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诡异入侵全文阅读

人人书 > 玄幻奇幻 > 诡异入侵

第1012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诡异之树代理人之间,从来就不是一团和气的。他们之间同样存在竞争,虽然倾轧。

    有时候不得不表现出团结和睦的样子,也不过是表面工夫罢了。谁又不想独享恩宠,谁又不希望自己才是最受器重的那一个。

    眼下,大敌当前,就在大家的包围圈内消失不见。往小里说是失职,能力不行;往大的方向说,完全可以说是思想滑坡,故意放水,放走就在眼皮底下闯入的人类。

    不然,这个闯入的人类去哪里了?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不见?天上飞的,地下遁的,包围圈到了这个级别,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漏洞可钻。

    如果非得找一个原因,那么有人主观放水这个说法,是最容易想到的。

    有恩怨的代理人,炒作一团。

    而剩下其他代理人头目,则相对冷静许多。

    有人劝道:“各位,先不急着互撕。有没有可能,这人根本没有溜走?就躲在什么隐蔽的地方?会不会是我们的拉网式搜索还有什么漏洞让对方给钻了?”

    “我觉得不可能。这是个大活人,又不是一只虫子。这种密度的拉网排查,没理由能躲得开。”

    “无论如何,得找到这个家伙。万一对方居心叵测,冲撞到树祖大人,我们这些人可真是百死莫赎。”

    “对,树祖大人现在是进化的关键期,绝不能出半点差错。无论如何,绝不能让他再接近一步。否则,别说是冲撞到树祖大人,就算是稍有冒犯,也是我们这些人的耻辱。”

    “这些该死的混蛋,还真不怕死。竟敢跑到树祖大人眼皮底下撒野。”

    “树祖大人一脉根须被重创,这人肯定是循着那一脉根须的痕迹找过来的。能灭掉树祖大人一脉根须的力量,还真不容小觑。据我了解,那一脉根须针对云城那个方向。云城那批人,应该没有这个实力的。难道最新驰援云城的那伙人,真有那么厉害?”

    “云城来了个联合指挥组的执行理事,听说才二十岁不到。一个毛头小伙,真能闹出这么大动静?只怕背后还是有其他高人撑腰。说不定这就是个镀金的二代,人人哄着他玩?”

    “你要这么想就真要吃大亏了。人家能灭掉一脉根须,而且是这么短短几天,可见对方绝对不是来镀金的。这伙人肯定都是狠人,跟原先云城主政欧林这些人是截然不同的。”

    “我听说,欧林和吴永达这些人,并不服气这个年轻的理事。居然他一个外来户,毛都没长齐,居然要云城主政听他指挥,怎么都说不过去。”

    “这都是老黄历了。这位新来的理事,据说是把欧林和吴永达这两个官油子收拾得服服帖帖。”

    这些代理人你一言,我一语,却被其中一人冷冷打断。

    “你们打算开座谈会吗?多说一句屁话,对方就多一点时间来做准备。万一树祖大人被冒犯,我看你们到时候如何自处。”

    “哼,漂亮话谁不会说?那你说怎么着?你能怎么着?重新拉网搜索一次?”

    “有个屁用!再拉十次网也是白搭。现在恐怕只能将防线后移,堵截对方继续接近树祖大人的本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其有冲击树祖大人本体的机会。否则,你我在场所有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众人心头都是一阵凛然。知道此人所言不虚。

    这样拉网式搜索,一次不成,再来一次大概率也是希望渺茫。只能是白白浪费时间。

    要是因此而耽误时间,让对方因此闯入到树祖大人本体附近,对树祖大人本体造成冲击,这麻烦可就大了。

    虽然树祖大人附近的防御更加坚固,还有更多高手和强者守护,更有无尽防御法阵环伺。

    可这些保障虽然都很强,谁又敢说,这些一定就能凑效?

    关键是,他们这些人回去怎么跟树祖大人交待?

    说自己无能,连对方的一根毛都没发现?

