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进击的后浪全文阅读

人人书 > 玄幻奇幻 > 进击的后浪

第0796章 学生会六巨头

    星城大学某间豪华会议室内,星城大学如今掌权的学生会几位巨头,几乎清一色在列。

    此外还有两名外来户,看上去颇为威严,似乎竟能跟学生会这几位巨头平起平坐,甚至还隐隐有压过一头的气势。

    这两伙人显然是准备开会,只不过似乎人员还没到齐,&nbp;&nbp;还在等着什么人。

    那两名外来户等了约莫有十分钟左右,脸上开始出现不耐烦之色,频频看向手腕的表,不愉快的心思溢于言表。

    学生会一名壮男不悦道“邝金龙到底在搞什么?架子也忒大,我们等他也就算了,贵客的时间珍贵,&nbp;&nbp;他怎么就这么拎不清?”

    这位粗声粗气,听着似乎是声讨邝金龙,但口气中对那二位外来户隐隐有讨好之色。

    他先打破这个沉默后,&nbp;&nbp;立刻就有人附和他。

    现场五个学生会巨头,除了这壮男外,还有两個都纷纷附和。

    剩下二人,却好像充耳不闻,坐在位置上仿佛老僧入定般,对办公室的聒噪全不在意。

    两位外来户显然隐隐察觉到现场的气氛微妙,对那两个没有出声附和的学生会巨头,不由得多瞄了几眼。

    那二位没出声的学生会巨头,其中一个还是女生,另一个男生也是身材纤瘦,斯斯文文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两人都不像是那种刺头性格,但显然也不是那种溜须拍马的人。

    学生会六个巨头,除了邝金龙外,其他五个都赫然在列。

    很显然,&nbp;&nbp;他们在等邝金龙。

    那家伙没有到,这次联席会议就无法正常召开。

    “小张,这个邝金龙一向都这么没有时间观念的么?”外来户其中一名三十岁上下的男子,淡淡问道。

    “那小子一向吊儿郎当,最不靠谱的就是他。”先前那壮男,也就是外来户口中的小张,气哼哼道,大概是对邝金龙颇有怨念。

    而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一阵夸张的脚步声,一道破锣一样的笑声传了进来。

    “张定高,你特么又背后说老子坏话,我曰你祖宗!”

    这肆无忌惮的骂声,正是刚好赶来的邝金龙。

    现场诸人听到这声音,似乎习以为常,只是淡笑不语。

    邝金龙这货是属疯狗的,谁要是当面跟他杠上,至少嘴皮子上是占不了便宜的。

    而那名唯一的女生,则饶有深意地瞥了外来户一眼。她显然看出来了,这外来户显然发现了邝金龙已经到门口,故意这么说,&nbp;&nbp;引得那张定高跟邝金龙打口水仗。

    这是故意分化星城大学学生会这些巨头的小伎俩。

    当然,&nbp;&nbp;这位女生虽然看破,却没有说破。

    壮男张定高当然不甘示弱,&nbp;&nbp;同样骂骂咧咧“你苟日的架子这么大,这么多人等你一个,老子说你两句怎么了?”

    邝金龙嚣张地拉过一条椅子,大马金刀坐了下去。

    两只手抬起来,齐齐竖了个中指。

    两人又是一通对喷。

    这时候学生会其中一名带着棒球帽的大佬,将手里的文件重重往桌上一摔,喝道“你们还没完了是吧?”

    这位大概在学生会六巨头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威信极高。

    不管是邝金龙还是张定高,都是讪讪而笑,总算是闭嘴了。

    不过看邝金龙呢桀骜不驯的神态,似乎也并不是惧怕那棒球帽大佬,只不过是卖个面子给他而已。

    “好了,人都到齐了。各位面前都有一份资料,大家不妨看一看。我们请叶先生讲两句。”

    叶先生正是之前那位三十多岁的外来户男子,先前故意挑拨关系,引发邝金龙和张定高磨嘴皮子的始作俑者。

    这人轻轻颔首,开口道“各位,我这次来,是带着一项紧急任务的。任务的内容,资料上都有详细介绍,各位先看一看,初步了解一下。”

