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稳住别浪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稳住别浪

第五百零七章 【我想让她一直活着】

    第五百零七章【我想让她一直活着】

    云音面色平静的瞧着妮薇儿,却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

    “小孩子,我杀人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把你藏在身后的那把刀拿出来吧。”

    妮薇儿和李颖婉闻言,两人都是一震!

    毕竟在这个时间线上,妮薇儿和李颖婉,还不是大名鼎鼎的地下世界女杀星蜂鸟和萤火虫。

    两人一个是喜欢极限运动的运动美少女,一个是来自高丽的仅仅性格有点偏执的长腿妹子。

    杀人这种勾当,哪里真的做过?

    放在被西城熏一番严厉警告后,因为涉及到陈诺的性命,才强咬着牙来到这里,此刻被云音一语道破后,两人顿时心中憋着的那股气,就一下泄掉了。

    妮薇儿结结巴巴道:“谁,谁说要杀人的?你……”

    云音冷冷看着她,摇头道:“你看起来不太会撒谎的样子啊。你们两个人来到这里,靠近我的时候,脚步沉重,面色紧张,眼神还在躲闪。你背后手里藏了把刀,你手臂太过用力,肌肉都是绷着的。

    你总不会说,拿了把刀来找我,是要个我现场削个苹果吧?”

    反倒是李颖婉,却性格比妮薇儿更偏激一些,却反而豁出去的样子,大声道:“西城熏说,杀了你,陈诺他们就有可能战胜那个强敌!

    那个家伙,今天要杀掉陈诺!”

    妮薇儿却疑惑的看着云音:“孙可可,那人要杀陈诺,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居然还能在这里湖边坐着?”

    云音摇头:“他要杀陈诺,我为什么担心。”

    “所以……所以……所以你不是孙可可!”李颖婉大声道:“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你一定不是孙可可!孙胖子那个家伙我太熟悉了,陈诺就算掉一根汗毛,她都会紧张的要命!”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云音却不回答这个问题了,反问道:“既然想杀我,都跑到这里来堵我了,那你们还等什么?”

    说着,还对两个妹子勾了勾手指。

    妮薇儿和李颖婉互相看了一眼,妮薇儿咬牙:“怎么……办?”

    李颖婉却忽然脸上狠了几分——果然不愧是上辈子遭遇大难后,就直接彻底黑化的偏执狂性格,此刻豁出去后,却反而有了几分狠厉的样子。

    “她不死!陈诺就要死!而且……她也根本不是孙可可,你还顾虑什么!”

    李颖婉厉声喝道:“你若是怕,就把刀给我!”

    说着,长腿妹子居然噼手就从妮薇儿的手里把刀夺了过来,攥着刀就抢先一步朝着云音逼了上来。

    只是嘴里说的厉害,毕竟还是一个没做过任何过分事情的妹子,大声说话也只是为了给自己打气壮胆。

    走向云音的头两步还走的气势如虹,第三步的时候,她自己心里就已经慌了,手里的刀子紧紧捏住,却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手腕来。

    ——这便是普通人的心理了。

    一个三观正常性格正常的普通人,哪里能做到杀人这种事情。

    就如同一部电影里的台词:就算杀人不犯法,也下不去手啊。

    李颖婉靠近了云音,手里的刀终究还是刺不下去,却临时做出了反应,张开双臂就去抱云音。

    心中就一个朴素到极点的念头:

    用刀子捅人,自己是做不到的,但无论如何,先抱住她,把她制服了再说。

    她从小到大,连打架都很少,这么匆匆一抱,却哪里抱得住云音?

    云音略一闪身,李颖婉就抱了一个空。

    妮薇儿眼看李颖婉动手了,也不再迟疑,上来就一个勾拳打向了云音。

    妮薇儿的出手,就比李颖婉要专业多的,毕竟是运动达人,平时拳击什么也练过一些,拳架姿势摆的也很专业。

    云音哼了一声,再低头闪过,然后却侧身到了妮薇儿的身边,伸出手指在妮薇儿的手肘的某个位置用力一敲。

    妮薇儿顿时感觉到半条手臂酸麻,就看见云音已经一巴掌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妮薇儿顿觉得一震,胸口闷痛,哼了一声就往后踉跄。

