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深渊归途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深渊归途

110 胜利?

    精神的超越仅仅是一瞬间,紧接着陆凝的视野就恢复了原状。“书记官”已经收回了羽毛笔,依然用平静而冷漠的眼神看着她。

    “这就是那种感觉,你应该知道自己的极限是多少。”他说。

    “嗯……”陆凝按了按脑袋,刚刚那种感觉依然停留在头脑当中,她知道自己如果需要,随时都可以再次进入那种状态。

    不过非人的状态有些过于难控制了,她在刚刚的状态下虽然认出了精神海洋中映照的事物,却没有产生任何感情波动,甚至连情感都消失了。她固然力量已经破开了桎梏,思维却变得如同那些脓液一般迟钝,别说生死了,就连存在本身这种概念都不会形成,仿佛自己便是永恒本身。

    在回归了正常之后,陆凝便理解了,“非人”并非是某种位于“神”之上的存在,而是另一种状态。果然,档桉馆是有着关于这方面的信息记录的,眼前的男子能够随意诱导她进入那种状态,说明这一项技术同样在可控范围之内。

    “非常感谢。”

    “无妨,那么,你的空白档桉便已经使用完毕了。”男子用手扶了一下自己的面具,身影便消散在了空气中。

    陆凝长舒一口气。以她的见识也很难去判断档桉馆、集散地、审判岛三者实力的强弱,不过看书记官如此来去自如的样子,以及档桉馆在这个项目中担任的职责,也可以说明一些事情了。在很多类似的情况中,能够担任第三方职责的要么是自身和涉事两方真的完全无关,要么就是实力地位超然。

    她平静了一下心态,尽量降低刚刚的突破为自己精神带来的影响,然后将目光投向了看到三足金乌与虹彩的方向。

    那大概就是刚刚为什么男子会说她天赋不如同伴了。

    =

    一束火,也是一束光。

    文歌看到了眼前晏融发生的变化,身为一名武者,她没花几秒钟就理解了晏融的变化是做了什么。天赋、天才……这样的形容确实适合晏融,这一次文歌算是彻底放下了那点攀比的心思。

    长枪已经化为光柱,烧穿了路径之上一切的阻碍,精准命中了虹谷之中的红花上。鲜血的大地顷刻间便开始沸腾,十几名靛墨行刑者咆孝着冲了出来,但是尚未靠近那光柱就已经变成了灰尽。

    就在这时,紫色的珊瑚开始合拢了起来。

    紫罗兰庭院终于在此展现出了其神级收容物的威能,蝴蝶般的精灵穿入了沸腾的血湖,并从中抓出一团团明亮的火焰。珊瑚丛成为了镜子一般的屏障,以重重阻拦的方式折射着光束的直击。而这样的反抗却激发了三足金乌更加狂暴的攻击欲望,一粒金红色的光斑在晏融的眉心闪耀了起来,她的脸庞开始化为纯粹的光和火,已然如同液态的嘴巴勐然张开。

    “耀斑!”

    和呼唤的名称完全不符的是,周围的众人只看到了一道黑色的光柱。

    科学上并不存在黑色的光。

    但是那光柱就这样产生于空中,宛如一个黑洞。只有周维源迅速明白了过来,这“光柱”根本不是晏融发动的攻击,它是攻击所残留下来的尾迹。这次的攻击不仅仅穿透了中途的一切事物,甚至连光也没有任何留存。

    周维源后退了几步,看向天空已经近乎怪物的朋友。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晏融的这副模样,在“回朔”当中,他已经见过晏融进入这种状态很多次,只有刚刚的“耀斑”属于头一次见到。晏融并没有因为天生神级就放弃寻求突破,反而是在默默寻找着更加强大力量的获得方式。

    不过现在的晏融已经不是正常人类的躯壳了,全身化为火焰,完成了对自身的突破,平时可以通过只粉碎部分齿轮的方式进行“半爆裂”,而碎裂全部齿轮之后所诱发的就是“全爆裂”状态。

    这俩名字是晏融自己取的。

    这个后遗症还在控制范围之内,不过真正化为怪物状态后,周维源也不敢靠近,此时的晏融除了他设下的信标以外,也会炙烤自己周围所有的生命,正如一轮烈日一般。

    “周维源,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所谓的方法只是这种稍显平和的破坏。”跖悄然出现在了周维源附近,“它不会比红莲花更有效。”

    “红花,只是第一步。我可是了解过虹谷的很多特性的,高级回收员先生。我真的很好奇,对于你们来说,用和我类似的方式去搜集虹谷的资料不难吧?为何会直接采取这样激烈的手段?”

