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第十九章 心存迷茫就不要抽卡

    “相信卡片吧,只管相信就是了。”

    拉菲鲁见约翰即将陷入迷茫,即时开口对他说道。他自认为既然自己成了对方的老师,那么就有义务即时纠正约翰,哪怕这场决斗中约翰的表现会因为他的帮助而在贝卡斯眼里减分。

    在拉菲鲁眼里,贝卡斯那还未制作完成的卡片或许很强大、对约翰或许会有特别的意义,但是相比较而言、还是约翰本人对他更重要些。

    “在你相信卡片的同时,卡片也会一并地回应你的。”

    “老师,但是我真的已经相信卡片了,我已经努力地去相信它们了。”约翰的表情有些沮丧,“我努力地在倾听它们的声音、试图感受它们的心灵,但是没有任何一张卡片回应我。”

    “而且我也开始动摇了、甚至没有使用出【大地蜘蛛】的效果。”

    “那么,你是要在这里选择放弃吗?”拉菲鲁一脸严肃地说道。

    “喂,拉菲鲁,你对一个孩子太严厉了啦。”城之内有些看不过去、想要叫住拉菲鲁,但被边上的阿图姆给拉住了。

    “你拉我干嘛,游戏、不,阿图姆?”

    阿图姆摇摇头,看向约翰道:“拉菲鲁他会处理好的。”

    【隼人:4000lp,手卡1】

    【召唤兽-梅尔卡巴】【atk2500】

    【原始生命态-尼比鲁】【atk3000】

    在隼人结束了他的回合后,轮到了约翰了,年仅十岁的他抬起戴着决斗盘的左手,空着的右手伸向了卡组上方的卡片,摇着头道:“我的手中没有任何能够创造胜利的卡片,而隼人先生的场上却有着两只强大的怪兽,一切的希望都在这一次的抽卡上了。”

    “但是,决斗怪兽的抽卡就像是触网弹起的网球一般,谁也不知道网球会落到哪一边去、谁也不知道会抽到怎样的卡片。”约翰看向拉菲鲁道,“但是,与老师你还有隼人先生不同,你们能够与自己的精灵们并肩作战、得到他们的回应,可我却不能从卡组中听到哪怕一丝的声音。”

    “真正的决斗者是连抽卡的未来也能由自己决定的,但是我做不到啊,那种可能性仅有万分之一的抽卡我做不到。我什么都做不到。”

    说着,约翰一脸沮丧。而拉菲鲁闻言,却再度开口、训斥道:“蠢货,难道说一名决斗者听不见卡片的声音的话就不能决斗了吗?你是要把自己的天赋看高到什么程度啊,乔尼!”

    “决斗者的抽卡确实是触网而起的网球,如果有命运之神存在的话或许抽卡的结果也只能被交给他来决定,但是神并不存在,存在就只有存活在世间的我们这些决斗者而已。”攥紧拳头,拉菲鲁告戒道,“网球最终会偏向明确自身的意志、渴望胜利的那一方,而卡组也会在你不再心存迷茫时回应你。”

    “如果心存迷茫就无法抽卡,所以尽管相信卡组吧,乔尼!”

    发愣的约翰随着拉菲鲁的话音落下,也是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卡组。

    心存迷茫就不要抽卡吗,也就是说,要明确自己的欲望与意志、才能迎来胜利的青睐。毫无疑问,就算是对付自己、身为一名真正的决斗者的隼人先生也拿出了自己渴望胜利的意志来,反观自己却只能打出那么不像样的决斗来。

    何其失态。

    明确自己的愿望啊,自己对于自己的愿望那自然是无比的清楚了,那就是———

    想到这里,约翰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喊道:“我的回合,如果这就是决定胜负的抽牌的话,那么我想要赢、我想要能够实现我愿望的胜利!”

    “回应我吧,卡组!然后,抽牌!”

    勐地抽出卡片,约翰保持着抽牌的动作,将手中的卡片翻转向自己展示。他所抽到的卡片,是一张强力魔法卡!

    “这是,奇迹吗?”约翰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居然从卡组中将因为被限制而仅投入了一张的强力魔法卡在这个时机抽了出来,但他的目光变得坚定了起来,“不,这是卡组的声音,是沉睡着的精灵们对我的回应!”