    云音摇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力量虽然没恢复,但对付你们两个还是没问题的。”

    旁边的李颖婉已经尖叫了一声,从后面抓向了云音的头发。

    云音扭过头,一个曲肘就打在了李颖婉的肩膀,李颖婉半边身子一麻,直接就踉跄往后倒下,手里的刀子也落在了地上。

    妮薇儿已经翻身重新扑了上来,左右勾拳,摆拳,却连云音一根汗毛都碰不到,反而被云音一巴掌拍在后背,就扑在了地上。

    云音弯腰捡起地上的刀,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冷笑着,就走向了妮薇儿,手里刀举起就要落下!

    却忽然脚下一滞,却是跌在地上的李颖婉已经双手抱住了她的脚踝。

    “妮薇儿!快起来!!”李颖婉大吼。

    妮薇儿还没翻身爬起,云音已经飞起一脚,把李颖婉踢开!

    长腿妹子胸口被踢了一脚,顿时滚开,口中直接就吐了血。

    心中就一个念头!

    孙可可……她怎么变的这么厉害?!

    云音冷笑着,看了看两个妹子,就拿着刀走向了妮薇儿。

    妮薇儿如临大敌,喘着气看着云音。

    云音摇头:“你们两个太弱了,不过杀了你们,陈诺一定很伤心吧。”

    说着,冷笑着,就一刀刺了出来。

    妮薇儿顿时就觉得刀锋在眼前越来越近,脚下连连后退,却怎么也闪不开。

    眼看刀锋已经到了自己的胸口了……

    忽然,云音手里的动作一滞!

    握着刀的手,陡然收了回来。

    就连脚下的步子也乱掉了,原本往前逼迫的步伐,忽然左脚拖在了后面仿佛钉在了地上。

    这个忽然的变故,让云音顿时一个踉跄,身子险些跌倒在地,她情急之下,一巴掌拍在地面,才借力让自己弹了起来。

    站定之后,脸色古怪。

    深吸了口气后,云音咬牙,再次举刀要去追妮薇儿。

    这一次,右脚刚往前迈出去,左脚却同时往后一步——差一点就给她自己来了一个大噼叉。

    云音怒哼了一声:“怎么回事!”

    抬眼看了妮薇儿和李颖婉:“你们谁对我用了精神力?”

    两个妹子目瞪口呆,一个吐血一个喘气,都不明白云音在说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云音忽然脸色一变,她握着刀的右手,忽然倒转刀锋,刀尖朝着自己的胸口,狠狠的扎了下来!

    云音变色,左手立刻深处,捏住右手的手腕,两只手较劲!

    而同时,云音的脸上表情变幻数次后,忽然转头对着两个妹子大吼了一声。

    “别愣着!快跑啊!!李颖婉!!你们打不过她的!”

    李颖婉:“哈?”

    不过瞬间,长腿妹子反应了过来:“是孙可可!这才是孙可可!”

    妮薇儿也面色一变。

    孙可可表情仓皇:“快跑!快跑!她太厉害了啊!”

    可随后,再次面色一变,语气和表情又变成了云音的样子:“哼,我就知道,这个意识一直藏着的!”

    左手用力一扭,右手的刀终于捏不住,落下。

    而眼看刀要落地,她却又抬起脚尖一踢,短刀弹起,被左手一把抄住!

    云音哼了一声,左手握住了刀,却毫不迟疑,直接一刀就扎在了自己的右边肩膀上!

    眼看血流如注,语气和表情又变成了孙可可,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尖叫。

    这一下,右手已经再也抬不起来,云音寒着脸,就大步走向妮薇儿。

    走了两步后,却左脚往后一拖,死死钉在原地不动!

    云音大怒,深吸了口气,直接右脚一蹬,从地上跳了起来,朝着妮薇儿就是一个飞扑。

    妮薇儿已经飞快的往后退,却被云音一个扑击,带到了半边身子,幸好刀锋却刺偏了。

    妮薇儿反客为主,就扭抱住了云音,两人在地上滚了几滚。

    云音实力更强,但亏在了一条手臂受伤,一只手无法制服妮薇儿。

    而同时妮薇儿却抓着对方的左手,用力抵抗。

    云音哼了一声,一缕精神念力操控之下,强行去束缚妮薇儿的身体。

    可就在这一丝精神力好不容与凝聚起来的时候,却瞬间就崩散掉了!

