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假面骑士ZIO的自我修养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假面骑士ZIO的自我修养

第六百一十八章 成为我的共犯吧

    原本断断续续的梦境碎片在此时完成拼图,变得清晰且连贯。

    和泉尹织想起了一切。

    他本以为这个过程就类似于看电影,自己最多会产生一定的代入感。

    但事实上,他想起来的不仅仅是“记忆”,就连那些记忆中的“情感”也都得到了补全。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和泉尹织真正意义上的,拥有了另一段人生。

    他紧紧握着手中的威吹鬼骑士手表,脸上的神色一时间非常的复杂,好一会儿才平复下去。

    而这时候他再去看常磐庄吾,心态明显也再次发生新的转变……

    那是一种常磐庄吾喜闻乐见的变化。

    他从和泉尹织的眼中,看到了信任。

    信任,多么危险的一个单词啊。

    威吹鬼前辈,您已经逃不掉了哦……常磐庄吾笑着说道:“威吹鬼先生,看来,已经不需要我再向你讲述什么修正这个世界的历史的必要性了。”

    “嗯。”和泉尹织点头,“让本不该延续到今天的灾难在它该结束的时候结束,从而改写这些年来被那灾难造成的悲剧……你所谓的【修正】,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吧?”

    “是的。”常磐庄吾肯定道。

    和泉尹织:“……”

    他低头沉默片刻,重新抬头看向常磐庄吾。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话虽如此,但和泉尹织紧接着便强调道。

    “但事先声明,我并没有赖账的打算,也不觉得你要收取的代价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

    听到这话,常磐庄吾的双眼稍稍睁大些许,惊讶,而后恍然。

    “……嗯,我大概知道你想要问什么了。”

    “那既然如此,可以回答我吗?”和泉尹织很认真的看着常磐庄吾说道。

    他很疑惑,既然现在就已经可以确定他在【新世界】的人生轨迹将与【正史】发生相当大的偏差,那么,那样被改变后的【历史】,真的还算是【正史】吗?

    他很想知道,历史管理局对不需要修正的【正确的历史】的判定标准,到底是什么?

    “时王,在你的眼中,什么样的【历史】,才是【正确的历史】?”和泉尹织神情严肃的问道。

    对于和泉尹织的这个问题,常磐庄吾想了想,回答他。

    “第一,世界不能失去未来;

    “第二,文明不能没有未来;

    “第三,也是最后一点……”

    话到这里,常磐庄吾笑一下,继续道。

    “我们承认的历史,才是【正确的历史】。”

    听到第一点的时候,和泉尹织若有所思;

    听到第二点的时候,和泉尹织若有所悟;

    听到第三点的时候,和泉尹织正要表示认同,但头刚点到一半,便愣在了半空,愕然抬头,问常磐庄吾。

    “是我听错了吗?你说,第三点,是什么?”

    “我说,我们承认的历史,才是【正确的历史】。”

    “呃,这是……玩笑?”

    “不,我是认真的。”

    “……”

    “……”

    漫长的沉默过程中,一股无名的怒火在和泉尹织的心中越烧越旺。

    “时王!你们到底把历史当成什么了?任由你们打扮的小姑娘吗?”他愤怒的质问道。

    可是面对和泉尹织的质问,常磐庄吾却是一脸无辜又讶异的表情。

    “你在气愤什么啊?威吹鬼先生,明明,你也是【我们】的一员……你是对自己有什么不满吗?”

    此话一出,瞬间,和泉尹织丰富的表情便僵在了脸上。

    “???”

    然后,他一脸“你在说什么?”的神色看着常磐庄吾,张开手掌竖起做制止状。

    “等等……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我什么时候是你们历史管理局的人了?”

    “咦?”

    闻言,常磐庄吾也是一脸“你在说什么?”的神色看着和泉尹织,表情堪称一比一复刻。

    “你这话我怎么也听不明白了?我什么时候说你是我们历史管理局的人了?”

    然后,他就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

    “哦,当然,你也可以是。”

    话到这里,常磐庄吾的脸上便立刻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表情转换的无比丝滑。

    在此期间,和泉尹织听得一愣一愣的,脑袋上的问号和感叹号一个接一个的冒。

    而常磐庄吾则是满脸期待的看着和泉尹织,催促他。

    “怎么样?威吹鬼先生,要不要加入我们,给个准话呗……”

    看常磐庄吾说完停顿了一下,张开嘴便要继续催,和泉尹织连忙再次竖起手掌,连续前推,让常磐庄吾赶紧停下他的言语,让他好好缓一缓。

    “等等……等等等等!你先别说话!”

