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血税全文阅读

人人书 > 玄幻奇幻 > 血税

第十五章 起义军

    格里菲斯!

    嘉拉迪雅的灵性被触动。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在亲手触碰,拥抱,撕裂他……

    她一阵慌乱,从昏昏沉沉的疲惫中惊醒过来。

    “魔药学,或者说炼金术,是通往物质的解析、分离与重组的学问。炼金术所追求的本源,是将金属变为黄金,抑或是追求永生的秘药?不,这并没有理解炼金术的本质。”

    来迦南访问的萨洛里安教授在露台的庭院中举办了一个讲座,讲解魔药学的理论展望。

    嘉拉迪雅在刚才睡着了一小会。一整夜的躲藏、警惕和惊恐耗尽了她的精力,没有时间逃走,就连集中注意力都变得困难了。

    奈芙蒂缺席了讲座。在座的听众都是年轻的精灵贵胃,还有资深的学者。他们端着无可挑剔的认真,目光凝视着教授写下的公式。但是,如果稍加留意,或者往地上扔一个杯子,就会发现他们可以在第一时间跳起来,将嘉拉迪雅团团围住。

    “哼~”

    精灵小姐轻轻哼了一声,手指划过裙摆。秘银餐刀就在裙子下面,用发带绑在腿上,冰凉坚硬的触感贴在皮肤上,让她下意识地扭了扭。

    不远处的萨洛里安教授还沉浸在自己的学问里。

    迦南的神秘时时骚动。当诡秘的气息达到高潮的时候,精灵们就会离开星云圣殿,把嘉拉迪雅和奈芙蒂留给危险的夜晚。等到危险过去,显贵、学者们又一次聚集过来,继续他们的大计划。

    今晚,序列4君权“律令执掌”普洛维斯、序列4占星者“星空禁锢”加利雷、序列4猎魔人“秩序守护者”埃迪娜·光刃已经先后抵达。他们是奥术议会最高委员会中与艾维娜女士同席的三位精灵半神。

    再算上前来访问的萨洛里安大人,这里就有五位半神。

    元老、神选、学者和骑士们也都来了。大人物们几乎都在,他们齐聚一堂,总不会是举行舞会吧……嘉拉迪雅不满又无可奈何地强撑精神,盯着教授写下的公式。

    魔法材料鉴定与精炼及魔药调制的理论与实践,简称炼金术或魔药学领域,没有谁比萨洛里安阁下更权威。近年来,精灵们对这门学问的热衷程度明显上了一个台阶。

    嘉拉迪雅还知道,格里菲斯有一本《魔药调制笔记》,笔记的作者是年轻时的萨洛里安,记录的内容是学习、生活中的感想和心得。两人私下里曾经一起阅读过。

    那个笨蛋该不会跑到这里来了吧?他会被害死的……嘉拉迪雅紧张的快要发抖了。梦和幻想在神秘学上有独特的意义,甚至可以和感知对等。如果格里菲斯真的潜入迦南,等待他的将是天罗地网般的围追堵截。

    迦南绝对不会放过送上门来的天选者刻印。

    嘉拉迪雅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越想越害怕,直到听到教授在说:

    “魔药学,是使生物升格为与神明同等存在的升格之路。那些脑子里装满铜臭和长生的庸人,在过去的成就中徘回的俗人,永远无法触碰到究极生物的领域。

    “如果说,魔咒通往灵能的构成与本源。

    “那么,魔药学所追求的便是纯粹的载体。

    “究极生物的进化究竟是哪一条道路?我认为,可以每一条都尝试下,但是,生物是有极限的。

    “血肉是有极限的,已经没有多少成长的空间了,

    “缺失了载体的灵能无法长久的在物质位面维持;

    “什么是神?

    “让我们记住,灵能的血肉化,血肉的灵能化……”

    啊,什么……?嘉拉迪雅勐地醒了过来。她的大脑似乎放空了一小会,朦胧间听到了不得了的话。

    教授,您是认真的吗?你们大家听见萨洛里安在说什么吗?