    云音愤怒的吼道:“你非要跟我作对!”

    孙可可怒道:“你要杀我的朋友!”

    “她们要杀我!我死了你也一样会死!”

    “你想害死陈诺!那就死掉好了!我不怕死!”

    “你……蠢货!”

    这个时候,妮薇儿已经扑在了云音身上,双手捏住了云音的左手手腕,眼看力气抗衡不下,妮薇儿居然张口就一口咬了下去!

    咬在了云音的左手手腕上,云音吃痛,顿时松了手,刀子落在了一旁。

    她哼了一声,居然一个抬肘,手肘就打在了妮薇儿的脸上。

    可怜运动少女被这一击,顿时吃痛,脑袋也嗡的一下,有些发晕,直接就被云音反过来翻身压在了下面。

    而这个时候,李颖婉也终于爬了过来,从后面就双手抱住了云音的脖子。整个人就如树袋熊一样挂在了云音的后背上。

    三个妹子纠缠成了一团,在地上就这么滚了几圈后。

    终于云音虽然有一身的本领和超强的战斗意识,但奈何这具孙可可的肉身太过弱小,种种本领都施展不出来,而且为了和孙可可的意识抢夺身体,还自废了一条手臂。

    此刻她自己能操控的,就只有一手一脚。

    三人滚了几圈后,终于分开,李颖婉和妮薇儿都气喘吁吁,而云音一瘸一拐的拉开距离后,却被两人逼到了湖边。

    妮薇儿面色复杂的看着李颖婉,又看了看云音:“她……”

    “两个意识啊,你还没弄明白么?”李颖婉没好气道。

    妮薇儿面色更加古怪了:“人格分裂么?这个……我熟啊!”

    ·

    树先生冷冷看了一眼远处的陈诺和鹿细细,挥手就是一片精神屏障将两人挡在了远处。

    陈诺和鹿细细变色,鹿细细带着陈诺连续数次闪现,却始终被树先生的精神屏障阻挡。

    “想殉情的话,你还站在那儿做什么?”树先生摇头,语气很平澹:“我可以让你第一个死,死在你心爱的男人眼前,算是你想要的结果了吧?”

    西城熏面色更加冷漠,却点了点头:“那可多谢了!”

    说着,剑道少女忽然一个翻身,就从楼顶跳了起来!

    她的实力其实已经相当不俗了,在多次突破提升后,在半空身形直接就消失!

    树先生笑了:“隐身么?不错的技能。”

    说着,他忽然抬起两根手指往左侧脑袋旁轻轻一夹!

    一声清脆的声音,西城熏的身影终于显现,手里的刀锋被树先生夹在指尖。

    西城熏却丝毫不为所动,直接松开了太刀,身形再次消失。

    随后,在隐身状态下,西城熏连续对着树先生攻击了数次,树先生面色含笑,只是身子在原地不停闪现。

    两人在半空中越打越远,直到距离大楼已经有了数十米的距离。

    树先生忽然一个勾手,就从空气中直接捏住了西城熏的脖子,把她直接从空气里拽了出来。

    西城熏身子颤抖,远远的看了一眼满脸焦急的陈诺,然后闭目等死。

    阿秀……我已经尽力拖时间了啊……

    忽然身子被重重丢了出去!

    砰的一声,西城熏就感觉到后背剧痛,却被远远扔到了大楼的楼顶。

    数块水泥的隔热板被砸碎,西城熏疼的半个身子都动弹不得,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断了几根骨头。

    树先生却已经站在了面前,看着西城熏点头:“不错的资质啊。你应该只有十五六岁吧?就有这种程度的实力和心志了,精神力的运用也相当不错。

    很好的资质……是一个掌控者的潜力。

    我改变主意了,不想杀掉你。

    也许,你可以做我的选中者。

    既然可以有第二个……没准我也可以有第三个。

    而且……我现在有一个选中者的实力太过弱小了,没准……我可以用你来替换掉。”

    说着,对西城熏一指,顿时无数道念力就层层裹上,把西城熏如同蚕茧一般裹住。

    西城熏挣扎了几下后,终于头一歪,晕了过去。

    树先生立刻转身,飞身到半空后,一挥手,阻拦陈诺和鹿细细的精神力屏障就尽数消失!