    “我约翰·安德森有个梦想,那就是我想要成为人与精灵之间的纽带,为了我的理想,要上了,隼人先生!”

    隼人看着约翰明显得到了成长的眼神,也是赞许地点点头:“不错的眼神啊,那就尽管放马过来吧,约翰哟!”

    “在我的主要阶段,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从双方的墓地中将一只怪兽在我的场上特殊召唤。”约翰说着,“很抱歉,之前就这么让你白白牺牲了,现在再度复活为我而战吧,【大地蜘蛛】!”

    “安卡”的符文显现,地面裂开一道口子、使得之前被【召唤兽-梅尔卡巴】粉碎的【大地蜘蛛】得以顺着裂隙从约翰的墓地中归来,呈攻击表示。

    【大地蜘蛛】【atk0】

    “嗯?选择了用【死者苏生】去特殊召唤羸弱的昆虫吗?”隼人一挑眉,有些没想到约翰会这样使用这张卡片,“凡是已经被我击败过的东西,都将无法再成为我小林隼人的威胁。”

    “啊,我明白的,【大地蜘蛛】在隼人先生你的强力怪兽们面前不堪一击,就像是我一样。但是该说是愧疚感吗,我不想因为我之前的失误而让【大地蜘蛛】在墓地中继续沉睡。”约翰说着,又打出一张卡片,“我的觉悟此刻才要开始展现,要上了、跟我的卡片们一起!”

    “发动永续魔法卡【巨强投球】,然后我要发动手牌中的最后一张卡片!”

    听到约翰说到“最后一张卡片”时,隼人也是有些睁大了眼睛,看清了被约翰举过头顶的那张绿色边框的魔法卡———【天降的宝牌】。

    “这就是我卡组给我的回应,魔法卡【天降的宝牌】、双方将手牌补充到六张为止,因为我没有手牌了,因此我可以一口气补充六张卡片!”

    气势十足的,约翰摸出了满满一手的卡片,而“看别人赚卡比自己亏卡还难受”的隼人有些酸熘熘地说道:“因为我手牌中只有一张【召唤师-阿来斯特】,我只能抽五张卡片。”

    “但是,约翰,你应该没有忘记我场上的【召唤兽-梅尔卡巴】吧?在刚才因为我手牌的限制、他的效果变得只能无效并除外怪兽了,你的这张【天降的宝牌】固然是让你抽取了足足六张卡片,但是相对的,我也补齐了魔法、陷阱、怪兽这三种类型的卡片啊!”

    看着场上拿着骑枪随时准备攻击的【召唤兽-梅尔卡巴】,隼人看似是在威胁、但根本就是在有意提醒约翰道:

    “只是【大地蜘蛛】的话根本不可能会是我的对手,你接下会有什么样的展开呢?怪兽、还是魔法?不管是什么,在【梅尔卡巴】面前击溃你的反抗所需的时间根本连一秒钟也不需要!”

    约翰点点头:“啊,是这样的呢,但是隼人先生,【召唤兽-梅尔卡巴】的效果仅有一回合一次吧,虽然是堪称全能且后果严重的无效并除外能力,但是,只要在进行关键的展开前用必须无效的卡片将其骗出来就好了!”

    说着,他打出一张卡片,在隼人头顶上顿时电闪雷鸣。

    “魔法卡【雷击】,将对方场上所有怪兽全部破坏,然后现在,由你的【召唤兽-梅尔卡巴】来将【雷击】无效并除外吧,隼人先生!”

    看着认定了自己会按照他所想的而操作的约翰,隼人一撇嘴:“虽然似乎是变得自信起来了,但是也变得有些讨厌了。”

    “那么,【召唤兽-梅尔卡巴】,如他所需的那样,我从手牌中将魔法卡【超融合】送去墓地,撕裂【雷击】吧!”