    只是众人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们辛辛苦苦,搜之而不得的那个人类,就混迹在他们代理人的人群当中。

    江跃借助隐身技能,将其中一名代理人悄无声息干掉。然后以复制技能,化身为那名被干掉的代理人。

    这么一来,除非这些代理人展开非常严密的自查,否则根本不可能将江跃从人群中揪出来。

    眼下这片区域处于混乱状态,根本没有条件展开自查。

    就算能够展开,以江跃的能力,完全可以应对得了。

    江跃混迹于人群当中,倒也并没有指望能够一举击破诡异之树,他也知道,越接近诡异之树核心区域,防御强度越高,排查力度越大,绝不是任何人都有机会接近,更不可能给你从容搞破坏的机会。

    每一个接近诡异之树的代理人,恐怕都会有无数只眼睛盯着。

    当然,若是万一让江跃找到这种机会,江跃也绝不介意尝试一下。毕竟,这种机会不会永远都有。也许这一次就是最好的一次机会。

    在诡异之树的版图里,顶级代理人的位置,是仅次于诡异之树的存在。

    顶级代理人下面是普通代理人,然后是树魅,然后才是邪祟怪物这些异类生物。

    当然这个前提是地心族进入地表世界之前。

    如果地心族成功侵入地表世界,那么顶级代理人的地位必然要下降,诡异之树对他们的倚重肯定要降低。

    在眼下,诡异之树还是要借重顶级代理人的力量。顶级代理人就意味着顶级的觉醒实力。

    这些代理人本身就是人类的佼佼者,用他们来对付人类顶级觉醒者,本身就是非常明智的安排。

    江跃要攻击到诡异之树本体,要面对的,肯定是重重防御,其中肯定少不得顶级代理人。

    而这些顶级代理人的实力,江跃是见识过的。

    就算江跃混迹在代理人的群体当中,也并非百分百安全。若是遇到那种感觉强大的顶级代理人,江跃同样存在一定的暴露风险。

    不过,这些都在江跃考虑范围之内,是他此行必须承受的风险。

    就算无法对诡异之树本体形成致命打击,江跃也想尽可能接近诡异之树本体,了解诡异之树,搜集更多的信息情报。

    以诡异之树目前的形态来看,不找到它的弱点,光靠蛮力想要镇压诡异之树,人类要付出的代价,恐怕大得不堪想象。

    江跃所在的这群代理人,有他们的防区范围,也并非想去哪里就能往哪里钻。

    除非接到任务,允许他们自由活动。

    可即便是自由活动,诡异之树列为禁区的区域,同样不能涉足。

    这个防区范围,离诡异之树本体也不算很远了。

    在防区范围内,江跃完全可以窥视到诡异之树本体的状态。

    跟诡异之树那恐怖的根须扩张力相比,在地表世界的诡异之树本体虽然也很恐怖,但论起覆盖面积来说,跟地底根须相比,显然是差得太远。

    但即便如此,也简直是堪称恐怖。

    如果这诡异之树的本体长在一个小县城里,绝对可以将整个县城区域完全覆盖其中。

    而树干上层层树杈,一级一级更是枝丫无数,枝丫上的叶子更是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当然,诡异之树本体的地表形态,显然是具有一定欺骗性的。

    跟它强健的根须结构相比,这个本体形态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低估。

    江跃知道,这很有可能就是诡异之树的迷惑术,恐怕就是为了麻痹人类阵营。否则的话,它又如何能如此顺利扩张到这种程度?

    而诡异之树真正的扩张核心,其实是地下根须。那一脉脉发达的主根须,通过在地底世界的疯狂延伸,影响其他植物的生长,操控所有植物来改造地表世界,将地表世界打造成它的天堂。