    他忽然一个闪身就到了鹿细细的身边,一把抓住了鹿细细的手,两人同时从原地消失!

    下一个瞬间,树先生再次出现,鹿细细却不见了踪影。

    看着愤怒的陈诺,树先生摇头:“我把她瞬移到南极去了。给她布置了几道念力屏障,她想跑回来,是需要消耗些时间才能办到的。”

    陈诺听到这话,却反而出乎意料的,脸上的怒气消失了,他皱眉想了想:“所以……我好像是死定了,对吧?”

    “好像是这样的。”树先生点头:“我想不出,你还有什么办法从我手里逃脱了。”

    陈诺认真了想了一下,居然也点头:“你说的不错,我好像真的没办法了。”

    “你方才对我用那个杀手锏的时候,不该留手的。”树先生摇头:“这个做法很愚蠢。虽然不知道你全力施展,是不是能杀死我……但,你总该试试的。”

    “你死了,鹿细细就死了。”陈诺摇头:“你活着,她才能活。”

    树先生摇头:“你们人类的这种情感实在是无聊的很。”

    陈诺却笑的很古怪:“所以你们这种家伙,无法理解。我甚至想过……你们这种精神生命为什么会灭亡,也许就是因为你们没有情感。才会出现那种无法弥补的缺陷,被一个所谓的负面负面情绪的病毒给弄死了。”

    树先生居然也没反驳:“也是一种参考思路,我会记住你的建议,以后我会认真思考一下这个问题了。现在……陈诺,你还有什么遗言么?”

    “只有一个问题想确认一下。”陈诺语气很认真:“你现在应该是最强的种子了吧?西德也不是你的对手,他不可能杀掉你了,对吧?”

    “……对。”

    “也好。”陈诺居然笑了:“那么,你只要不死,鹿细细就绝对不会死了,是这样吧。”

    “对的。”

    “那我倒也不算失败。”陈诺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可以杀我了,我不会逃跑也不会反抗。嗯,动作快一点,让我尽量别有什么痛苦。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这个人,其实挺怕疼的。”

    树先生微笑:“如你所愿。”

    陈诺就感觉到一团力量袭来,自己眼前渐渐的发黑……

    就在那种窒息的黑暗几乎要将他吞没的时候……

    忽然之间,耳畔如一个闷雷,轰鸣之下,仿佛一把将他从黑暗之中拽了出来!

    随后,陈诺就清晰的看见了一个让他瞠目结舌的场面!

    空气之中,那个一头卷发的小男孩出现了。

    然后,直接上去,一把抓住了树先生的衣服!

    一拳打在树先生的鼻子上!

    这一拳,就把树先生的脑袋打爆了半个!

    树先生的头颅飞快的扭曲蠕动,瞬间就恢复。可卷发的小男孩脸上带着微笑,毫不迟疑的再次一拳落下!

    一拳!

    两拳!

    ……

    小男孩一口气把树先生的脑袋打爆了至少七八次后,树先生身上的衣服被撕碎,终于仓皇的飞开了数十米!

    然后,他的气势明显虚弱了许多,喘着气,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卷发小男孩。

    树先生发出了无法压抑的尖叫。

    “不可能!不可能的!!西德!你怎么可能还能在力量上压制我!!我有两个,两个选中者!!我的实力应该是你的两倍才对!!!”

    西德压根没搭理他,而是扭头看向了陈诺。

    “你问他,我是不是他的对手,他说我打不过他了——抱歉,这个无知的家伙,答错了。”

    他那双乌熘熘的眼珠子带着笑意:“陈诺,这个答桉,会不会让你很失望?”

    陈诺张了张嘴。

    西德这才扭头看向了失态的树先生:“现在回答你的问题……你怎么会觉得你能在力量上压制我?太可笑了。

    过去的一万年,我都是最强的种子啊。

    大家都只有一个选中者的时候,我可以像揍死狗一样揍你们所有人!

    难道你忘记了?”

