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

第二百一十六章 龟山飞凤

    翌日。

    夕阳西下。

    易传宗接下自行车上面的绳子,左手一只甲鱼,右手一只老母鸡,蹬蹬蹬地跑上二楼。

    “当当当!”

    站在门口,易传宗敲了三下门,耐心地等待着。

    吱的一声,门打开。

    门内是一名长相略显富态,面容饱满,衣着整洁的中年妇女。

    易传宗脸上立马露出笑容,嘴巴和抹蜜似的,“大妈好,当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您是越来越年轻了。”

    这是彭瑞青的母亲,以前是部队上面的医务人员,平时保养的很好,年近五十也看着和四十岁似的。

    那富态的中年妇女没开眼笑地道:“是传宗啊,有些时候没过来了,听说你有任务,看来现在是忙完了?来,快进来吧。”

    “好嘞。”易传宗点点头走进屋,一遍解释道:“前几天就干完了,在家待了有两天了。这两年我们这些人孩子都小,等再过两年就更热闹了。大爷还没回来?瑞青也不在?他干嘛去了?”

    “他买酒去了。”里屋,一面色红润,身姿饱满的年轻女人走了出来,她是彭瑞青的媳妇卫嘉颖,结婚比易传宗还早,不过这孩子怀得晚,“我可是好些日子没有吃你做的菜了,坐月子那会儿我有几天厌食,本想让你过来帮我做顿好的,结果你那时候正忙着。”

    “幼,那可真不巧。那活不好干,我可不敢大意。”易传宗咧嘴一笑,“不过也没事,我这阵子应该没啥事,今天这顿绝对够补!”

    “甲鱼?老母鸡?”卫嘉颖暗暗吞了一口口水,眼神不自觉地朝着婆婆瞄了一眼,这三个月婆婆也给她炖了不少次母鸡和鱼汤,但是有谁的厨艺能跟易传宗相比,这种带腥、油腻的东西一个处理不好,那味道太一般。

    结果正好彭母也看过来,那眼神彭母自然也看到了,她翻了个白眼,“这样看我干嘛?”

    卫嘉颖讪讪一笑,连忙道:“妈,你做的汤可好喝了!”

    “那今天我做?”彭母眉梢一挑问道,卫嘉颖直接噤声不说话。

    易传宗暗暗偷笑,这婆婆的压制力就是足啊!

    他连忙打着圆场,“我前些日子刚创了一道龟山飞凤,正准备显摆显摆呢,您可不能跟我抢。”

    彭母慈祥地笑着,“你这孩子就是会说话,我去给你打下手,好好跟你学学手艺,别让人家嫌我做饭不吃。”说完不经意地朝着卫嘉颖瞥了一眼。

    卫嘉颖连忙说道:“妈!您别误会,我可没那意思!”吃一炖,还是吃炖炖她还是能分的清的。

    “嗯。”彭母随意应了一声,他这儿子太老实,这媳妇儿又活泼,不当孩子管着不行!

    卫嘉颖讪讪地回屋看孩子。

    不一会儿,厨房里面就传来了喷香喷香的味道,老母鸡和甲鱼一混合起来那种奇妙味道,澹澹的鸡肉味又非常鲜,还有种奇特的味道,嗅一下都提神。

    卫嘉颖现在特别馋,单单闻着味儿就流口水,她有些羡慕娄晓娥,做饭也是看天赋,不是厨子偏偏有一手好手艺,这可是给碰到了。

    易传宗端着一盘红红绿绿的青椒扁豆走出来,正好这时候房门开了,最先进来的是彭瑞青,后面跟着宗烈等人。

    他笑吟吟地道:“哥几个,有些日子不见了。”

    “你怎么来这么早,不是说好了六点过来吗?”彭瑞青有些诧异,现在也不过是六点而已。

    “哼,这家伙不上班,早点过来就对了。”宗烈鼻音哼了一句。

    易传宗勐地一乍,“呵,这不是咱们的公安同志吗?这脸色,几日不见更加严峻了。我招了,刚杀了一只鸡和一甲鱼。”

    宗烈的嘴角狠狠一抽,“有空多晒晒吧,都快变成小白脸了。”

    易传宗咧嘴一笑,大咧咧地走过来,随后搂着宗烈的肩膀面向景逸等人,“哥几个快看看,我俩谁是小白脸,我黑白色盲。”

    他虽然这个炎夏没有晒到太阳,但是他本来就有点黑,还有去年留下来的余韵,常人都比他白。

    邵义宏脸上笑容变得更浓了,这个家伙,一开口就让人那么快乐,他跟着学舌,“巧了,我也是黑白色盲。”

    景逸微微沉思,点点头开口道:“我到不是黑白色盲,但是我远近视。”

    易传宗不以为意,“看到了吧?大家心里都有数了!给你面子,装看不见。”

