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简行诸天全文阅读

人人书 > 科幻灵异 > 简行诸天

第1072章 安置紫檀堡

    (感谢书友“妖神&邪龙”的2张月票,“生机无限天空蓝”的2张推荐票,“懒人传说l”的4张推荐票,“梦想未来”的9张推荐票。)

    这对谢玉来说都不是问题,钱早就准备感觉,旨意下达那一刻,就算是看在林黛玉面子上,早就备好的赎身银子,就送上了。

    贾府出来的丫头,颜值和见识都是在线的,到谢玉女校进修一番,嫁个童生做娘子,都还是没问题的。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大家都一无所有了。

    而且留在城中还是比扎眼的,于是谢玉雇了不少车,分批先送她们到比较隐蔽的紫檀堡安置,既是休整调养,也是为贾守孝。

    按照礼制,父母之丧,要守制三年。

    所谓的守制三年,实际上,也就是二十七个月。

    有守孝的名义,起码这未来三年,贾家人在紫檀堡,应该既能避风头,又能过的平稳一些。

    】

    之后,谢玉特意安排了一辆车,让林黛玉和袭人去接了贾宝玉和麝月。

    车中,看到袭人再给贾宝玉整理装束,恍若以前一样。

    但又是肯定不一样,这几个月下来,虽有谢玉的帮助,但也是贾宝玉见识了什么是人情冷暖,墙倒众人推。

    唯一庆幸的是,当时虽然难过林妹妹嫁人,嫁的又不是他,他那时是多么的懊恨。

    但现在又是多么的庆幸,以林妹妹的身体,若也是陪着他们遭到如此大难,那该是……。

    而且林姑娘嫁的谢玉,虽然面相一般,又是泥腿子出身,当时也就看在他给你自己瞧病的份上,看过几眼。

    但人真不可貌相,这次他们贾府遭到如此大难,多少人都不躲不及。

    但谢玉只是因为林妹妹缘故,对他们多番照料,有道是患难见真情,确实不易。

    听说这次又啊自家最好的大庄子,给他们居住。

    有些话有些心思,只能压在自己心思不敢说了,不然闹个没脸你让林妹妹如何做。

    林黛玉看着有些躲避自己,想看,又不敢看自己的贾宝玉。

    一时心中千言万语,真不知道如何说了。

    想起,第一见贾宝玉在贾母的安排下,就与她从小一起吃住。

    因为无依靠,贾宝玉又是她接触的第一个异性男丁,之后一起看了移性的杂书,自然而然的把贾宝玉视为依靠。

    两人脾性相投,相互视为知己,相互试探,几成心意,本想着心里有他,也会嫁给他。

    但造化弄人,天不由己,已至到了今日。

    再回想外祖母的眼光确实很准,贾府出事后,谢玉果然没躲,相反他什么都不计较的,全心全意,忙前忙后的。

    那么好,费那么大心力建好的紫檀堡,虽说是暂借,但地籍庄契都给了,这意思就是说舍就舍了。

    谢玉做的事,说的话林黛玉都是看在眼中的。

    但谢玉越是如此,越就越让林黛玉心怀感激和愧意。

    林黛玉自小受到的教育,她明白,她在谢家做的很多事其实都是很出线的,但又见谢玉丝毫不介意的样子。

    她为了心中希冀,也就装着不知道。

    但同时也明白,若真是接受了那三年之约,又一定是对不起谢玉的。

    她现在是欠谢玉太多,一辈子也还不起那种。

    理智和情感交互矛盾,这也就是有七窍玲珑心的,太过聪慧的林黛玉才会有的犹豫。

    若是现实中的那些刚上岸就踢开原配的渣女……。

    不说别的,就算之前那个世界的,谢玉的童养媳月娘,她心思就很坚定。

    自觉把自己能做的都做到了,果断离开谢玉,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去了。

    只是,运气有些糟糕,遇到渣男,最后又被谢玉收留了,也算有了个不太差的结果。

    ……

    说回谢玉,他现在去送贾赦去了,其实在两府中,男性长辈中是贾赦对林黛玉最好了。

    贾赦这人虽然好色,但也是有些真性情的,他作为大哥关爱小妹贾敏,贾敏去世后,自然也把这关爱,落在了林黛玉头上。

    其实,贾赦也算是宝黛恋的一个支持者,只是不那么坚定,甚至认为就是让贾环娶林黛玉也是可以的,只是想让林黛玉留在府中,好照顾罢了。