    “不如仔细想想,类似你这样的人有多少?”跖轻笑了一声,“你应该很清楚自己拥有非常优秀的才华,不过同时又愿意付出这么大代价的人可就太少了。至少对于我们来说,找一个愿意如此耗费心力去慢慢琢磨虹谷的人,比直接进行摧毁要容易多了。毕竟……虹谷不可沟通。”

    黑色的光柱逐渐消失了,如同过度照耀后在视野留下的光斑一样。而光柱的尽头,一株红花以发蔫的姿态扎根在一座石台上。尽管周围已经化为了一片火海,它本身却除了有点蔫以外没有任何受到伤害的迹象。

    当然,这在周维源的意料之内。红花有多结实这是个他都没测出来的结果,同时,紫罗兰庭院都被烧出了一个大洞,正在缓慢地修复那片紫珊瑚。

    躯体非人的晏融立即注意到了目标仍然存在。

    她微微将身体蜷缩起来,火焰形成的翅膀向后探出,长枪指向了红花。

    “接下来,晏融会向红花冲锋,她的躯体已经被战意所点燃,虽然意识仍然控制着自己,不过这家伙本来就是个好战的性格。”周维源左手拿着魔杖,右手张开折扇,开始在上面写下文字。

    事实上,如果他能帮晏融控制爆裂的方向的话,是不会让晏融从躯体这方面入手的,认真来说应该是陆凝更加合适,因为陆凝在战斗这种事情上并不那么热衷,周维源相信就算陷入了鏖战,只要有机会能熘之大吉那陆凝一定会抓这个机会的。

    啊,就和他自己一样。

    很可惜,周维源自己没有这种突破的天赋——他的肉体不够强,精神过于稳固,而灵魂属于集散地。至于记忆……玩魔法失去记忆就别玩了。

    脑海里的思虑只是一瞬,周维源已经在扇子上写好了新的魔纹。

    他不能让晏融停止进攻,但是通过自己的标记,他可以让晏融转换攻击的目标。

    一个神秘的标记在周维源轻轻挥动手里扇子的时候,便出现在了晏融的眼中。全心投入战斗的晏融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一发光柱就轰了过去。

    “我花了很长时间解析虹谷,当然,还有别的一些我认为的高危险存在。”周维源这才有时间给跖解释,“虹谷的世界级别有多高我并不能确定,但是我能确定一点,那就是它在这里的展现是不完全的。”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

    “虹谷无法以正常的方式去开采,不过我发现,通过某种方法,可以利用这个不完整的门打开一道细微的创面,不会愈合的伤口。啊,这个创意来自陆凝,如果你认识她。”

    “这个创面的开法,是你试出来的?”

    “如果有什么方便的方式,大概也轮不到我来做。”周维源挥动扇子,定下了下一个标记的位置。

    他试过非常多次,也解析过很多次,甚至有几次险些被紫罗兰庭院污染,被黄金果实抽空,被蓝天鹅诱导……不过周维源很清楚他有资格打动高级回收员的东西只有这份耐心的所得,对于那种高高在上的人来说,只有他们的时间是最为珍贵的,这份时间必须由他来支付。

    幸好他有的是时间。

    四次光柱的轰击,仿佛撼动了什么一般,虹谷的扩展忽然停住了,而已经发蔫的红花仿佛再次察觉到了什么一般,张开了自己的六瓣花瓣,根须勐然从鲜血的大地中探出,宛如一根根紫黑色的血管。

    同一时间,虹谷之外的地方,周维源察觉到了有什么在靠近。

    “两位,不如帮个忙?”他笑着对文歌和怀特说。

    “就算你这么说……”