    嘉拉迪雅从内心深处战栗起来,但是,周围的听众无动于衷,就好像他们刚才什么都没有听。

    “晚上好,”秩序守护者·埃迪娜·光刃出现在一旁:“萨洛里安大人,您的讲座可能要暂告一个段落。维兰诺尹小姐,元老们已经抵达,请不要让各位大人久等。”

    “时间过得可真快,”魔法至尊微笑着对女猎手说,“希望刚才大家把我的话听进去了。”

    所有人立刻动身,在全世界最强大的女猎手的陪伴下往圣殿的会场走去。

    今晚,迦南元老院会召开特别会议,期间还有武器演示和舞会。整整一个晚上,所有的活动都是在星云圣殿内部完成的。

    尽管受到了监禁,但是嘉拉迪雅依旧是身份最高的精灵之一。谁都不能将一位光辉精灵排除在核心会议之外。

    高贵的迦南元老院议长,“律令执掌”普洛维斯主持今天的会议。

    “第一事项,请塔金·亚蒙阁下介绍目前的进展。”

    所有的精灵都望了过来,就连那些走廊上旁听的,担任警卫和侍从的精灵也屏住呼吸。

    “目前的进展是,”塔金神色不动地说道,“我们即将取得第一块神器碎片。”

    仅此而已,塔金没有再多说一个词,没有时间预估,也没有关于神器碎片的说明。

    “年轻的族人,你可真是和神谕一样惜字如金,”普洛维斯大人略带笑容地点了点头,“那么,请斯坦尼斯·保卢斯阁下,代表军队和大主教说明第二事项。

    “拜耶兰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威风凛凛的精灵将军起身,向所有元老院和贵族致意。

    “如果议长阁下指的是神器的进展,”保卢斯将军答道,“截止目前,人类如果还没有得到第一件神器碎片——生命宝钻,也应该距离取得不远了。”

    “嘘——!”

    成群的元老失望地大喊起来。他们都是精灵中最高贵的,此时此刻完全顾不得仪态,厌烦又焦躁地拍打着座椅。

    “有关邦联和拜耶兰的战争……”将军提高了音调。这个话题立刻让在场的精灵又来了精神。

    “罗兰的大军已经出发。他们集结了四万军队围困图兰堡。一支更大、装备更好的军队正威胁着夏米杨,但是进攻方向和真实意图还未查明。一场具有决定意义的会战随时可能爆发。

    “他们的神之手,根据已经掌握的情报,亚伦部署在霍蒙沃茨,艾露莎·瓦尔基里前往南方行省追击弑君者,第三位……

    “格里菲斯·德·拉文奈尔正在塞瓦斯托活动。我们也发现他出现在迦南附近。根据军事情报局的判断,这是拜耶兰军队的战前侦察,据此判断,拉文奈尔很有可能担任会战的主要指挥官。”

    嘉拉迪雅的心冬冬直跳。

    与会元老们窃窃私语起来,会场上就像钻出了一大群蚕,大口咀嚼桑叶,发出密集而低微的沙沙声。

    “不出所料,他们的神之手都被牵制住了。”

    “没有人可以妨碍我们。”

    “来得及,我们有时间。”

    “他们发现不了的,我们封锁了所有出口。”

    “必须加速……”

    精灵们不知道在说着什么事,神色时而焦虑、时而放松。但是,有不少视线小心翼翼地投向嘉拉迪雅的方向,然后飞快地躲闪开。

    “肃静!”普洛维斯议长用力敲自己的锤子,“肃静!看来真理的份上,请各位体面一些,我们还没有到讨论环节,迦南还没有完蛋呢!”

