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寒门母子全文阅读

人人书 > 科幻灵异 > 寒门母子

第七百六十八章 试炮(一)

    有了工匠们的加入,“没良心炮”的制作变得容易起来。荄

    有小宝给画出的五两银子的“大饼”在先,这些生活无着、急于安定的残疾工匠很想能快速通过试用期,达到转正。

    他们甚至提出可以先签订卖身契,就算手艺不灵光,达不到大工匠水准,能留下来给看个门、扫个地也行。

    他们一来,就给楚清解决了钢板接缝焊接的问题。

    这是楚清最头疼的问题,因为把一张钢板卷成圆筒,接缝处的牢固度直接关系到作为炮筒时炸膛的危害程度。

    飞雷炮之所以被叫做“没良心炮”,还有一个原因是:容易炸膛,伤到自己人。

    整个制作过程,楚清只告诉这东西要什么样,却没有说干什么用。两天后,楚清拉着这门炮去了豆铁矿山东边的盆地,那里还有个小湖,可以吃鱼。

    楚清曾经在这里进行过手雷的试爆,今天要试炮。荄

    马车上有楚清带的几包炸药,被捆扎成帽盔形,而不是圆饼形,更利于在炮筒里旋转翻滚,增加射程。

    炸药全是楚清自己配置的黑火药,捆扎起来并不轻松,既要捆扎结实,增加单位体积内黑火药的密度,又要安置好引线。

    而引线则是采用了最早的明火引燃火捻子的方式,这样才方便估算投掷炸药包的时间。

    引信制作得也很麻烦,不再是直接用麻绳浸透火药再晾干,而是用其做药芯,外面还要包裹一层用糊窗户用的牛皮纸,最外层还紧密缠绕一层细麻线,接近于每秒燃烧一厘米的速度。

    这种方法能保证短时间内入水不会熄灭,却不能保证狂风吹不灭,但好歹能计算点火后撤离的时间。

    今天的试爆,要比试爆手雷时危险得多,楚清的心砰砰直跳。

    “没良心炮”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容易炸膛,而造成炸膛的原因中,最主要的就是发射药和炸药包的引线出问题。荄

    理想状态下,炸药包的引线要长些,发射药的引线短些,这样发射药爆燃而迅速产生高热气体,将炸药包抛射出去,并落地爆炸。

    可如果露在外面的发射药引线被风吹灭了,而炸药包的引线在炮筒里正常燃烧,那么炸药包将不能被抛射,就会炸膛,死伤的是自己人。

    或是由于炮筒角度问题,抛射出的炸药包距离太近,同样会炸到自己人。

    再或者,炸药包成功射出去了,可是引线燃烧太快,依然会炸到自己的阵地上。

    总之,做个大炮把自己炸了,真就是没良心了。

    到这个时候,楚清不得不把做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告知吕师傅。

    其实吕师傅一看这个结构,就觉得像大号的炮仗,甚至猜出底部的榆木墩挖的洞应该是填装飞火面的,旁边钻的孔应该是插引线的。荄

    所以吕师傅听了楚清的话后只是眨巴了半天眼睛,然后说道:“先试试看!”

    接受良好啊?

    这次轮到楚清眨巴眼睛了:“吕先生,您……没什么要劝诫我的话?”

    “劝啥?谁家闺女出门办事不得揣把菜刀再上路?不怕坏人哪?”吕师傅说,语气中满是“就该如此”的意味。

    这就是吕师傅今年下半年过得不顺心的地方。

    夏天时他遇到老伙计们就已经心情不好了,又满京都转悠,帮老伙计们治病、搜罗其他需要帮助的人,花了不少时日,却又听到楚清在“谋反”的说法。

    当时他气得和老黄忠俩人一边喝酒一边大骂,却想不出能帮上楚清的办法。荄

    黄忠被家人看的紧,出门都费劲,想见吕师傅都很难见到,吕师傅更是平头百姓一个,对楚清的事是有心无力。

    眼下楚清解困了,搞点玩意儿保护自己,有啥错?这不就跟女孩子不得不出门办事时,包袱里揣把菜刀一个道理吗?

    难道遇到流氓,女孩子就只能被欺负?好歹有把菜刀也能壮壮胆不是?

    “轰!”当第一个炸药包成功爆炸、烟雾散去,看到一湖面翻白肚的鱼时,吕师傅就知道自己想的还不够多——清丫头出门不是揣了把菜刀,是揣着狗头铡啊!

    “家大业大,就这一个玩意儿哪够!”吕师傅惊魂不定,嘴里却嫌弃道。

    说不上什么感觉,吕师傅觉得楚清做这东西没什么错,可是好像又有哪里不对。

    看着那一湖面的死鱼,吕师傅脑中不停会想炸药包落入水中那一刻。荄

    当时,楚清让所有人都去树林里待着,自己把引信点燃就呼呼往回跑。

    炮口虽然对着小湖的方向,距离却有五六十丈远,吕师傅觉得楚清大可不必费劲往回跑,应该往边上跑一小段就行了,不然一会儿还得跑回去看炮筒,多费劲哪。

    结果第一个没想到的就是:居然把当做炮弹的炸药包抛射出那么远,真是眼看着那东西就往湖中心飞啊。

    不过吕师傅也看到落水的那一刻,还有一指多长的火捻子没烧到头,以为不会有任何动静。

    没烧玩就掉水里,火捻子遇到水就得熄灭,白瞎那个“炮弹”了,几十斤飞火面呢。

    威力应该不过就是往水里砸了一个三四十斤的石头而已。

    第二个没想到马上就发生在眼前:那东西落入水中后,竟然就爆炸了,而且灰黑色的烟幕一下子腾起,场面颇为骇人。荄

    待湖水平静下来,却是翻上一湖面的死鱼,各个都是全尸。

    小宝和一众残疾工匠站在一起,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说不出话,这玩意儿比手雷厉害多了啊!

    残疾工匠们却是愣了一会儿后集体跪地就拜:“老天爷爷开恩啊!”

    小宝:“呃……你们这是做啥?关老天爷爷什么事儿!”

    工匠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眼珠子转得快飞出眼眶子了,终于,他们纷纷说道:“小东家,古语有云:‘冬季打雷,黄土成堆’,这是要遍地死人的呀!”

    “雷打冬,十个牛栏九个空!牛羊十之八九要被冻死!”

    “还有……”荄

    小宝紧忙摆手:“停!你们故意的吧?故意装作看不见那是我娘亲放的炮?”

    “怎会?!”工匠们反对:“主子不过是投石而已,怎会有这么大动静!这分明是冬雷!”

    楚清深深汗了一个。

    填装火药是楚清独自进行的,没让他们参与,因而他们以为这是一种投石机也有可能,恐怕即便看着楚清点燃引线,也没有往炮的方面联想?

    毕竟这个铁桶被安置在一对大轱辘上,有点像投石车,可连个投石架子都没有啊,不过抛射出去的那个东西,倒是有点像块石头。

    再说,投石车怎么也投不出那么大动静,只有上天霹雷才有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