    宗烈耸了耸肩,把易传宗的胳膊抖下来,“别跟我凑合。”接着他坐在了旁边的八仙桌前。

    小胜一筹,易传宗朝着门外又打量了一下,似乎是在看还有没有人来。

    彭瑞青开口解释道:“书恒有事,过不来,文涛也是,卓哥说看看有没有空,要是过来也得晚点。”

    易传宗眉梢一挑,书恒是彭瑞青的表弟,有事不过来很正常,文涛在部队上,肯定没有那么随意,没事根本就不会请假,他倒是没想到卓吉龙竟然会过来,这位为了避嫌可是少有聚会的时候。

    “大爷什么回来?我去把那几个菜给炒了。”

    “刚才宁可给我传讯说我爸还得忙会,还得有二十分钟吧?”彭瑞青回道。

    易传宗点点头,“成,那我就稍微等等,那龟山飞凤炖着呢,晚点也好,剩下的简单。待会儿做正好。”

    “龟山飞凤?”邵义宏眼睛一亮,很是感兴趣地问道:“那是什么菜?”

    易传宗笑眯眯地道:“龟灵凤仙,大补的菜!我在里面下了点药,吃了绝对让你暖上两天!精神饱满一个星期。”

    一听大补,景逸眼睛也是亮起来,他可是用过野山参的,当时那药效就很强劲。

    这么多人吃能被称为大补?

    易传宗的话虽然听着像是吹牛,可一直以来都是实话,少有夸大的时候,景逸很是好奇,“你这家伙富裕啊!又得了什么宝贝?”

    易传宗笑而不语,一副你们等会儿就知道的表情。

    宗烈坐在桌前,却也观察着那边的动向,眼见易传宗又装起来了,他闷声道:“无事献殷勤,你这个家伙指定是又有事儿。”

    “嫉妒。”

    “你这是嫉妒!”易传宗昂着头睥睨地看过去。

    宗烈垂着眼皮跟他对视,越是这种表情,宗烈越是认定易传宗是有事儿找他们。

    “你们要是能猜对我在里面放了什么,那我就送你们一份的量。”易传宗神神秘秘地道。

    “猜什么?算我一个!”卫嘉颖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彭瑞青眼神含情地看过去,直接回道:“猜药草,他说在那道‘龟山飞凤’的菜里放了珍贵的大补草药,只要我们猜对就送我们一份。”

    “那好啊!”

    “我先猜!我先猜!”卫嘉颖兴致冲冲,说完之后就开始苦思冥想,最后眼睛一亮道:“肯定是百年野山参,这种药材可遇不求,你最近那么忙肯定没有时间去找!”

    易传宗笑而不语,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

    “对不对?”卫嘉颖眼神满是希冀,看向彭瑞青的眼神有些得意,她感觉自己猜对了。

    彭瑞青苦笑了一下,道:“这家伙的歪路子多着呢,当初景逸和宗烈两人都跟丢了他,你猜错了。”

    “真的?”卫嘉颖的眼神有些失望。

    易传宗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变得更浓了,不经意地朝着宗烈瞥了一眼,后者脸色一黑低头喝茶,这是黑历史!

    “一人一次机会啊!你们可要谨慎点来说。”

    好东西没人不喜欢,连彭母都走了出来,客厅里面人不少却是一片安静。

    景逸盯着易传宗的脸色,先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但是显然,脸上怎么可能写药材?

    邵义宏思索了片刻,也是难以开口,“你给点提示。”

    易传宗耸耸肩,“我早就给过你们提示了,龟山飞凤,龟灵凤仙。只能这么多了,这要是再猜不到,那就抱歉了……”

    说着,他一脸惋惜的模样,不用说,猜不对肯定是没有了。

    宗烈眯着眼看着易传宗,明明是准备给他们送点好东西,但是那神态看了好想打人!

    “哦!”

    “我知道了!”

    “灵芝!其中一种肯定是灵芝对不对?”卫嘉颖嚷嚷着,一副这次我肯定猜对了的表情。

    易传宗摇摇头。

    “还不对?”卫嘉颖有些苦恼。

    “那到不是,问题是你刚才已经猜过了。”易传宗笑眯眯地说道。

    “害!这有什么?”卫嘉颖当即一转头,用肩膀撞了一下彭瑞青。

    老婆给了答桉,彭瑞青能说什么?

    他只能说出刚才的答桉,“我猜是灵芝。”

    易传宗表情不变,“确定了?”那笑眯眯的模样给人一种‘你猜错了,你再想想’的感觉。

    彭瑞青点点头,“确定了,我感觉也是灵芝。怎么样?是不是猜对了?”

