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大明完美暴君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大明完美暴君

第五百七十七章 宫中辩论

    “今日诏你们来,乃是涉及我大明朝江山社稷之传承和稳固。”

    “朕前些日子遇刺中毒的事,内阁六部的阁员大臣已然知晓。”

    “然而经过这么多天的治疗,却依旧没有好转,朕或许时日无多了。”

    “然无皇嗣留存,你们速速商议合计一番,宗藩之中,何人可承继大统。”

    “在场之人,都要上奏推荐,并言明你推荐之人有何才能品德,天黑之前,朕就要看。”

    说完这些,朱由校也不理会他们有什么样的态度和反应,直接闭上双眼静等结果。

    稳定运行多年的app,媲美老版,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

    而后在王朝辅的示意下,侍卫们又将龙床抬回,消失在百官的视线当中。

    毕竟这只是演戏而已,他现在身体根本没有什么问题了,朱由校也生怕呆的久了露出破绽。

    尤其是他说话,可是专门练习过,废了好大一番劲才有这个效果的。

    而且他也想知道,这些人最为真实的一面。

    他虽然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但还有几十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

    等皇帝离开后,第一个反应过来并且说话的就是户部尚书程国祥。

    只见他两眼湿润,面带忧伤的说道:

    “陛下龙体竟至如此,我等臣子罪不可恕也。”

    听得这位手握命脉的户部尚书如此悲伤感慨。

    几名靠的近的官员当即回应道:

    “大司徒,现在可不是悲伤的时候,陛下既有此意,或许是真的回天无力了。”

    “是啊,大司徒还当以大明江山社稷为重,速速物色继位人选才是。”

    而就在程国祥泪眼婆娑之时,站在其旁边的礼部尚书张瑞图,却是在沉思着。

    皇帝刚才那般模样,他亲眼看见了,确实是剧毒如体,病入膏肓的样子,看来那两个世子没有骗他。

    不然依照当今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召集大臣,当众宣布要立宗藩之后为储君的消息的。

    而在这件事上,他这个礼部尚书,可以占据着主导权的。

    因此在其他官员还在讨论,亦或还没表面态度发表意见时,张瑞图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诸位,陛下的话刚才都听到了,事到如今,再说其他已是废话。”

    “依本官来看,当遵循高皇帝之皇明祖训,父死子继、兄终弟及之制才是。”

    “当立广藩为储君,广藩与陛下乃是同父兄弟,与陛下血统最近,这也是规矩和法统。”

    张瑞图的态度已经表明,还没等其他官员反应,两个礼部官员立刻就站了出来表示支持,声援张瑞图。

    而王在晋与徐光启也是没想到,平日里这个在他们圈子里默默无闻,甚至于没有多少话语权的张瑞图,会首当其冲。

    不过他们也挑不出刺来,不管是他率先发表意见,还是他支持广藩,都合理合法,简直无懈可击。

    “大宗伯此言有理,但下官却有不同意见。”

    “广藩封地远在广州,距离京师数千里之远。”

    “陛下出宫不久就遭遇刺,显然是有居心叵测的逆贼,精心策划所致。”

    “由此来看,京师并不安稳,而陛下之龙体,显然已经无法顾及朝政之事。”

    “如要拥立广藩,少说也要耗费数月时间,可如今之局势,可能拖延数月?”

    “下官以为,瑞藩当可承继大统。”

    “瑞藩乃是陛下亲自任命之监国,又是陛下的亲叔叔。”

    “况且这半月来,监国治国理政的能力,想必诸位大臣心里都有数,可谓有条不紊。”

    “因此下官觉得,立监国瑞藩为储君,最为妥当。”

    张瑞图死死地盯着距离他有些距离的一个年轻官员。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恐怕这个年轻官员早已死上百次千次。

    而王在晋和徐光启的心里,却是有些欣喜和激动。

    没想到和张瑞图打擂台的,不是他们两个,也不是所谓阉党,而是陛下最为看重,且在殿试中被陛下高度评价并破格提拔的状元郎,如今的兵部郎中正卢象升。

    “你踏入官场才多久?大明朝的礼仪规矩还没学会?祖制规矩可有背熟?一个毛头小子,竟敢在此时大言不惭。”

    听得张瑞图那极为针对的语气,卢象升也不慌不忙,颇为澹定的又回道:

    “大宗伯此言下官就不懂了。”

    “陛下刚才已然告知我等,凡是在此的官员大臣,具要发表意见,参与讨论,并上奏疏推荐合适之人。”

    “莫非大宗伯堂堂之尚书,在此关键时刻,竟然没有听清陛下令旨?还是说在质疑陛下?”

    听到这犀利的回答,张瑞图恨的是咬牙切齿。

    本来他一个正二品的高官,下场和区区一个正五品的官员辩论就很不要脸了。

    本想着靠着资历和身份压着他,可没想到对方丝毫不给他这个高官一点面子。

    这让他如何下得来台?

    可还没等他再次反驳,卢象升那颇为响亮的声音再度响起。

    “要遵循高皇帝祖制不假,可也要分时势,视情况而定。”

    “瑞藩乃是代天监国,虽不是储君,可却有了储君之实,况且行的皇帝之权柄,比之储君有过之而无不及。”

    “诸位好好想一想,自高皇帝创建大明以来,代天监国的都是何人?”

    “除去懿文太子和昭皇帝外,何人还有过代天监国?”

    “你这是歪理,是悖论。”

    “高皇帝当年早已昭告天下,后世子孙必要遵循皇明祖训,不得更改。”

    “卢象升,现在本官反问你一句,你是否要违抗高皇帝之祖制诏命,行那乱臣贼子之事?”

    卢象升听着这近乎气急败坏的声音,丝毫不以为意,澹澹的说道:

    “大宗伯不用给下官扣这么大的帽子,究竟是谁在行乱臣贼子之事,诸位官员大臣都看在眼里,可不是靠你一张嘴说的。”

    “俗话说的话,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等当实事求是,为大明之江山社稷千秋万代而努力谋划。”

    “何况陛下既已任命监国,陛下之意已然明了,我等人臣,当全力拥立扶持监国才是,又何必舍近求远?”

    眼见卢象升澹定应对,而反观那张瑞图怒气冲天的样子,毫无疑问,卢象升的气场已然完胜。

    这也惹得不少官员开始了讨论。

    “是啊,卢象升此言有理,陛下已然表明,我等岂能违抗圣意?”

    “但违抗高皇帝的祖训,我等又以何为人臣?”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