    说到底,所有的植物被诡异之树的根须操控,完全按照诡异之树的意志生长,完全就是因诡异之树而存活。

    这种模式,也便具备极大的隐蔽性。

    当然,江跃所在的位置,观察诡异之树倒是不难,可要说攻击诡异之树的本体,则完全没可能。

    这个距离,完全不具备发起攻击的任何条件。

    除非江跃还能混入更内围的防区。

    可每一个代理人都有自己所属的队伍,拥有各自的一片防区。跨区操纵,那是纪律所不允许的。

    江跃若是强行跨区操作,会显得很突兀,很容易被人揪出来。

    这让江跃多少有些郁闷,好不容易混入到这个位置,离那诡异之树本体已经很接近了,要是可以再接近一些,完全是有希望发起奇袭的。

    可就是这个千百米的距离,却好像隔着千沟万壑,无法跨越。

    在江跃视野无法抵达的诡异之树本体周围,同样有一座规模宏大的环形城寨,其规模更胜杨村镇据点好几倍,气场同样要强悍许多。

    只是,环形城寨内的那座高台,则是换做了诡异之树本体。

    这座环形城寨,倒真是一个城堡一般,有大量的代理人和树魅驻守。

    几个顶级代理人也收到了有人类试图侵入的消息。

    不过这些顶级代理人可一点都不紧张。在他们看来外围那些废物搞不定区区一个人类入侵者,不代表他们搞不定。

    但凡这人类入侵者敢进犯到这片区域,他们绝不会像外围那些草包一样狼狈,更不可能让树祖大人的本体受到冲击。

    想要攻击树祖大人本体之前,必须跨过他们这些代理人的防线,还得冲过环形城寨的防御,才能真正地底树祖大人本体跟前。

    那种事,又怎么可能发生?

    除非他们这些顶级代理人都死光了,环形城寨也被摧毁了。

    否则他们实在无法想象,树祖大人怎么可能受到冲击?

    这些顶级代理人非得不觉得有什么害怕,反而隐隐有些期待,期待有个别不长眼的人类真能冲一冲。

    不然他们这些代理人的日子实在太过无聊了,甚至都显得有些吃干饭的嫌疑。

    说到底,他们在树祖大人身边守卫,职责很重,但是真正建功立业的机会还真很少捞到。

    毕竟,根本没有什么威胁能深入道到他们这一层。

    没有敌人闯入,又怎么能显示他们这些顶级代理人的强大呢?又怎么能在树祖大人跟前刷一波存在感呢?

    因此,这些顶级代理人其实多少有些期待。

    期待归期待,他们却不敢松懈,该做的布置都布置得十分周到。

    一道道天罗地网早就布置好了,就等那个不长眼的人类撞上来。

    可左等右等,并没有等到。

    这个侵入的人类,或许是被外围的防御给镇住了,甚至早就逃之夭夭了,根本到不了这一层。

    可这毕竟只是其中一种可能。

    谁也无法保证,那名闯入的人类,就完全没可能闯入到此地。

    这个侵入的人类,就像一柄无形的飞刀,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在了。可谁也不知道,某时某刻,这柄飞刀会不会从暗处倏地射出,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而江跃也着实沉得住气,处在防区范围内,一直引而不发,等待时机。等到日落,等到夜幕降临,等到午夜时分,等待第二天黎明将至。

    这个跨区的机会始终没有出现。

    可江跃却始终不紧不慢。

    越是这种时候,越要沉得住气。

    已经走到这一步,江跃实在不想就此功亏一篑。他还是愿意继续等,等这个机会的出现。

    他也相信韩晶晶和李玥她们,一定能够抓住那一脉根须被重创的机会,从而组织一波波强有力的攻势,强势反击,夺回战场的主动权,夺回云城这块几乎快要失去的阵地。

    事实上,韩晶晶等人也没让江跃失望,她们以最快的速度联系到云城其他方面。

    93军和直属大队当然不成问题,而云城主政欧林和云城行动局吴永达,则纷纷接到了来自上级的压力,尤其是联合指挥组,更是态度严厉地勒令他们接受调度,任何行动都不得打折扣,更不得阳奉阴违。

    而宋老也不是吃闲饭的,得知江跃尾随诡异之树去了它的老巢,无疑是激动万分,自然也毫不犹豫站出来,给江跃这边的阵营站台,向欧林和吴永达施加一定的压力。

    (本章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