    易传宗点点头,刚要说话,旁边就响起了一道声音,“我猜是灵芝。”

    易传宗微微一懵,转头看向宗烈,对方低着头,嘴角噙着一丝坏笑。

    最熟悉的自己的肯定是对头,宗烈看易传宗的表情差不多就确定了。

    易传宗刚想说‘你作弊’,其他人的反应却是很快,邵义宏连忙出声,“我猜灵芝!”

    “我猜灵芝!”景逸也连忙说道。

    “我也猜灵芝!”彭母也是笑吟吟地开口,这时候猜对猜不对已经不重要了,大家都认为是灵芝。其实她稍微有点懊恼,做饭的时候没见着易传宗放的什么,只以为是调料呢!没想到还有药草。

    易传宗脸色一苦,“你们都太坏了,我都要公布答桉了,你们才回答。”

    宗烈埋着头憋笑,美滋滋地喝一口茶,感觉甚好。

    抬起头。

    宗烈毫不客气地道:“啰嗦什么?我们猜对了没有?”

    易传宗没好气地道:“猜对了,虽然不太准确,但确实是灵芝。”刚才就是这个人带头破坏规矩的。

    “还不拿来?”宗烈一副伸手要钱的模样。

    “对!把灵芝交出来!”卫嘉颖欢呼雀跃,兴冲冲地伸手要药。

    景逸没有多说话,同样伸出右手。

    最后连彭母都伸出手来。

    易传宗的嘴角微微抽搐,好像有些尴尬,又有些心疼。

    “你该不会是想耍赖吧?”宗烈满眼都是怀疑和鄙视,口气带着点阴阳。

    “我会耍赖?你看不起我是不是?”易传宗两眼一瞪。

    宗烈自然不会怕,“那拿出来啊!”

    “我只不过是没带!带来的都放锅里了!”易传宗羊装不满地道,似乎有些不是很服输,“明天派人去我那里拿。我在家。”

    “什么药不药的,小易,咱们去做菜。”彭母打着圆场。

    易传宗气呼呼地朝着里面走。

    宗烈等人都哈哈笑了起来,小赌胜一场,还有宝贝拿,自然是欢乐的不行。

    碰巧这时候,一个面容古板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竖着大背头,身着中山装,一副很是正派的模样,走起路来很稳,略带一点沉重感,一开口,声音不小略微沙哑,“都笑什么呢?小易过来吧?”

    易传宗勐地一回头,直接开始告状,“大爷,他们联起手来欺负我!”

    彭父嘴角露出一丝澹笑,“欺负你什么?”

    彭母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又补了一句,“老头子,你也猜灵芝。”

    彭父一听好东西,笑呵呵地道:“我猜灵芝。”

    易传宗瞬间有点傻眼了,嘴里嚷嚷着,“没您这样的,我答桉都说了,这还用猜吗?”

    彭父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我这不是来晚了吗?”

    “得,我还是去做饭吧,你们都合伙欺负我。”易传宗转身干净麻熘地走进厨房。

    走进厨房,他脸上的郁闷直接消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其实,送出去的那点东西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这种上年份的珍药一份也没有多少,他也用不到那么多,对比他签到获得的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他说出来本来就算送的,不过是多玩了一个游戏送起来不那么生分,也能图个乐子。

    这补药也不能乱吃,他家里的人身体都非常健康,什么药都不吃。

    要说想要延寿,本来能活80,然后活到90才能算是延寿,他现在的医术根本就没这个水平,他师父不也是寿终就寝?

    他每天都看着,一大爷、一大妈,老婆孩子都不需要补,这些朋友和大爷大妈的却没有那么健康,稍微补一下,也能保证身体状态,万一要是老了,还有老朋友能一块唠唠嗑。

    人来的差不多,易传宗很快就剩下那些菜做了出来,彭母和卫嘉颖打着下手,最后将一个大瓷盆端上桌。

    金黄色、橘红色的鸡块覆盖着甲鱼的壳,鸡头摆在壳上,晶莹剔透的汤汁散发清香,味道极为鲜美,又带着浓郁的肉香。

    “传宗,这其中一种是灵芝,那另一种药材是什么?”彭父略带好奇地问道,这种菜品算是常规菜,他也吃过,但是这药膳他就没吃过了,能将菜做得那么好,他也没吃过,自然想好好了解一下。

    易传宗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环顾一周,小声的问道:“这个你们还要猜?”说这话的同时,他一脸的肉疼,那神态好像是面对一桌子土匪。

    众人一下就乐了,尽皆大笑起来。

    聚会的氛围更为火热了。

    易传宗装模作样一番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开口道:“另一种叫做藏红花,对女人极好。其实这里面并非只有这两位药材,而是一个完整的药方。本来我是想以冬虫夏草来调节的,不过没有。”

    “原来是藏红花啊!”宗烈面色恍然,接着开口道:“那我猜藏红花!”

    “哈哈!”

    “哈哈哈!”

    “猜你个头,吃你的鸡翅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