    紧接着报告的是泰瑞尔·肆星:

    “各位大人,不可接触者已经组成了叛军。近日来的袭击次数增加了几倍,一场较大规模的袭击在酝酿。”

    “他们没有多少封印物,非凡者也不强,依仗的是那些可笑的火药武器……”

    会议进入到细节和议桉争论以后,嘉拉迪雅就随几位半神暂时退出。他们是元老院的最高评议会的委员,没有必要在琐事上花时间,提案最终表决以前会呈送上来拱供他们审阅批示,然后再发还给各位元老。

    艾维娜·希尔芙女士也出席了最高评议会,这让嘉拉迪雅稍稍平静了一些。

    埃迪娜·光刃问道:“你们确认奈拉死亡了吗?”

    普洛维斯答道:“奈拉·冯·葵曼莎百分之百确定死亡。他的妹妹,奈芙蒂正在我们的保护之下。”

    “萨洛里安在这里,为什么他这个时候……”埃迪娜连忙追问。

    “别担心,他是我们的盟友,”星空禁锢·加利雷打断了女猎手的担忧,“他和迦南的关系,和我们的终极诉求,超出你们的想象。”

    “各位大人,”艾维娜女士柔声问道,“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在迦南的黄金时代即将降临的前夕,这是那些存在许诺的,为我们服务的半精灵和人类会不惜一切反抗我们?”

    “请允许我纠正您的措辞,女士,”普罗维斯说道,“他们是不可接触者,没有公民权的生物。

    “为了解决眼下的问题,我已经授权泰瑞尔·肆星组织一队白色死神去扫清城里的叛军。他们每一位都非常强大,可以完美抵挡弓箭火枪一类的反击,在短时间内灭杀成千上万……”

    他说得口渴了,勾勾手指,立刻有一位侍者送来饮料。

    “就让拜耶兰去打吧,血流成河吧,等到尘埃落定,他们才会醒悟过来,明白自己终究不过是……”

    议长的话突然卡住了。

    看着文件走神的嘉拉迪雅抬起头来,看见普洛维斯正盯着身边的侍者。他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喃喃低语:

    “你是……”

    穿着女仆裙的侍者提起裙摆,像在座的各位屈膝行礼:

    “人类。”

    提起的裙摆露出修长的双腿,皮带紧紧绑着几根黑色的直筒。在裙摆提起的瞬间,直筒一端的绳索被点燃,冒起火花。

    嘉拉迪雅感觉自己的肩膀突然被一把扯向后面。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像是要毁灭一切那样敲打着耳膜。但是,这巨响并非来自侍女。

    她和绑在自己腿上的炸药一起,被压缩成一团明亮的火光,越来越小,最后泯灭在普洛维斯的两根手指之间。

    刺客和爆炸泯灭了,轰鸣和震动却此起彼伏,似乎整座圣殿都在摇动。嘉拉迪雅一个不稳跌到在地,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密集的,像是撕扯布匹发出的呼啸。

    那是成百上千支箭在齐射,怒吼和哀嚎彼此交错。密集的脚步声,还有金属的碰撞,像潮水一样逼近过来。

    “站起来,离开这里。”艾维娜女士拉着嘉拉迪雅的手,把她硬拉起来。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

    一只有力的手抓住格里菲斯的胳膊,把他从水里拉了起来。

    “你看看你,”那人笑道,“堂堂大领主,被几个老太婆追得跳下水道!”

    “切。”

    格里菲斯敲敲头盔,好让灌进来的水漏掉。他一身重甲,全套的装备都舍不得扔掉,刚刚结结实实的畅饮了一番。

    和他说笑的人掀开兜帽,露出长长的耳朵,深邃的蓝眼睛满是笑意。

    “哈兰迪尔前来报到,血勋爵阁下。”

    半精灵游侠哈兰迪尔边说边取来一袋干燥的火药,交给格里菲斯:

    “来得早不入来得巧啊!你快去,我们会打通圣殿的入口,吸引半神的注意力。”

    “你们?谁?为什么?”

    “起义军,”哈兰迪尔瞥了眼不断从身边经过的同伴,抬手朝着圣殿一指,“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拯救世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