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重生之小目标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小目标

068 花开堪折直须折

    田雨墨也有些弄不清楚自己对高亦然究竟是什么态度,记得上一世和贾文琪确定恋人关系之后,他可是马上便想着对贾文琪动手动脚。如果不是贾文琪极力反对,恐怕田雨墨就该琢磨怎么和她上床了。

    可面对着刚交的女朋友高亦然,尽管田雨墨非常饥渴,却没有那种搂搂抱抱的想法,依然像一个谦谦君子一样,保持着应有的礼貌。

    田雨墨和女往的经验全部来自和贾文琪交往时,他们那时候最多的事情就是一起逛街,偶尔一起出去看过几场电影,旅游过几次,然后就是一起准备考试考研。

    现在正是一个年底,泰州这市面非常萧条,外面又非常冷,估计能有零下五六度,也不适合出门,似乎没有什么能和高亦然感情升温的娱乐活动。

    虽然田雨墨有些不在状态,但高亦然可是乐坏了,这点从她含情脉脉的眼睛中就能看出来,婚后的贾文琪也经常这样看田雨墨,所以他能感觉出来。

    两人在屋里聊了一会儿天,田雨墨把自己记忆中很多小时候的趣事,以及这一个多月在东华的经历说了出来,而高亦然也说起她成长过程中的一些故事,到了最后高亦然把自家的相册拿了出来,与田雨墨一起分享起她的成长历程来。

    也就在那里看相册的时候,外面突然间下起大雪来,不一会地上便堆满了积雪。恍惚间,田雨墨发现自己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了。上一世最后几年,不只是京城那个雾霾严重的地方,就连老家泰州冬天都不怎么下雪,雪都少见,大雪自然就更少了。

    “咱们出去打雪仗堆雪人吧!”望着窗外横飞的雪花,田雨墨也来了兴趣,就想体验一下久违的童趣。

    “行啊!”听了田雨墨的提议,高亦然也是欣然同意。不过许久以后田雨墨才知道,高亦然其实非常怕冷,完全是因为不想败田雨墨的兴趣才跟着下去的。

    接下来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田雨墨一直和高亦然在楼下的空地里面玩,先是打了半个小时的雪仗,田雨墨力气和耐力都远远高过高亦然,不过田雨墨一直都让着高亦然,双方有来有回打得不亦乐乎。有那么几次,田雨墨故意被打得抱头鼠窜,逗得高亦然哈哈大笑。

    等打完了雪仗,地上的积雪变得更加厚,田雨墨又和高亦然堆起来一个雪人。虽然觉得自己并不是很爱高亦然,但是田雨墨还是非常识趣得在雪人上面写了“田雨墨爱高亦然”七个字,把高亦然感动得一塌糊涂。

    终究是重生的谈过恋爱的老油子,西门大官人传授的“潘驴邓小闲”五字真言,田雨墨已经小有所成。

    上一世为了追高亦然,田雨墨可是费尽心思,所以现在他在高亦然面前一直都很能做“小”,能哄着宠着高亦然。田雨墨长相只能说是中等偏上,如果不做个微整,“潘”字估计有点儿距离,但“驴”字田雨墨还是挺有自信,再努把力的话,“邓”和“闲”将来也是手到擒来。

    只是田雨墨写在雪人身上的字太小了,就像是写在沙滩上的字一样,很快便被积雪覆盖住,再也看不到。西门大官人的五字真言能占四个半,田雨墨觉得自己再过几年肯定会是一个美女杀手,只是希望到时候自己不要太辜负高亦然,田雨墨越来越觉得她人真得很好。

    这在雪地里一个小时的嬉闹,让田雨墨和高亦然感情升温不少,当在高亦然家门口的垫子上把鞋上的雪水清理干净,再次踏入高亦然家门的时候,高亦然家里的电话座机响了起来。高亦然给田雨墨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把电话接起来。

    “亦然,你回家了!怎么刚才我给你打电话怎么没人接?”可能有些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在家,电话里的高母就像是KMT特务一样盘查起高亦然来。

    “外面下雪了!刚才在楼下玩雪呢,堆了一个大雪人,就在单元门口!”高亦然真是一个诚实的孩子,如实禀报了自己下午的行踪。

    “你姥爷家这边的路被雪封了,客车都不跑,我和你爸可能要明天中午才能回去,外面雪大,你别出去玩了!也少上点儿网,有空多看看书!”

    “明白!”高亦然冲着田雨墨做了一个鬼脸,同时对着电话里面回答道。

    虽然没有开免提,但田雨墨还是把整个对话听得一清二楚,高亦然晚上会一个人在家里,这让他心里面腾地生起一股无名之火,自己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高亦然给拿下,毕竟田雨墨的身体非常渴望有这么一个结果。

    心里面有了个小算盘,接下来的时间里田雨墨过得异常难受,尤其是高亦然家里的暖气,更是让田雨墨燥热异常,之前可没有这种感觉。

    “你有什么事吗?”高亦然明显也发现田雨墨的异样忍不住问道

    “我想我该回家了!出来太久,家里该着急了!”田雨墨带着手机,真要是有什么事给家里打个电话就行,他现在想着离开纯粹是为了高亦然着想。

    说完之后田雨墨就找出自己的羽绒服穿了上来,高亦然也没有挽留田雨墨,因为她是把田雨墨从回家的路上截下来,如果换成自己,家里也早该着急了。

    没有挽留,但并不代表高亦然没有做什么,就在田雨墨走出高亦然家的房门时,高亦然突然冷不丁得在田雨墨脸颊上蜻蜓点水的抿了一小口。一米七七的高亦然只比田雨墨矮三公分,可不像一米六五的贾文琪一样还要垫脚,一下子给田雨墨来了个突然袭击。

    亲到田雨墨的高亦然像是一个做了恶作剧的孩子,赶紧得关上外面的钢丝网防盗门,只是却没有关上,定睛一看,原来是田雨墨在被自己亲了之后,马上用手扳住了防盗门。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句诗是田雨墨在2006年大四临近毕业时舍友吟给他听的,当时宿舍里面有女朋友的舍友全都告别了第一次,只有田雨墨才刚刚和贾文琪确定恋人关系,舍友用这句诗来鼓励田雨墨早日告别童子之身。不过田雨墨还是辜负了同学们的期待,等到领证才折到贾文琪这朵花。

    高亦然这一下突然袭击,彻底击碎田雨墨心中的最后一丝犹疑,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决心折掉高亦然这朵更加美丽的鲜花。

    田雨墨拉开防盗门,闪身挤进高亦然的家,左手搂住高亦然的细腰,把她往里一推,同时右手顺势把防盗门带上,再把高亦然家的木门一并关上。还没等高亦然说什么,田雨墨双手紧紧把她抱在怀中。

    “渣就渣吧!”田雨墨在心里怒吼一声,然后将高亦然抱起来抱到她的床上。在这一刻,田雨墨心中所有的顾忌全都烟消云散,只想顺着自己的本性来。
网站地图