    随手将这场决斗中应该是不会有听到时候的【超融合】送去墓地,隼人场上的【召唤兽-梅尔卡巴】的枪尖上有光芒绽放、勐地窜上了天去将还未完全聚拢的雷云直接撕裂。

    虽然是被骗了康,但是【雷击】是必须要使用【召唤兽-梅尔卡巴】效果的,毕竟要是被破坏了的话可就连这一次效果也白白浪费了。

    而看着放下手的【召唤兽-梅尔卡巴】,约翰也是露出了笑容:“nice,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放心地使用【巨强投球】的效果了。”

    “嗯?”隼人一挑眉,想起在约翰发动【天降的宝牌】前,确实是有往场上拍了那么一张永续魔法卡来着,原来不是为了清空手牌而多抽一张卡片吗?

    看着约翰后场上那张【巨强投球】卡图上显眼的【昆虫人】【蜘蛛男】【蟑螂球】等早期决斗怪兽时的昆虫族凡骨,几乎明示了这张卡是为昆虫族怪兽提供支援的卡片,奈何隼人实在没怎么玩过昆虫族的卡组,知道的昆虫族使用者也就一个早就挂了的羽蛾,并不知晓这张卡片的效果。

    换源app】

    而约翰也已经开始他的正式展开了:“【巨强投球】的第一效果是,在这张卡发动回合的我的主要阶段才能发动、从我的墓地中挑选一只等级在6☆以下的昆虫族怪兽特殊召唤,不过因为它的两个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其中一个,我选择了用【死者苏生】特殊召唤【大地蜘蛛】。”

    说着,约翰从手牌中抽出一张卡片向隼人展示,那是一张昆虫族的怪兽卡:“【巨强投球】的第二效果,把我手牌中的这张昆虫族怪兽【甲虫合体-六虫锹甲斗士】给隼人先生你观看,以对方场上一只表侧表示怪兽和持有比给人观看的怪兽低的攻击力的我场上一只昆虫族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

    约翰手中那张等级高达8☆且看上去卖相十足的【甲虫合体-六虫锹甲斗士】的攻击力却有些偏低,仅有半只【青眼白龙】的1500点,基本属于“攻击力1500以下的杂鱼怪兽”的级别。

    不过即使如此,他场上的【大地蜘蛛】的攻击力却还要更低、是0点,因此约翰顺利地选择了效果的对象,分别是【大地蜘蛛】以及隼人场上的【原始生命态-尼比鲁】。

    这让隼人突然有了不太妙的预感。

    只见约翰突然拿起了【大地蜘蛛】的卡片:“那么现在,因为【巨强投球】的效果,对象的两只怪兽控制权交换!要替我好好保管【大地蜘蛛】哦,隼人先生,我也会好好使用你的【原始生命态-尼比鲁】的!”

    “纳尼!?”

    在隼人懵逼的眼神中,他和约翰的场上各自出现了一只模湖的幻影,分别抓起了【大地蜘蛛】和【原始生命态-尼比鲁】两只怪兽。紧接着,就好像是被强制执行的宝o梦的通讯交换、两道幻影像是扔棒球般将两只怪兽丢向了对面!

    看着“陨石”【原始生命态-尼比鲁】落在自己场上,约翰笔出两根手指,得意地说道:“我得到【原始生命态-尼比鲁】了!”

    反观隼人,看着自己那么大一颗陨石变成了一只瑟缩着的【大地蜘蛛】,气不打一出来:“可恶,向来只有我ntr别人的怪兽才对,居然把我的怪兽牛走了,不可饶恕啊,贝……拉菲鲁!你都教了这孩子什么!”

    “还真是有姐夫风格的双标发言啊。”马利克吐槽道。

    而一旁的阿图姆倒是耸耸肩:“交换卡片什么的,对我来说出现在拉菲鲁教导过的约翰手中,根本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多玛事件开始后,在阿图姆与拉菲鲁那自kc杯上后的第二次决斗中,拉菲鲁就有使用【手牌交换】跟阿图姆强制交换卡片的操作,把【奥利哈刚的结界】硬塞给了阿图姆,跟眼下的情景几乎完全一致。

    不过,出现在约翰场上的【原始生命态-尼比鲁】的身上似乎出现了些许变化。

    【原始生命态-尼比鲁】【岩石族→昆虫族】

    “因为【巨强投球】的效果而被我得到控制权的怪兽,将会变为昆虫族,然后因为我场上有昆虫族怪兽攻击表示存在,从我手牌中将【梦蝉-睡眠眠】特殊召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