    谢玉给压差,送了些银两,让好好照顾,又给贾赦和邢夫人准备了一些日常所用,尤其重要的是棉衣棉被。

    紫檀堡到底是在外偏僻庄子,人烟稀少,比不了城里,这天还是有积雪的,是以更为寒冷。

    谢玉让贾赦喝了送行酒,就目送他们坐囚车离开了,毕竟之前贾赦有官职,还是有车坐的,尽管是四面漏风的囚车。

    而现在各怀心思,既心中有对方,有各有顾虑的林黛玉和贾宝玉,这一路多次眼神交会,确实一句话也没有。

    倒是麝月和袭人陪着贾宝玉说了不少话,只是这话多是脱开大难的吉祥话,加上心情激荡,自然没有注意林黛玉和贾宝玉之间偶尔碰撞的眼神。

    到了紫檀堡,早一日到的薛宝钗,已经做了简单整理,被封建礼教规矩的她,不顾寒冷,领着莺儿,现在庄口正在门口等着自己丈夫的到来。

    后莺儿实在受不住外面的寒凉,就先回屋了。

    好在,终于看到车里过来了,薛宝钗忍不住激动迎了上去。

    只是下车后,场面好像有些尴尬,但又不知道谁尴尬……。

    许久,林黛玉终才说了一句话,但也是对薛宝钗说的:“宝姐姐我就把他交给你了。”

    薛宝钗:“这一路行来,妹妹也是辛苦,且进屋喝杯热水,暖和暖和可好。”

    林黛玉摇了摇头,说:“宝姐姐,这紫檀堡不错,你们且安心过这,过着时日我会再来看你们,府中还有事,我就不多留了。”

    看到林黛玉重新上了马车回城了,贾宝痴呆看着林黛玉远去的马车,小声道:

    “我知道你好就好,我也好好的,切莫为我多想,好好过,好好过……。”

    薛宝钗和袭人相识一眼,各怀心思。

    袭人想着:“当初怎么就看错了呢,若是宝二爷娶了林姑娘,我也不会……。”

    薛宝钗确是比较现实的,想着贾政托王夫人,把这紫檀堡的契约账册和一些银钱转交给她了,给了她了。

    这些肯定不能和原来国公府,每月大几万两银子的花费比较。

    但现在人少,事少,省减一些,粗粗一算虽然不少。

    但想起现在的一家子原来的品行。薛宝钗又担心,可能是不够的,日子看来要过的很省减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而已。

    但不管怎样说,既然丈夫贾宝玉已经回来了,总是有了盼头。

    对了,还要催贾宝玉多读书上进,她可不想当一辈子农妇。

    确实,来到紫檀堡的宁荣两府还剩下人,尽管大多四散,虽然肯定比不了原来府中上千人的威视,但还是有百十口子“忠心”主支的。

    多数荣国府的以贾政为首,少数宁国府的以贾蔷为首,但考虑到辈分,资格,这家是是由贾政王夫人做主。

    薛宝钗既是嫡子宝二爷媳妇,自然由她官家毕竟王夫人年龄大了,只能当董事长,薛宝钗当总经理的。

    当然,也让贾珠的遗霜,贾兰的母亲,李纨当副经理辅助薛宝钗的工作。

    不过,李纨的主要任务是和平儿一起,照顾孙子辈的贾兰和巧姐。

    管家的主要工作,还是由薛宝钗做的,这方面,虽然艰难,这时都刚历经大难,都知道情况,还是比较团结的,有事都可以商量。

    毕竟他们刚来时,真是自然一无所有的。

    林黛玉先是拿出了自己全部嫁妆,和这几年的月例积蓄给补贴上了。

    谢玉也是拿了两千两银子,还有这紫檀堡的营收账本契籍,一并给了贾政,让他们安身。

    不是不能多给一些,谢玉现在可是特别有钱的,尤其是和卫若兰他们联手打劫了半个番邦,分成比例虽不高,奈何基数太大。

    就算是现在,不少东西还没全变现的,只是因为这其中怕有有喧宾夺主的情分问题。

    再说,这偏僻庄子里面,现在的情况是偏向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环境,就是有钱也不一定能花的出去。

    当然了,谢玉也说了,让他们准备一个需求单子,统一报过来后,每隔几日,就送东西过去。

    也不至于让他们失去对外界的联系。

    但无论怎样,和之前贾府中比,那生活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以后的日子,肯定要苦一些了。