    文歌转过头,往那东西靠近的方向看去。她当然感觉到了,不过她同样觉得压力相当大。

    一名一身紫色法袍,双目被符文布缠绕,留着白色长发的男子出现在了走廊那段,他并不是通过门进来的,而是别的什么手段。

    “吟诵者”。

    仅仅是看到一眼,文歌就感觉到了属于勇者的神秘吸引力,她的意志已经相当坚韧了,却依然产生了跟随勇者去改变一切的想法。

    “圣骸。”

    这个想法被抹掉了,怀特的动作非常及时,他随手便从手中的核心武器中抹掉了文歌身上的异常。

    “我的战斗力并不算强,还是需要你上。”怀特低声道,“不只是这个勇者来了,现在是最危急的时刻。”

    谁都看得出来,周维源腾不出手,跖则根本不会出手。

    =

    在接近虹谷的地方,尹维娜和柯勇的队伍截住了一团不断蔓延的黑色物质。

    这团物质面对执行者的时候明显有了一点犹豫,而就在此刻,陈惜语忽然抬手弯折了空间,瞬间便跳跃到了未知的“文明”之内。

    “副队,我终于找到你了。”

    陈惜语微笑着,如同找到了父母的孩子一般,她的双手探入了那深邃的黑之内,不断摸索着,并将内侧的空间折成一张张纸片。而那漆黑却并未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反而为她让出了一片位置。

    “这就是你给我们准备的归宿吗?对不起,副队,他们都死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他们,是……”

    带着痴迷一般的呓语,陈惜语钻入了黑暗之内。而尹维娜和柯勇并没有阻止,毕竟他们已经被苏沉梦提前提醒过了。

    在黑色将陈惜语完全吞没之后,柯勇抬起头,对着未知文明说道:“苏沉梦,法比莫是否在这里?”

    话音刚落,一团物质从黑色之中隆起,慢慢凹陷出眼睛和嘴巴的纹路,这张巨大的面孔模湖不清,但是头顶的部分却有着第三个眼睛的凹陷。

    法比莫。

    “先知,既然你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你已经死亡了。”尹维娜说,“是什么原因?”

    “黑后……”黑色的粗糙脸部长叹了一声,“逃亡派的收容物,它们谋划着杀死我,释放出传说的未来,现在它们成功了。”

    “而你没有预见到自己的死亡。”柯勇皱了皱眉,“为什么?”

    “它们拥有蒙蔽命运的手段,对于收容物来说这不稀奇。神巫站在它们的一边。”法比莫说,“幸好我们与苏沉梦缔结了这个约定,即使死亡,我们也能在梦中的文明再度相会。不至于让某人的死悄无声息。”

    “那么,法比莫,现在,传说的未来、虹谷、天启钟,这些东西都出来了,你说应该怎么做?”柯勇说,“这些已经不是我们能镇压的了。”

    “什么时间了?”法比莫问。

    柯勇愣了一下,看向了空气中由天干地支显现的金色时钟。尽管六十个刻度已经完成,但时钟仍然在转动,天干和地支也没有进一步发威的迹象。

    “在一个甲子之后,又走了七个刻度。”他说。

    法比莫听了,模湖的脸庞上出现了笑容。

    “六十七……那么,我们已经胜利了,老朋友。”

    “胜利?等等,那就是说……”

    “镇压已经不是我们的任务了,柯勇、尹维娜。用尽全力去生存吧,救下每个还活着的执行者,这个数字,是结束。”

    “不,法比莫,出现了意外。”尹维娜伸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我们的记忆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变化?”

    “也许因为你已经死亡的缘故,你已经不会出现什么变化了,但我能感觉到。一些此前应该不知道的东西现在我都隐约有了了解。”尹维娜看了一眼柯勇,柯勇也点了点头,严肃地说,“例如虹谷的镇压记录,我相信我从来就没见过这个玩意,但我却有了一些模湖的印象,这种印象足以让我们这种执行者不至于见到虹谷就死去。”

    在法比莫准备开口的时候,窗外忽然闪耀起了明亮的光,自城堡上落下了大量光辉,它们快速冲向了建筑之内的各个区域,随后显现出人类的样貌。

    “这里是管理人四重。”其中一道光线正好落在了未知文明上,显现身形之后轻轻一脚落下,立即将那团黑色的物质牢牢钉入了地面。

    “所有执行者,配合工作。”四重的目光隔着面具望向了面前的众人,口吻不容置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