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近身兵王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近身兵王

第2749章 抓住人性的弱点

    王一有些明白了:“难道这些人加入圣战军也是同样的因素?”

    “是的。”苍浩缓缓点了一下头:“这些人之所以很容易被洗脑,正是因为至理先知抓住了他们人性上的弱点,知道他们最需要什么。”

    王一彻底懂了:“那就是改变命运!”

    “这些人贫困,在社会底层挣扎,而且后辈子孙也将如此。与此同时,他们清楚看到那些权贵阶层如何锦衣玉食,内心必然不甘……”苍浩一边说,一边缓缓摇头:“这个时候,至理先知来了,告诉他们说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对他们来说活着其实跟死了差不太多,索性也就跟着卖命了。”

    “恐怕在这些人看起来至理先知是个英雄。”

    “这个世道确实不公正,因为不公正才陷入混乱之中,这几年大家可以看到,一切秩序都在重构。”苍浩冷冷一笑:“如果,至理先知真的是要带领这些人获得幸福,那么还真是一个英雄,问题是至理先知这种人只是利用了他们,真实目的只是建立自己的富贵罢了。”

    王一不住点头:“而且,至理先知将要建立的社会,恐怕要更加腐朽和极端,至理先知本身会人神合一,不但是现实社会的统治者,还是精神世界上的神。”

    “我们必须阻止。”苍浩果断的道:“现在这个世界虽然有问题,却可以一点点变好,如果至理先知的世界降临,想要改变就没那么容易了。”

    “可这个至理先知太难对付了,一经现形势不对,马上脚底抹油。”王一正说着话,手下打来电话汇报。

    在工程机械抵达之后,不但找到了被掩埋的突击队,还进一步挖掘,结果找到了至理先知脱身的地道。

    这段地道虽然形态复杂,其实并不长,出口就在附近街区,隐藏在一个街角垃圾桶下。

    至理先知当然早就不见了踪影,可能刚刚离开地道,就迅速遁入周围如同迷宫一般的建筑群。

    不过,挖掘人员在地道里找到了一具尸体,经过王一亲自辨认,正是王春波。

    “王春波身中匕首而死,当时地道里只有至理先知和常永君,凶手只会是其中一人。”顿了一下,王一进一步作出判断:“我认为至理先知的嫌疑更大,发现王春波出卖了自己,盛怒之下将之刺杀。”

    “王春波身上的窃听器,最后传来的讯息是什么?”

    “他们用本地语交谈,我完全没听懂, 后来展开行动,我更是顾不上听了。”王一愧疚的回答:“而且,我也忘记了给他们录音,所以他们最后交谈了什么,就算给翻译请过来也没用。”

    “或许是你对自己的能力太自信,以后不要这样轻敌了。”苍浩并没有责怪王一:“每个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包括我也一样,记住,同样的错误不要犯两次。”

    王一急忙点头:“我知道了。”

    “那就先这样吧……”苍浩叹了一口气:“今天你很累了,早点休息吧,我也要回家了。”

    苍浩着急回家,是因为家里还有两个女人,时刻都要担心她们两个是不是动手打起来了。

    让苍浩没想到的是,荀海璐跟法蒂玛正在笑语欢声,仔细一听,原来是在说底波拉的坏话。

    “我早就知道底波拉的大名,真正见面,猛的一看不怎么样,仔细一看还不如猛的一看。”法蒂玛毫不留情的挖苦起来:“我经常告诉她,有空多照照镜子,很多事情你就明白了。”

    荀海璐笑着摇头:“没想到你这么讨厌她。”

    “我告诉你,我很吝啬,连恨都不会给她。”法蒂玛信誓旦旦的道:“给她最大的报复,就是活的比她幸福。”

    荀海璐饶有兴趣的问道:“底波拉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厌恶?”

    法蒂玛回答不出来了:“这个吗……”

    苍浩走了过来:“人家不在的时候,你这么说人家坏话,不太好吧。”

    “随便聊天吗。”法蒂玛尴尬的笑了笑:“话说你那边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让人跑了……”苍浩告诉荀海璐:“常永君也没抓住,所以你可能要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现在看起来,这起绑架案涉及到一个非常庞大的犯罪组织。”

    荀海璐点头:“知道了。”

    庞劲东给苍浩打来电话:“你回运河城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我本来马上就要走,没准备多做停留,但情况有变……”苍浩把近期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庞劲东:“我征战多年,还是第一次吃这种亏。”

    庞劲东点了点头:“你看着处理吧。”

    苍浩问了一句:“你没什么要交代的?”