    当然了,总比在监牢里面等死等发卖,甚至送到妓院强。

    而且,谢玉给贾政保证,贾母老太太三年孝期一过。

    这风声也该过了,他一定和卫若兰联手,替贾府讨一个公道,平反重新拿回荣禧堂的国公职誉也不是不可能。

    有了不辱祖宗的希望,曾经熟悉香甜的玉田碧粳米、御田胭脂蜜米,红香米,也变成了紫檀堡庄子上开荒自产的白粳米。

    毕竟刚开荒,是要先中些耐种的庄稼,至少说到口感……。

    大家都知道,耐性好的庄稼,口感自然相对差些,更何况这个没有科学育种的古代社会。

    穿锦着绸,锦贵华服,变成粗布麻衣,布衣棉袄。

    再说这丝绸、锦缎、缂丝、云锦之类,虽好看,但在这庄子上还是棉布更实在些。

    这棉花自然也是庄子上产的,而且庄子上有水力纺织车间,虽臃肿些,但足够自给自足了。

    镶金戴玉的习惯,也要变成简单铜饰银妆,甚至还要躬身劳作,也不得不接受。

    再说现在的贾家人,也不需要为了体面,让外人看了。

    为此贾政还以身作则,大冷天的每天都去庄子里转转,谁敢奢靡浪费,他都要说到说到的。

    大难使人惊醒,一个新的黄世仁形象新鲜出炉了。

    一辈子养尊处优的王夫人也开始穿上臃肿的土布绵衣,卧室一侧新置办的观音像,只是是纸质画像?

    就着还是贾政一手画出来的。

    但王夫人确是很知足了,经历过抄家和内狱生活,她这时想的是一家人团团圆圆,平平安安最重要了。

    尤其是赵姨娘像是中邪一样病死,原来拿着记恨心思也放澹了。

    但越是如此,落难夫妻,反而让贾政回想当年,两人感情反而更好了,有些少年夫妻老来伴的意思。

    再说回贾政,或是历经大难后,又看到一些不一样的,想着等着开春,还要体会下古人的亲身躬耕的耕读境界。

    这庄田虽大部分都让谢玉种上了东小麦,但也有几块里水源地近的可以种些水稻。

    就当真为贾母老太太守孝,要过些朴素的日子。

    这是都经历过从天上掉到地下的大难,重活一次,这刚开始有心里阴影,还是知道什么叫节约的。

    送走了贾赦,这天确实够冷的,所以谢玉也就先回府了。

    刚暖和一阵,龄官回来了,谢玉明白她的意思,贾蔷现在也放出来了。

    此时正是贾家人最落魄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身份了,原来自觉配不上贾蔷的龄官自觉有了机会。

    对此谢玉也是鼓励的,毕竟红楼一书中的好姻缘不多。

    当初能想办法成全柳湘莲和尤三姐,司棋和她表弟潘又安,谢玉自然也会成全龄官和贾蔷。

    于是,谢玉去安排车子,让龄官多带些可用的送她到紫檀堡。

    只是,送走龄官,看到林黛玉的车子已经回来了,以为她会在紫檀堡过一夜,和许久未见的贾宝玉好好聊聊。

    但反过来又一想,现在是贾宝玉最落魄的时候,而且贾宝玉的正牌夫人薛宝钗也在。

    可能不好叙话,晚几天都安定了,脑袋也冷静些再见也好。

    只在这时候,紫娟过来了。

    紫娟:“姑爷,姑娘又流泪了,要不你去看看!”

    谢玉:“流泪?该是久别重逢,喜极而泣的眼泪。”

    “紫娟你也莫大惊小怪的了,你家小姐现在身子已经大好,偶尔流泪哭泣,不但对身体无害,反而能疏散情绪,对身体好的。”

    紫娟:“是如此吗?可我总觉得姑娘想叫你。”

    谢玉:“叫我?可是有事?”

    紫娟:“奴婢也不知道!”

    谢玉:“或是庄子上的事吧我且去看看。”

    这林黛玉回府后,悲观情绪人格又占了上风,脑海中各种思绪,再想到贾宝玉和薛宝钗,眼泪不自主的又流了下来。

    之前紫娟看到后,自然问:“姑娘,你这又是怎么了。”

    “这两天舅爷他们都平安回来了,你挺开心才是!”

    林黛玉没回答紫娟问题,只是擦了擦眼泪,说:“姑爷可回来了?”

    紫娟:“姑娘,姑爷和你前后脚,只比姑娘早回来几刻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