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重生之小目标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小目标

150 四面楚歌

    “这资料我们看了,应该是能够申请下来一笔小额贷款,你回去等消息吧!”

    “那就麻烦领导了!”

    从某大行网点的信贷部门出来之后,之前一直陪着笑脸的田雨墨马上便打了一个哈欠。他是今天早上坐火车从特区回到的省会,为了省钱,他坐得还是坐票,舍不得买卧铺。

    没办法,为了能够买到这百分之一的企鹅股份,田雨墨背上了一百四十万的负债,其中有一小部分还是那种利息极高的“民间借贷”。田雨墨算了一下,他一年光利息就要还二十八万。

    虽然田雨墨有信心把这钱给赚回来,但他这一趟特区之行,已经把公司所有的流动资金都给消耗干净了,田雨墨实在没有勇气坐飞机。

    坐一夜火车,自然累得很。等回到省会之后,田雨墨也没有休息,马不停蹄得开始行动起来。

    田雨墨虽然做了一个一本万利的好生意,但企鹅一飞冲天还要好些年,田雨墨得确保自己到时候还活得好好的,还没被繁重的利息给压死。

    田雨墨现在虽然有五家网吧,一个月差不多能够赚上六万块钱,一年也不过六十万,想要堵上这一百多万负债的窟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回到省会之后,田雨墨也没有休息,毕竟头上顶着那么大的负债,实在无心休息,马不停蹄得到处跑银行,想着贷出一部分贷款来。银行的正规贷款,比起那些所谓的民间借贷来,还是要低不少的,田雨墨就想要从银行贷出一些钱来先把民间借贷的窟窿堵上,这中间的利息可差远了。

    之所以没一开始便找银行,主要还是因为企鹅留给田雨墨的时间太紧,而银行的程序却一点儿都不能少。

    只是这一番下来,田雨墨却收获不多,因为他的两处现房和一处门市早已经抵押出去,还在华商银行借了十万的小微企业贷款,还能让田雨墨借款的名目已经不多了。

    这次还是许辉的父亲帮着介绍的信贷部门的熟人,才给田雨墨扒拉出来一个信用贷款,不过只能借五万块钱。本着省一点儿是一点儿的原则,田雨墨还是去办理了这项业务。

    而就在从国有大行走出来之后,田雨墨又扭头去了附近的一家农村信用社,根据田雨墨这个银行员工的了解,在世纪之交的时候,农村商业银行的管理是非常混乱的。很多农村信用社的信贷人员收点儿好处便把贷款放出去,从而造成了大量的坏账。

    田雨墨高中时便有一个同学,父亲是农村商业银行的,当年正是靠着放贷富得流油,吃穿用度和其他同学都不是一个层次的。不过等田雨墨上大学时,那位同学的家长,因为放出去的不良贷款太多,被停发工资后专门去讨要自己放出去的不良贷款。

    农村商业银行在世纪之交的混乱,等田雨墨进入银行工作之后,也从同事口中听说过。田雨墨相信,自己多去几趟,肯定能从农村商业银行那里,弄到一笔贷款的。当然这个肯定需要付出一点儿好处费,但和民间借贷的利息比起来,真得不算什么。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田雨墨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是李志兰给田雨墨打来的。自从田雨墨在自家门市开立了总店之后,李志兰便到总店当网管,顺道还给田雨墨当个兼职会计。

    作为金融专业毕业的学生,田雨墨还是懂些会计知识的,李志兰可以说是田雨墨手把手教出来的。不过田雨墨这种二把刀教出来的徒弟,水平一般,复杂的账务是处理不了的,但好在现在这种规模的小公司,也没啥有难度的账务。

    “什么事啊?”反正现在田雨墨公司的人找他,肯定是有事情的,而李志兰找他,更是麻烦中的麻烦,因为这意味着公司很有可能缺钱,而李志兰正好是缺钱的。

    “税务局到咱们公司里面查账了,说是要补缴两万块钱的税。还有,百盛店的电费没了,物业要给我们断电,让我们交两千块钱的电费。”

    “我知道了!咱们账上现在有多少钱?”果然是来要钱的,田雨墨黑着脸向李志兰问道。

    “账上就四千块钱!”

    “怎么这么少?”当听了李志兰的话后,田雨墨也有些无语,径直向她问道。

    田雨墨的网吧收拢现金可是非常快的,差不多一天就能给田雨墨挣两千块钱,结果现在只有五千块钱,自然让田雨墨吃惊。

    “您忘了,前天刚发了工资。”

    “对!对!对!”一脸说了三个“对”字之后,田雨墨一脸的无奈。

    田雨墨去深圳前,把公司的所有资金搜刮一空,要不是网吧挣钱厉害,这工资可能都发不下来。

    “我知道了,先把电费交上吧,税的事情我来办吧!”

    想当年,纵横芝加哥的地下市长卡彭,把芝加哥的警察都压得喘不过气来,却因为逃税漏税,被国税局给办了。这位传奇大佬的人生就是前车之鉴,田雨墨自然是要老老实实交税的。只是现在田雨墨的口袋已经空了,连信用卡的额度都没有,但他还是要想办法交电费。

    “要不然找税务局求求情,想办法拖延几天,再过几天应该能够收回不少钱来的!”思来想去,田雨墨也就想到了拖字诀。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田雨墨的手机又响了,田雨墨一看,是之前他联系帮着给许辉办网银和第三方存管的一个大学辅导员。

    一看到来电显示,田雨墨便长长叹了口气,这明显是来要账的。帮着许辉完了这么多的业务,田雨墨也要给这些老师们好处。按照之前的约定,许辉拿到三季度计价后,要给田雨墨四万八千块钱,然后田雨墨再将其中的两万块钱给那些帮助完任务的老师们。这个老师现在就打电话给田雨墨,肯定是过来要钱的。

    这五千块钱,应该是从许辉的计价里面出。不过银行的绩效和计价,一般以季度发放,三季度还有一个月结束,许辉的绩效和计价还没到手呢。

    田雨墨连接这个电话的心情都没有,就由着手机不停得继续在那里播放着手机铃声。过了一会儿后,手机铃声终于听了,田雨墨的心情也好了许多,继续朝着附近的东华农村信用社走去。

    结果没走几步,手机又响了起来,以为又是要账人的田雨墨打开一看,却是许辉打来的。

    “什么事情啊?许大美女?”虽然田雨墨已经穷得快要当裤子了,但面对着许辉,田雨墨还是表现出了足够的风度。

    “我听我爸说,你找他办贷款,借了五万块钱,是不是做生意遇到了什么难处?”电话另外一端的许辉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径直问道。

    “是啊!我这里有一笔生意,着急用钱!”这可是几十亿的业务,上一次田雨墨提到这种级别的数字,还是上一世和贾文琪备孕的时候。不过现在企鹅还要折服好几年,田雨墨自然不敢把这个牛逼吹出来。

    “我不是欠你四万八千块钱嘛,正好手上有钱,要不然先给你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