦的电流声,在这一片昏暗的房间内显得十分诡异……

    「你个小贱蹄子,居然还敢打我,是不是活腻歪了?!」

    「明……明明是你先骂我妈妈的……」

    「啪!」

    「还敢顶嘴?!骂你妈妈又怎么了?!

    你那个邋里邋遢的老娘不就是个摆小摊儿的吗?!还不让我说了?!」

    「不许说我妈妈!」

    接着,就是一阵推搡声响起……

    「我劝你赶紧给我认错!否则你家的那个小摊就别想摆下去了!

    信不信我叫人天天去你妈妈那儿捣乱,断了你家唯一的经济来源?!」

    「我……我……对…对不起……」

    「呵!果然是天生的贱种!跟你妈一个德性!

    我……」

    录音中那个女生的话还没说完就传来一道刺耳的尖叫声,虽然无法看到当时的景象,可是从那嘈杂声来看,现场应该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听到这儿,江祈年不禁屏气凝神,全神贯注的捕捉着录音笔当中的声音。

    若是没猜错的话,导致陈晓晓变成恶鬼的原因……就和这场意外有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