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重生之小目标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小目标

081 父子交心

    做完了过户手续,田雨墨又陪着陈先生去了一趟银行,将之前交给他的七万一的存单转成了他的名字,算是彻底完成了这笔交易。

    虽然房子并没有在自己名下,但田雨墨对小姑夫的为人还是非常放心,如果换成是自己的小叔田向进,他可能就不敢这么做了。

    “别忘了下个月给我们还钱!”这边交易做完了,李老大也没有再停留,在田家一群人憎恶的眼神中,带着自己的小弟飘然而去。

    随着李老大和他小弟的离开,田雨墨终于单独面对起自己的家人来。

    “长本事了!居然敢借高利贷!”首先小叔田向进便冷笑一声,按照他的想法是把田雨墨揍一顿,让他长长记性,他就是这样教育田雨墨的堂弟田雨涵的。

    “小叔好!”这次是田雨墨重生后第一次见到自己小叔田向进,他也没想到这次小叔竟然会来省会。

    田雨墨的小叔和父亲以前感情很好,但是自从田向进结婚以后,关系却变得越发紧张起来。根据田雨墨自己的观察,都是他的婶子在那里作怪,怨恨田雨墨的爷爷没有把泰州机械厂的工作给田向进接班,也怨恨爷爷奶奶对田向前一家偏心。

    田向前接班的时候刚刚十七岁,因为当时盛传废除接班,四十岁出头的爷爷赶紧办了病退手续让田向前接的班,当时田向进才十三岁,恐怕根本不能接班。至于所谓的偏心,田雨墨也没有看出来,爷爷奶奶的确疼孙子胜过外甥,但对他们的两个孙子是一视同仁的。

    反正田雨墨奶奶生病时,田雨墨的婶子从来没有去看过奶奶,甚至连葬礼都没有出息,在田雨墨看来非常过分。奶奶治病花的医药费,也是田向前承担的大头,田向进只出了一小部分。

    等田雨墨参加工作后,初中辍学的田雨涵游手好闲几年后开始开店做生意,因为资金周转不开找田雨墨借了两次共五万五千块钱。当时田雨墨也是珍视兄弟之情,居然再前帐未还的情况下第二次把钱借给他。

    只是田雨墨把田雨涵当兄弟,但田雨涵未必把田雨墨当兄弟。田雨墨虽然一直没能在京城买房,但却动过买房的打算,当时田雨墨便找到田雨涵,想要把这笔钱要回来。

    但田雨涵就是一口咬定没钱还,然后田雨墨的婶子终于踏足好些年没去的爷爷家,大闹了一番,让田雨墨的爷爷给田雨涵还这五万五的债,把爷爷都气病了。发生这事后田雨墨再也不敢去要账,就当田雨涵是真没钱,尽管这事半个月后田雨涵就买了车。

    最后这钱也没要回来,田雨墨自己作死炒股,错过了一次买房机会,被贾文琪数落了好几次。田雨墨长这么大,两次收不回来的借款就有一次发生在田雨涵身上,这次如果在东华的是田向进一家,田雨墨可不敢把房子过到他们身上。

    看着一副乖孩子模样的田雨墨,田向前的气就不打一出来,揪住田雨墨的衣服前襟咆哮道:“我现在也不指望你能回学校上学了,就盼着你别学坏!你知道高利贷是个什么概念吗?你知道你妈接到你姑的电话后急成什么样吗?你现在大了,但做什么事之前就不能和我们说说吗?”

    “过年的时候我就和你们说了,我想要买房子,可你不是不愿意找我小姑夫帮我贷款吗?我当时就说了我自己想办法筹钱!我本来打算是找个朋友帮我贷款买房,房子写上他的名字,不过这样子不太安全,还是自己家里的人靠谱!不过我看好的房子也有其他人看好,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也只能先借高利贷把房子买下来!”

    “那你也不能去借高利贷啊!你想过这个样子有什么后果吗?”

    “我想过,最坏的情况就是我自己慢慢还钱,六万六一个月的利息差不多是两千,我来东华一个月挣了六千,我就慢慢的还他的本金和利息,不让变成利滚利。至于这利息,最多也就还一年,多花两万多块钱,我觉得对这房子来说也是值得!”这就是田雨墨最坏的打算,如果家里不帮他贷款,他就只能自己硬抗,确保不要变成利滚利就行。

    听着田雨墨把两万块钱说得如此轻描淡写,田向前也是呆住了,嘴巴长得大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且我知道,你们不会不管我的,你们肯定想办法帮我还高利贷的,至少会帮我转成普通贷款。您拿上学来逼我,我也只能采取这种先斩后奏的方式,来逼你们给我贷款了!如果我要是有心不让你们知道我借高利贷,你们能知道吗?让我小姑夫转成贷款,我就只借了一个月的高利贷,不过两千块钱的利息,很值!”

    听田雨墨说完之后,田向前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是中计了,自己想以帮儿子贷款为手段逼迫他回去读书,结果儿子用借高利贷的手段逼自己帮他贷款。偏偏田向前还只能帮儿子,要不然这高利贷可能会把儿子一生都给毁掉。

    “行!你赢了!我以前还想着你能够回学校好好读书,但现在我只希望你能老老实实做人,不要学坏了!”想想自己被儿子耍得团团转,田向前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爸!我已经成大人了!你们不要像对待孩子那样对待我了!我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而且都是按照你们教给我的标准去判断的!我会恪守你们教给我的做人准则,做一个清白干净的人!”十七岁的田雨墨的确是完全按照父母教给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做人,三十岁的他虽然受社会影响变了不少,但本质并没有太大变化。

    “我不强求你回学校读书了,但你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我们说一下,千万别再干这种铤而走险的事了!”在这场父子的角力中,田向前终于彻底服输。

    “谢谢爸您的理解!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