    “如果你都处理不好的话,我更难处理。”庞劲东缓缓摇了摇头:“时光总是在慢慢催人老,却难以留住曾经所有的荣耀,虽然我是一代兵王,但必须承认自己年纪大了,所以我才准备退休。未来是属于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这个世界不会辜负每一份努力和坚持,好好加油吧。”

    苍浩叹了一口气:“师父你确实老了,都学会煲心灵鸡汤了。”

    苍浩和庞劲东又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法蒂玛看了一下时间,提出:“你们慢慢聊吧,我跟朋友有个聚会。”

    苍浩装作很随意的道:“什么朋友?”

    法蒂玛毫无心机的回答: “我的健身教练。”

    苍浩明知故问:“男的女的?”

    “当然是男的。”法蒂玛眼珠转了转:“胡说你该不会吃醋了吧,我跟他没什么的,只是朋友而已,我一个人在本地,也没什么亲友,平常出去玩总是需要有人陪的。”

    “也对。”苍浩硬挤出一丝笑容:“你一个人确实无聊。”

    “放心,我每次出门都带保镖,没人敢把我这么样的。”法蒂玛保证道:“我作为你的家属当然要高度重视自己的安全问题!”

    苍浩缓缓点了一下头:“还好,这座城市没几个人知道你是谁,如果被人发现你是我老婆,你可就危险了。”

    “对了,最近有什么发财的机会?”法蒂玛提出:“我这个朋友想要创业,但没有启动资金!”

    “这年头最危险的两个字就是——创业。”苍浩一字一顿的回答:“现在全球经济形势都不太确定,还是别着急想着在赚钱,先老老实实上班,同时想一想怎么攒钱吧。”

    法蒂玛对这个答案非常失望:“我说农业很有发展前途,他买了农业股票,好像赚了不少……”

    “你最好还是让她卖掉。”苍浩告诉法蒂玛:“没错,农业确实有发展前途,长期持有农业公司股份必然还有不错的收益,但这是长期而非短期。你这个朋友,我估计想要赚快钱吧,长线投资不适合他。而短期之内,股票必然会有剧烈波动,而且这种波动往往是毫无来由,让人难以预测,所以他可能蒙受巨大损失。”

    法蒂玛这一次倒是听取了苍浩的意见:“那我告诉他。”

    “还有,农业虽然赚钱,但毕竟是基础民生行业,任何一个政府都不会允许食品价格涨得太高,如果食品价格暴涨只能说明政府对经济已经失去控制。”苍浩继续说了下去:“所以,这个行业虽然赚钱,却不太可能产生暴利,跟科技行业完全不一样。在科技行业,你投资一个项目,如果成功了的话,可能会有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利润,当然面的风险也要更大。农业相比之下稳妥一些,风险不是那么的大,但也没有这类暴利机会。”

    法蒂玛表示自己明白了:“那我告诉他。”

    苍浩点了点头:“去吧。”

    法蒂玛离开了,荀海璐看着法蒂玛的背影,意味深长的问苍浩:“你……该不会怀疑她跟那个健身教练有什么吧?”

    苍浩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荀海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因为我发现你跟法蒂玛谈到这个健身教练的时候,表情和语气明显变得不太自然,说明你肯定知道点什么。”

    苍浩很无奈的说了一句:“我差点忘了你非常善于察言观色。”

    “我可是混演艺圈的,这个圈子里智商一点不重要,但情商就非常重要了。”荀海璐非常好奇的问:“难道法蒂玛给你戴绿帽子了?”

    “你不是情商很高吗,可以猜一下。”

    荀海璐果然开始猜了:“我觉得吧,法蒂玛对你一往情深,应该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但这个女孩子心思单纯,很容易被骗。”

    “你猜对了。”苍浩沉重的点了点头:“那个私人健身教练叫李国岩,我调查发现有很多黑历史,有足够理由怀疑他带着某种目的,才跟法蒂玛成为朋友。”

    “你这一次回运河城该不会就是为了这个吗?”

    “我这一次回来是为了救你,李国岩的事情我已经交给王一了……”苍浩知道荀海璐嘴巴非常严,所以毫不顾虑的全说了出来:“按照原本的安排,法蒂玛这一次去跟李国岩见面,王一应该背后悄悄跟着,但他刚经历了一场激战需要休息,我就没让他去。”

    荀海璐点了点头:“不去也没关系,毕竟他们两个就是吃一次饭,这会儿你还在家里,应该不会发生什么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