    几人除了邝金龙,其他人其实都已经看过了。

    邝金龙漫不经意地翻了几下,大致扫了一遍,也就面无表情地放下了,并没有表态什么。

    随即身体往椅子靠背上一靠,老神在在地眯着眼睛,似对这些事情并不是特别关心。

    他这个态度显然是有意为之,八成是做给两个外来户看的。

    那叶先生眉头微微皱起,眼中闪过一丝不爽之色,但终究还是克制住了。

    “各位,大家都已经过目了。这个人,他非常危险。根据我们的眼线,他搭乘直升机最后出现的区域,是大学城这一带。你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人找到,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抓到他,死活不论!”

    “江跃?”张定高瞥着资料上的名字,“一个中学生?值得这么大惊小怪?什么星城第一觉醒者,早期的数据谁还当真啊?叶先生,你们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度了?”

    “我一点都没有反应过度,相反,我只会认为我的反应还不够强烈,导致你们直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把这当回事,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和迫切性。”叶先生语气十分不悦。

    甚至轻轻地在桌面上连拍几下。

    “这是青冥先生的命令,小杭,青冥先生对你有多信任和器重,他对星城大学有多看重,你们都是知道的。”

    “记住,青冥先生只给你们半天一夜的时间,明天天亮之前,你们必须灭掉此人,不管付出多大代价。”

    叶先生用一种近乎偏执的语气,下了命令。

    他口中的小杭,正是那棒球帽的学生会大佬,名叫杭长庚。

    此人在学生会六巨头里,算是最有威信的一个。

    虽然六巨头之间没有明确的排名,但长期以来,大家都有一种默契,就是这杭长庚的威望和话语权要高半筹。

    一方面是他个人实力打出来的威望,另一方面也是上头的支持力度。

    这叶先生大概也不是第一次用这种口气跟他们说话,因此学生会这几位,除了邝金龙之外,其他人脸色都相对平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冒犯。

    反而是桀骜不驯的邝金龙,嘴角轻轻抽动几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总算是给忍住了。

    杭长庚被叶先生点名,这时候也不好继续沉默。

    只得环顾一圈后,主动问道“各位,你们有什么看法?趁现在叶先生在这里,不妨都说说。就算没什么看法,至少表个态,让叶先生心里有个底。”

    张定高第一个开口道“青冥先生发了话,那还有什么说的。咱们星城大学肯定要动员所有力量去办,我百分百支持的。”

    另一个穿着篮球服,脑袋上还戴着头带的家伙,也附和道“不管他是谁,想到大学城撒野,咱肯定放不过他呀。”

    很快,就有两个人表态支持了。

    这两人显然都是杭长庚的铁杆,率先表态。

    剩下三人,分别是之前就一直沉默的那位女生,以及那名瘦弱斯文的眼镜男。

    杭长庚大约没指望邝金龙这刺头能说出什么好话。

    而是把询问的目光望向那二位。

    那女生嘴角一直挂着落落大方的微笑,一看就是那种冷静睿智,见过大场面的女孩子。

    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没有手忙脚乱,而是雍容一笑“学校的事,我好像从来没有拖过后腿吧?”

    那斯文纤瘦的男生淡淡道“大家没意见,我肯定也是全力支持的。”

    六个人有五个人已经表态了。

    只剩下邝金龙没有表态,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邝金龙懒洋洋道“大家都出去抓捕这厮,总要有个人看家吧?我就负责看家好了。你们总不希望被人偷家吧?”

