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故纵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故纵

第五十六章 女主角

    因为太过好奇这男人的身份,沈清照犹豫片刻,便走过去,在吧台边缘的昏暗角落落座,熟稔地点了杯白伏特加。

    男人望了她一眼,像个绅士一样,冲她优雅地弯腰行礼。

    他开口就是标准的伦敦音:“yes,myladdy.”

    凑巧的是,坐在沈清照旁边的女人和沈清照认识,二人寒暄几句,聊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便识趣地各自移开目光。

    酒保适时把酒杯放到她面前,沈清照百无聊赖地抿了一口,才发觉味道不对。

    她蹙起眉头,望向那个长相迷人的酒保。然后在他的注视之下,把玻璃杯往他面前一推,手指曲起,慢条斯理地敲了敲手边的玻璃杯。

    是无声的询问。

    男人歪着头,笑容坦然,露出一口整齐的贝齿:“抱歉这位小姐,白伏特加太烈,我自作主张给你换成了莫吉托。”

    莫吉托是鸡尾酒,度数还不如街边小店里卖的老白干。

    沈清照没了品尝的兴致,把杯子放回桌面上。

    她冲男人微微一笑,但笑意不达眼底:“俗话说,顾客是上帝。谁让你自作主张更改上帝的喜好?”

    男人摇头,神情认真地对她说:“比起上帝,你还是更像阿芙罗蒂忒。”

    他歪歪头,伸手把玻璃杯往沈清照面前推回几分:

    “很抱歉,不过我只是希望你不要那么快喝醉。这样我们就有更多的对话和相处时间。”

    男人专注地注视着沈清照,念白如台词,像极了一场中世纪浪漫戏剧的开场白。

    沈清照却只觉得太假,太好笑。这样的神情和说话方式,她太熟悉,因为她也会这样。

    这或许是同类相斥。

    沈清照用手支着脑袋,歪着脑袋望着他:“我猜你一定有一双能发现美的眼睛。”

    男人有些迷茫:“嗯,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的生活里一定有很多‘阿芙罗蒂忒’。”沈清照轻轻一笑,很有几分狡黠的意味。

    这明摆着是在说他‘油腔滑调’!男人在反应过来之后,并没有生气,反而露出白牙,笑了起来。

    他重新倒了半杯白伏特加放在沈清照面前。

    沈清照接过,并没有急着喝,而是看着男人行云流水的调酒动作,夸赞道:“你酒调的真的很不错。”

    “谢谢。”男人微笑。

    “做这行的时间不短了吧?”沈清照摩挲着杯壁,状若无意地问。

    “这只是我兼职的爱好。”男人说。

    “你还有本职工作?”

    “当然,”男人眨了眨眼,比了个“嘘”的手势,轻声说,“不过那是个秘密。”

    整个晚上,沈清照都在和酒保聊天。

    这个酒保很有意思,他们聊了很多关于酒的话题。

    直至派对快要结束,派对的主人邱琳终于发现了坐在角落的沈清照。

    她走过来邀请沈清照:“在这坐着干嘛呢,快跟我们一起玩去。”

    沈清照笑着婉拒,邱琳倒也没强求,而是转而命令酒保:“给我调一杯”

    她喝了一口就皱眉放下了,跟沈清照抱怨:“这种业余的酒保果然技术不太行。瞧瞧,连个最简单的酒都调得这么难喝。”

    说着,邱琳又开始谈起她在法国的酒庄,以及那里的调酒师。

    沈清照自然明白,邱琳只是借着贬低酒保的由头,炫耀一下而已。

    沈清照被迫耐心听着,目光却越邱琳,看向她背后的酒保。

    酒保正在冲着邱琳的后背做鬼脸。

    那鬼脸太滑稽,沈清照没忍住,扬起了唇。

    “……不过今年法国干旱,葡萄减产了五分之三。”邱琳看着沈清照脸上的笑意,有些莫名其妙,“这很好笑吗?”

    “没有。”沈清照连忙止住笑。

    邱琳撇了撇唇,觉得沈清照有些不识时务,她讲了半天,竟一句恭维的话都没说,索性借了个由头,转身走了。

    邱琳一走,沈清照和酒保相视一笑。

    酒保皱眉:“她既然有专用调酒师,为什么不请他来呢?”

    沈清照耸了耸肩:“或许是因为她的专用调酒师来不了。”

    “为什么?”酒保诧异。

    “她说她的调酒师有三十年调酒经验。过一会儿又说她的调酒师是二十七岁的英俊华裔。”沈清照笑得有几分狡黠,“所以她的调酒师应该还没出生。”

    他们一起笑起来。让其他客人诧异地侧目。

    当他们看到是一个寂寂无名的小演员和负责调酒的酒保在大笑,他们眼里的鄙夷嫌弃之色愈发浓重。

    ……

    因为今天来邱琳家的客人不少,他们的车都停泊在邱琳家的地下车库里。

    各种车子价值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跟一场小型车展似的。

    都说物随其主,车的价格轻易就把人分出了三六九等。一众小明星殷勤地目送开着奔驰、宾利等豪车的大佬驱车离开,却仍不肯离去,他们仍站在原地,耐心地等着。

    因为这场“小型车展”的重头戏——全场最豪华的车子仍停泊在原地,没走。

    那是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超跑,原装进口,连车牌号都是嚣张的连号。

    所有人都对这辆跑车的主人十分期待。

    他们议论纷纷,抢着说出自己的猜想。有人觉得这应该是某位影帝的新宠;有人觉得这应该是某位国际大导的爱车……

    此时,酒保哼着加州旅馆的歌,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地下停车场。

    没人跟他打招呼,所有人态度轻慢,统一的漠然以对。

    酒保也不恼,径直走到那辆法拉利面前,一手扯掉脖颈上规矩刻板的温莎结,一手按开了车锁。

    这下轮到所有人目瞪口呆了。他们神情复杂地看着这个为所有人卑躬屈膝地服务了一晚上的酒保,拉开法拉利的车门,在顶级的引擎轰鸣声中扬长而去。

    夜色微醺。酒保一边愉快地吹着口哨,一边拨通了泰森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还未等泰森出声应答,威廉就迫不及待地说:“那个沈清照真的很有意思!我决定了,她就是我的女主角!”

    “……你大晚上睡迷了?”泰森有气无力地问。

    “什么是睡迷?不过我确实是被她迷住了。”威廉哈哈大笑,“还记得剧本里对女主角的描述吗?一个美艳又有趣的大女主。这完全就是按着沈清照这个人来设定的。”

    泰森沉默片刻,委婉地说:“其实选角导演又挑了一些可以面试的女演员。你可以再挑一挑,说不定就能找到更中意的。”

    “拜托,我的时间也很宝贵,”威廉果断拒绝,“我才不要把时间继续浪费在大海捞针里。”

    “制片人那边,还是希望能找到更有商业价值——”

    “我的商业价值足以撑起整部戏!”威廉傲娇地回应道。

    泰森深吸一口气,似乎已经没了委婉劝说的耐心:“那我也实话告诉你,沈清照这个备选演员已经被公司营销经理否掉了,他不同意。”

    泰森本以为搬出公司高管就能让威廉打消这种无理取闹的想法。但他想错了。

    威廉听后,只是哼笑一声,随即面不改色地应道:“营销经理算个什么?沈清照是我选的人,谁也不能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