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重生之小目标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小目标

114 奔走2

    “我错了!我真不该贪心要当这个钉子户!”

    望着浑身鲜血淋漓,恍如电视剧中被KMT拷打的TG党员,田雨墨一瞬间泪流满面,他在深深的责怪自己,怎么就财迷心窍想从地产开发商口中虎口夺食呢?这些人是现在的自己能得罪起得?稍微用点儿手段便能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更要命的是他们的打击报复没有打到自己身上,而是冲着帮助自己的小姑夫身上来了,如果小姑夫有什么三长两短,田雨墨该如何面对小姑和表弟。

    然后田雨墨就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然后缓了许久,田雨墨这才确定自己是在做梦。自从重生以来,田雨墨经常会被梦境和现实所困扰,因为重生的缘故,他拥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现实,再加上梦境,所以在做梦醒来之后,田雨墨总会恍惚很久,从新理顺一下自己的人生,把现实和梦境,以及这一世和上一世的现实区分出来。

    小姑夫被拷打的镜头是这一世梦境中发生的,昨天田雨墨把表弟接回家之后顺道给表弟买了一份晚餐,然后留下表弟在家里写作业,然后自己便没等小姑的通知,打车去了市中区区警察局。田雨墨的小表弟李靖豪非常乖巧听话,把门一锁留他一个人在家没什么大问题。

    然后不等小姑的电话通知,田雨墨直接打车去了市中区警察局,在警察局门口碰到了小姑正在和一个穿警服的年轻人在那里说话。这个年轻的警察可能就是小姑朋友的亲戚,也是难为他到市中区来帮忙打听,毕竟不算是一个单位的人。

    而一看到小姑,田雨墨马上便解释道:“靖豪在家写作业,我不放心小姑夫就过来了!靖豪那么懂事,在家没问题的!小姑夫的事情怎么样了?”

    “见不到啊!现在警察局也下班了,只留了几个值班的,他们说你小姑夫涉嫌重大犯罪案件,不让我们见他,说是怕泄露什么信息!这是刘姐的堂弟,在河滨路派出所做片警!刚才都是他帮着我们找的人!”

    听小姑这么介绍,田雨墨也赶紧向这个片警小哥打了个招呼。片警小哥点了一下头,然后对田雨墨姑侄说道:“我们单位比较特殊,为了防止串供走漏消息什么的,往往不允许与犯罪嫌疑人见面,这个也没什么办法!”

    听片警这么一说,田雨墨也有点儿无可奈何。上一世田雨墨他们行有个主管信贷的部门经理因为一个亿的不良贷款进了局子,然后在公安干警们的煎熬之下很快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连某年某月某日收送了多少购物卡都交待出来,然后就有人传话给这名客户经理让他赶紧闭嘴。说到底还是田雨墨他们实力太过弱小,没人敢冒着风险给他们传话,自然打听不到小姑夫的情况。

    又在警察局外面干耗了二十分钟,小姑终于耐不住性子回家看儿子去,在临走前小姑给了田雨墨一个眼色,上一世这个年纪的田雨墨自然看不到小姑的暗示,多半跟着小姑一起走,但这一次他却马上会意:“刘哥,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我请您吃顿饭吧!”

    在推脱了几句后,刘哥非常爽快得跟着田雨墨进了路边的一家火锅店,而小姑则匆匆回家看儿子去了。

    田雨墨不是一个很好的演讲者,但却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因为他嘴巴严口风紧,从来不说别人的事,所以一些同学同事讨论隐秘私事的时候都不背着田雨墨,反正被他听到也不会有人知道。而且田雨墨在聆听时还会时不时的插上几句话,往往把讲述人的兴致更快得勾出来。

    这个刘姓小片警参加工作也不过两年,目前为止就跟着师傅办了一件算是大案的杀人案,平日里主要是忙着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于是便重点讲述了一下自己经历的这件杀人案。

    这次田雨墨继续成功担当了自己聆听者的角色,时不时插上个问题,或是来一个惊讶的表情惊叹上一声,愣是把一件挺简单的杀人案听出惊天奇案的效果来。

    等小刘讲完自己的故事之后,田雨墨这才不动声色得向他询问起带走小姑夫的关德宽的情况来。

    虽然小刘和关德宽不是一个区警察局的,但也算是兄弟单位,平日里开会学习什么的还是经常和市中区的警察经常见面,知道不是市中区警察的情况。从小刘的口中,田雨墨得知了关德宽的一些情况,

    这名叫做关德宽的刑警中队长,其实是一直站在大案要案第一线的人物,至于他为什么去找李志强的麻烦,虽然小刘嘴上没有说,但从他的语气听来,还是觉得小姑夫是有点儿问题的,至少知道一些什么线索,这才被引来协助调查的。

    然后田雨墨又向小刘打听了一下关德宽的社会关系,从小刘的描述上来看,关德宽似乎和房地产开发商没啥太大的关系,接下来田雨墨又询问起关德宽在职场上的情况来。关德宽还是名有点儿水平的刑警,因此深得领导信任。

    在田雨墨看来,关德宽如果和开发商没有什么利益纠葛的话,那么可能就是和他关系比较亲近的领导与开发商有什么关系,然后这个领导委托他出面来办事。只是小刘不是市中区的警察,对详细的人际关系不太熟悉。

    “你们放心吧,如果你小姑夫没问题,最晚明天就会放出来了!”到了这个时候,这顿简单的饭局也已经到了结尾,在分别的时候小刘这样对田雨墨劝说道。

    对此田雨墨也只能报以苦笑,小姑夫又不是因为涉嫌违反乱纪才被拘留的,自然不适用这点,这个小刘还是图样图森破了,当了两年警察还是没有见识到社会的黑暗面。

    告别小刘,田雨墨也径直返回小姑家,警察局已经下班,只留下值班的警察,他一个人留在警察局附近也没什么用处。

    回到小姑家把打听到的事情和小姑说了一下,小姑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这个小刘已经是唯一能够找到的相关人士。对他们这种社会下层人士来说,除了等还真没什么太好的应对措施。

    在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小姑那边又接到老郑的电话,说小姑夫这个案子是一名叫做陈长亭的局长亲抓的,老郑的关系使不上劲。

    这个消息让田雨墨心里凉凉的,也不知道小姑夫在拘留所里面会经历什么样的事情,然后睡到半夜就被自己的噩梦给吓醒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