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寒门仕子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寒门仕子

第1127章 因果报应

    登陆作战,就和水面力量关系不大了。

    任你舰船再大,火炮再猛,也不可能飞到陆地上来。

    如何有效地摧毁据点以及拿下城池,才是接下来的首要任务。

    但是,黄飞却不这么认为。

    “齐大人,扶桑岛虽然算不得广袤,但也是狭长甚远,如此大的纵深,绝非举手之间就能拿得下的。这耗时期间的相关补给,你又从何而来呢?”

    “你说补给呀……”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无论何时何地,粮草都是军队中的头等大事。

    随着军旅经验的不断积累,黄飞现在已经颇具军事方面的眼光了。只要不是谋略方面的难事,他基本上都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客观而论,他的担忧不无道理。

    虽然,琼军在胶东半岛驻足时增添了一些补给,但是,此行毕竟属于长途跋涉,自然而然消耗甚多。

    目前所剩的结余,满打满算也仅够用一个来月的消耗。

    可是,在月许的时间里拿下扶桑,基本上等于是痴人做梦。届时一过,三军将士又吃什么、喝什么呢?

    齐誉却是笑道:“黄兄,你可曾听说过鞑子的打草谷的故事?”

    “你是说……咱们实施抢劫?”黄飞眼睛一闪,立即反问道。

    “咳咳!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做抢呢?咱这叫,以战养战。”齐誉很忌讳地抠了抠字眼,做出纠正道。

    嗐!

    还不是一回事儿?

    虽然点头认可,但黄飞还是难掩吃惊之色。

    这并不是说,他对抢劫有什么不良偏见,而是他压根就不相信,身为诚然君子的齐大人,竟然也会土匪行事。

    在过去的诸多战役里,琼军都展示出了文明之师的道德风范。

    大军所过之处,皆与百姓秋毫无犯,更不要说是烧杀抢掠了。

    而现在,却突然地倡导打草谷养战,这怎不令黄大人吃惊?

    对此,齐誉作出解释道:“这数十年来,大奉朝一直饱受倭寇的袭扰,被抢的次数,可以说是数以千万计。现如今,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有因就会有果,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黄飞恍然道:“齐大人说得甚是有理!也该是时候,让这帮龟孙子尝尝因果报应了。”

    “没错,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

    正聊着,忽见有斥候来报:“齐大人,前方五十里处,忽有一支万余人的扶桑军队正朝咱这儿开来。”

    齐誉不慌不忙地点了点头,作出吩咐道:“继续探!”

    “是!”

    “……”

    扶桑军的主动来袭,完全处在意料之中。

    可以试想,敌军在探查到己方只有数千之众后,又怎可能安于防守呢?

    区区外患,自然是主动清除。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来得会这么地快。己方才刚刚休整,他们就马不停蹄地跟过来了。

    相比黄飞的吃惊,齐大郎就显得淡定多了。

    他不仅没有半点慌张,反而看起来有些兴奋。

    果然,他突然大手一拍,道:“来得好,来的妙!”

    黄飞愕然道:“齐大人,这所谓的好和妙,又是什么呢?”

    笑罢了后,齐誉才回道:“我们来时,并没有计划着要进攻扶桑,而是于小彤置办喜事的同时顺便搭救一下天子。时间上满打满算,估计也就一月有余,所以,咱们才没有携带御寒用的棉衣。可是现在冬寒渐盛,将士们还都是单衣披身,这怎不令我忧心呢?而这支扶桑军的到来,恰好解决了这个难题。”

    黄飞咂了咂嘴,然后恍然笑道:“原来,齐大人是想扒掉他们身上的衣裳呀!”

    “送上门来的物资,为什么要拒之门外呢?”

    “嗯,很有道理!我一直以为,只有我老黄善解人衣,却没想到,齐大人您也精通此道。所不同的是,我只善解一人之衣,而您却是一扒上万。”

    说着说着,黄飞就不禁畅想起来:你说,上万个光腚躺在那里,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呢?

    只可惜,对方不是女子,要不然,定是一片奶白的雪子。

    由于首战的目的乃是缴获物资,所以就不宜大开杀戒了,万一把衣服给弄脏了,岂不还要徒增浆洗?

    鉴于此,齐大郎特地定下了围困之计。

    大概是这样的。

    先以少数的兵力将敌军引至不远处的峡谷内,然后,再用焚火的方式断其前路,这样一来,对方只有后撤一路可选。

    届时,再出动数架热气球飞至其身后的出口处投放燃烧弹,这样,就成功斩断了对方的退路。

    再然后,就是添柴加火慢慢熬鹰。

    不出意外的话,对方绝撑不过几个时辰,就会作出生死决定。

    要么投降归顺、要么飞蛾扑火,总之,就是二选一。

    齐誉称,这一招叫做是出奇制胜。

    于这个时代来说,要想实现两头围堵,就必须提前埋好伏兵。但是,那种方式很容易被对方的斥候探查,最终功亏一篑。

    既是如此,索性还不如不做埋伏,来个光明正大地请君入瓮。

    对方见无伏兵,必然会放心追赶。

    放心?

    当然!

    即使遇到了变数,他们也可以原路返回,后路不失。

    可是,任他们如何想象,都不可能料到自己会有空中力量的支持。

    在认知缺陷的面前,他们想不入坑都难。

    “妙计,真是妙计!别说是他们了,就连我老黄这么精明的人,都琢磨不到还有这样的玄机。此计,必成!”

    “呵呵,在与扶桑的战斗中,热气球一定会大放异彩。甚至,还被记录在世界战争史的文献中,以供世人观摩。”

    虽然,在营救天子时也曾使用过热气球,但,那毕竟是见不得光的局部暗战,世人对此基本上毫不知情。

    而和扶桑人的那次短兵相接,也只是被当做装神弄鬼来施展,并没有大规模地出动。

    这一次,才算是真正地公开展示。

    在接下来的战役里,它将会作为奇兵来发挥奇效。

    而促成此美的,正是天空中的徐徐北风,也是齐誉之前提到的不可见之兵。

    由北向南,刚好占据了天时。

    误判的还算正确。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