    闻言,常磐庄吾挑下眉,目的达到的他无声的笑一下,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思绪混乱的和泉尹织。

    良久,和泉尹织才整理好思绪,反应过来。

    “……你在偷换概念。”

    “是你先情绪化的。”

    常磐庄吾平静的笑着,既没有否认和泉尹织的话,也不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羞愧。

    和泉尹织:“……”

    他连续深呼吸好几次,然后用面无表情的脸向常磐庄吾证明他已经冷静了下来。

    “好了,我已经冷静下来了……时王,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所说的‘第三点’,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吧?”和泉尹织认真问道。

    然而常磐庄吾却说:“我可没说谎,也没开玩笑,威吹鬼先生,你,确实是【我们】中的一员。”

    话落,常磐庄吾特意停下来等了一会儿,发现和泉尹织并没有再次情绪上头,而是在安安静静的等他说下去后,这才笑一下,继续说道。

    “威吹鬼先生,之前我便跟你说过,在这个世界,只有你有资格将大地净化仪式从异类响鬼的手中抢回来。

    “也就是说,如果你不配合,那么,即便是我,也无法在仪式真正失败的情况下,将大蛇阻止在它彻底爆发之前。

    “而如果你不认可修正异类历史后的【新世界】的话,那么,你又怎么可能会拼尽全力,甚至赌上性命的去迎接【新世界】的到来呢?

    】

    “想要守护什么……

    “想要保护什么……

    “想要实现什么……

    “我们去拯救世界,总是有着各种类似的理由。

    “而大家之所以愿意追随在我的身边,便是因为我所前进的方向,我所要要创造的新世界,正是他们所向往和期待的。”

    说到这里,常磐庄吾从座位上起身,诚挚地看着长桌对面的和泉尹织的眼睛,向他发出邀请。

    “这一次修正异类时间线后,我会实现一个没有魔化魍的世界。

    “如何?威吹鬼先生,你,要跟我们一起吗?”

    没有魔化魍的……世界?

    常磐庄吾的话,让和泉尹织下意识的沿着这个可能往下畅想。

    如果按照常磐庄吾先前所承认的“让大蛇在原历史中该结束的时间点结束,那么,这些年来因为大蛇现象产生的魔化魍造成的悲剧便会统统被改写”的情况类推,那么……

    如果魔化魍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的话,那那些为了对抗魔化魍而战死的鬼们,会如何呢?而那些从古至今,无数被魔化魍们吃掉的人们,又会如何?

    甚至,不说过去,只说现在,和泉尹织的脑海中也能立刻浮现出一个再也见不到的同伴的音容笑貌,以及一份数量庞大的受害者名单。

    而只要一想到他们可能会因为魔化魍的消失而获得一份全新的人生,和泉尹织的内心便忍不住的火热起来。

    他不由向发出邀请的常磐庄吾伸出同意邀请的手……

    但手伸到半途,就停了下来。

    被他的理智喊停了。

    就像先前他抵抗空白骑士手表的呼唤时那样。

    “……代价,是什么?”他问。

    问题,是似曾相识的问题。

    于是,常磐庄吾的回答,也没有改变。

    “等价交换。”他说,“既然魔化魍不会再诞生,那么,为了对抗魔化魍而诞生的鬼,便也不会再诞生了……也就是说,我会在新世界诞生的同时,拿走所有鬼的力量。

    “这是一个不能公之于众的秘密。

    “因为没有其他时间线记忆的人,是无法理解并接受这个理论的。

    “因此,我们只会有选择的说出一部分真相,并搭配适量的谎言,以此来让他们协助我们去实现我们的新世界。

    “而关于我们真正的目的,我们必须要瞒着所有无法理解的人。

    “所以,威吹鬼先生……”

    话到这里,常磐庄吾再一次的,向和泉尹织发出更为真实的邀请。

    “你,要成为我们的共犯吗?”

    “……”和泉尹织默然一下,说,“我的父亲说,除了时王外,你还有一个称号……”

    “确实有。”

    “魔王。”

    “我在。”

    “你还真是个魔王啊……”

    “所以?”

    和泉尹织没再回答,只是手臂再度前伸,紧紧握住了常磐庄吾邀请的手。

    他成为了魔王的共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