    他要这么说,其他人还真不好反对。

    星城大学偌大基业,几个巨头总要有人坐镇的。

    按说这个坐镇的工作,本该是杭长庚的。

    可邝金龙这么厚脸皮主动提出,其他人似乎也不好反驳什么。

    那叶先生似乎也没有时间跟邝金龙的态度斤斤计较,将资料一合,站起身来“时间紧迫,各位务必立刻行动起来。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去做,先失陪了。”

    杭长庚也站了起来“我送送二位。”

    说着,杭长庚示意其他人不要走,在会议室等着。

    他则陪着那二个外来户下楼。

    等他们离开了分把钟,会议室剩下的五个人,气氛一下子就放松了许多。

    “老邝,你这脾气得改改,不然早晚得吃亏啊。”开口的是那位女生,她用一种跟老朋友似的口气道。

    邝金龙嘿嘿怪笑“别人要这么说,我肯定当他放屁。可思颖你这么说,我必须得谦虚接受啊。”

    “少跟我贫,你这是谦虚接受的样子吗?不是我说,得罪青冥先生,你可没好果子吃。”

    邝金龙愤愤道“我就不不明白,咱们星城大学兵强马壮,咱们几个也都是顶级的觉醒者,凭咱们这些人联手,加上战斗组那么多强悍战斗力,为什么一定要找个爹供着?让别人对咱们指手画脚?咱们有受虐倾向吗?自己当爹不香么?”

    张定高一脸惊讶地看着邝金龙,显然是惊讶他连这么大逆不道的话都敢说。

    那篮球服加头带的家伙则似笑非笑地看着邝金龙,显然对邝金龙这种找死的态度很是幸灾乐祸,并没有劝阻的意思。

    那女生名叫罗思颖,没好气道“你这家伙,早晚要为这张嘴吃大亏。”

    邝金龙耸耸肩“无所谓了。哪天真要受不了这个鸟气,老子直接卷铺盖走人。不伺候总行了吧?我回老家种田去!”

    这明显是气话,其他人也没当回事。反正这货当刺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倒是那斯文瘦弱的纤瘦男生,一直在琢磨手头的资料。

    “你们说,这个叫江跃的家伙,怎么能调动直升机?说飞机上有一个危险的实验疯子?有可能要找大学城高校的实验室落脚?要是这样的话,要找到他们似乎也不难吧?”

    大学城是很大,但高校终究是有数的,有些三流高校基本可以排除。

    即便是一家一家去排除,那也不难。

    “难的不是找到他,难的是怎么干掉他吧?”那篮球服青年皱眉道,“资料上把这人战斗力夸上天了。说乌梅社区的祝吟东,还有那个觉醒黑暗力量的冰海先生,都被他弄死了?这人才多大啊,真有这么恐怖?”

    星城大学这些巨头,都是顶尖的觉醒者,他们的信息渠道跟一般普通人差别极大。

    说起祝吟东和冰海先生,一般觉醒者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名号。

    可星城大学这几个巨头,显然知道,也有些了解。

    连那张定高,也倒吸一口冷气“祝吟东那货好像实力并不是特别恐怖,但是冰海先生,不是说他手下有四大护法吗?尤其有个石人,实力几乎不输给冰海先生。这样恐怖的组合,都干不过一个中学生?信息不会是有误吧?”

    “这根本不是一个人能办到的事。我估计那小子是参与了对付冰海先生团队的战斗,但不可能是他一个人干掉的。”

    “要这么说,我还能接受一二。”

    这伙人除了邝金龙外,都是认真地探讨着。

    而杭长庚这时候也返回到会议室。

    “金龙,你这家伙下次不要这么尖锐了。跟青冥先生的人对着干,没你的好啊。我看帮你着实说了不少好话,才让叶先生的火气消了一些。不然他回头去青冥先生那里告你一状。你说你怎办?”杭长庚语重心长,一副大哥的派头。

    邝金龙挖了挖耳朵,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莪早就想通了。要是你们容不下我,我就走人呗。反正我的意思你们都知道,我们星城大学要做大做强,必须要独立发展,决不能上头有个爹,不然早晚都是炮灰的命。这资料你们也看到了,祝吟东,冰海先生,他们都是比咱们名气还大的觉醒者吧?就因为上头有个爹,到头来就这下场。你们真想好了,一定要给人当枪使吗?”

    别看邝金龙这人态度很操蛋,可他这番话,可一点都不操蛋,甚至可以说是直击每个人的心坎。

    尤其是冰海那伙强人都覆灭了,确实引发了他们内心深处的隐忧,乃至惊惧。

    他们星城大学除了人多之外,绝对强者真就比冰海团队更强吗?

    大大的不见得!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