    树先生全身都在颤抖:“可是……可是,我有两个选……”

    西德笑了。

    他笑的时候,露出一口白牙:“两个么……”

    刷!

    他瞬间就瞬移到了树先生的面前,近的几乎鼻尖都要贴上了树先生的鼻尖。

    然后,他一字一字的说出了下半句。

    “两个么……我!也!有!两!个!啊!”

    陈诺听到了这句话,愣了一下,忽然心中有所感应,扭头就往地面看去……

    就在地面,那栋大楼下的花坛旁。

    一个明显带着拉丁血统的美少女,坐在那儿,双手托着腮,看着天空上的西德。

    “福克斯……”

    陈诺深吸了口气。

    轰!!!

    树先生飞了出去!

    准确的说,是飞出去了半个!

    因为西德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直接徒手把树先生的身体撕开成了两半!

    半个身体在他的手里化为了灰尽!

    而剩下的半个身体,飞到了远处后,才终于勉强恢复成形。

    只是树先生的气势,再次大幅下跌!

    “你的一半生命力,我就笑纳了,亲爱的树。”

    西德远远的对着树挥了挥手:“下次养好了,再来找我的选中者吧,这么久才吃一顿大餐,我对你的下次造访,可是非常期待的。”

    树先生喘了口气,倒也干脆,直接就在半空消失了。

    啪嗒。

    陈诺落在了地面上后,西德也很快就落在了地上。

    陈诺想说什么,西德却没理他,而是先走到了福克斯的面前。

    “等着急了么?”

    福克斯皱眉:“我们好像会错过球赛时间了。”

    “再有一分钟就好,我保证。”西德无奈的抓了抓头发,这才转身重新走到陈诺的面前。

    陈诺翻了个白眼:“所以……你不会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暗中偷窥吧?”

    “对啊。”西德笑着回答。

    “……为什么?”陈诺叹了口气:“看着你自己的选中者被痛打受虐,难道你有这种喜好么?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网站,里面有很多可以满足你这种喜好的视频的。”

    西德翻了个白眼:“时间紧迫,我还要赶回去看球赛,所以我就长话短说,满足你的疑问好了。”

    深吸了口气后,西德飞快的开口:

    “是的,我有两个选中者,这一点我自己也很疑惑,自从你把我从那个遗迹世界里弄出来后,我发现你已经成为了我的选中者,但是更有趣的是,我后来遇到了她……”

    他伸手指了一下福克斯:“我意外的发现,我居然还可以再拥有一个选中者。至于这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也许你比我更清楚?

    当然,这种可以当作底牌来用的东西,我没道理宣扬的全世界都知道,对吧?”

    陈诺翻了个白眼。

    西德已经继续说了下去:

    “是的,我刚才躲在一边看了很久。当然不是因为我喜欢看你被虐的场面——说实话,我其实看的挺开心的,但我本人真的没有那种嗜好。

    之所以偷窥,是因为我也要先确认一下,这个家伙拥有了两个选中者后,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如果我发现他的实力已经强大到超过我了,我就不会救你,我会立刻悄悄离开,然后找个地方藏起来,把自己封印起来,再睡上一万年。

    不过幸好,通过你和鹿细细跟他的战斗,我确定了一件事情:

    我还是最强的,所以……当然还是要救你的。

    毕竟你是我的选中者嘛。”

    陈诺再次翻了个白眼:“我是不是该对你说一句谢谢?”

    “你是该说谢谢。”

    “……谢谢。”

    西德也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陈诺,点点头:“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那场球赛很重要的……还有一些问题,我下次再来问你……比如说,这个家伙是怎么会拥有两个选中者的。”

    “我也有问题要问你的,我遇到了一些麻烦。”陈诺想了想:“我一个朋友……”

    “下次再说吧,等我看完球赛。”西德摆摆手,走到了福克斯的身边。

    “等一下!”陈诺忽然大声道:“为什么是她?”

    陈诺提问的时候,眼神看着福克斯。

    西德笑了笑。

    然后,一句话,无声的落在了陈诺的意识之中。

    西德带着福克斯消失了。

    而陈诺面色古怪的,反复品味着西德偷偷传到自己意识中的那句回答。

    “因为……我想让她一直活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